言情小說

桃緋煙驚訝地張口小嘴,好像被這突如其來地告白嚇到。

“小郎君真壞,人家還沒有準備!你真的願意爲我去死麼?”

蘇恩揚心想,這他喵還用問?我肯定不願意啊!

“我肯定願意啊!”

聽着自己嘴裏發出的聲音,蘇恩揚猛地強行要閉上嘴巴,結果差點把自己舌頭咬斷。

“叮咚。緊急任務發佈。將自殺時間推遲一炷香。”

我他喵啥時候要自殺了!狗系統,你什麼意思?!

桃緋煙仰頭注視着蘇恩揚的眼睛。她面瘦肌黃,瘦瘦弱弱。

但她的眼裏彷彿倒映着世間最美的風景,讓人忍不住想沉醉其中。

“那就請小郎君爲我去死吧!”

桃緋煙邪魅一笑,讓蘇恩揚心都急急跳動起來。

“叮咚。任務獎勵。永久解鎖一氣派基礎法術哼哈訣。”

神踏馬哼哈訣,狗系統!蘇恩揚瞬間清醒,這任務不是事關我的生死麼?就給我個基礎法術獎勵?!我真的是沒充值的氪命玩家麼?

“叮咚,系統友情提醒。宿主無漏金身殘破,已經擁有自殘能力!”

啊?!蘇恩揚還沒也反應過來,就覺得眼前一黑,自己的右手握拳直接打在自己鼻樑上。

我去你個桃!還真來啊?!

都說蛇蠍美人蛇蠍美人。這豆芽菜哪裏美了,怎麼心還是這麼狠毒?

蘇恩揚急忙控制左手去阻止右手。開玩笑,我是要讓世界顫抖的男人,怎麼能自己狂毆自己而死?那不把人活活笑死啊!

沒想到左手也不聽使喚,一巴掌呼得蘇恩揚腦袋差點轉了一百八十度。

也就是蘇恩揚自己是無漏金身,換作別人受他這麼全力一巴掌,估計頭都能給呼飛!

桃緋煙在一邊捧着肚子笑了起來:“大傻子,自己打自己!”

小娘皮,你給我等着?我一定要拖延到任務成功,讓你嚐嚐小師叔的怒火!

蘇恩揚卯足了勁,向着桃緋煙狂撲而去。凡人修仙者受無漏金身的撞擊,非死即殘!

控制不住手,但蘇恩揚發現雙腿還在自己的掌控。

利用身體強度差異,直接送這小娘皮歸西。這是他想到的最簡單有效的方法!

不過桃緋煙看見蘇恩揚向自己衝來,不僅沒有慌亂,反而迎着蘇恩揚走了幾步。

“快讓開!”

蘇恩揚急切喊出聲來,他趕忙去捂自己的嘴。但沒想到回來的是兩個拳頭。打得他眼冒金星,鼻血噴濺。

我他喵心態崩了啊!蘇恩揚拖着揮灑空中的鼻血,向桃緋煙急速衝去。

受死吧,小娘皮!老子纔不會受制於人,哈哈,讓我告訴你,什麼是錚錚鐵骨的硬漢!

蘇恩揚大步流星悶頭狂奔。然後突然左腳絆了右腳,整個人跪在地上摩擦了幾十米,滑行到了桃緋煙腳邊。

看着一臉懵圈的蘇恩揚,桃緋煙笑得更歡了。

“小郎君,嘖嘖嘖,你這膝蓋還好麼?”

“還好還好,也就是我,別人的話,估計膝蓋直接磨沒了!”

啊?!蘇恩揚發現,自己怎麼直接說了出來。而且自己好像恨不得把所有的想法,都說給眼前這小娘皮!

我他喵的肯定是被這小娘皮灌了迷魂湯!蘇恩揚正要掙扎着站起,就聽到自己上方那**入骨的聲音。

“小郎君,這就是你的錚錚鐵骨麼?”

丟人啊!蘇恩揚想掩面而泣。

但估計手回來就不是掩面了,而是錘面了!所以只能按下掩面的衝動,轉而伸手去抱桃緋煙的腿。


只要趁機加大力氣,直接給你搞斷腿!無漏仙人就是這麼吊!感受痛苦吧,聆聽你的哀嚎!

蘇恩揚忍不住哈哈大笑,結果被鼻血嗆了。兩隻手胡亂抓了兩下,半天不能按在地面上。

最後蘇恩揚只能撅起,以一種古怪的姿勢大口乾嘔起來。

“叮咚。任務完成。獎勵一氣派基礎法術哼哈訣。”

太踏馬好了,終於搞掂了!現在不用,更待何時?

“我哼!”

一股鼻血從蘇恩揚鼻子裏噴出,桃緋煙猝不及防之下,被擊飛老遠。

“還是那麼的狂拽霸酷炫啊,哈!”

啊哈你個腿啊!蘇恩揚還沒來得及吐槽。

飛出去的桃緋煙已經被吸了回來,兩人抱在一起翻滾進了河裏。

蘇恩揚發出最後無力的咒罵。

“狗系統……咕嚕咕嚕” 在水中的蘇恩揚本能地就要推開桃緋煙,不過桃緋煙卻把他抱得死死的。

湍急的河流中,不時有石塊和魚羣。蘇恩揚的無漏金身雖然破了,但是無漏金身之下,還有大日仙身。

大日仙身是最基礎的仙人之體,但已經水火不侵刀劍不如,凡間手段再難傷害分毫。

而桃緋煙並不是仙人,她可不能無視這些傷害。所以她縮入蘇恩揚的懷抱,藉助蘇恩揚的身體來抵擋可能的傷害。

蘇恩揚雙手用力,卻反而抱得更緊。我他喵的,忘了這茬!

感受到蘇恩揚雙臂的力道和他溫熱的身體,桃緋煙臉色一紅。想要推開,卻使不出力氣。

她並沒有修行什麼煉體功法,對蘇恩揚的仙人之體自然也沒有什麼辦法。


桃緋煙知道比力氣根本無法比過,只能狠狠瞪了蘇恩揚一眼。

蘇恩揚翻了個白眼,你當我想啊!不是被你迷了心竅,我早就把你腦瓜都打爆!

然後,蘇恩揚伸手摸了摸桃緋煙的頭。兩個人都呆住了。

蘇恩揚是發現自己的行爲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

桃緋煙則是鬱悶,這老師叔心裏又起壞心思了。

桃緋煙用的手段並不高明,是清涼館一種特製的瘴毒——天璇清瘴。

天璇清瘴可對仙人生效,一旦中了此瘴毒,會影響心智行爲,使其不能自控。

而清涼館在此基礎上,開發出了一種獨特的奴役法術——桃花奴仙術!

開創這門法術的人,妄圖利用這門法術以凡人之軀,奴役仙人。她雖然最後並沒有成功,但她的法術卻流傳了下來。

在經過一代又一代清涼館的修仙者改進,如今已然成爲一門真正可以奴役仙人的法術!

不過所謂的凡人之軀奴役仙人,還是沒有徹底成功。

中了此術的仙人,在潛意識裏會不可控制地將施術者當作要保護的對象,但卻並不會真正被施術者操控。

桃緋煙無法控制蘇恩揚的行爲,但是蘇恩揚也沒有辦法做出什麼傷害桃緋煙的事情來。

不過桃緋煙在清涼館特意選擇這門法術,便是因爲她的師父進一步改進了桃花奴仙術,讓此術可以更進一步地奴役仙人。

在河流中漂了不知多久,蘇恩揚感到背部重重地撞擊在堅硬的事物上。

從水面探出頭來,蘇恩揚發現兩人已經被水流帶到了一處洞穴。

洞穴頂部是無數閃着微光的各色神石,看來這是個礦洞啊!

蘇恩揚站起身來,發現這裏的河流並不深,剛好沒過他的肩膀。

掛着個八爪魚一樣的桃緋煙,蘇恩揚一步一步向着岸上走去。

沒辦法,你想推開,就會抱得更緊。而你也不可能反過來想抱着更緊啊!

走到岸上,蘇恩揚無奈地聳聳肩。

“小姐姐,我怕了你了。可以下來了麼?”

“纔不呢!小郎君。”

桃緋煙探頭在蘇恩揚耳邊說道。

我踏馬!蘇恩揚感覺血液都要沸騰了。天璇清瘴的作用下,你越是抗拒,反而越會如此。

桃緋煙環着蘇恩揚脖子的玉臂一鬆,輕輕退後兩步站定。

“老師叔,這次謝謝你啦!雖然你可能恨不得我去死呢!”

尷尬地收回伸出的手臂,蘇恩揚在桃緋煙離開自己的那一刻,不由自主地就要抱住桃緋煙。

“沒什麼,你太客氣了!彼此彼此!”

桃緋煙抿嘴一笑:“小郎君盡會說笑,人家怎麼捨得讓你去死呢?”

“那我和你不同,我更不希望你去死!”


蘇恩揚捂住自己嘴。我踏馬說什麼胡話,不過總算實力又有了提升。

目前蘇恩揚掌握有激流術和哼哈訣兩個法術了,雖說都比較低級。但是低級的法術,那也是實打實的法術啊。

不然光靠着這狗系統,每次只解鎖法術一次,那我還玩個毛線嘞!

陌生的環境讓二人暫時放下恩怨爭鬥。其實也不存在什麼爭鬥,頂多就是蘇恩揚自己和自己的爭鬥。

各色的神石交織在一起,好像是星空,卻又比星空更爲絢麗。

“這裏還挺美呢?你說是吧,小郎君!”

不要叫我小郎君啊!蘇恩揚心裏咆哮。

“要叫我小郎君啊!”蘇恩揚喊道。

“哈哈,你個傻老頭!”

桃緋煙笑得有些肚子疼。第一次使用桃花奴仙術,還真是好玩呀!

你纔是傻老頭!蘇恩揚選擇無視。只要想說話,那肯定又和自己的想法相反!

這也是桃花奴仙術的一個缺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