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許陽看得清楚,這花萼處的五根暴雨針,便是這一招蓮花劍術的關鍵所在。

雨蟄真人身為世尊。實力比許陽不知強悍了多少倍,即便許陽看破了他的劍訣,想要將之完全破去,也根本是不可能。但是,許陽的目標。僅僅是干擾其中的一根暴雨針運行而已。

就在許陽的九重天宮所凝聚的世界之力,鎮壓在潔白蓮花花萼處的其中一根暴雨針上的時候,雨蟄真人面色微變。他清晰地感覺到,原本三百六十一根如臂使指的暴雨針,竟然有一根出現了輕微的偏差!

失之毫釐,謬以千里。雨蟄真人的精妙劍招,本身就以三百六十一根暴雨針的緻密配合而形成,現在其中一根出了問題,便影響到了其他的銀針!

「叮」的一聲輕響,雨蟄真人面色大變,而顧峰真人卻是大喜!因為顧峰真人清晰地看到了,在蓮花劍招的花萼處,兩根暴雨針互相碰撞交擊,發出清脆的響聲!隨著這一聲輕響,整朵蓮花都出現了一瞬間的散亂!

「在那個時候……雨蟄真人的劍訣會出現一絲破綻,但破綻會延續多長時間卻不敢斷定,或許是十分之一個呼吸,或許是百分之一個呼吸……」許陽事先告知顧峰長老的話語,如電光火石,在顧峰真人心中掃過。

「呵呵,囚龍鞭,次元裂縫!」

顧峰真人當然不是傻子,這麼一個明顯的機會如果不抓住,他也不可能修成如今二劫世尊的境界。

鑲著玉牌的長鞭陡然間飛出,幻化成一條銀色長龍,一聲龍吟,便射入了那略顯散亂的蓮花劍招之中去!但見銀龍搖頭擺尾,橫擊兩次,便將雨蟄真人的蓮花劍招,破除得一乾二淨!緊接著,銀色長龍一聲咆哮,身軀如蛇一般纏繞上去,瞬間將雨蟄真人緊緊絞住!

雨蟄真人心中大駭,先機已失,現在只有以傷換傷,拼著自己這條命,也要給顧峰真人留下刻骨銘心的重傷才行!說什麼,也不能讓一個同輩高手完勝自己,這是雨蟄真人作為世尊的驕傲。

然而,就在雨蟄真人凝聚玄力,準備殊死一搏的時候,那銀龍的雙爪,卻猛然在空中一撕,將空間撕裂開來!下一刻,銀龍裹挾著雨蟄真人,向那光芒閃耀的空間裂縫中飛射而去,瞬間便隱沒在光芒之中。

顧峰真人長長地舒了口氣:「好,大功告成!」

許陽微微一呆,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顧峰長老,雨蟄真人……這是去了哪裡?」許陽問道。

顧峰真人笑道:「我將他放逐到了暗空間之中,哈哈!」他顯得很高興。

「可是……雨蟄真人不可能一直都處於暗空間,他也是世尊強者,應該很容易就能從暗空間中脫身吧?」許陽說道。

「少宗主啊,你可別小瞧老朽的囚龍鞭!有囚龍鞭的禁錮,雨蟄真人在一個時辰內根本無法離開暗空間!運氣不好,雨蟄真人會被暗空間之中的亂流給撕碎身軀,就算運氣好出來了,也會迷失在無盡的虛空之中。」顧峰真人笑著解釋。(未完待續。。) 經過顧峰真人說明,許陽明白了他如此做的原因。

首先,放逐雨蟄真人,可以規避他的臨死反撲,免得顧峰真人受傷。另外,許陽也在此處,萬一被雨蟄真人拚死反擊的威力傷到,很有可能小命丟掉。

其次,修行到了世尊以上的境界,往往很忌諱殺人,因為這樣會為自己的下一次劫數增添殺孽,使得災劫的威力變強。

這樣放逐了雨蟄真人,可以說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就算雨蟄真人運氣好,沒有遇到那傳聞中的空間亂流,在一個時辰之後安全離開暗空間,可沒有星空旅行類的聖器,也會迷失在無盡虛空之中。

「看來,顧峰長老這麼做,也有道理。」許陽便不再追問這件事情,轉而說道,「顧峰長老,現在雷動長老、羽化凡長老,都在和強敵大戰!不知您現在戰力還剩多少,我們要儘快趕去支援。」

「羽化凡長老也出關了?居然也碰到了對手?」顧峰真人花白的眉毛皺起,「我和雨蟄真人的戰鬥並不激烈,還沒有到拚死搏殺的地步,所以大部分戰力還在。既然如此,你我先去找雷動長老,將他的對手以同樣方式放逐,最後再去支援羽化凡長老吧。」

顧峰真人的提議,和許陽的想法一致。原因就在於雷動長老和他的對手霧隱真人,都是世尊四劫的修為,和顧峰真人的差距不是太大,支援起來比較容易。而羽化凡長老是六劫世尊,能攔住他的肯定也差不到哪兒去。要插手這個級別的爭鬥,最好還是集合帝宗三大世尊之力比較妥當。

「雷動長老在哪裡?我飛上來的時候,並未感應到他的玄力波動。」許陽說道。

顧峰真人笑道:「雷動長老和他的對手霧隱真人,為了公平一戰。去了正西方的天穹,距離此地約莫三百萬里吧。」


「三百萬里!」許陽心中一驚,不過想想世尊穿梭空間的能力,三百萬里也不過五息時間,便釋然了:「不知能否請顧峰長老帶我一程。」

「呵呵,以我的能力。帶上少宗主在暗空間滯留五息,還是綽綽有餘的。」顧峰真人呵呵一笑,隨即伸出一隻枯瘦的手掌,抓住了許陽的肩頭,一股雄渾的暗極玄力,如一層緻密的皮囊,將許陽給緊密包裹起來。隨即顧峰真人單手一劃,眼前的空間出現了一個一人高的漆黑裂縫。

「走!」顧峰真人一步跨入空間裂縫之中,帶著許陽進入了暗空間。

這是許陽第一次看到暗空間的實景。和域門通道之中所見完全不同。在暗空間內,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漆黑環境,這裡同樣有著點點星辰,極遠處,還有著橫亘星空的天河,與天玄世界星空之中所能看到的天河一模一樣。

五息時間很快過去,顧峰真人帶著許陽,再度破開空間裂縫。從中一步跨出。

「沒想到,暗空間中這般美麗。我想象中的暗空間,應該很可怕,到處充斥著空間亂流才對。」許陽笑道。

顧峰真人笑著解釋:「暗空間是和現實世界的星空一一對應的,你在暗空間中看到的星辰,其實都是現實世界中的星辰投影。至於空間亂流,一般對應的是現實世界星空之中的某些險地。比如黑葬星、蟲洞等等。在暗空間中陷入空間亂流,就會被吸到這些恐怖的星空險地,即便是聖人,也有可能喪命。」

許陽聽得頗為心馳神往,他現在終於知道。古書上的記載都是真實的,天玄世界九洲,不過只是一隅之地,整個浩瀚無垠的宇宙星空,才是真正精彩的大舞台。

「嗯?」說話中的顧峰真人面色微微一動,「很好,我已經感應到了雷動長老和霧隱真人動手的餘波所在!咱們走。」說完,顧峰真人抓住許陽的肩頭,兩人以難以置信的高速呼嘯飛行,幾個呼吸之間,就來到了雷動長老所在的戰場!

雷動長老和霧隱真人的戰鬥,完全能用天崩地裂來形容,比顧峰真人、雨蟄真人的試探戰鬥,要激烈了好幾倍。

雷動長老手持一柄銀白色的耀眼長矛,矛尖散射絲絲雷光,他每一抬手,都有一道耀目的雷電光弧,劃破星空,向霧隱真人劈去,威勢駭人。

而霧隱真人手中,卻是一隻黑不溜秋的罐子。這罐子之中,噴湧出絲絲濃郁的黑色霧氣,以霧隱真人的身體為中心,向四周延伸出八條黑色觸手,紛亂舞動,將劈來的雷光一一彈飛或者掃滅。

兩名四劫世尊,立刻發現了前來助拳的顧峰真人,面色均是一變。只不過雷動長老是喜悅,而霧隱真人卻是吃驚。

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停手,霧隱真人周身的八條黑暗觸手輕輕舞動,聲音有些嘶啞地說道:「顧峰真人?你為何能來到這裡?」

顧峰真人笑道:「我為什麼不能來?雨蟄真人實力不濟,已經被我除掉了。」

「不可能!」霧隱真人臉上閃過一絲焦躁之色,「雨蟄真人的實力我很清楚,比你差不到哪裡去。他就算死,也會拉你做墊背。」

顧峰真人知道騙不過,點頭說道:「我趁他不備,將他放逐到了暗空間中。為此還搭上我的寶器囚龍鞭。」

「可惡!」大家都是通曉空間穿梭的高手,霧隱真人聽到這句答案,立刻就知道雨蟄真人是指望不上了。

「霧隱真人,你還要繼續幫助雨族戰鬥不成?」顧峰真人說道,「眼下雨族的精銳已經全滅,其族主也遭到放逐,不知何年何月方能歸來。你再頑抗下去,也沒有意義。」

「哼,老夫何須你提醒?」霧隱真人喝道,「雨族本身就有了投靠魂族的意思,這個族群已經沒有再救護的價值。帝宗的兩位,告辭了!他日我蠻荒諸聖降臨之時,老夫會再來尋二位,討教一番。」

說罷,霧隱真人雙手一撕,一道空間裂縫生成。他徑直鑽入了空間裂縫之內,消失不見。(未完待續。。) 許陽有些目瞪口呆:「就這麼……算了?」

「哈哈!」雷動真人走來,拍了拍許陽的肩頭:「不這麼算了,還能怎樣?少宗主,難道你還想把霧隱真人給留下來不成?我們這兩把老骨頭,可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說的不錯,」顧峰真人說道,「除非是實力超出霧隱真人一大截的高階世尊,領悟了封鎖空間的能力,才可以留下世尊強者。當然,四名以上的低階世尊合力,也可以封鎖空間,阻止敵方世尊逃走。只不過,這兩種條件,我和雷動長老都不具備,所以只能放任霧隱真人離開。」

許陽終於明白了,顧峰真人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將霧隱真人驚走罷了。霧隱真人也很明智,沒有以一打二和兩位世尊死磕。

「好了,現在我們去找羽長老,他被神秘世尊阻撓,這才無法支援。我倒要看看,那個藏頭露尾的傢伙,是何方神聖。」雷動真人說道。

可雷動真人話音剛落,三人身側的虛空之中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隨即一道空間裂縫展開,一位清癯老者跨出,正是羽化凡長老。

「羽長老?」三人齊齊驚呼。

羽化凡真人向四周一掃:「嗯?戰鬥已經結束了嗎?」

雷動真人點頭說道:「不錯,霧隱真人離開,而雨蟄真人則是被顧峰長老放逐。」

羽化凡真人的白眉舒展開來:「呵呵,好,好!我還在擔心,被人絆住手腳,會讓帝宗陷入險境……如今看到你們都安然無事,還取得了這麼大的戰果。實在是大出我意料啊。」

「不知絆住羽化凡長老的那個神秘世尊,到底是什麼人?」雷動長老奇道。

「那人在和我對戰之時,把十大宗門之中具有代表性的絕學都施展了一遍,但是卻絲毫沒有施展真正手段!我懷疑他有所保留,似乎是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來歷,才這麼做的。他的真實境界。應該不止世尊六劫。」說起那個神秘世尊,羽化凡真人頓時變得嚴肅了許多。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到底有什麼居心?」雷動真人和顧峰真人,都陷入了沉思。

「依我看……此人恐怕是人族強者,」許陽蹙眉說道,「而且,很大程度上,和天族脫不了關係。」

「人族強者?我明白了!」顧峰真人說道,「此人如果是蠻荒異族的高手,那麼在出手之時。完全不必有任何顧慮,那麼羽化凡真人很難抵擋得住。」

「有道理,正因為他是人族強者,對雨族也沒有什麼好感,所以並沒有使出全力,只為了絆住羽長老,讓我們帝宗和雨族拼個兩敗俱傷。」雷動真人也想通了這一關節。

「和我們有仇恨的大宗門,應該也只有仙盟了吧?哼。下次如果有機會見到玄天上帝他老人家,我一定要好好告上一狀!」顧峰真人說道。

羽化凡真人顯得很平靜:「天族、仙盟。這一次並沒有撕破臉皮,否則我們肯定會遭受很大的損失。他們應該是擔憂星空戰場之中的玄天上帝,所以才這般試探。如果他們當真撕破臉來和帝宗作對,玄天上帝震怒之下,很可能會直接出手,將整個天族甚至仙盟封禁。所以。目前還不需要太過擔憂仙盟的威脅,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努力提升修為,壯大宗門。」


許陽暗暗點頭,羽化凡真人說的一句話沒錯。現在有頭頂那位不知真假的「玄天上帝」坐鎮,帝宗正處於一個難得的發展機緣中,要抓住機會,努力提升宗門力量。

三位太上長老,帶著許陽再度穿梭空間,很快就回到了極尺城中。

此時的帝宗大軍,已經將極尺城、流火城等城池中盤踞的雨族主力殲滅,剩下一些原本就散落在各地的雨族強者,也成不了什麼氣候了。

在極尺城王宮,帝宗諸人召開了一場盛大的慶功宴會,慶祝帝宗此次擊垮雨族,取得了一場大勝。

而作為少宗主,許陽這一次斬殺十餘位玄皇強者,其中更是包括雨族四老這樣的無敵玄皇,功勞極高。如果說這些功勞還可以計量,那麼他協助顧峰太上長老,將雨族之主——雨蟄真人給放逐到宇宙星空,這份功勛就更加難以衡量了。按照梁丘露長老的話說,「幸好許陽是少宗主,將來整個帝宗都是他統轄。否則的話,宗主早該頭痛,該怎麼獎賞他了。」

許陽改寫世尊戰局的本事,再次刷新了眾人對於這位少年的認知。原本對許陽還有一些疑慮的太上長老,現在眾口一詞,都堅信許陽完全能夠勝任宗主之位。原因無他,以許陽的潛力,將來絕對能夠晉階世尊。

在慶功之後,三位世尊級太上長老,帶領帝宗一群玄皇長老,返回帝宗秘境。許陽則是留下來,指揮玄王級的弟子們,前往極尺國各地,肅清殘敵。值得一提的是,經此一戰,上官寂風也有所領悟,留在極尺城閉關。等到他出關之時,或許帝宗又會增添一位玄皇強者。

一間靜室之中,許陽獨自一人端坐。這一次,他協助顧峰長老擊敗雨蟄真人,收益極大。尤其是以九重天宮,雛形世界之力,干擾雨蟄真人的一根暴雨針,這等於許陽和一名世尊強者交手,引發了他對於雛形世界的感悟。

在建立九重天宮之後,許陽已經走上了和一般人不同的修鍊道路。

普通的玄皇強者,在晉級之後,便要修鍊法則力量,爭取晉入玄皇中期,然後修鍊多種法則,晉陞玄皇後期、巔峰,乃至於無敵玄皇境界,最後感悟空間法則,踏入世尊境界。

許陽現在也可以像普通玄皇強者一樣修鍊,不過他隱約覺得,如果這樣的話,玄王階段修成的九重天宮,就等於全然浪費了。一定還有更好的,更適合自己的修鍊方式,這是許陽一直以來的感覺。

而這一次與雨蟄真人對決之後,許陽終於明晰了自己在玄皇階段的道路。(未完待續。。) 在接下來,許陽就要感悟八極法則,將之融入自己的每一重天宮之中,讓他的第九重天宮,雛形世界漸漸長大。

許陽甚至想到,如果有一天,許陽融合的法則之道足夠多,這雛形世界,甚至會成長為和天玄世界一樣宏大的世界!而到時候,許陽施展世界之力,放眼天下,又有誰能與之為敵?恐怕連高高在上的聖人,都不會是許陽的對手。

「玄天上帝所說的那個連名號都不願提起的恐怖生靈,到底是什麼東西?似乎他當年的坐化,就和這個恐怖生靈有關係。也許,等到我晉入真正的世尊境界,就有資格知道那個恐怖的生靈了。」

許陽能夠想象得出,這個恐怖生靈的強橫。就連玄天上帝這個層次的存在,都不願提及其名稱!

「還是不要想這麼多了。現在的我,要感悟法則,將其融入天宮之中,壯大小世界。可是,我修鍊了八極屬性,要先感悟哪一極的法則呢?」

許陽頭頂的九重天宮,一層一層地撐開。伴隨著前面八重天宮的開啟,許陽的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有了,我有一種感覺……似乎在土極、風極這兩極上,我更容易取得突破?」許陽在施展九重天宮的時候,感覺出了這一點,頓時陷入沉思。

這兩極,比起其他兩極,到底有什麼更優越的地方?

戊土天宮,是許陽構建的第一重天宮,這難道是其原因?許陽緩緩搖了搖頭,否定了這一想法。因為另一極——風極的巽風天宮,是許陽構建的第八重天宮,在順序上。完全找不出規律。

「土極……風極……玄術?大地之拳,離影玄術!」許陽展開至尊神鼎的推演之力,很快就想到了這一層。頓時,他心中大喜。

在土極、風極這兩極之上,許陽都掌握了一種世尊傳承下來的超卓玄術,其一是大地之拳。其二是離影玄術,都達到了一個境界之中的極致!大地之拳,力量沉雄同階第一!離影玄術,飛行速度同階第一!無怪乎這兩極最容易取得突破。

「似乎,這兩種玄術,都是從鎮玄塔第二層,那些世尊祭壇之中得到的?」許陽心中一動,暗暗思索,「在領悟出土極和風極方面的兩種法則之後。似乎要再去探索一下鎮玄塔。這可是一個大寶藏啊。」

感悟法則,並非一朝一夕的工夫,許多玄皇強者閉關修鍊多年,也不過修成了幾條法則而已。

許陽擁有至尊神鼎賦予的極致推算能力,可謂佔盡先機。他感悟法則,尤其是土極、風極法則,速度很快。僅僅是半個月左右的閉關修鍊,許陽就找到了土極之中。「震蕩」法則的一絲脈絡。

這一日,許陽如往常一般。端坐在靜室之中,眼眸開合處隱約有無窮暗黃色符文閃爍,他在推算「震蕩」法則的變化。

然而,左手背處的天眼符,卻傳來一陣震動,讓許陽不得不停下了體悟。

「哎。總算明白了那些玄皇長老,為何都不願意管理宗門事務,宗主更是早早將帝宗託付給我……做少宗主真累,影響修鍊啊!」許陽暗嘆,「看來。是時候在帝宗培養幾位代理人,幫我管理帝宗事務了。否則,我的修為進境肯定要延後。」

玄力灌注,一道光幕展開,一個身穿帝宗弟子服色的男子形象出現。

「龍劍秋?出了什麼事情?」許陽記得,龍劍秋和部分玄王弟子一起,前往極尺國北方的流火城肅清殘敵,莫非出了什麼變故?

光幕之中的龍劍秋氣喘吁吁,衣衫凌亂,頭髮上還有幾根草刺,顯得頗為狼狽:「少宗主,不好了……」

「慢慢說。」

許陽的鎮定,也感染了龍劍秋,他吸了口氣說道:「我們奉命在流火城緝拿雨族殘敵,可是有一群雨族平民,不服命令,向南方逃逸!我和幾位師弟去追,可那些師弟一個個都失去了聯絡……」

許陽眉頭微微一皺:「說說看,那些雨族人都是什麼修為?」

「他們之中最厲害的,也就是玄君實力。」光幕之中的龍劍秋說道。

「不可能!」許陽斷然說道,假如對方只有玄君實力,怎麼可能讓一個個帝宗內門弟子失蹤?帝宗的內門弟子,幾乎都是玄王層次!

「我知道了。你留在流火城待命,我自有安排!」許陽結束了這次通訊,隨後想了想,在天眼符的同門區域里傳令,讓位於蒼火城附近的玄王隊伍,沿著不同的方位包抄,搜查雨族殘餘,並尋找幾位失蹤同門的下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