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刀疤李真的在房間里窩了一天,連門都不敢開分毫,幾乎一直守在窗邊,悄悄注意著外邊的情況。

葉青進了房間,刀疤李立馬把房門關上,急道:「你說你要找一個人,到底找誰啊?他能幫咱們對付林老大嗎?」

葉青搖頭,將一張照片遞給刀疤李,道:「你有沒有見過照片上的人?」

刀疤李仔細看了看,微微皺眉,道:「好像有點印象,但不知道是在哪裡見過了。」

葉青急道:「是不是你們抓走那些殘疾人裡面的人?」

刀疤李撓了撓頭,喊道:「哎喲,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了。沒錯,他應該就是那些殘疾人裡面的人,我應該見過他的。」

說到這裡,刀疤李愣了一下,看著葉青,急道:「他……他跟你什麼關係?」

葉青面色冰寒,咬牙切齒地道:「他是我弟弟!」

「啊?」刀疤李眼珠子都瞪圓了,他終於知道葉青為什麼要跟林老大過不去了。

「他……他……他是你弟弟?」刀疤李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葉青,道:「你倆不咋像啊。」

葉青沒理會他,只沉聲道:「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刀疤李道:「我見過他的, 總裁大人,7頁守則 。但是,你也說了,林老大肯定換了藏貨點,現在他在哪,我就真不知道了。」

葉青皺眉,從刀疤李手中接過照片,沉聲道:「這麼說,他還活著了?」

刀疤李忙道:「那當然了,我記得我才見過他沒多久。這種年輕人,身體強壯,沒那麼容易死的。他現在肯定還在林老大那裡,要是快點找到他,肯定是個活口。」

「好!」葉青點頭,冷聲道:「刀疤李,我給你一個機會。你把林老大所有場子老老實實給我寫下來,每個場子他所佔的份額,以及這些場子主要收入來源,都給我清清楚楚地寫下來。你只要不騙我,解決了林老大,我會讓你安全離開深川市的!」

刀疤李匆忙點頭,道:「沒問題,沒問題。你放心,藏貨點容易轉移,他在市裡的場子肯定轉移不了。但是你這究竟是想幹什麼?準備把他的場子都掀了嗎?這對救你弟弟來說,並沒有多大意義啊?」

葉青搖頭,道:「我要把他逼急了,這樣他才會露出馬腳,我才能找到他新的藏貨點!」

「原來如此。」刀疤李恍然大悟,找了張紙,低頭唰唰寫了幾個字,又抬頭鬱悶地看著葉青,道:「皇上的皇怎麼寫?」

「不是吧!」葉青瞪眼,道:「你上過學了嗎?」

刀疤李忙道:「廢話嘛,我初中畢業好幾年了啊!」

葉青疑惑地看著他:「那怎麼連個皇都不會寫?」

刀疤李一陣尷尬,道:「呃,我……我初中畢業證其實是買的……」

「算了,你說我寫吧。」葉青接過紙筆,這要是讓刀疤李自己寫,還不知道要寫到什麼時候呢。

刀疤李在旁邊老老實實地把林老大那幾個場子的情況全部說了出來,他是林老大最信得過的幾個親信之一,對林老大的事情最為熟悉。


葉青把這些東西記下來,基本也摸清楚了林老大在深川市的勢力分佈情況。

林老大在深川市的場子並不多,但是,他卻掌控著深川市一個很大的買賣,那就是毒品交易。每年流入深川市的毒品,大概有一成都是出自他手,所以他賺的錢不少。

這幾個場子,主要收入來源也是毒品。說起來,如果斷了林老大毒品這條路,那林老大的財路也就徹底沒了。

林老大也很重視這條財路,就像他專門弄了那麼多殘疾人幫他帶貨,在深川市還狡兔三窟,據點很多。就算是刀疤李,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幾個據點。

葉青把這張紙和那張照片疊在一起裝身上,給刀疤李交代了幾句,便又離開了。

刀疤李坐在窗口看著葉青走遠,在房間里等了近一個小時,見外面再沒有絲毫動靜,他這才站起身,打開房門悄悄溜了出去。

刀疤李繞過幾個小巷子,來到一個偏僻的公用電話亭,給林老大打了一個電話。

林老大正跟楊世濤坐在一起,昨晚損失極大,他想從楊世濤這裡弄點錢補償一下。不過,楊世濤並沒有給他任何錶示,反而一直在詢問他關於對付林花雨的事情。

林老大不是傻子,對付林花雨這件事,他是真的不敢幹。因為他現在雖然做了很多壞事,但還是受到家族的庇護。可是,如果他朝林花雨出手的話,那性質就不一樣了。不僅要失去林家的庇護,而且,林震南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心情正在煩躁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林老大接過電話,沒好氣地道:「誰啊?」

「大哥,是我,小李。」刀疤李匆忙回道。

「我操你祖宗,你個二五仔,還敢給老子打電話!」林老大立馬站起身,怒吼道:「你現在在哪!」

「大哥,你別激動,你別生氣。」刀疤李忙道:「大哥,我真的沒有背叛你,是姓葉的坑我的。他都給我說了,他故意那麼做,就是想挑撥咱倆,逼著你殺我,這樣我才會幫他對付你!」

林老大憤然道:「少他媽廢話,還想騙老子?你他媽跟姓葉的一起跑的,你敢說你沒背叛我?」

「大哥,我沒騙你。而且,我……我還在姓葉的這裡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刀疤李頓了一下,低聲道:「這個消息,足夠你對付姓葉的了!」

「什麼消息?」林老大皺眉。

刀疤李喘了口氣,低聲道:「大哥,你知不知道姓葉的為什麼偏偏要跟你作對呢?」

「為什麼?」林老大也很想知道這個答案,葉青自從進入深川市之後,第一個對付的就是他。可是,他自認為跟葉青無冤無仇,甚至還是第一次見到葉青的,他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呢?

「因為,葉青的弟弟被咱們抓了!」刀疤李低聲道:「就在咱們關的那批牲口裡面,有個人是他弟弟!」

「啊?」林老大面色一變,他終於知道葉青為什麼不肯放過自己了,原來還有這層原因啊。

刀疤李道:「葉青是來救他弟弟的,那批牲口已經被咱們斷了手腳。我估計,以葉青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大哥,現在咱們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除了姓葉的,要麼就得被他咬死了!」

「廢話,你以為我不想做掉他啊?」林老大沒好氣地道:「這個姓葉的太他媽命大了,好幾次都沒死,你讓我怎麼殺他?」

「大哥,前幾次沒能除掉他,主要是這姓葉的實在太強了,咱們根本抓不住他的弱點。但是,這一次就不一樣了!」刀疤李冷笑一聲,道:「因為,咱們已經抓住了他的弱點。他弟弟,就是他最大的弱點!」

… 林老大沉默了好一會,低聲道:「你在哪?」

刀疤李還以為林老大要殺他,急道:「大哥,我真的沒有背叛你,我說的都是真的。姓葉的為了讓我幫他找他弟弟,讓我看了那小子的照片,我是為了立功才給你打電話的啊!」

「少他媽廢話。」林老大沉聲道:「去東郊別墅,這次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之前的事咱們一概不究。如果還敢騙我,我一定親手殺了你!」

刀疤李大喜,道:「放心吧大哥,不會有錯的。咱們只要找到葉青的弟弟,用他弟弟威脅他,殺他根本不難。我這就打車過去,一會咱們見面再慢慢商量。」

林老大放下電話,起身對楊世濤道:「楊老闆,我有點事,要先走了。還是那句話,如果我殺了姓葉的,我要一千萬。如果我抓了活口給你,那就是兩千萬!」

「沒問題!」 舊不了情 :「希望你能拿走兩千萬。」

「希望如此。」林老大嘴角抹過一絲冷笑,轉身帶著手下離開了楊世濤的別墅。

這邊,楊世濤旁邊一男子目送林老大走遠,輕聲道:「姓林的根本不是那個葉青的對手,這次出去,他恐怕又要吃大虧了。」

「這種人太過自負,不讓他吃點虧,還真以為自己有什麼本事。」楊世濤冷冷一笑,接道:「這樣也好,只有姓葉的把他逼上絕路,他才會孤擲一注。不然,他是肯定不會朝林花雨出手的!」

林老大驅車趕回東郊別墅,等了五分鐘時間,刀疤李方才坐了一輛計程車過來。林老大交代過了,門口幾個小弟把刀疤李帶進去見了林老大。

刀疤李一見林老大,立馬邀功似的走過去,道:「大哥,姓葉的給我看了他弟弟的照片,我還記得他的長相。我肯定見過那個人,絕對是咱們這邊那些牲口裡的人。只要讓我見到人,我立馬就能把他找出來!」

「很好!」林老大點頭,道:「小李,這次的事你如果做好了,之前一切既往不咎,我還能多給你兩個場子讓你管。但是,你最好聽清楚了。敢騙我,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刀疤李聽得渾身哆嗦,匆忙點頭道:「大哥,你放心吧,絕對沒問題!」


林老大也沒有在這裡逗留,當下帶著刀疤李和四五十個手下,直奔自己新的藏貨點而去。他帶這麼多手下,主要也是防備葉青,以防萬一。有這麼多人護著自己,逃命肯定是沒問題了。

十幾輛車浩浩蕩蕩地離開了這棟別墅,出門一路往東,駛出二十多里方才進入了一個偏僻的村莊。

眾人在村子最後面一個二層小樓外停下,林老大一個親信過去開了門,林老大帶了三十人直接進了院子,留下二十人在外面守著。

刀疤李根本不知道林老大在這裡還有個據點,走進小樓,只見屋裡到處都是殘疾人和小孩子,密密麻麻躺了一地下。而且,連樓梯上都有人,一些小孩子乾脆便躺在了台階上。

「大哥,這裡沒有地下室嗎?」刀疤李詫異問道:「怎麼這些牲口都住外面了?」

「地下室都住滿了!」林老大瞪了刀疤李一眼,沉聲道:「剩下四個據點的人全部送到這裡了,你說擠不擠?」

刀疤李驚愕,道:「啊?這麼說,所有的牲口都在這裡了?」

林老大點頭,同時擺手道:「別廢話,所有的人都在這裡了,快點先找那個人!」

刀疤李道:「他弟弟大概二十歲出頭的樣子,只需要把這個年紀的人全部找出來,我挨個辨認就行了。」

林老大一擺手,旁邊幾個小弟會意,走過去將睡在地上的幾個人踢醒:「起來了,起來了起來了,還他媽睡,再睡信不信老子揍你!」

客廳里那些殘疾人和小孩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不解地看著這邊眾人。

一男子擺手道:「都給我聽清楚了,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的留下,其他人都給我滾開!」

這些人不敢違背,按照他的意思,那個年齡範圍的人都留下了,其他人都離開了。

一個老者雙腳都被砍斷了,艱難地往旁邊爬。但是,他年紀太大,爬得太慢。後面一男子看得火大,過去便是一腳踹在他後背,破口罵道:「爬快點,再慢信不信老子揍你!」

老者驚慌,雙手雙腿同時用力,掙扎著往前爬去。其他人更不敢慢,急匆匆爬開。

「哈哈哈……」那男子揚聲大笑,轉頭看向旁邊的人,道:「你看這老傢伙,像不像個老烏龜啊?」

那人也是大笑,轉頭四望,只見旁邊地面上還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躺著沒有起來。他不由惱火,怒罵著走了過去:「他媽的,都滾蛋了,你還在這裡裝死?趕緊給我滾開,不然老子捏死你!」

旁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匆忙過來攔住,急道:「大爺,大爺,他發燒了,現在迷糊著,估計聽不見你說什麼。」

「發燒?」男子一瞪眼,道:「靠,那不還沒死嗎?沒死就他媽給我起來!」

男子說著,一腳踹在小孩身上。這小孩實在太瘦弱,被他一腳踹出去三四米遠,腦袋撞在牆上,碰的頭破血流。

小孩吃痛,這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快點走,快點走……」那老者斷了兩隻手,只能用胳膊推搡小孩,低聲道:「要不一會他們又要打你了……」

小孩一個激靈,扶著牆好不容易站起身,可是因為身體太虛弱的緣故,走了沒兩步便又摔倒在地。

「操,還想裝死!」那男子憤然罵道,走來抬腳便要踹。

小孩匆忙轉身,泣聲道:「叔叔,我會快點爬的,你放過我吧……」

「還他媽有臉哭,給我滾蛋!」男子說著,一腳踹在小孩的胸口,小孩翻倒在地,差一點都沒喘過氣來。

還好這時旁邊一個殘疾人過來,用僅剩的一隻手拉住小孩,算是把他拖到了台階上,這才沒有被男子再毆打。


林老大淡然地坐在沙發上,看著現場這些殘疾人和小孩子被嚇得雞飛狗跳,面上沒有絲毫的憐憫。他那些手下也是如此,這些人第一次做這種事的時候,可能會有同情有憐憫。但是,拿到大把鈔票之後,他們的心裡已經再沒有絲毫的仁慈和憐憫了,有的只是利益的驅使,對這些殘疾人和小孩子也越來越殘忍了。

就像有句話所說的那樣,好人做事是一種習慣,壞人做壞事也是一種習慣。

不到十分鐘,所有那個年齡段的殘疾人都被集中到了客廳。林老大看了刀疤李一眼,道:「人齊了,哪個是葉青的弟弟?」

刀疤李剛才一直也在注意,但是在這麼多人當中,他根本沒有看到相似的人,他心裡已經有些忐忑了。匆忙站起身,走到這些殘疾人當中,挨個觀察,和心中記得的那個照片對比,想要找出葉青的弟弟。

但是,找了兩遍,他都沒有找到照片上那人。而他心裡也越來越忐忑,額頭滿是冷汗。他心裡很清楚,這次如果找不到葉青的弟弟,那林老大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哪個是葉青的弟弟?」林老大沉聲問道,他的目光已經開始轉寒。

「好像……好像不在這些人裡面……」刀疤李顫聲回道:「是不……是不是還有人沒有帶過來啊?」

旁邊一男子道:「所有年齡段的人都在這裡了,我們挨個檢查過的。」

刀疤李咽了口唾沫,道:「剩下的那些牲口都……都在這裡嗎?」

林老大冷冷看著他,並沒有回答這話。

刀疤李衣服都快被冷汗浸透了,他突然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葉青來深川市這麼長時間,掃了林老大好幾個據點,都一直沒有人知道他做這些事的真正原因。今天晚上,他怎麼會突然告訴自己這個原因呢?

「刀疤,你他媽還敢騙我!」林老大咬牙,憤然道:「人呢?你說的那個人呢?我告訴你,今天要是找不出葉青的弟弟,我他媽親自剁了你!」

刀疤李嚇得渾身癱軟,他幾乎可以確定自己已經陷入了葉青的圈套。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道:「大哥,我……我真的沒騙你,他……他是這麼給我說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