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楊小川看着如此客氣的劉再成頓時感到不好意思,連忙擺着手笑着說道:“不用了老師,我們去後面坐就行了。”

然後楊小川對着身後正在發呆的幾人說道:“快走。”

劉再成也沒有在意楊小川拒絕了他的好意,依舊是慈眉善目的說道:“那好,後面也好,站得高看的遠。”

正在向後面走着的楊小川聽到劉再成這樣客氣的說話,頓時腳下一個踉蹌,自己印象中那個系主任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大學教室裏的座位都是每向後一排座位就會升高一到兩公分,所以後排的確是算得上站的高,接着在同學們詫異而又驚訝的眼光之中,楊小川徑直的坐到了趙婉晴的身邊。

霍建成看到以後頓時雙眼冒火,他也聽說楊小川現在和趙婉晴的關係不淺,但是沒想到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這可是深深刺激到他了。

見此霍建成咬了咬牙,深呼一口氣的起來說道:“老師不知道其他同學考得怎麼樣,我聽說孫長林同學還有婉晴也都考上了華都的大學。”

此時正在孫瀟瀟身邊一臉諂媚道歉的孫長林。聽到無緣無故提起自己的時候頓時楞了一下,他因爲忘記了自己女朋友的交代,正在解釋的孫長林頓時一陣無語。

劉再成聽到霍建成的話同樣是十分高興,畢竟這一次他能這麼高興就是因爲自己的班上出了這麼四個驕傲的成績!

滿臉春光的劉再成笑着說道:“平時咱們專業最多也就一兩個同學,能夠考上華都大學水木大學這種世界名校,但是這一次咱們專業直接翻倍了,足足有四名啊,和咱們系建立以來的記錄持平了!”

“這次孫長林同學和孫瀟瀟同學都考上了水木大學的研究生,趙婉晴同學考上了華都大學研究生!”

其他人聽到以後頓時極度驚訝,瞭解過情況的還好,可是其他那些不知道的同學就像是看着天神下凡一樣看着他們,太恐怖了!

一個班也就四十個人,竟然出了三個水木華都的研究生,不對,剛纔不是說四個,還有一個會是誰?

衆人從驚訝中反應過來,轉臉疑惑的看着劉再成,等待接下來的答案。

劉再成看到衆人期盼的眼光,心中十分的滿足,然後咳嗽了一聲說道:“其實最令我驚訝的還是楊小川同學,雖然沒有參加研究生考試,但是卻被華都大學破格錄取,還成爲了華都大學名譽副校長的學生!” 劉再成說這話的時候眼中也是充滿了羨慕,他雖然不知道這個名譽副校長是誰,但能在華都大學這種華夏最頂級的大學擔任名譽副校長,其中的實力和影響不言而喻!

別說是他劉再成了,估計就是金陵大學的校長在這位的面前也要恭恭敬敬的,此時的劉再成恨不得自己能有一個女兒嫁給楊小川。

要知道那位在公佈消息的時候並沒有刻意隱藏什麼,反而是強調了楊小川有可能是他最後一位學生,當然現在還只是可能,因爲對於楊小川的人品和心性,孟老還沒有真的看透。

關門弟子事關重大,孟老也要長期的考察才能決定。

本來還在驚訝和羨慕孫長林幾人的同學們,頓時藏不住震撼的眼光,下意識的猛回頭看着楊小川。


沒想到平常普普通通的楊小川竟然一躍化龍,直登天庭!

雖然衆人也不清楚這個名譽副校長是誰,但是聽起來總是感覺很吊的樣子,畢竟名譽的這種官職,十有八九都是這些學校拿來籠絡關係的,其被籠絡的對象自然也是有着超乎常人的實力和影響力。

楊小川是怎麼認識華都大學的名譽副校長,還被他賞識。楊小川的家庭情況,四年同學好歹還是瞭解一二的,普普通通的農村家庭。

難道是吃軟飯讓趙婉晴家裏幫忙?也不應該啊,別說趙家願不願意幫忙,就算願意最多也是把楊小川塞進華都大學,哪裏有能耐讓華都大學的名譽副校長親自收他爲學生。

可是楊小川到底是怎麼得到賞識的呢?不光是楊小川同學們,就是金陵大學學校領導們也不太清楚,唯有那麼幾個能夠和孟老說上話的人才知道其中一二。

此時的霍建成本來還想自己問劉再成楊小川考的如何,他也聽說了楊小川沒有參加研究生考試,也沒參加公務員事業單位考試,甚至就連實習公司都把他開除了。

所以他想借機諷刺他一下,但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有了這樣的變故。他也搞不懂爲什麼楊小川能夠獲得這麼好的造化,難道是賣屁股?

不過這也只是想一想,畢竟要是這種騷操作都可以的話,估計根本輪不上楊小川。

此時的楊小川看着衆人驚訝的眼光,一百多雙眼睛就像是失神一樣的看着自己,頓時讓他如芒在背,就算是他給公司員工幾百號人開會的時候也沒有此時的尷尬。

就在楊小川尷尬的時候,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後有人在拽自己的衣服。

“臥槽,你瘋了?”楊小川回頭,朱友昌伸手上來捏了捏他的臉和頭髮,一臉的不可思議。

楊小川頓時打掉了他的手說道:“睜大你的眼看看,我就是楊小川,經常被你半夜摁牀上威脅的楊小川!”

聽着楊小川的嘲諷,朱友昌並沒有感到害羞或者窘迫,突然拍了一下大腿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你肯定是被奪舍了!不對,你現在體內的靈魂應該是一個元嬰老怪,既然你有這麼好的條件,能不能教我修仙!”

看着活寶一樣的朱友昌,楊小川的心中頓時充滿了媽賣批,不過忽然玩心大起,裝作:“我教你修仙可以,你要拜我爲師!”

朱友昌聽言面色大喜,連忙抱拳說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孫長林等人看着朱友昌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頓時用看弱智的眼神看着他,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傻的舍友,多虧傻不傳染,要不然一起睡着這麼多年自己幾個人就危險了。

楊小川一臉戲謔的看着朱友昌,自己就是開了一個玩笑,沒想到他竟然真的當真了。

“既然你這麼誠懇,那我就傳你基礎修仙決,記得每天要在三點以後睡覺,不吃早飯,不睡午覺,要是有人問你,你就說你在修仙,只要是你堅持不懈,總有一天會飛昇西方極樂世界的!”

聽到網上流傳的段子,朱友昌頓時臉色尷尬,隨後一臉羞憤的說道:“楊小川,你竟然框我!”

着看朱友昌的樣子,周圍的人頓時不厚道的笑了起來,誰讓你這麼傻。

經過朱友昌的事情,楊小川心中的不適也少了很多。

其他同學儘管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楊小川能夠有如此機緣對於他們來說也算是好事,畢竟大家都是同學,楊小川以後要是發達了,衆人找楊小川幫點忙,他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於是周圍的同學都在向楊小川道喜起來,還有不少女同學想要找楊小川討論一下學習經驗,這個理由頓時讓楊小川十分無奈。

你都考上研究生了,還討論什麼學習經驗,你還打算再考一次?

看着這些女同學,楊小川表現倒是不錯,倒是身旁趙婉晴如臨大敵,看的周圍的人更加堅信了心中的猜測,早就聽說楊小川搞定了校花,現在看着趙婉晴護犢子的樣子,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劉再成一頓誇獎之後,簡單了說了一下畢業證的事情,還有最後一次聚會的事情,畢竟畢業以後各奔東西了,該聚會的大家還是要聚一聚。

楊小川也沒有仔細地聽,可能是每次開班會走神已經成了習慣,很自然的就神遊天外了。

等到班會結束的時候,還是趙婉晴提醒了他。

“走吧,咱們今天晚上一定要打地主宰土豪!”朱友昌此時一臉憤懣的說道,本來他以爲楊小川和自己一樣,沒有那個能力考研,然後兩個人一起經商,他還能和楊小川合作一把,甚至幻想兩人縱橫金陵商界的畫面。

現在到好,楊小川單飛了,這讓朱友昌的心中十分的嫉妒。

“這次是我不好,沒有事先告訴大家,今天晚上我請客,大家不醉不歸,婉晴你們宿舍的也來吧,咱們最後一次聯誼。”

楊小川突然把頭轉過去看着趙婉晴,趙婉晴詢問了她的舍友以後也答應了下來,雖然趙婉晴她們宿舍的舍友也大多是學霸,但是和楊小川孫長林比起來就有些不夠看的了。

況且一個宿舍六個人,趙婉晴和孫瀟瀟都是楊小川他們宿舍的家屬,也就沒有那麼陌生了。 楊小川這次也沒有吝嗇直接帶着衆人去了整個金陵市數一數二的大酒店,金都大酒店!

不過幸好這一次楊小川和朱友昌都是開着車來的,又向趙在風“借”了他的車。

楊小川在趙在風充滿怨恨眼神中開着他的車就離開了,幾人馬不停滴的趕到了金都大酒店的門口。

“小川要不咱們換一個地方吧,你賺錢也不容易。”孫長林偷偷的說道,他比楊小川的家庭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看到楊小川竟然來這種地方請客頓時心中打鼓,他也知道楊小川可能賺了不少錢,但是也禁不住這樣浪費。

“咱們還是學生,沒必要這麼奢華,咱們去市裏的聚雅軒就挺好!”孫瀟瀟不愧是孫長林的女朋友,即便是孫瀟瀟家中境況優越,但平時還是替別人着想。

其他人也是一臉擔心的樣子,畢竟他們都是十分好要的朋友,完全不必要爲了場面這麼做,大家朋友一起吃飯最重要的就是情誼,其他的都是其次了。

唯獨朱友昌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既然小川帶咱們來這裏,他自己就有打算!再說了咱們這麼久的同學情誼,難道他發達了還能吝嗇的帶着咱們去吃大排檔?你們不用擔心,現在楊小川腰纏萬貫,富得流油!”

其實朱友昌也瞭解過楊小川的公司,畢竟他們家族雖然不是很顯赫,但是在金陵這一畝三分地還是能夠數得着的。

他的爺爺,朱家家主就曾經感嘆的說過:“要是咱們朱家第三代中有這麼優秀的人才,咱們朱家肯定能夠成爲江浙省數一數二的家族!”

朱友昌瞭解到楊小川的事情後,開始十分的震撼,這也是他爲什麼在得知,楊小川成爲華都大學名譽副校長的學生以後,懷疑他是個假貨的原因,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既能夠運籌帷幄,建立這麼大的公司,還能有能力見解被大人物賞識,這簡直不是他認識的楊小川。

看到在衆人略微鬆懈的表情,楊小川拍了拍手說道:“大家放輕鬆,雖然這裏比較貴,但是這是咱們大學期間最後一次聚餐聯誼了,之前一直瞞着大家,也算我給你們賠禮道歉了。”

衆人聽到楊小川的話以後,心中也是放鬆了很多,畢竟大家都是比較優秀的人,儘管這裏的消費比較貴,但是年輕人難免會有些傲氣,擔心接受了這頓飯菜就像是施捨一樣。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一起宰大戶,今天一定要讓他好好出出血,談戀愛瞞着,考研瞞着,根本就不拿咱們當朋友。”

孫長林也不糾結,畢竟真正的朋友請他們來這種地方並不是爲了炫耀,而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盡力的去珍惜這份友情,楊小川便是後者。

楊小川帶着幾人進去的時候,老周幾人明顯的露出一些不適,朱友昌也並沒有那麼的隨心所欲了。

但還是回過頭來說道:“怕什麼,咱們現在是顧客,是上帝!就算出了事也是把楊小川賣在這裏!”

幾個人一聽頓時雙眼一亮,然後默唸着賣了楊小川,賣了楊小川。

楊小川只能無奈的笑着帶着幾個人來到了前臺。

雖然幾個前臺小姐看着衆人的衣着舉止都不像有錢人的樣子,其中能夠說得上不侷促的也就那麼兩三人。

但是作爲一個全市都數得上的大酒店,前臺小姐素質要求比較高,並沒有那種一見面就開始看不起人的習慣。

“你好先生,請問你們有預約嗎?”長相甜美的前臺客氣的問道。

楊小川笑着搖了搖頭:“沒有,現在開一個包間吧!”

“先生不好意思現在是用餐時間,我們的包間比較緊張,沒有預約的話可能就要去大廳用餐了。”前臺一臉抱歉的看着楊小川,畢竟像他們這種酒店的包間不少,但是客人同樣也不少,而且商場之上,官場之中最常用的介紹的方法就是請客吃飯。

作爲金陵市達官貴人的首選之一的金都大酒店,即便是在如此緊張的用餐時間,也會自動的留下一些包間,免得這些人突然訂餐酒店沒有地方。

雖然這種方法會令酒店造成一些資源浪費,但其實是一種隱性的吸引力,對於做生意而言不但不是壞事,反而也是很大的好事!

能夠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就使用包廂的就是那些有頭有臉的人,而看到楊小川幾個衣着普通,有的甚至全身上下加起來才幾百塊錢,自然不值得他們動用包間。

“大廳就大廳吧,這個酒店我以前來過幾次,他們的大廳環境也比其他酒店的包間好多了。”此時的衆人也點了點頭。

楊小川也沒有糾結,只是感覺大廳之中可能不太方便喝酒,畢竟幾個人喝的寧酊大醉,然後高歌這種事情常有發生。

“你好,我們一共十二個人,麻煩你們了。”楊小川十分客氣的說道。

“你言重了,曉曉,十二位顧客,你帶着去冬陽廳,選一個位置比較大的地方。”此時大堂的領班說道。

“我和你們說,他們酒店的那個醉蝦特別好吃,那種滋味,吱吱吱!今天我一定要吃到吐。”朱友昌也不管別人的看法,此時爲了緩解氣氛的說道。

就在楊小川幾人剛要離去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呼喊。

“婉晴?”

楊小川等人向後看去發現一個面色激動的白衣年輕人驚喜的看着趙婉晴。

然後直接無視了所有人走到趙婉晴的面前說道:“婉晴,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爲我看錯了呢!你怎麼會在這裏啊?真的是太巧了吃飯都能碰到一起。”

楊小川看着來者,突然發現他身後的人羣之中還有着自己熟悉的面孔。

“楊小川?”此時的霍建成一臉驚訝的看着楊小川,這次他和自己的表哥來吃飯,竟然遇到了楊小川一夥人。

趙婉晴看到來者頓時一臉無奈,眼中透露着厭惡。

“婉晴,這是誰啊?你朋友?”楊小川看着趙婉晴的表現就知道,她不喜歡這個穿着騷包的年輕人。

於是直接挺身而出擋在了兩人之間,頓時絕了年輕人來握手擁抱的念頭。 本來還是面色興奮的年輕人,突然看到楊小川攔在面前,頓時面色一頓,緊接着臉上都是鐵青的說道:“你是誰?不要擋路!”

楊小川微微一笑擺了擺雙手說道:“我是婉晴的男朋友,我只是好奇,婉晴並沒有跟我說過有你這樣的朋友。”

聽到楊小川的自我介紹,面前這個年輕人頓時一愣說道:“你是趙婉晴的男朋友?”

不僅如此,他還將目光繞過楊小川,向着他身後的趙婉晴看過去,彷彿在找趙婉晴驗證一般。

看見楊小川擋在自己的面前,趙婉晴心中一甜然後點了點頭,順勢攔住楊小川的胳膊說道:“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楊小川,而這個先生則是卓森風先生,他的家族和我母親的家族認識,之前我在我外公家的時候見過。”

聽到趙婉晴的介紹,卓森風的臉上頓時難看起來,相對於兩人的介紹對比,儘管他的看起來字數比較多,但是重要性卻截然不同。

“哦,原來是魔都的朋友,見到你很高興!”這個時候楊小川禮節性的伸出一隻手說道。

卓森風看到楊小川的手,冷哼了一聲直接無視了楊小川。

“你們這是去哪裏?”卓森風沒有再看其他人,而是直接對着服務員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