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文豔問道:“既然回來不走了,那想好找什麼工作上班了嗎?”

“糾正你一下啊,蘇文豔同學,我回來是創業,不找工作!”

潘大海一臉傲嬌地說道:“創業!自己當老闆的那種創業,You know?”

“死德行!”蘇文豔狠狠鄙視了一下道。

“好了,不鬧了,既然你說要在杭州創業,還帶了這麼一大筆錢,總有個具體的打算吧?”陸遠問道。

“對啊對啊……”

邵剛和馬佐治齊齊看向了潘大海,他倆也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潘大海說道:“我要開一家化妝品公司!”

“啥?化…化妝品公司?”

陸遠、邵剛他們一臉茫然。

蘇文豔更是“噗”的一聲,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胖子,你說就你這一身的肥膘,你開個燒烤攤我還信。開化妝品公司?你還是省省吧,你說你懂化妝品嗎?”

“文豔,不帶你這麼打擊我的創業激情啊!不過你現在這張嘴也真夠損的,是不是少女變成少婦了之後,離潑婦就一張嘴的距離了?”潘大海以牙還牙道。

“死胖子,你……”

果然,蘇文豔一聽立馬臊紅了臉,惱羞成怒之下,蘇文豔站起來伸手就要去抓撓潘大海。

“行了行了,文豔,你跟他鬥嘴,不是自取其辱嗎?”

陸遠趕緊站起來和稀泥,同時不迭地跟邵剛使着眼色。

邵剛立馬會意,一邊輕輕挽住蘇文豔的胳膊藉以安撫,一邊衝潘大海放狠話:“大海,下次再敢這麼欺負我們家文豔,別怪兄弟重色輕友啊!”

馬佐治也邦強道:“就是,海哥,跟女士說話,要注意風度!你這說話太流氓了。”

潘大海趕緊就着坡下驢,擡手雙手做了個告饒的姿勢:“是是是,我要下次再滿嘴跑火車,就罰我請文豔吃大餐!您選地方,我買單!”

“哼,這還差不多 !”蘇文豔聽罷,臉色頓時陰轉晴,放潘大海一馬。

邵剛也附和道:“這個主意好,你看你來趟杭州創業,兜裏就裝了這麼一大筆錢!足足五萬塊啊!咱們這些人裏,你纔是大富豪,我們是打工仔。”

“好了,不扯這些了,胖子,其實文豔剛纔說的,就是我想問的。”

陸遠看向潘大海,問道:“你要開化妝品公司,你懂化妝品嗎?”

“不懂我可以學啊,”潘大海說道,“再說了,我可以請個懂化妝品的女生做公司副經理,陪我一起跑銷售啊。”

“請個懂化妝品的女生當銷售副經理,還陪你一起跑銷售,靠,我怎麼聽着像是皮包公司啊?”陸遠好笑道,莫名地,他腦海裏有浮現出了盧佩姍的身影。不過潘大海比她實力強,至少知道請個做搭檔。

不過就算請了個懂化妝品的女生,也就倆人,還是皮包公司!

“皮包公司咋了?”潘大海撇撇嘴,道,“創業總是一步步來的吧?哪有人一開始創業,就麾下聚滿能兵強將的?不得一個一個擴編,不是?”

“行,就算你說的道理,那我問你!”

陸遠問道:“你這個當老闆的,連化妝品行業都沒混過,你知道怎麼去哪裏進貨,卻跟誰拿貨嗎?你知道誰家的貨,性價比最高,質量最好,市場銷路最強嗎?胖子,這一切的一切,歸納到底就是兩個字——懂行!”


一旁的邵剛也說道:“大海,不是我潑你冷水哈。五萬塊的確是一筆不下的數目,但是你要開一個化妝品公司,就算是皮包公司,那也得租個場地吧?你場地再小,也是公司,至少也要簡單裝修一下吧?這七七八八弄下來,沒個三四萬解決不了啊。等你皮包,呃不,等你化妝品公司裝修好之後,你剩下那一萬塊,拿來進貨,恐怕不夠啊。我去過一家化妝品**店裏推過我們公司的太陽能板,和那個**店的老闆也算半熟,聽他講過,化妝品進貨拿貨,費不老少錢!”

邵剛是在私營公司幹銷售的,對於外面的地段、店面租金什麼的,其實比陸遠還要了解的更多。所以他說的是大實話。

“你倆說得都在理,遠子擔心我不懂行,拿了爛貨被人坑。邵剛呢,擔心我的錢不夠進貨鋪貨。但是呢,你倆還是對我瞭解得不夠徹底!”

潘大海拍了拍胸脯,笑道:“我潘大海會打沒把握的仗,會創沒有勝算的業嗎?我實話跟你們說吧,我又不是開店,我搞得代理加盟,曉得吧?”

“代理加盟?”

陸遠和邵剛異口同聲問道。

馬佐治下意識地問道:“是不是肯德基麥當勞那種加盟嗎?海哥。”

“呃,不是,跟他那種加盟不是一個路子!”

潘大海搖了搖頭,細細說道:“我跟你們說吧,要不是跟我爸鬧了這麼一出,這事兒我估計過些日子就在北京自己幹了,做京城片區的總代理!現在好了,首都直轄市降級成了副省級省會城市,變成杭州總代理了!”

“哦?看來是我們理解的有些偏差了。你好像不是想搞直銷!”陸遠頗爲好奇地說道。

邵剛也是眼睛一亮,興趣盎然地問道:“聽你這意思,難道杭州總代理下面,應該還要搞區縣級代理吧?我一開始還以爲你就是想開個化妝品店啥的,現在聽起來,你這創業還挺有意思,大海,具體說來聽聽唄。” 邵剛讓蘇文豔下樓去,找胖嫂要壺熱茶。哥幾個邊喝着茶,邊聽着潘大海講起了這個杭州總代理的來龍去脈……

原來潘大海有個小舅,叫蘇明發,是他媽媽那頭最小的弟弟。俗話說,孃舅大似天,外甥坐上邊。蘇明發打小就疼潘大海這個老外甥,總隔三差五來老潘家看他,帶他出去玩,所以潘大海雖然沒有跟母親生活,但跟這個小舅卻是賊親近。

蘇明發原先是在北京日化五廠上班的,後來日化五廠改制變成了私企控股,他就主動下崗,南下廣東去打拼。

他起先是在深圳蛇口的一家化妝品公司做銷售,一度從銷售員幹到了銷售經理。後來這家化妝品公司的幾個合夥人鬧掰了,蘇明發選擇站隊,跟了其中一個對他格外看重的股東離開了。

離開之後,這位股東來着蘇明發這幫人馬,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廣東瑞麗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同時,第一時間從**嘉麗集團,獨家代理了該集團今年才推出的幾款護膚產品,並作爲這幾款產品在大陸的總經銷。

而作爲股肱之臣的蘇明發,也是搖身一變,從當初的銷售經理,變成了新公司的高管,瑞麗公司主管銷售的三位副總之一,三位副總都有自己的銷售區域,蘇明發是老闆手下最得力的干將,負責的最大的兩塊區域,即華東大區和華北大區。

瑞麗公司從嘉麗集團代理的幾款護膚產品,在國內打開銷路佔有市場,自然就要在各個大區裏找到合適的省一級總代理,市二級總代理,縣區三級代理來。

然後通過這些代理加盟商,替瑞麗公司銷貨。

當初潘大海畢業回京的時候,蘇明發就跟潘大海提過,讓他做他們公司產品的北京一級代理。雖然他們公司代理的這幾款護膚產品在國內沒有市場,但做銷售不就是從零到一,從無到有的嘛。但凡是國際上的大牌,或者國內的知名品牌,哪裏會輪到你來做一級代理啊?恐怕光是加盟費,都是一筆天文數字。

但是蘇明發作爲華東和華北兩個大區的銷售副總,他有暫不收代理商加盟費的權利。甚至於,潘大海都不用進貨成本,完全可以先鋪貨先走貨,等牛逼了再自己租倉庫拿貨囤貨,都不成問題。

潘大海要付出的,僅僅是努力和拼搏!

但是當時潘大海在北京是出租車公司的小開,再過幾年就可以撿他老爸的現成,他哪裏會願意去這個罪?於是拒絕了蘇明發的邀請。

這次他離家出走的時候,在火車上跟舅舅哭訴了他的遭遇。蘇明發一聽前任姐夫要娶小老婆,還要委屈自己的外甥,讓自己的外甥滾出公司,頓時大爲光火。

不過現在北京一級代理是已經交給別人了,而且北京這個區域目前業績不錯,蘇明發當然不能,也不敢給潘大海摘桃。但一聽潘大海說要去杭州,立馬建議潘大海先從杭州二級代理做起,並讓他發展杭州下轄的縣區代理商。

蘇明發許諾,只要潘大海有心要創業,他這個當舅舅的就全力支持,不收他的加盟費,暫時可以賒貨給他進入商場、超市、門店、專櫃……

也就是說,除了潘大海自己要租公司場地,招人及日常公司開銷之外,其他方面幾乎是零成本創業。

……

……

聽着潘大海娓娓道來,陸遠終於明白,潘大海爲何創業敢這麼有恃無恐了。

這種支持力度,也就是親孃老舅了,換成別的親戚,還真不一定能這麼力挺!

馬佐治本來對這些沒什麼興趣,聽着興致缺缺,也就是當個故事聽了。

但是邵剛不一樣,他雙眼泛亮,由衷羨慕道:“大海,你算是抄上好親戚了。這種條件下創業,雖不敢說一定就能馬到功成,但做最壞的打算,即便真的創業失敗了,也虧不到哪裏去呀!誒,說得我都心動了,恨不得明天就跟公司辭職,過來跟你一起幹!”

“歡迎啊!”

潘大海笑道:“我能跟你們說這些,不就是想拉着你們一起創業呢嗎?”

馬佐治擺了擺雙手,搖頭婉拒道:“我就算了,不跟你們攙和了!我還是喜歡便成打遊戲,互聯網纔是我的世界,做銷售跑市場什麼的,就饒了我吧!”

“怎麼個一起創業法?大海!”邵剛一臉熱衷,興趣極大。

“這個一起創業的法子,我在火車上就想過了。”

潘大海微微琢磨了一下,說道:“兩種方式,一種是我把公司做一百股。一股算作一千塊,我出五萬塊本金,加我小舅的這個資源,佔公司52%股份。佐治說不感興趣,那就你跟遠子來參與,你倆各自出資兩萬四,分別佔公司24%股份。咱們兄弟齊心協力,一起創業,把咱們公司做大做強!”

“要掏兩萬四,這麼多嗎?”

邵剛微微皺了一下眉,又問道,“那另外一種方式呢?”

潘大海繼續道:“另外一種方式,就是你不用掏股份,我們一起開拓市場和銷售渠道,我一樣給你一個銷售副總的職位,外加公司10%的股份。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銷售副總?還有10%的股份?而且不用掏本錢?”

邵剛急切道:“你說。啥條件。”

潘大海道:“條件就是,你加盟公司的第一年,我不能領工資。第二年,我也只能給你按照既定工資的50%發放。兩年期滿之後,股份照樣給你,工資也會按照銷售副總的標準發放!”

邵剛聽罷,傻眼了,詫異道:“不領工資,我怎麼過日子?”

“邵剛,這個哥們也是沒轍兒,誰讓我就五萬塊錢創業呢?”

潘大海一臉苦兮兮地攤了攤手,訴苦道:“創業維艱,能省則省!”

“這……”

邵剛猶豫了一下,問道:“也就是說,萬一這公司兩年後業績不行,或者徹底黃了,我這10%的股份也就沒啥價值,還要搭進去兩年光陰給你白打工,是這個意思不?”

“呃……”潘大海面色一囧,訕訕道,“是的,創業嘛,只能看到開頭,看不到結尾,誰也不敢保證創業就能成功,就能發大財,就能跑到納斯達克去敲鐘,是不?”

“咳咳……”

陸遠清咳兩聲,提議道:“要不這事先放一放,等大家都考慮成熟了,再做決議?”

“是呀,都這麼晚了,咱們是不是也該散了?人胖哥胖瘦兩口子都在樓下櫃檯打瞌睡了。”蘇文豔也第一時間提醒道,其實她也害怕邵剛突然腦子一熱,答應下來。創業她並不反對,但是以邵剛目前的經濟狀況,實在是不宜創業。而且他倆的感情,目前也到了急需邵剛用穩定收入來獲得她爸爸媽媽認可的階段,實在不宜冒險去創業。

要是兩年沒有工資收入去創業,蘇文豔不敢確定,她和邵剛真的能否走到他創業成功的那一天。

所以她趁着陸遠打岔,趕緊提議散夥回家。

“行,今天就先散吧,”邵剛腦子現在清醒了很多,說道,“反正大海以後也長住下來了,咱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再聚。”

“嗯,以後的時間長着呢,改天再聚!”潘大海說道。

很快,一夥人就下了樓,胖哥已經困得不行,回去睡覺了。

陸遠到前臺跟胖嫂買完單,然後對潘大海說道:“我替你在我們三棉廠附近訂了家酒店,我打個車,順路送你過去。”

“行!”潘大海道。

“我們先走啦!”

蘇文豔已經騎着小電驢,載着邵剛先走了。

“遠哥,海哥,我也先撤了,改天我也作一回東,請大家吃飯!”

馬佐治說完,走到路邊,揮手攔了出租車。

等着他們前後腳都走了,潘大海突然嘿嘿笑了一聲,問道:“遠子。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陸遠一愣,問道:“你咋知道?”

潘大海道:“咱倆同吃同睡小四年,我還能不知道你?”

“算你厲害,行了,我先打車,我倆上了車再說。”

說完,陸遠就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很快,駛向了杭三棉廠浦沿方向。

在出租車上,陸遠突然說道:“大海,邵剛現階段不宜合夥創業。我知道你有心想拉同學一把,但是他的現實情況跟你不一樣。我覺得,他還要再等等,等時機成熟一些,等他經濟狀況也再好一些。”

“那你自己呢?感興趣嗎?”潘大海問道,“咱倆從讀書那會兒,做事就合拍,而且也投脾氣,怎麼樣?咱哥倆一起幹?”


“大海,創業絕對不靠孤軍作戰,所以你找合夥人,我覺得是對的。至於我,你說興趣吧,當然是有。但,我絕對不是你最對的合夥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