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前世的江沉有八位妻子,除了司空明月是神帝之外,其餘七人都是巔峯神王,僅次於神帝的存在。

這八人同爲江沉妻子,但卻又相互獨立,有各自的神界與神國,她們的人生經歷也都更不相同。

比如那位名震神界的莽荒神帝與莽荒弒神刀的事情,慕傾雪不曾知曉,但熊霸天卻瞭若指掌。

重生之後,熊霸天就在打那莽荒弒神刀的主意。不過對熊霸天來說,與江沉重逢纔是頭等大事。

“好!”

慕傾雪立刻答應下來,“沉着那莽荒神帝還未來之前,咱們先搶了那莽荒弒神刀,給沉哥哥的丹田吃了,看看吞掉三件帝級神器,究竟會發生什麼。”

“對了,若是我所料不差,那司馬御的身上應該也有一件帝級神器,否則以他的資質不可能成爲神帝!”

大御人皇司馬御也在後世中成爲神帝。

“傳說,神州大地乃是諸神戰場,數十位神帝隕落在這裏,一定還有其他寶貝咱們沒有找到……既然回來了,就得將這些寶貝統統挖出來!”

熊霸天的臉上也滿是興奮。

江沉看着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嘰嘰喳喳的討論着搜刮寶物的事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期間,靈渠公主即將甦醒,又被熊霸天一巴掌拍暈過去。

天色漸漸暗下,奪目的篝火升起,那頭黑鱗犼被熊霸天洗剝乾淨之後,直接架在火上烤了。


六階上位妖獸的血肉,對於江沉的好處極大,他現在雖然是煉氣二十七重,但是依舊算是煉氣期,還處在基礎階段。

黑鱗犼那龐大的氣血滋補之下,瞬間讓江沉的力量提升了一個等階。

“大黑,想吃嗎?”

忽然間,熊霸天回頭,她朝着一出角落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

那裏發出一點響動,然後就再也沒有了聲息。

“我太瞭解你這個女人了!我出來之後你一定會先揍我一通,再丟給我一塊骨頭!黑帝大人我豈會爲了一塊骨頭折腰!”

大黑狗一邊跑,一邊鬱悶想到,它的哈喇子卻流了一地。

“不過六階黑鱗犼的骨頭也好吃啊,骨頭有嚼勁,骨髓也異常鮮美……”

這樣想着,大黑狗的四條狗腿好似灌了鉛一樣,慢慢的停下來,然後它猛的掉頭,撒歡般的朝着熊霸天撲了過去。

“耶耶耶?這是什麼東西?”

熊霸天見到大黑之後,大驚小怪的嚷道,“好大一頭黑豬!是三階妖獸黑齒野豬嗎?老公你等着,我給你打頭豬來嚐嚐鮮!”

說話間,熊霸天就掄起了她的那根白骨大棒,朝着大黑當頭砸來。

“嗷嗚!”

大黑嚇的慘叫一聲,它可知道那根白骨大棒的厲害,雖然不是什麼神器,但卻打死過神王,敲過神帝的腦袋。

嘭!

大黑慘叫一聲,那肥嘟嘟的身體就騰空而起,砸斷了不知道多少棵大樹。

熊霸天扛着大棒,哼哼唧唧的說道:“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要減肥!再繼續這麼肥的話,我就把你燉了,給老公補身子!”

江沉掃了一眼大黑,不滿的嘟囔道:“我也說過它好多次了,但這貨就是不聽。”

“死狗不怕開水燙,說有啥用,一定要揍它,多揍幾次它就聽話了!”

熊霸天霸氣的說道。

江沉總算明白過來,爲什麼方纔大黑不敢露頭了。

“大黑最怕霸天了。”

慕傾雪掩嘴輕笑,然後她將黑鱗犼那粗壯的後腿撕扯下來,丟給大黑。

大黑修煉饕餮法,能吞噬萬物,煉化一切元氣,這等六階上位妖獸的血肉對它大有裨益。

大黑狗又樂顛顛的跑了回來,咧嘴一笑,趕忙接過那條足有三丈長的大粗腿,開始啃了起來。

熊霸天撇了撇嘴,沒再理會大黑狗。

“對了霸天,你到神海境了?”

慕傾雪注意到熊霸天手中的那根白骨大棒,不禁錯愕到。

這根白骨大棒可是前世時候,江沉斬殺的一尊帝級神獸,以神獸腿骨煉製而成,送給熊霸天的。

現在,這根白骨大棒出現在熊霸天的手裏,只能說明熊霸天開啓了她的神國。

“對,我堪堪達到神海境,開啓神國之後才跑來的。”

熊霸天的小臉嚴肅起來,“神州危險遠勝表面,神帝都死在這裏,傾雪姐姐你必須得快些達到神海境,開啓你的神國……我的神國裏雖然有些東西,但大多都幫不上什麼忙。”

熊霸天有些鬱悶,重生之前她是殺神,神國中裝着的大多都是一些打打殺殺的東西,放在神界都是重寶,但是現如今這些東西卻幫不了江沉。

“誰說幫不上忙!”

慕傾雪一笑,道:“沉哥哥麾下可有十萬麒麟軍,等回去之後,你將十萬麒麟軍帶入你的神國,由你親自訓練他們!”

…… 第四十一章

“可以!”

熊霸天的一雙大眼睛瞪得賊亮:“麒麟軍是老公的嫡系,能爲老公去死……可不是後來的那些白眼狼!”

“這次我親自練兵,定要讓他們重新殺上神界,將那些個老滾蛋一個一個揪出來宰了!”

顯然,熊霸天也知道麒麟軍的存在,更是知道麒麟軍不肯歸順大御王朝而覆滅。

至於前世江沉的那些手下,在江沉死後便一鬨而散了。

第五任 ,熊霸天也變得愈發歡快。

“對了,明月姐姐離大御那麼近,她怎麼沒來找老公呀。”

熊霸天問道。

江沉悶不做聲的啃着手裏的烤肉,這些問題他插不上嘴。

斷月山司空明月這個名字,江沉如雷貫耳,她的年紀不大,卻是神州大地頭號賊頭,敢綁架人皇的絕世牛人。

大玄,大離的人皇都被她綁架過,現在就差大御人皇了。

這樣一個逆天般的女悍匪,竟然也是自己的老婆,江沉不禁有些飄飄然。

“明月姐姐自有主張,她比我們理性的多。日後整個明月山都是沉哥哥的,所以她現在必須要穩住明月山的局勢,兩個月後,司馬御登基滿一年之後,她纔會來。”

慕傾雪答道。

“也對。”

熊霸天思索了一陣子,道:“也是我家的那些老傢伙太頑固,等我強大起來之後,也把我家搬來送給老公!”

江沉:吧唧吧唧。

大黑狗:哼哧哼哧。

不知不覺間,夜深了。

一頭身長十丈的六階上位妖獸,就這樣被三人一狗吃光了……當然,絕大多數都是被大黑狗吃掉的,連骨頭都被它一口一口的嚼碎吞了。


然後,在江沉那複雜的眼神中,大給狗從元海境,突破到了靈海境。

“靈海境的武狗?”

江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可思議道:“這狗真的是靈海境武狗,不是妖獸,它有真氣也有靈海……”

“大黑算是妖,與我那四個妖奴一樣……只是它修煉龍族的饕餮法,又不知道吃掉了什麼東西,先天太過強橫,所以遲遲不能化形。”

慕傾雪掩嘴笑道:“沉哥哥對這狗的寵溺可是到了骨子裏,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拿什麼把它喂大的。”

“好像我爹從大玄那裏繳獲來的戰利品,我都要先帶讓大黑去吃一頓,然後纔去送給人皇的。”


江沉摸了摸鼻子,他看着一臉純真,正在用狗爪子剔着狗牙的大黑,問道:“你究竟吃了啥?你上輩子強大,但這輩子你也就是一條普通的狗啊。”

“汪汪汪!”

大黑狗朝着江沉叫喚了幾聲,然後用那肥嘟嘟的大腦袋蹭了蹭江沉的衣襟,將嘴角的油污都蹭在江沉的身上。

江沉一腳將它踹飛出去。

“龍丹?”

慕傾雪和熊霸天面面相覷。

“一頭純血應龍的龍丹……被大黑吃了?”

熊霸天瞠目結舌道:“應龍可是大御的圖騰,龍族中的龍神,純血應龍至少是神帝級的人物!難怪這大黑不過神王修爲,卻敢在妖界自稱黑帝,那些真正的妖帝都不敢拿它怎樣!”

大御國庫中有一枚麒麟內丹,被視作大御鎮國至寶……但是與應龍龍丹相比,那頭雜血麒麟的內丹,根本就不算什麼。

被大御皇室知道江沉的狗吃了純血應龍的龍丹,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我想起來了,兩年前我爹帶人打下大玄邊境重鎮‘屠龍城’,搶來了一顆黑漆漆的珠子,我就拿來逗狗,結果被大黑吞了……就是那顆珠子吧。”

江沉也回憶起來。

那件事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大黑吞了那顆珠子之後,足足抽搐了三個月,險些狗命不保。

屠龍城一直都有應龍隕落的傳說,故而以‘屠龍’爲名。

大御與大玄敵對,應龍又是大御的圖騰,所以幾乎所有人都認爲那是大玄爲了打擊大御,故意捏造的傳說,現在看來,應龍隕落在屠龍城的事情,應該是真的。

大黑興奮的點頭。

上輩子它渾渾噩噩,靈智未開,應龍內丹的力量隨着時間的推移浪費了七八成,知道它成神之後,纔將體內殘存的力量徹底煉化。

但是這輩子不同,時間纔過去兩年,它也還是凡狗,並未修煉,應龍內丹那龐大的力量一直封存在它的體內,它重生歸來之後,立刻運轉饕餮法,開始吞噬煉化應龍內丹那恐怖的力量,將之化爲自身潛力。

這輩子,大黑成就神帝,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熊霸天不滿嘀咕道:“那應龍神至少是神帝…… 異界開鎖大師 。”

“對了,這貨怎麼辦?乾脆宰了她?”

熊霸天指了指依舊昏迷的靈渠公主,嘀咕道:“反正這個公主也是個短命鬼,上輩子被她的駙馬虐死了,不如提前成全了她。”

“算了,靈渠本性不壞,而且這輩子很多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們同司馬御也沒有發生不可化解的仇恨。司馬御不簡單,大御皇室更加恐怖,多一敵不如少一敵。”

慕傾雪搖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