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很抱歉,我沒有情FU,讓鍾爺見笑了!”

“你?!”鍾天許從來沒有碰到過這麼硬的釘子,一瞬間竟有些束手無策。

要知道他五十多歲的人,才老來得子有了皓皓那個兒子。他自己連根手指頭都不敢碰那孩子一樣,又怎麼可能捨得讓他有事?!

可直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區少辰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查到皓皓和蔣曉婷的存在,並且還綁了他們?

微微冷靜下來之後,鍾天許突然想到了什麼,於是心裏的擔憂不由的少了一半,隨即冷笑一聲道,“差點兒讓了你的當!區少辰……你以爲我會相信你?!”

“信不信,你打個電話就知道了!”

聽到這話,鍾天許的心裏不由“咯噔”了一聲,隨即轉頭看向自己的手下,“給你嫂子打個電話……”

說完,他眉頭緊皺,有些焦慮的等待着。

雖然他不相信區少辰的話,更不相信那麼機靈的蔣曉婷會被區少辰給找到,但他還是有些不踏實。

所以,在電話響起的那一瞬間,他的心也不由跟着提了起來。

直到電話接通,他臉上的擔憂之色才一掃而空。

鍾天許得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下,然後把手機接了過來,當他正準備問一下蔣曉婷兒子是否安好的時候,電話裏卻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鍾天許,你老婆孩子在我手上,想要他們活命的話,立刻把小澤放了,否則的話,我現在就把他們從高架橋上扔下去!”

“什……什麼?!”鍾天許的臉唰的一下變的煞白,“你是誰?!爲什麼抓我兒子?”

“你又爲什麼要抓別人兒子?!”易俊陽聲音陰冷的質問着,然後爲了讓鍾天許相信他兒子就在自己身邊,於是轉身將手機遞到了那個三歲男孩兒的面前。

三歲男孩兒一聽是自己爸爸,於是立刻大聲哭了出來,“爸爸,救我……”

“皓皓?!真是皓皓?!”鍾天許一瞬間僵在了那裏,臉色白如蠟紙,“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他明明派人去保護他們母子的,明明把他們安排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落在了對方的手裏?!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如此周全的計劃,竟然會出如此意外。

而這個意外,卻是他無法忽略,更無法改變的。

怎麼辦?

難道就這樣放棄?

放過區少辰?!

鍾天許握着電話,目光惡狠狠的瞪向躺在牆角,嚇的全身哆嗦的小澤,看着他,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兒子一樣,他的心不由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你敢動我兒子一根毫毛,我他媽讓你們全家陪葬!”鍾天許對着電話裏吼道。

另一邊,區少辰聽到了他的聲音,也知道他確認了那個事實,於是趁熱打鐵般的道,“我是不是動你兒子,取決於你!”

區少辰的聲音依然很平靜,與鍾天許的激動和憤怒相比,他簡直平靜的有些不正常。

鍾天許當然也意識到了這點,一瞬間,他像明白了什麼,“區少辰,你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對嗎?”

天空暗了下來,一架架飛機降落至機場,卻沒有一架起飛。

區少辰看着不遠處匆匆趕來的方偉德,以及跟在他身後的三個穿着軍官制服的男人,脣角冷冷的揚了起來。

“從你來到B市的那天,我就做好了準備。”區少辰的聲音比之前冷了許多,因爲他知道,有這三個軍官的幫忙,鍾天許他就算是插翅也難飛了。

所以,就算是 踏遍機場每一個角落,他都要把那個混蛋抓住,救回小澤。 小荷才露尖尖角 48 遇故人

這次的洽談涉及到專業性的問題,蘇寶兒打了電話給陳躍華希望他可以出面。

得知蘇寶兒真的找到投資商,陳躍華當然答應,這段時間奮發圖強,將原先的設計理念重新思考得到了新的啓發,他有信心這個產品會比上一個更好。

沒有亞洲大酒店的會員卡,是不能進來這裏的,陸風貼心的馬上安排了車子前去接他過來。

蘇寶兒來到樓下,看到一個揹着她站的健碩身形,一身墨綠色的襯衫,下面是寬鬆的休閒褲和運動鞋,結實有力的肌肉在襯衫下隱隱的凸起,整個人看起來力量爆發。

“蘇寶兒,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聽到聲音,揹着她站的男人突然轉過身來,一對墨綠色的眸子閃着野獸般的活力,筆挺的鼻子下性感的嘴脣彎起,非常漂亮的一個混血兒,笑起來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看起來有點孩子氣,和魁梧的身形有點不匹配,卻讓他更加顯得獸性十足。

“你是……”蘇寶兒下樓來是知道陸先生這邊派的人已經到了,卻不曾想來人認識自己。

望着他墨綠色的眸子,彷彿蘊涵了無數的戰鬥力,似乎在哪裏見過,脫口而出,“你是代號01?”

少了絡腮鬍的遮擋,這對曾經滿是危險和不顧一切的眸子在她腦海裏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我現在叫陸逸然,你可以叫我逸然。”

雖然那只是個代號,但是陸逸然非常高興,蘇寶兒一眼就認出來了。

望着從樓梯一步步走下來的少女,清爽的短髮服帖着她的腦袋,形狀很好看,光潔飽滿的額頭下是琉璃般的黑眸,眼波閃動間,流光溢彩霎時迷人,櫻花般的紅脣微微張開,帶着點點驚訝。

記憶中她淡然她堅強她機智,明明瘦的沒二兩肉卻用她纖細的手臂和他並肩作戰,明明是第一次開槍卻不怕死的連開三槍,傷到手也不吭聲,倔強的讓人心疼。

此刻的她看起來多了少女的柔弱,在燈光下幾近透明的白皙的肌膚,看着就像是易碎的水晶,獨特的綻放她獨一無二的魅力。

卸掉堅強的外衣,才意識到她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女。

“逸然,恭喜你重獲新生。”

蘇寶兒真誠的祝福,雖然他們第一次見面,就因爲他差點沒命,好在最後有驚無險。

記憶中那爲了自由而戰鬥的絡腮鬍男,孤單而落寞,卻用兇悍的外表包裝自己。

爲了爭取屬於自己的人生而不顧一切,蘇寶兒深有體會,所以那次在被綁架中,遭受無辜之災的她選擇了原諒和支持。

“謝謝,我現在跟着爺做事,這次的合作項目由我負責。”

陸逸然第一次全心信服一個人,就是爺。

他在以前的組織學的最專業的就是,研究各種電子產品,當然那時的電子產品都是要人命的,比如電子定時炸彈什麼的。

而這次的合作項目是他的第一個任務,想不到對象居然是蘇寶兒,笑容在他的臉上不斷擴大,配上高大的個子,看起來越發憨厚可愛。

又一次聽到“爺”這個字,被刻意遺忘的記憶,那胸膛那心跳…。一下子又出現在腦海裏,漂亮的臉蛋再次次不爭氣的染上好看的紅暈。

這麼強悍無我,不惜用生命來和以前的組織抗衡的的一個人,居然在提到爺的時候,臉上是一種全然的心悅誠服,蘇寶兒越來越好奇那個爺到底是何方聖神。

“你們的爺很厲害?”

少有的好奇心,讓蘇寶兒感覺得一點不自在。

“嗯,上次救了你的就是我們爺,我受了傷藏起來沒有離開,而是在附近藏了起來,一直在後面跟着他,他知道我在後面跟蹤,又試探了我的伸手還過得去,就讓我跟着他做事。”

那次冷靜下來後,想到如果要徹底脫離以前的組織,必須找到更加強大的力量做靠山,而那個從天而降,瞬間秒殺同組織的幾個高手的爺,直覺告訴他,就是他要找的人。

好在通過了爺的考驗,現在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陽光下。

“是他啊!”

那雙冰冷的黑眸和那溫暖的懷抱同時出現在蘇寶兒的腦海,原來是同一個人。

“你還沒有見過爺吧,可惜你這一覺睡的時間太長了,不過下次一定有機會的。”

陸逸然不知道蘇寶兒所想,以爲她是在遺憾沒有見到爺,畢竟上次是爺救了她。

也救了他!

“嗯。”

蘇寶兒不自然的回答。

很快陳躍華到了,專業上的術語蘇寶兒並不懂,只是安靜的看着他們指着圖紙和數據不斷的交談探討。

看着他們興奮的情緒,或許這就是找到知己的感覺吧。

“這裏還要再改一下,不然會在使用中多一個程序,太麻煩了。”

陸逸然指着一處道。

“是哦,我一直覺得這裏有點不對勁,怎麼就沒有發現問題出現在這個小地方呢?逸然,你簡直太棒了。”

陳躍華一拍腦門,聲音不由得大了很多,由前面的陸先生直接改叫名字。

困擾他許久的地方終於被解決了,太讓人高興,他相信再繼續改進下,就更加完美了。

“這個產品我覺得非常有市場價值,這是合約,你們先看下。”

陸依然認真看了這個產品,認爲絕對有投資的價值,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合約放在他們面前。

“簽約後,我們的公司註冊地址會是在美國,以後上市也是會在美國上市,同時註冊產品專利,由國外打入中國市場,如果沒有問題,現在可以簽約。”

“我不參與後面的合作,你自己做決定吧。”

蘇寶兒見陳躍華看着自己,笑着表示自己的立場。

“那好吧。”

陳躍華知道這次如果沒有蘇寶兒幫忙,他研發的產品再好也沒有人欣賞,等時間過了就會成爲廢品一堆,在徵求她意見的同時,也表示他對她的尊重和感謝。

“沒有問題,現在就可以簽約!”

仔細的看了合約內容,投資商佔百分七十的股份,陳躍華用技術入股佔百分之三十,不過他打算轉讓百分之十到蘇寶兒名下,當做報答她的知遇之恩。

條款都非常的清楚公平,看的對方是個非常好的合作伙伴,爽快的在文件下角簽下他的名字。

“合作愉快!”

陸逸然負責這個項目,是有絕對的說話權,於是也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寫下日期,合約正式生效。 “影視歌,三棲名星,能做到他這樣的可沒有幾個喲,更何況這麼年輕就得到了這麼多的獎勵與榮譽。古今中外,估計沒有明星能賽得過他了。”一個路過的男生,朗聲評論道。

這個男人真的有這麼厲害?雅靈只覺得他的五官長得好看些,身材修長一些,並沒有看到更多的東西。

他確實跟山上碰到的男子像,尤其是下巴,還有碎髮,只是,沒有從他手上找到紋身。應該不會吧,一個這樣紅火的明星,出門怎麼會不帶保鏢?

搖搖頭,雅靈否認了自己的猜測。這裏離公交站臺不遠,原來,自己下車並沒有走多遠。學校離站臺還有些距離,那裏沒有直達的車,她得走着過去。

整條街上都是這個叫rainbowking的男人的海報,大的,小的,都有,他擺着不同的pose,唯有那一對電眼,始終眯起,似乎在打量每一個過往的人。

海報上寫了許多宣傳語,在一張他微笑着伸手做槍擊瞄準的海報上,寫着:誰是下一個龐兒?誰能博得國際巨星的親睞?是你?還是你?

“唉呀,射中我吧!”一名女生停在她面前,那副海報特別的大,也特別地顯眼,幾乎遮住了大半的天空,橫掛在一棟建築的樓前。女生捧着胸口,彷彿被人射中一般。

“去吧,他怎麼會看中你!”旁邊鄙夷的聲音發自於一個高個子女生,她打扮的非常時尚,化了濃妝,像個藝術班的學生。

“怎麼看不中!”女生不快地反駁,“他這次來就是要選合作伙伴的,而且是海選,誰都有機會,不是嗎?”

“我看,也不會是你——”高個子女生故意拉長腔調,諷刺之意再明顯不過,“人家說了,這次選的是清純靚麗的女孩子,你,靚不靚麗我不想說了,不過,清純就沾不上邊了。”其實她的真正意思是講她既不靚麗也不清純。

“哼,懶得和你講呢,反正也選不上你,靚麗清純可不是表面做做就可以的,要發自內心,內心,知道嗎?”女生氣呼呼地反駁。

“內心有誰知道呀,只要表面做夠就夠了。”

“你以爲別人不知道你和哪些男人上過牀呀,你的事,到圈子裏一問就知道,那些導演可都是互相通氣的,你沒看吧,人家說了,要找一個從骨子裏到身體到人格,都清純得不行的女人。你有嗎?”對於女生的挖苦,高個女生氣得臉都綠了,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得氣沖沖地離開。

“切!假裝清純!”身後的女生哧一聲,扭着屁股朝反向而去。

唉,現在的演藝界啊,本就是混水一鍋,什麼樣的潛規則都有,雅靈反感地搖搖頭,忽覺得與己無關樣笑笑。

還是趕緊去學校吧!

一路上,感受着那個叫rainbowking的男星的注視,雅靈朝學校走去。不得不承認,他有吸引人的本事,不管從哪個角度,雅靈都會覺得他在看着自己,而且是含情脈脈,就算她低着頭,都可以感受他的注視。

“走了,小心被別人認出來。”在離雅靈幾十米遠的地方,一個戴着墨鏡的男子呆呆地打量着她,刻意的長衣蓋帽打扮,掩蓋不了他天生的惑人之氣,好看的脣緊緊地抿着,掩藏的眼睛透過墨鏡跟隨着雅靈的身影,直到她走入學校。而對旁邊人的勸說充耳不聞。

“告訴公司,這次合對象的選拔只在那所學校進行。”收回目光,他邁開大步,走到停在不遠處的一輛悍馬跑車旁,優雅地打開車門,坐進了駕駛位。

“這又是什麼狀況,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這樣我才好向公司交待,喂……”男子的跟隨者,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拍打着車窗想要討個說法,只是,男子鳴一聲車喇叭,在成功嚇退他後,一個優雅的右旋,車子打出好遠,既而一個加速,絕塵而去。

“唉,真是的,難搞。”胖男人抹抹頭上的汗,無奈地拿起手機。

……

模特的事情很快搞定,學妹們極其樂於幫忙,當然,這也是對她們的鍛鍊,所以巴不得能在畢業秀上展露一翻。

雅靈簡單地交待了一翻,確定好彩排的時間和地點,準備離去,一個模特班的女生風風火火推門進來,差點把她撞着。那女生只是歉意地笑一下,便對着其他人高叫起來。“好消息呀,好消息呀,剛剛接到的好消息,澳大利亞藉亞裔美男明星rainbowking決定,此次合作人選只在我們學校找!”

“哦——”

“耶!”

女孩子們發出一聲聲尖叫,興奮得就像一鍋煮開的燙。rainbowking?不就是街上海報裏的那名男子嗎?他是澳大利亞的?好巧,傑宇哥也在那裏,只是,一個從商,一個從藝,估計兩人並不相識。

“可惜呀——”剛剛大叫的女生又拉長了調子,賣起了關子,雅靈不由得和大家一起豎長耳朵,聽她接下來的話。

“快說呀,總喜歡這樣,磨死人了。”有人等不及了,催促道。

“可惜呀——”女生故垂淚狀,還不忘擦擦眼角,“這個消息十分不幸,他說了,不會選任何與表演藝術有關的人合作,包括模特,主持,舞蹈,表演,這次他的合作人要完完全全的圈外人,而且一定要夠清純,否則免談。”

“哎呀。”

“去!”

“煩死人了,空歡喜一場。”

“早知這樣,就不學這個專業了,討厭!”

“……”

教室裏一時議論紛紛,雅靈就此退出。那個rainbowking到底是怎樣的人物,緣何大家都對他如此關注?這些問題只在她腦中一閃而過,她從來無心於這些事情,他要選誰,或者不選誰,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時間尚早,想起出來得匆忙,一直沒吃東西,突然覺得肚子好餓,雅靈決定找個地方吃點東西。朝着僻靜的地方找了一陣,總算在一條不是很熱鬧的馬路邊找到了一家露天食店。要了一份簡單的麪條,雅靈坐在離馬路最近的位置,靜靜地吃了起來。

女店主一個人忙裏忙外,她小小的女兒剛剛蹣跚學步,一歪一斜地走到用餐的人中間,對着這個笑笑,對着那個瞅瞅,十分可愛。她還會停下來觀察客人的用餐姿勢,拿着手中的小碗有模有樣地學,逗得大家笑意連連。

連着幾桌一起結賬,女店主忙着給大家找錢,便沒有時間投眼於小孩的身上。孩子站在馬路邊,朝着對面張望,馬路對面有一片小小的綠化帶,裏面開着許多粉色的花朵,好看極了。

孩子顯然被那片花吸引,她慢慢地滑下了馬路,手腳並用,在路上爬了起來。

一輛悍馬跑車朝這邊加速駛來,車主顯然沒有看到小小的孩子,並沒有減速的跡象。

眼看着車子越來越近,沒有危險意識的孩子繼續往前爬,不時回過頭來朝着這邊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雅靈無意中一擡頭,看到了這一幕……

“南南,小心……”女店主也看到孩子,她撕聲尖叫,連跑帶爬。她所處的位置離馬路太遠,根本不可能在車子到來之前救下孩子。雅靈想也不想,衝下馬路,車子已經近在眼前,她甚至聽到了尖銳的喇叭聲……

沒有時間了!

雅靈幾乎用撲的來到孩子的面前,她只夠抱起孩子往外一甩……

尖銳的剎車聲響起,雅靈害怕地閉上了眼睛,等着疼痛的到來,在閉眼的那一霎那,她清楚地看到張揚的車頭就在眼前……

死定了!這是她唯一的意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