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至於援軍…據姬君所說,王從今天早上開始就行蹤未明了,而那該死的魔法使好像還和他的騎士出外購物去了,兩邊都是不能指望的狀態…

「真是..糟透了。」

現在這狀況,到底還能支撐多久?….

沒有答案…..

「黑騎士!!」

「嗯?!!」

驀然,耳邊傳來愛爾特璐琪的驚呼,利佐威爾猛地抬起頭來。只見,白騎士布拉德那邊已面如金紙,身後的巨大船隻也變得若隱若現的。

不知什麼時候,大蜘蛛竟已突破了白騎士布拉德的幽靈軍勢,而靈長類殺手也被迫到了一旁,白sè的軀體上增添了為數不少的傷痕。此刻,大蜘蛛正向著黑騎士利佐威爾衝過來。顯然,是想從受傷的敵人入手,以圖最有效的洞輕敵方戰鬥力。

「切!」雖說對自己被判斷成最弱的對手感到氣憤,但是現在的情況就連氣憤的時間也給不了利佐威爾。

才一眨眼的時間,大蜘蛛的兩隻大前足已伸到了利佐威爾的身前交叉斬下,而他腳下的大地也因受到大蜘蛛的晶化而開始變得難移動起來。

千鈞一髮之際將頭一縮,總算是避過了致命的斷頭一擊。

利佐威爾咬著牙踏前了一步,將幾乎全身的魔力都灌進了手中魔劍。得到了主子的龐大魔力,魔劍上綻放出不祥的黑sè光芒,瞬間巨大化了好幾部。

高舉被巨大化的魔劍,利佐威爾傾盡全力的斬向了大蜘蛛腦袋。

只可惜,縱使是傾盡二十七祖中首列的存在,最古三死徒之一的利佐威爾的全力一擊,終究無法對大蜘蛛造成什麼有效的傷害。

黑sè的魔劍在斬中大蜘蛛的腦袋之前,被它那為堅不可摧的外殼包裹著的小前足所擋下。魔劍和大蜘蛛的外殼互相碰撞,發出了刺耳的金屬碰撞之音。在和大蜘蛛的外殼僵持了一會,魔劍總算是在它堅硬的小前足上留下了一道不算細小的傷痕。

然而,也僅只如此。

搶入了對方的大前足和小前足之間,在縮短了自己和對方的腦袋的同時,也意味著利佐威爾變得更難閃避對方的攻擊。

在被斬中的同時迅速的反應過來,大蜘蛛的另一隻小前足已貫穿了利佐威爾的身體。

鮮血湧上喉頭,噗的一下利佐威爾便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看到了利佐威爾陷入了危機,靈長類殺手總算從旁邊趕了回來,狠狠的咬著大蜘蛛的一隻大後足向後拉扯,而白騎士布拉德也再次強行指揮身後的幽靈衝上,纏著大蜘蛛的另一隻大後足。

因著以上兩個同伴的行動使大蜘蛛有了一瞬間的遲延,乘著這可一不可再的機會,利佐威爾雙手按住了大蜘蛛插在他身上的小前足,忍痛的一拔,硬生生從對方的小前足上將身子拔了出來。

鮮血灑了在半空之中,利佐威爾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緩緩消失……

然而,看到躲在瓦拉齊亞背後的黑姬為自己而擔憂的表情,護主的想法一下子又充滿了利佐威爾的腦袋。

「I-am-the-bone-of-my-sword….炸裂吧!螺旋劍!」

只是正當利佐威爾想要再次沖前之際,驀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從遠方響起,下一瞬間,一把螺旋狀的劍擊中了大蜘蛛的身側,砰的一下發生了巨大的爆炸…..

……………

與此同時,在倫敦時計塔的一間隱密房間之中,寶石翁澤爾里奇正不發一言的看著桌上的數據…

驀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一個有著黑sè長發,身穿紅sè風衣以及黑sè西裝的成年男子走了進來。只見男子向澤爾里奇鞠了一躬,然後徐徐的開口。

「澤爾里奇閣下,現在於時計塔中的所有jīng英戰力都已經趕了過來,巴瑟梅羅當主也到了外面的大廳。是要立即對第四魔法使大人獵殺第五祖的行動進行支持嗎?」

「嘛,雖然那傢伙也只是被動的出手啊,貌似前一刻還在市場買菜來著呢…」也不顧黑髮男子在聽到自己的說話后表情抽搐了一下,將手中的資料猛地往桌子用力一放,震起了一陣的灰塵。澤爾里奇緩緩的站直了身子「立即出發….本來是想這樣說的。埃爾梅羅,除了身為我助手的你之外,所有皇冠以下的魔術師留下。然後告訴巴瑟梅羅那小女孩和外面的小子們…最好預先準備把小命丟掉的覺悟吧!」

P.S.1:收回之前進到大學以及穩定更新的宣言….在和父母討論之後因著出路﹑興趣﹑能力等等的原因放棄這救生用的大學學位轉而讀副學士學位了,來年重考。因此,現在還可以說每天抽到時間更新,但開學之後因著要上學﹑溫習的緣故更新絕不穩定。不過,因為這次要溫習的科目比上次接近少了一半的緣故,理論上我還是可以抽出時間更新而不影響溫習的,所以不會出現上次一樣斷更九個月的情況。

P.S.2:話說,寫了這麼久,終於又-出現了一個令人懷念的角sè呢。雖然覺得知道的人不少,但還是先猜一下他是誰? ()「準確無誤的命中,但是…..」

緩緩的踏進了位於樹林中心的戰場,旁邊的貞德寸步不離的跟著走進,衛宮士郎皺著眉的看向因被自己的偽-螺旋劍擊中,身上冒出濃煙的大蜘蛛。

「除了被擊退了數步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效果嗎…..?」因著衛宮士郎的一擊而獲得了抽身的空檔。乘機和大蜘蛛拉開了距離,看著身上濃煙漸漸散去的大蜘蛛,利佐威爾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震耳yù聾的爆炸聲….足以撕裂空氣的魔力,以及明明不是直接命中卻在大地上炸了一個大坑的餘波,這些一切,無不在彰顯剛剛的一擊威力到底是多麼的恐怖。

不下於自己魔劍全力揮出的一擊,若果捱招的是自己的話….恐怕,早就已經凶多吉少了。

然而,攻擊的人臉不紅﹑氣不喘,顯然剛剛那招並不是拚命的絕招。而濃煙散去,中招的大蜘蛛也沒有添上多少的傷痕…..這兩邊,真的是正常的存在嗎?

為什麼,到此之前會一直都沒有聽到他們的名聲?

「不,總算也是在牠的外殼上轟出了那麼一點點的裂縫,在你的角度很難看到就是了。」輕輕的掠了掠頭髮,衛宮士郎淡淡的回應了黑騎士一句,然而,視線卻沒有從大蜘蛛身上移開那怕一分一毫「敏捷和戰略思考不及朱月,回復力….大概也比不上。但是,防禦力卻要比朱月優勝嗎?加上那身軀大小,真是典型的首領怪物呢。嘛…在我來看是比和朱月開戰好多了。」

因為除了相xìng之外,比起和愛爾奎特長同一張臉的朱月,對著大蜘蛛也容易下手很多呢….怪物的話,沒有手下留情的需要。

「士郎,現在要怎麼辦?」同樣驚訝於大蜘蛛的防禦力,然而,比較起受到重創的利佐威爾,這邊卻沒有因此而減去多少的戰意。輕輕的抽出了銀白sè的長劍,貞德平舉長劍橫了在衛宮士郎的身前。

「也是呢…現階段對敵人的認知也不足,從現況判斷,要採用最傳統的近戰牽制,遠距離攻擊者狙擊的策略…嗎?貞德姊姊,拜託妳接上那黑sè撲克臉的位置吧。然後….」沉默了一下,衛宮士郎將視線轉向了黑白騎士身上「喂~那邊的黑白騎,能拜託你們倆先退後一下,和瓦拉齊亞那傢伙一起擔起保護小公主的重任嗎?和這種程度的敵人交戰,還要是在這種距離,我可不能擔保會不會把那黑sè的小公主也牽連在內喔?」

「喂,誘拐犯!小公主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看也比你年長….」

「明白了。」輕輕的掩住了愛爾特璐琪的小嘴,利佐威爾拉著她退到了一旁。

同時,既是看到了援軍到處的緣故想要節省魔力,也是因為自己的固有結界適合攻擊卻不怎麼適合防禦,白騎士布拉德也是將西洋劍一揮,把幽靈軍勢收起,然後退到了黑騎士利佐威爾的身旁。

一時之間,場中就只剩下衛宮士郎﹑貞德與及靈長類殺手與打量著來者的大蜘蛛互相的對峙。

「嗚…汪!」

突然,彷佛是想抗議對方遺漏了自己,靈長類殺手輕輕的躍了幾下,跳到了衛宮士郎的身前。只見牠先是扯了扯衛宮士郎的紅sè風衣,然後又對著他叫了兩聲,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抱歉~一時之間忘了說要拜託你的任務呢。」看到靈長類殺手的舉動,衛宮士郎先是愣了一愣,接著便蹲了下來撫了撫這小狗狗的頭,一瞬間,就連目光也柔和了幾分「就算是UO,頭部或心臟是要害這一點還是不能避免的。能和貞德姊姊一起幫我牽制著牠,好讓我專心狙擊這東西嗎?當然了,雖然我個人是建議穩固為先,但要是看到空隙的話自行攻擊也可以喔?到時我會進行掩護攻擊的了。可以嗎?」

「……」靈長類殺手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便緩緩的走到了貞德的旁邊。

看到己方好像已準備就緒,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衛宮士郎輕輕一笑,然後默默的拿出了風衣中的懷錶。

餘下的時間是..大約二十分鐘嗎?

先不說能不能在這時限之內挫下大蜘蛛,如果被協會的人看到自己原來還是小孩子的話就麻煩死了….

可不要在那之後才趕到過來啊…老頭。

「嘶―!!」

突然,毫無先兆的咆哮了一聲。前一刻還在觀察著敵人的大蜘蛛此刻已狠狠的向衛宮士郎衝過來。


是看準了對方好像分心了這一瞬間,想要首先將這給牠最大威脅的敵人排除掉嗎?

想法是不可能得知,然而從行動來判斷卻正正吻合。

十隻被堅不可摧的外殼所包裹的足部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在地面起落,以完全超越常識的速度,才僅僅數秒大蜘蛛便已衝到了衛宮士郎等人的身前,矛頭直指衛宮士郎。

高舉兩隻宛如鐮刀的大前足,以交叉的形狀剪向衛宮士郎,顯然,大蜘蛛是想重施剛剛對付黑騎士的故技….

「Steel-is-my-body-and-fire-is-my-blood….」

只是…縱使看到危險好像迫在眉睫,衛宮士郎也只是不慌不忙的將投影出來的黑sè長劍搭了在弓弦之上並念出了固有結界的第二句咒文,眼中甚至沒有一絲的驚慌…

下一瞬間….

「當―!!」

沒等到大蜘蛛成功衝到衛宮士郎的面前,但見銀光一閃,一個身影已將黑騎士一樣搶入了牠兩隻大前足的中間。只見,一柄冒著火的長劍狠狠的敲了在大蜘蛛的小前足之上,然後….用力之猛,後者隨即被轟退了十幾步之遙。

將大蜘蛛暫且轟退,貞德輕輕的揮了揮手中長劍,然後向旁邊退了一步…..

「飛往赤sè的荒原吧,緋之獵犬!!」

與此同時,解放出寶具真名,深紅sè的魔彃擦著貞德的衣角而過,毫無誤差的轟中了大蜘蛛藏在四隻前足之後的頭部…..

P.S.1:嗯…猜王-妃的全中。果然這沒什麼懸念啊…

P.S.2:最近白天時總是累累的,不到傍晚不jīng神…結果本來想二更也變了一更….

P.S.3:對了,重申一次,本書中所有英靈都是本體降臨的。所以貞德比黑騎士要強,但是又比不用顧忌吸血衝動的愛爾奎特要弱。至於進一步的實力分佈,請觀看作品相關…

P.S.4:對了,上次忘了說,多謝雷響的打賞~

起點中文網.qidian.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詠唱出寶具的發動咒文,黑sè的長劍瞬間化成了赤紅sè的光芒從合金弓上脫弦而出。魔彈分毫不差的掠過了貞德,狠狠的命中了大蜘蛛藏在四隻前足之後的頭部….

沒有像偽-螺旋劍一樣連餘波都足以撼動大地的震撼,但取而代之的是,較為集中於一點的穿透力。

本來,相對於攻擊整個範圍的廣域xìng偽-螺旋劍,赤原獵犬就是較適合狙擊個體的目標。

尤其,以衛宮士郎現在的魔力來說,這一擊又要遠勝當初身為英靈的時候…被這一擊打中要害,就算是防禦力比朱月還要高的大蜘蛛也不能無視這一招的威力。

「嘶―!!」被衛宮士郎的赤原獵犬狠狠的擊中頭部,也是自突襲愛爾特璐琪等人以來第一次的被擊中要害,剎那間,大蜘蛛痛苦的嘶叫了一聲,整個龐大的身軀也被轟退了數步之遙。

隱約之間,好像還可以看到有些深紫sè的血液從牠的頭部流下…..

「吼嗚!」

看準了大蜘蛛被擊退的這個時機,也不打算給對方回氣的時間,靈長類殺手一下子便從衛宮士郎的身旁沖了出來。

才只是幾下跳躍,白sè的身影已閃電般在凹凸不平的晶化大地掠過。

甚至超越了剛剛嘗試對衛宮士郎進行突襲的大蜘蛛,速度之快,幾乎可以比擬衛宮士郎。就在大蜘蛛停住了身影的同時,靈長類殺手已衝到了大蜘蛛的身前。

想起了衛宮士郎剛剛的建議,也不冒險來繼續攻擊大蜘蛛的頭部,以免太過靠近而陷入危機。在半空中輕輕的剎住了前沖的姿勢,靈長類殺手剛好落入了大蜘蛛的四隻前足之間。

只見牠將頭微微一側,咬住了大蜘蛛剛才被黑騎士斬中的小前足便是扭頭一撕。

噗的一下,本來就不算細小的傷口登時被撕大了好幾倍,就連那宛若水晶的骨骼都隱約可見,因著靈長類殺手這一咬,大蜘蛛的一隻小前足幾乎要被撕下來。

深紫sè的血液從傷口處狂噴。一些灑到了大地之上,然而,更多的是卻是灑到了靈長類殺手的身上,雪白的身軀,登時染上了一大片詭異的深紫sè。

「嘶―!!」

在沒有下麻痹葯為前提下,被硬生生的撕裂一隻腳到底會有多痛?除非親身經歷過這種的過去,否則的話絕對答不上這個問題。就算…….對方是多足生物也是這樣。

此刻,幾乎要被對方撕下一隻小前足,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強烈痛楚充斥著大蜘蛛的腦袋。只見牠怒極的怪叫一下,也不顧自己的小前足還在噴著鮮血,忍住痛覺強行的支撐起身體,碧綠的火焰浮現在全身上下,兩隻的大前足再次以交叉的形狀斬向靈長類殺手。

或許,實在是因為急怒攻心的緣故,才一瞬間,兩隻大前足已快要斬到靈長類殺手的身上。前車可鑒,就是剛才沒有用上全力和碧綠火焰大蜘蛛也能一下重創黑騎士,若果這一擊真的斬中靈長類殺手的話….最壞的情況,恐怕就是被斬成兩半了吧….

「第﹑三﹑發……Frunting!」

只是,沒等到大蜘蛛成功斬中靈長類殺手,第二顆的緋紅魔彈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正面轟中了大蜘蛛。

沒有的刻意瞄準頭部,就連擊中的位置也只是普通的關節位…

但是,就因著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大蜘蛛的身體再次硬生生的被轟退了數步之遙!

就是因著這數步的差距,本來顯得相當難迴避的一擊,此刻靈長類殺手只是輕輕鬆鬆的向上一躍,便避過了本來必殺的一擊,退回了衛宮士郎的身旁。

有隊友和沒隊友的分別,此刻彰顯得淋漓盡致。

有隊友的話,戰鬥時吸引敵方注意,激戰時做小手腳妨礙敵方,危難時拉你一把幫你擋刀。非戰鬥時,任務開始前談天舒解一下心情,任務完成後搭著肩頭回去增長感情等等等等….說得簡單點就是除了戰力得到增幅之外縱使你在戰鬥時犯下了錯誤也絕對有機率救你於水深火熱還同時兼顧戰後心理傷害輔導,並且有可能打鬥都打出一段戀情的出門必備良藥。

沒有隊友的話,戰鬥時同時兼職盾牌﹑牧師﹑攻擊輸出,一人分擔三職之餘還需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絕不可遺漏那怕一個的敵人或者微小的陷阱否則絕對高機率被幹掉。此外敵人永遠只會追著你一個,想喘氣也困難,面對複數敵人時更是可歌可泣。而戰鬥后傷了自己去醫院,輔導還得看醫生心情好不好等等等等….說得簡單點就是苦逼。

而此刻,大蜘蛛就正好充當了無比鬱悶的苦逼這一角sè….

如果說是剛才那種同時與三個近戰型敵人作戰的情況還好說。畢竟對方的種類單調,而大蜘蛛的身型又相當龐大……這就形成了兩個很大的優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