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哇!好神奇啊!”神樂兒誇獎道,“曉亮,我越來越佩服你了!”

張曉亮聽到神樂兒的誇獎後害羞地回答道:“謝謝樂兒姑娘誇獎。我還是趕緊動手吧!”說完,張曉亮便開始設定千機羅盤。這時,正在施法的楓眠聽到後說道:“沒用的,這裏有我們星魂族的封印在,只要不是星魂族的東西,無論是何等珍貴的東西,在這裏就相當於破銅爛鐵。”

可惜,楓眠的話還沒說完。張曉亮突然說道:“哎!在這裏千機羅盤竟然能動啊!真是太神奇了!”

此話一出,楓眠感覺到自己被羞辱了。她不服地說道:“能動又能怎麼樣?在星魂族的禁制下,你那個羅盤不可能找到真的路口。”說完,楓眠的大法也施展完成了。只見她得意洋洋地來到張曉亮的面前問道:“怎麼樣?你那個羅盤找到真的路口了嗎?”

“找到是找到了!”張曉亮有點不確定地回答道,“可是,就是不知道和女王陛下找到的是不是一樣?”

“說就行!”楓眠依舊得意洋洋地說道,“就算說錯了也沒關係。畢竟這裏就只有我們五個人沒有人會笑話你的!”。說完,楓眠心想:“哼!在星魂族的禁制下你要能找到真的路口,我就和你姓!哼!”

這時,張曉亮左手託着羅盤右手指了指羅盤指的方向說道:“是不是左邊第三個路口!”

“什,什麼!”此時,楓眠面上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間石化了。張曉亮看到後問道:“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對,非常對!”這時,楓眠趕緊恢復自己的神態說道,“既然你找到了正確的路口那麼我們就繼續前進吧!”。大家聽到後都繼續出發了。

這時,靈雲青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只見她來到楓眠的身邊,在她的耳朵邊上小聲說道:“怎麼了?你心裏不是說只要他能找到真正的路口你就隨他姓嗎?回去以後,你還是好好想想你叫什麼名字吧,畢竟張眠這個名字聽起來有和長眠差不多。嘻嘻!”

“你,”此時,楓眠又羞又遭。只見她用力踩了靈雲青一腳後便紅着臉繼續前進了。

進入岔路口後,通道里佈滿了一串又一串燃燒着和星星一樣明亮的火焰的籠。這時楓眠問道:“各位,你們知不知道這個燃燒着和星星一樣明亮的火焰的燈叫什麼名字啊!”

“我知道,”張曉亮說道,“這個叫聚星燈,據說是星魂族遇到重大節日或是祭祀的時候專用的燈。寓意是希望自己的種族可以永遠地傳承下去。”

楓眠聽到後黑着臉笑道:“非常正確!”

“哇!”這時,神樂兒誇獎道,“曉亮,沒想到星魂族的事情你也知道啊!”

“略懂!略懂!”張曉亮推辭道,“我在萬書院的時候經常讀書,這些也都是我從書裏瞭解到的!但是,世間之大,還是有很多我不瞭解的。我還是需要繼續學習啊!”

“哇!”神樂兒向張曉亮投去欽佩的眼光,“曉亮,你不僅是聰明還非常謙虛啊!我真是越來越欽佩你了!”

“過獎!過獎!”。就在張曉亮向神樂兒表達自己的謙虛之情時,只見楓眠走到張曉亮的身邊在他的耳邊小聲嘀咕道:“下回我問問題的時候,你如果再說話,信不信我把星珠撤回來,讓你死在這裏的禁制裏!”

張曉亮聽到後頓感毛骨悚然,他趕緊說道:“是是是!小人明白了!”

“那就好!哈哈哈!”說完,楓眠用手“輕輕”拍了拍張曉亮的肩膀然後大笑着繼續前進了。

就在大家接近出口時,突然他們被一個類似薄膜一樣的東西擋住了去路。楓眠看到後用手輕輕一碰,薄膜的表面是開始出現了泡泡。楓眠看到後非常高興,隨即,楓眠的玩意開始氾濫了。只見她不斷地用手去碰薄膜,每當看到有泡泡出現時,她就非常高興。

就在楓眠玩得開心時,靈雲青踹了她一腳說道:“楓眠,你幹什麼吶?”

“要你管啊!”楓眠沒好氣地說道,“靈雲青,你竟然敢踹我,是不是想死了!”

“是又如何?”靈雲青說道,“有本事你動手啊!反正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就在二人吵得難解難分時,譚曉天說道:“楓眠,這個薄膜難道有什麼問題?”

“是的,”這時,楓眠突然神情嚴肅地說道,“曉天,你不要看它是一個薄膜,可是它孕育了一股神祕的力量!”

“神祕的力量?這是什麼意思?”。

只見,楓眠從地上撿起一個石子朝薄膜一扔。石子剛從薄膜進去,不一會的功夫又從薄膜裏出來了。等到石子落地後,石子竟然發生了爆炸,大家看到後心驚不已。這時,靈雲青走到薄膜的面前將張開的右手對薄膜進行感應。隨後,靈雲青說道:“這個薄膜裏面有空間之力!”

“空間之力?”譚曉天聽到後疑惑道,“那是什麼東西?”

“對於你的理解,可以說是一種神力,如果強行衝進去的話,裏面的空間之力就會讓人送出來,隨後那個人也會自爆而死。”

譚曉天聽到頓時膽戰心驚:“這麼可怕!那可怎麼辦啊!難道我們要回去嗎?”

“不用!這種空間之力對我來說太簡單了。看我的!”。說完,靈雲青便開始對薄膜進行解析。片刻後,靈雲青面前的薄膜便消失了。這時,靈雲青招呼大家說道:“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等到大家走出路口後,她們便來到了一座大殿。只見大殿的地面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雜物,而雜物上則佈滿灰塵、大家剛走進去便立刻塵土飛揚。大家看到後此景都立即用袖子捂着自己的鼻子。

等到塵土都不再飛揚後,靈雲青抱怨道:“我去,這裏怎麼這麼髒啊!難道就沒有人來打掃嗎?”

“你覺得可能嗎?”楓眠嘲諷道,“你認爲誰會知道幻池的下面會有一座宮殿。就算知道,你覺得會有人來潛入湖底就爲了打掃一下大殿嘛!這真是太可笑了!如果雲青想要打掃的話,我可以每天給你一些工錢。你覺得如何?嘻嘻!”

靈雲青聽到後大怒:“你,”就在這時,神樂兒說道:“好了,你們都別吵了!看看這裏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吧!”

“這裏能有什麼好東西啊!”靈雲青抱怨道,“除了一些雜物外,難道還能出現一件神器嗎?”就在靈雲青抱怨時,譚曉天突然從地上撿起了一個小瓶子,譚曉天將瓶子打開,用鼻子聞了聞瞬間便有一股濃郁的香氣席捲而來。隨後,譚曉天從瓶子裏倒出一個紫金色的丹藥。譚曉天仔細看了以後大喊道:“天啊!這可是鐵骨丹!服用一粒,可以增強身體百倍的韌性啊!這種丹藥已經失傳已久了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在這裏,這可不得了啊!”

就在譚曉天剛說完時,張曉亮也拿出一枚青色的丹藥大喊道:“天啊!這可是青雲丹,服用一位,就相當於對全身的經脈進行多次淬鍊。這也是失傳已久的丹藥啊!這裏難道不會有失傳丹藥的儲藏庫吧?”

聽到譚曉天和張曉亮的話後,楓眠說道:“對了,之前從湖裏漂出來的好像是一個藥鼎後來經過清洗以後,竟然放出了萬丈金光。就是因爲這個金光。那羣人便想要下湖尋寶。再加上你們剛纔說的那兩個失傳的丹藥,這裏難道是煉丹用的地方嗎?”

“也許吧!”譚曉天說道,“不如我們把這裏好好打掃一番,也許會找到更多的東西。”大家聽到後都紛紛點頭。隨後,大家便開始對整個大殿進行仔仔細細地打掃了。

半個小時後,大殿便被打掃的乾乾淨淨。連一點灰也沒有。隨後整個大殿變得金光燦爛了起來。閃得大家連眼睛都沒法睜開。等到光芒退去後,隨後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已經失傳多年卻無比珍貴的丹藥、藥方、藥材以及一些煉藥用的器材。大家看到後大喜不已。這時,張曉亮說道:“沒想到在這裏竟然能夠發現這麼多失傳已久的丹藥等。曉天,有了這些丹藥,我們的實力應該很快就可以恢復了!”

“是啊!曉亮你說得對!”

“還有,”張曉亮指了指牆上的金漆說道,“曉天,這牆上的金漆我看了看,好像是用一種名貴的材料塗上去的。曉天,我覺得這座宮殿實在是太氣派了!我恨不得把這座宮殿都帶走吶!”

等到譚曉天和張曉亮說完話後,譚曉天突然對楓眠說道:“女王陛下,這次多虧了你的幫助,如果沒有你,我們恐怕永遠都得不到這些丹藥,按照之前的約定,這裏的東西女王陛下先選,我們後選。你感覺如何?”

“你們先選吧,”楓眠說道,“這些丹藥對我們來說基本無用,畢竟我們星魂族是運用的星光的力量,像丹藥那羣輔助修煉用的東西對我們來說根本沒有。”

“是嘛!”譚曉天想了想說道,“可是,讓女王陛下空手而歸的話,你怎麼給你的族人們一個交代啊?”

“這你就不用管了!”。只見楓眠擺出一副極其妖嬈的樣子,她將雙手搭在肩上後在譚曉天的耳邊用細雨綿綿地口氣說道:“不如,今晚你來我這裏,我讓你好好報答報答我!”這時,靈雲青聽到楓眠和譚曉天的悄悄話後怒目而視,彷彿一瞬間就要把楓眠燒成灰燼。

這時,譚曉天趕緊推開楓眠說道:“那我就謝謝女王陛下賞賜了,以後有機會,我會好好報答女王陛下的恩情的!”說完,譚曉天便和張曉亮、神樂兒一起收拾東西了。此時譚曉天一邊擦着頭上的汗一邊後怕道:“我去,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其實譚曉天並不是害怕楓眠而是害怕靈雲青。因爲靈雲青通過傳音術告訴譚曉天,如果譚曉天敢對楓眠有任何想法的話,她立馬就送譚曉天歸西。

就在大家忙活收拾東西的時候,;靈雲青注意到大殿的一面牆壁上顯露了一幅已經殘缺不堪的人物畫像。靈雲青看到後立馬走了過去。靈雲青仔仔細細看了看畫像可惜沒有看出任何名堂。

就在靈雲青想要放棄時,她突然看到牆角處有一行小字。她看到後隨口唸道:“藥——神——紫——帝。”

“藥神紫帝!”此時,靈雲青心想:“我記得他好像也是太虛禍亂以後隕落的古神。加上楓眠說的星魂天女以及曉天口裏的師父。這個世界至少有三個神曾經光顧過了,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少個神啊!”


就在靈雲青心中感嘆時,譚曉天走到靈雲青的面前。靈雲青看到後說道:“曉天,怎麼了?”

“這個,”譚曉天拿出幾個紅色的藥瓶給靈雲青,“雲青,這些藥是給你的!”

靈雲青聽到後趕緊感謝道:“是嘛!那真是謝謝曉天了。”。隨後,靈雲青將其中一個藥瓶打開,靈雲青用鼻子輕輕一聞後便感覺自己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推到譚曉天的衝動。正當她要推到時,她突然冷靜了下來,隨後她問道:“曉天,這些藥是誰給你的?”

“這個,”譚曉天回答道,“是楓眠給的,她說這些對你會很有幫助,還說,其中一瓶可以讓你不再是平原。對了,楓眠說的平原是什麼意思啊?”就在譚曉天說話的時候,靈雲青一直怒視着楓眠。其眼神的意思是:“楓眠,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啊!這麼這些東西也敢給曉天啊!你是不是想死啊!”


這時,楓眠注意到靈雲青的表情後只是笑臉相依意思是:“怎麼?你們夫妻之間做這些事情難道不正常嗎?難道你不行!嘻嘻!”

“你,可惡!”

就在二人眼神對視的時候,此時,譚曉天看到靈雲青沒有迴應於是繼續詢問。最後,靈雲青才反應過來。只見她滿臉通紅、又氣又羞地回答道:“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爲好,不然看我不打死你!”。說完,靈雲青便要舉拳做出要打譚曉天的動作,譚曉天看到後趕緊跑到一邊了。

等到譚曉天距離靈雲青很遠後,靈雲青悄悄地將神樂兒交流出來,把剛纔的那些藥給神樂兒看。最後她害羞地問道:“妹妹!你說,我是吃還是不吃啊!”

“這個,”神樂兒想了想說道,“姐姐,你以前不是很喜歡平原嗎?怎麼,你又不樂意了!”

“不是,我只是……”

“好了,”這時,神樂兒不耐煩地說道,“你們夫妻之間這些藥不算什麼。如果你真不樂意的話,可以給我啊!我可以考慮考慮改天和我們家的曉亮一起,嘻嘻!”說完,神樂兒便假意要將藥拿走。靈雲青看到後趕緊一把奪了過來。二人說笑了一會後,就各自去幫忙收拾東西了。

一個小時後,大殿裏的所有丹藥、藥材、丹方、和煉藥器材甚至牆上的金漆都被譚曉天等人給搜刮完了。這時,譚曉天看了看大家收集的戰利品說道:“各位,東西我們已經收拾地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

“好的!”。就在大家要走出大殿時,楓眠突然看到一顆黑色的珠子。這時,她說道:“等等,這顆黑珠子是什麼?”說完,楓眠便也伸手去摸它。

這時,靈雲青突然大叫道:“楓眠,不要碰它!快點回來!”可惜,爲時已晚,楓眠的手已經碰到了。這時,一股黑煙將楓眠籠罩了起來。靈雲青看到此景後頓足懊惱道:“完了,楓眠可能要完了!”

譚曉天聽到後慌忙問道:“雲青,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那個是自爆球!”靈雲青解釋道,“那個東西是用來防止盜賊來盜竊財物的,一經發動,無法停止!除非盜賊死!”

“什麼!”譚曉天聽到後大驚,“這……這可怎麼辦啊!如果楓眠出事了,恐怕整個星魂族都不會善罷甘休,而且,我們此來只是爲了尋寶,如果楓眠真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們這不是害了她呀!雲青,你是天使,你一定有辦法吧!”

“這,”靈雲青想了想說道,“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替死。只要自爆球殺了一個人不管那個人是不是盜賊,它都會停止。可是……曉天,等等!你要幹什麼!快回來!”還沒等靈雲青把話說完,譚曉天便衝入了黑煙中。

此時,在黑煙裏,楓眠被無數的黑色弓箭團團包圍,此時,她已經身負重傷。她的小腿處還有數個箭頭,她剛想要動時,因爲小腿的疼痛,楓眠摔在了地上。這時,她看着將自己圍起來的弓箭頓時心灰意冷:“完了,今天是要死在這裏了!可惜,我星魂族的大業沒了,可惜,曉天,”剛楓眠感嘆完,那些弓箭密密麻麻地朝楓眠射來。楓眠看到此景後便緊閉雙眼準備迎接死亡的到來。

就在這時,譚曉天突然衝到楓眠的面前,將楓眠護在自己的身下,瞬間萬箭齊發,譚曉天全身都被弓箭刺穿。這時,楓眠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有點溼乎乎的。於是,她睜眼一看,只見譚曉天滿身是血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楓眠看到此景心如刀割。譚曉天看到後她後笑着說道:“楓眠,你……你沒事就好了!”說完,便倒在了自己的懷中。

此時,神情恍惚的楓眠一邊用顫抖的雙手撫摸譚曉天一邊哭着大喊道:“不!”這時,在星魂族的皇宮裏,星魂天女的神像的臉頰處竟然流下了眼淚。流下的眼淚後來化成一道光消失了。此時楓眠感覺頭疼劇烈彷彿要炸開了一樣。在楓眠的腦海中涌出了一幅畫面:在一個硝煙四起的戰場上,各種各樣的光線穿梭在天空之上,這時,就在一束光線要命中一個男子大的後背時,一個女子突然出現在男子的身後,擋住了那致命的一擊。而那個女子正是星魂天女。

等到畫面消失後,楓眠看了看周圍,發現只有倒在自己懷裏的譚曉天。這時,煙霧也已經散去,大家趕緊來到楓眠的身邊。只見譚曉天滿身是血、氣息奄奄地倒在楓眠的懷裏,而楓眠卻是嚎嚎大哭。靈雲青看到後心痛不已。此時,她的腦海中回憶着和譚曉天的一點一滴。雖然她嘴上不在乎譚曉天的生死。但是當她看到生死未卜的譚曉天時,她差點暈了過去。等到靈雲青漸漸從譚曉天的噩耗中醒過來後,靈雲青便要走到楓眠的面前,

突然整座大殿開始坍塌了起來。靈雲青看到此景後也顧不得悲傷,她對在場的人說道:“不好,這座宮殿要塌了,大家快點離開!”

就在大家要匆忙離開時,只見,楓眠大手一揮,大家的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個光洞,這時,楓眠說道:“各位,這是傳星術,只要走入裏面,我們就可以回去了!”大家聽到後都往光洞跑去,這時,楓眠艱難地揹着譚曉天往光洞走,可是因爲楓眠小腿受傷嚴重,剛走沒多久便帶着譚曉天摔倒在地。正當楓眠要起來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上輕鬆了許多。她擡頭一看,只見靈雲青將譚曉天的一隻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楓眠看到後趕緊將譚曉天另一隻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二人便一起帶着譚曉天離開了。 另一邊,在幻池附近,星魂族的將士們和那些路人正在等待楓眠他們的歸來。就在楓眠他們下去沒多久。幻池裏面就一直傳來一陣又一陣低沉的響聲。大家起初聽到後感覺十分恐慌。後來,隨着聲音出現的次數多了,大家也就習慣了。

後來湖底的低沉聲越來越少,過了一會兒,低沉聲完全消失了。大家感覺到後都以爲楓眠他們要出來了。於是,大家都靜靜地等待着生怕萬一楓眠出來後看到外面如此嘈亂而大發雷霆。

可是等了許久後,依舊沒有反應,那些路人又開始急不可耐了。這時,星魂族的八位將軍也有點擔心。於是,他們聚集在一起開始商量。就在這時,幻池的湖面開始出現了水波。隨即,幻池開始傳出了一陣又一陣強烈的爆炸。在場的人看到後驚慌不已。隨即,一些人看到爆炸威力太強就趕緊離開了。這時,八位將軍看到後趕緊說道:“不好,女王陛下又危險,我們快去救人。”

就在他們要動手時,他們的面前隨即出現了一個光洞。然後,楓眠他們都從光洞裏出來。將軍們看到後都趕緊跪在楓眠的腳下詢問道:“臣等讓女王陛下深入險地,險些喪命。還請女王陛下治臣等護主不力之罪。”

“好了!”楓眠說道,“我沒事只是譚曉天他,”楓眠的話還未說完,她就一直看着倒在靈雲青懷中的譚曉天。這時,一位將軍注意到楓眠的眼神後便要去看譚曉天的傷勢。這時,靈雲青突然拿出了天火劍。怒視着衆人大喊道:“誰要是敢動他一下,我就殺了他!”

“不不不!”那位將軍聽到後說道,“這位姑娘你可能是誤會了!我只是……”

“滾!”。那位將軍被靈雲青罵了一頓後便灰溜溜地走開了。這時,楓眠本想看看譚曉天的傷勢但是她看到靈雲青情緒極其激動只好作罷了。這時,靈雲青抱着譚曉天來到楓眠的面前說道:“楓眠,讓曉天泡在你們的星池中,我出去一趟,還有,在我沒回來前,任何人都不能爲他療傷,這段期間就由你照顧他!”

“什麼!”一位將軍聽到後大喝道,“大膽!星池是我們星魂族最神聖的地方。豈能讓區區一個凡人玷污,”將軍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靈雲青隔空一掌打到一邊了。這時,楓眠抱着譚曉天說道:“靈雲青,我知道了!我會親自守在星池直到你回來。我現在就把曉天放到星池中。”說完,楓眠便抱着譚曉天離開了。

打到楓眠離開後,靈雲青對神樂兒說道:“妹妹,把我們剛纔收集到的丹藥都給我!”

“幹什麼?”神樂兒問道。

“我要親自爲曉天配藥!”

“哦!明白!”。神樂兒將丹藥交給靈雲青後說道:“姐姐,我用不用和你一起配藥啊!”

“不用!”。靈雲青接過丹藥後便消失了。最後, 萬世神命 。這時,張曉亮問道:“樂兒姑娘,現在就剩下我們二人了,我們幹什麼去啊!”

“這個,”神樂兒想了想後笑着說道,“曉亮,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去聊聊天如何?”

張曉亮聽到後說道:“那好吧!”。說完,二人便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開始聊人生了。此時,在星魂族的皇宮裏,楓眠一直看着泡在星池裏的譚曉天。此時,楓眠看着氣息奄奄的譚曉天心想:“看譚曉天這個情況,就算有星池裏的能量孕育他的生命,最多也只能撐一個小時,如果一個小時內靈雲青沒有回來的話,譚曉天必死無疑。如果想要快點救活譚曉天的話,只能用那個辦法了!”

想到這裏,楓眠對隨行的侍女們說道:“你們下去吧!本王想單獨在這裏待一會!”

“是!”。侍女們離開後,楓眠將星池封閉了起來。隨後,楓眠看着譚曉天自言自語道:“在星魂族的祕術中有一個可以起死回生的祕法那就是雙星匯聚。此法就是將自身的星辰之力輸入到對方的體內,這樣就可以快速治好那個人的傷勢。可是此法一生只能用一次。而且要求被施法者和施法者之間必須不着衣物、緊緊地抱在一起。如果是普通的星魂族族人使用此法的話,倒是沒什麼事。可是,現在的我是星魂族的女王,萬一我對譚曉天施加此法。文武百官們會怎麼想,靈雲青會怎麼想,算了,現在距離一個小時還長着吶,還是等會再說吧!興許,一會兒靈雲青便回來了。”想到這裏,楓眠便靜靜地等待着靈雲青了。

半個小時後,靈雲青依舊沒有回來。五十分鐘以後,靈雲青還是沒有回來。楓眠見此情形心裏極其焦躁不安:“不行!距離一個小時越來越近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此時,楓眠的腦袋又再次疼痛難忍。此時在楓眠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幅畫面:在皓月當空的夜晚,有兩個人坐在一顆大樹的樹枝上,其中有一個則是星魂天女。而她旁邊的則是一個男子,只見星魂天女躺在這個男子的懷裏,二人看起來非常的快樂了。這時,一道白光出現,畫面消失了。

畫面消失後,楓眠心中感覺到了非常奇妙地衝動:“是啊!在湖底的時候,如果不是曉天幫我擋下了最後一擊。我還能站在這裏看着他嗎?使用祕法的話,我頂多損失作爲女王的尊貴,而不用的話,譚曉天就會失去生命。在偉大的生命面前,我身爲女王的那點尊貴算得了什麼吶!”想到這裏,楓眠解衣寬帶一步一步進入星池中。

進入星池後,楓眠便緊緊地抱着譚曉天。隨即二人便被一個光球包裹着。此時,在光球中,楓眠看着譚曉天的嘴脣心想:“曉天,我從來,從來沒有和你靠得這麼近!既然我們已經這樣了,不如就讓我再自私一點吧!”說完,楓眠便親吻了譚曉天的嘴脣。在親吻的過程中,楓眠想起了在牢中靈雲青和自己說過的第三招:“楓眠,這個生米煮成熟飯就是把自己的身體獻祭出去。此招雖然可以出其不意、贏得戰局,但是此招威力過大,有可能會傷害到自己,到時,你可要謹慎使用啊!”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譚曉天身上的傷勢開始癒合。而楓眠則因爲將自己體內的星辰之力都輸送給譚曉天自己體力不足暈倒在了譚曉天的懷裏。

另一邊,張曉亮正在和神樂兒親切的交談。這時,神樂兒說道:“曉亮,和你聊了那麼長時間,我感覺非常愉快,真希望每天都可以這樣啊!”

“是啊!”張曉亮也說道,“樂兒姑娘,和你聊了那麼久。我感覺我又瞭解了許多未知的東西。和樂兒姑娘相比,我感覺自己學到的那些知識實在是太少了!”

“沒事!”神樂兒安慰道,“你如果以後有不知道的事情就來問我,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是嘛!那就謝謝樂兒姑娘了!”。此時,張曉亮看了看神樂兒說道:“樂兒姑娘其實我有一個祕密沒有告訴你!”

“什麼祕密?”神樂兒聽到後非常欣喜地回答道。

“這個,”張曉亮想了想說道,“樂兒姑娘,你必須保證這個祕密你不會告訴別人,不然我是絕不會說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