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從小就幻想着怎麼去改變中醫的現狀,看到那些罵中醫的人我總很氣憤,因爲江湖術士實在太多騙錢壞名聲,還有就是如今所謂的大勢所趨,可是西醫到底有什麼好呢?西醫能讓每個人都看得起病嗎?雖然明白而我卻無力改變。加上韓國的那檔子“韓醫”的事我就更氣憤了但是隻能捧着電腦望着茫茫罵戰。

終於有一天,我去到了韓國,我惹了大禍,我被人追殺,九死一生,我終於有壓力逼迫自己拼啊殺啊,努力爬上去。這時候我終於知道原來什麼蓋世豪傑,出人頭地都是逼出來的,同時我也明白了一句話: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想幹就得去幹,怕什麼。

然後我拿着一把刀,帶着一幫人在外國人的地方豪情高唱了一首《男兒行》。

炎黃地,多豪傑,以一敵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血,看我華夏男兒血。

男兒血,自壯烈,豪氣貫胸心如鐵。

我欲學古風,重振雄豪氣。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 殺殺殺!

在外國,我看到了許許多多的華人收到欺負和歧視,尊嚴有時候已經變成了一種奢侈的東西了,我當時就有一種瘋狂的想法,我想改變這種現狀,讓全世界的華人都不受欺負、歧視,我從不認爲自己是救世主因爲救世主是遙遠的,我能做的就是帶領他們,和他們說一句:追隨我。

我只是想讓尊嚴不受任何權貴的踐踏,讓許多的事情公平一點,讓這世上我所討厭的事情少一點,這就是我,我是誰? 末世最強藥神 ,是任何人。

時勢可以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時勢,或許一個英雄改變不了什麼,那麼幾百個上千數萬個呢?

雖千萬人吾往矣,前赴後繼,不死不休,我生長的地方還缺英雄嗎?

我夢想有一天能夠匯聚千萬好男兒,逆了這天,讓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佛們”煙消雲散。 以前,常常流傳着這麼一句話:雖然我心裏面很喜歡中醫,但我從來都是去看西醫,因爲我實在找不到一個有本事的中醫。

然而這種現象在其他地方可能會發生但卻不會在江南市發生。

因爲江南市之所以在省裏很有名,是因爲它這裏有着全省最一流的中醫館,江南國醫館。

實力雄厚的江南國醫館又有頂級的專家團隊坐鎮,並且和當地最有名的大藥房同德堂有密切的合作關係,所以藥材必定是選取最好的,而且有諸多專家作證並且有着師徒一脈相承,教導的傳統。

故而江南市的中醫一時之間十分昌盛,許多省內外甚至國內外的人都慕名而來。

唐風今年二十二歲,剛剛從中醫大學畢業,事實上唐風家裏是兩代中醫,唐風的父親唐福海更是江南國醫館的一個主治醫師,有那麼點家學淵源的感覺,唐風從十八歲開始就有開診治病的資格從而上演了一場父子同堂問診的好戲而且家裏的藥材也是唐風負責採辦。

今天已經是他第n次按照父親唐福海的囑託來“同德堂”抓藥,他的父親唐福海是江南中醫館的一個坐診的老中醫,而且平時又很喜歡出診看病,所以需要購買一些很常用的藥材放在家裏。

“同德堂”的學徒阿蘭一看唐風來了,就有點高興地打了個招呼:“阿風,今天又來幫唐醫生抓藥啊,嗯,還是黃連、當歸、貝母、天麻、金銀花、丹蔘、元胡、川芎,延胡索,鬱金,薑黃,乳香,沒藥,五靈脂這幾樣,每樣來5包是吧?”

“阿蘭姐,你的記性可真好。”唐風笑了笑道。

“能不好嗎?你抓這些藥都抓了那麼多年了,都不知道變變。” 阿蘭邊抓藥邊回答唐風。


唐風嘿嘿一笑,略顯火辣的目光飛速地掃了阿蘭凹凸有致的身材一眼,道:“是啊都快10年的時間了,阿蘭姐你倒是越來越漂亮,身材也越來越好了。”

唐風因爲從小學中醫而且上的又是醫科大所以都沒見過什麼美女,而阿蘭目前就是她認識最漂亮的女人了。說實話阿蘭長得還算不錯,明眸皓齒,五官端正,身材比較較小但是卻十分有料。

阿蘭今年其實不過23歲,但是已經在同德堂當了快10年的學徒了,她就像民國時候的那些女學徒一樣認識的人實在有限,男人那就更少了。

唐風雖然長得不算帥,但是唐風身上卻有一種中式古典而又陽光的氣質,被這麼一個男人這麼一調侃阿蘭不禁俏臉一紅,輕啐了一句:“你小子就知道貧嘴。”

唐風摸了摸鼻子:“阿蘭姐,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來抓藥了。”

阿蘭姐瞪着大眼睛好奇道:“爲什麼?”

唐風:“因爲我要替我父親要去韓國參加一個會診。”

“阿風,你真厲害!”

“只是替我父親去罷了。”

阿蘭點了點頭,哦了一聲,然後繼續熟練幹着手裏的活。

等包好了兩麻袋藥材,唐風給了錢,兩肩扛着藥材臨走前調笑了阿蘭一聲:“阿蘭姐,我走了,再見,對了早點找到男朋友。”

阿蘭擡腿欲踢,笑罵道:“臭小子就知道貧嘴。”

唐風嘿嘿笑着走了。

阿蘭看着唐風的背影心裏不禁咕噥:這小子看着那麼瘦,怎麼力氣那麼大?

要知道那幾麻袋的藥材可不輕,起碼上百斤。

扛着藥材的唐風臉上掛着笑容,因爲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錯,因爲他今天終於可以踏出江南市到外面的世界去。

要知道唐風從小到大都沒有出過江南市甚至沒有出過家周圍的那一圈,他心裏還是比較希望出去看看的,爲什麼他父親不讓唐風出去?其實這是他父親唐福海對他的硬性要求,是的,完全沒有理由的硬性要求。

唐風扛着藥材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回到了家,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唐福海就在那裏等着他,唐福海走過去把唐風手裏的藥材接了過來,道:“嗯,阿風啊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趕飛機,對了,要注意身體你從小身體就不好!還有就是你小子記得要好好幫助李伯伯開醫館知道嗎?要虛心學習,@#¥¥%¥(此處省略1萬字)”

唐風的爸爸唐福海哪裏都好就是太羅嗦了。

唐風一臉無奈的接受着自己這個醫術高明卻異常囉嗦的老爸的“關心”。

唐福海吐沫飛濺,整整叮囑了半個小時,也不知道怎麼的他扛了那麼久的藥材居然不累。

唐風無奈地打斷道:“老爸,看來你的內家拳功夫又見長了,怎麼這兩袋東西扛了那麼久還不覺得累呢?”

唐福海給了唐風一計頭皮,笑罵道:“小兔崽子,這點斤兩的東西在你爸看來就是小意思,別說是半小時就是半天,那也不是事!”

唐福海剛一說完就哎呦一聲,唐風趕忙去把藥材接了過來,同時快速地扶住了唐福海,有些無奈地道:“爸,你好歹一把年紀了還這麼逞強,這不,傷了腰了,這傷了腰可不好,你得讓我看看,我用勁給你柔柔,推宮活血嘛,這不是你小時候一直給我做的事情嗎?”

唐福海又給了唐風一計頭皮,笑罵道:“你個臭小子還敢笑你老子不成,是不是皮癢了要你老子給你鬆鬆皮?”

說着搓了搓手,亮了亮拳頭,唐風可是領教了他老爸的功夫有10年了,立馬臉色一苦,從小到大唐福海總是以鍛鍊之名找唐風“切磋”,每次都是打得唐風痛不欲生可是偏偏卻不受傷。

唐福海看了唐風的表情嘿嘿一笑。

唐風神情突然有些嚴肅,關心道:“老爸,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可得照顧好自己啊千萬不要逞強。”

唐福海一臉厭煩不耐地道:“你小子年紀輕輕怎麼比我還煩?”

似乎想到了什麼唐福海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起來,語氣中有着一絲警告的意味:“還有記得在外國人的地方不要丟我們中國人的臉,記得不要去惹事,但是絕對不能怕事。”

“不過我得警告你一句話,一個人的能力越大能惹的麻煩就越大,會武功有時候也不是一件好事。你小子現在雖然武功不錯,但是我得警告你一句別忘了這是一個現代社會,而且這個世界很大不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傻小子,你要記住這個世界很大,很多的東西都是未知的,它們雖然隱在暗處,卻是暗潮洶涌,掌控着這個世界。”

唐風被唐福海這麼一下弄到莫名其妙,他實在不明白唐風爲什麼要這麼說。

其實唐福海是很瞭解自己的兒子唐風,聰明、衝動,但有時候做事不計後果。

唐福海看着唐風的背影,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擔憂和無奈:“不知道此去是福還是禍呢?通博兄啊通博兄,不知道這些年來我做的到底是對還是錯呢?哎,該來的總還是要來的,總之他這次走對他來說是有好處的。”

突然,他擡起了頭仰望着天上那深邃浩瀚的星空,星空中充滿了無限未知的神祕莫測。

他的思緒彷彿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個充滿着令人作嘔的血腥味的夜晚,那個他一輩子都難忘的夜晚,因爲那個晚上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軌跡。

突然,唐福海望着自己的一雙手怔怔地出神,這雙曾經充滿力感充滿年輕的手已經爬滿了歲月的痕跡,然而這雙手卻依然充滿了往昔的力感,只可惜主人的心已經老了,這雙手現在只是用來治病的手,不過救人難道不好嗎?

這一夜,唐福海只是望着那星空久久無法入睡,因爲思緒已不在身體中而是飄向了那無垠自由的星空。 第十四章【袖手旁觀】

五分鐘後警察趕到了案發現場,刑警隊長一臉嚴肅陰沉地瞪着現場的那羣死屍,眼中充滿了憤怒和無奈,他叫李國棟,少年立志懲奸除惡可是如今看到罪惡的頻頻發生而無能爲力這讓嚴於客己的他對自己極度不滿意。

李國棟是一個對自己和別人都有着十分嚴厲要求的人,他從來都是以對自己的要求來要求別人,特別是親密的同事和朋友。

他信奉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的交友原則,所以他的朋友真心很好,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因爲他的嚴厲和刻薄,因爲他的正義感作祟。

這時候一名警長走到了李國棟的面前報告道:“隊長,我們發現此次事件是一次極度瘋狂的黑社會大仇殺,面對這些罪惡,我們作爲首爾的警察應該戮力撲滅犯罪根源,可是爲什麼上頭命令我們不要行動,要靜候命令呢?”

警長的語氣裏面充滿着不滿。

李國棟的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似乎警長的話也讓他無比的惱火,開始罵罵咧咧了起來:“媽的,老子哪裏知道那羣飯桶的腦子裏面到底在想什麼,草,整天都是這樣樣子,不要主動出擊,草,現在這羣王八蛋都踩到我們頭上來了還不能出動警力鎮壓嗎?這羣吃乾飯的傢伙就知道什麼權衡利弊,從來不把普通市民的生命安全放在心上,實在令人憤怒,草,一羣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隊長你說話可得小心點,這身邊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那些人的爪牙探子。”警長看到隊長髮怒失控的模樣立馬提醒道。

這時候又有一個警察走了過來報告道:“隊長,韓國廣播公司電視臺(KBS)尹恩智記者來了,她正在報道此次的事件,是不是要去阻止她一下?畢竟傳出去了影響不太好。”

“影響不太好?呸,有什麼不好的,我就是希望這件事情傳出去也好讓那些吃乾飯的傢伙重視起來。”

尹恩智手裏拿着麥克風,一臉嚴肅地在那裏報道着:“如今的首爾已經不是可以保護市民安全的首度了,就在今天,就在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內在十幾個不同的地方發生了數十起這種大範圍的殺人事件,死傷市民上百人,血流成河,而韓國**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讓我們敬請關注此次韓國**的態度,同時我希望廣大市民應該奮勇挺身嚴肅地去警告**必須抵制和掃滅黑社會犯罪團伙,我們需要安全的生活環境,我們需要人權的保護,我們需要**對於我們市民生命和財產的保護。這裏是由韓國廣播公司電視臺(KBS)記者尹恩智報道,各位下次再見。”

七星幫總壇

李東海滿臉的怒氣,臉色已經變成了豬肝色,他在廳子裏瘋狂地踱步着,似乎是在發泄自己的怒氣,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大罵了起來:“這幫蠢貨,因爲你們的愚蠢我們竟然損失了那麼多的幫衆,一羣白癡!!!”

李東海把手中的東西接二連三瘋狂地砸向了自己的手下,也不顧他們的死亡,瞬間將手下們砸得頭破血流,可是手下們攝於李東海的威嚴還是在那裏靜靜地低着頭跪着,跪在地上。

原來根據手下的報道,在這次和蝴蝶的交戰中七星幫居然損失了上百民的幫衆,重傷的也有數十,這些人都是傷殘到無法進行第二次戰鬥的。

所以李東海無比的生氣,他怎麼可能不生氣呢?七星幫剩下的人就不多的,還不到1000人,如今又在關鍵的時候損失了那麼多人那他李東海該怎麼辦呢?

而且如今李東海除了對於現狀極度的不滿和憤怒而且對於自己的幫內的權威也覺得十分地不滿意,這個不滿意和憤怒當然來自於劉長風,劉長風如今對於李東海越來越不敬了,甚至有幾次還流露出了殺意。

這讓李東海覺得有些惶恐,因爲劉長風如果想殺他的話簡直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雖然李東海的身邊有不少的高手但是這些人在劉長風的面前可以說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因爲劉長風根本就是刀槍不入,就算是近距離用最強力的**和穿透力最強的槍去襲擊他都沒有用。

這些東西對於劉長風來說簡直就是在撓癢癢,這讓李東海的感覺到了極端的威脅和恐懼,每次和劉長風見面李東海都會一身冷汗。

這種情況在最近的幾次特別嚴重,有時候李東海被劉長風嚇得直接瑟瑟發抖,哪裏還有幫主的樣子,劉長風變了,變得就好像一個瘋子、一個殺人狂魔一樣可怕。

首爾,國內事務處總部

處長李振國站在一箇中年男人的面前有些嚴肅而又冷酷地道:“長官,此次的事情我們還要忍耐下去嗎?那些黑社會實在太過於猖狂了”

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怒氣:“我說過很多遍了,此次的事件我們不能參與,加入我們參與了不知道要損失多少人民警察和社會精英,這個後果誰來負責?”

“假如我們不參與、袖手旁觀的話,那麼我們**的信用度將會降到最低。”


“李處長,這可不是你有資格關心的事情,這可是最高領導層的指示你要做的就是執行命令知道嗎?”

“是!”李處長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中卻十分不滿地抱怨:還不是你們七大家族說了算,哼,你們總是這樣專橫跋扈。

“這件事情可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他不僅關係我們這一國而且關係到m國和華夏國兩尊龐然大物的,這些是機密,我也就不便多說了,但是你要明白我們有家族他們也有家族,這一切都是利益的驅使,所以執行命令吧。” 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事實上他也愛自己的國家但有時候卻無能爲力。

“是!”李國棟應道。

韓國國家情報院是韓國最強大的國安組織,韓國國家情報院主要負責蒐集國內外的戰略情報,保護管理對國家安危有重大影響的主要資料,協同國家安全和海外反間諜行動。

它還負責着國外和國內安全信息的收集,創建和分發(如國際犯罪,恐怖主義和情報組織,反**組織)。國家機密文件、材料、設施的保全維護及區域安全操作業務。捜查刑法中內亂罪、外叛罪、軍事刑法中反叛罪、暗號不正確使用罪、軍事機密保護法範圍內罪狀、國家保安法範圍內罪狀等等。

韓國國家情報院現設3個處:國際情報處、朝鮮情報處、國內事務處

韓國國家情報院在海外設立了39個情報站,其中三分之一的情報站祕密設在中國、日本和朝鮮,工作人員超過數萬人,每年的開支約7000億至8000億韓元。

ps:今天10點30纔剛到家,實在抱歉,明天三更補。 第十五章【冷月(上)】

家族一詞,自古有之,東漢時期世族當道,禍國殃民,把持社稷江山,而如今亦然是家族當道,各種二代紈絝子弟橫行無忌,殺人越貨,玩弄女性,無人敢說其不對,就算爲媒體、網絡所揭露也不過就是用一些模糊的詞句去做一些簡單而又十分不痛不癢的懲罰。

每個監獄都有一個王者,這個王者不是最能打的,也不是典獄長,但是他卻住的最好,最有權威的,每個人都怕他,甚至連獄警和獄長都怕他。

只因爲他是某個大家族的人,他可以在監獄裏面享受到和外面相同的紙醉金迷、醉生夢死一般的生活,高牀軟枕、美人在懷,世上的事情從來沒有不可能的,只有沒見過的。

大韓民國七大世家:宋家、盧家、全家、金家、張家和兩個李家,這兩個李家其實是蛇鼠一窩不過雖然同宗卻分家,但是還是相互勾結。

首爾某處大廳,五大家族(除了那兩個李家)的各位族長正在一臉冷笑地討論着陰謀詭計來對付和暗算自己的敵人,同時自己的家族能夠從中得到最大的利益。

的確人不爲已,天誅地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