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石炎眼裡也是閃過了一抹訝異,擁有這門神通法門,那關鍵的時候,確實是可以當一個殺手鐧了,出奇不意,才能出奇制勝了。

收起了劍,揚秀就要下台,卻是被一道帶有幾分憤怒的聲音喝住了:「站住,就想走嗎?」

一名二十齣頭左右的金衣少年走了過來,目光森厲的看著揚秀,一幅老虎看到了山羊的樣子。光是這眼神,侵蝕力就是十足。從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可以看的出來此人的實力定是非常的可怕了。

揚秀眉頭一皺,一臉警惕的看著對方道:「怎麼?贏了我還不能走嗎?」

「哼,贏了就想走,你視我萬海學院無人嗎?既然你實力強,我向你討教幾招。」金衣男子冷哼道,一臉的霸道。

他的話,也是不容他人拒絕一般。

揚秀也真是怒了:「哼,可笑。我為什麼要跟你打?贏了一場就夠了,我也不想再你們第二場。我管你是誰,我管你實力如何,這裡不是你萬海學院的地盤,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說完,揚秀也不想跟此人多糾纏,其實揚秀心中也明白了,他肯定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

光是剛才那個傢伙,就已經讓他夠嗆的了,要不是最後的關頭施展出了他的底牌,都贏不了。再跟眼前這個跳出來的人打,那不是找虐嗎?這樣的事情,揚秀自然是不幹了。

贏了一場,面子也完全的找回來了。

「哼,不打,現在可由不得你,不打也得打,打也得打。」金衣男子無比的霸道。

這樣的霸道,也是讓台下的人嗤之以鼻了,議論聲不斷。

封塵也是異常氣憤,義憤填膺的道:「可惡,怎麼能這樣,萬海學院實在是太過份了,竟然如此的霸道行事,簡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為。」

封塵三人的目光也投向了石炎,他們自然也知道揚秀這回是真正的遇上了大麻煩了,他們是沒有那個實力去幫揚秀了,所以只能是靠石炎了。

石炎的目光也一直落到台上,台上的一切都看在眼裡,對於萬海學院如此蠻不講理的做法,石炎也是一陣惱怒了。看到那金衣男子要強行的對揚秀動手,石炎也是冷哼了一聲,一個箭步身影便衝上了台去,來到了石炎的身前,將那金衣男子給擋了下來。

石炎的速度很快,許多人都完全的沒有反應過來,只有少數人看到石炎的動作,但卻也沒有看清楚。

「好快的速度——」

「這是那揚秀一夥的,這下熱鬧了,估計這兩方弄不好,真的要打起來了。」

「是啊,萬海學院太過份了,簡直就是野蠻,不惹人神共憤才怪了。」

「這個傢伙人不大膽子倒真不小,這個時候還敢上台去躺這渾水。」

金衣男子目光一寒,看著石炎,他也是被石炎的速度嚇了微一跳,不過馬上也就鎮定了下來,眼裡甚至有了幾分玩味般的看著石炎,畢竟石炎實在是太年輕了,他自然也沒有太放在眼裡。


「哼哼,怎麼小傢伙,你想跟他一起來嗎?好,我讓你們聯手,動手吧,不然你們就沒有機會了。」金衣男子一臉桀驁的道,這自信有些爆棚了。

他的話音剛落,石炎真的動手了。

嘩啦——

青源劍在手,可怕的劍勢之威如是戰神的一劍一般,劈頭蓋臉的斬殺了出去,頓時天地一陣色變。這一劍之威,簡直讓空間都有一些壓抑,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一劍之威的可怕,一個個都嚇的不輕,臉色凝沒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著這邊了。

「什麼——」

萬海學院那邊,眾弟子也是驚然失色,全部站了起來,死死的盯關這邊。

那名金衣男子感覺到了石炎的劍勢之威,臉色也是大邊,心中也是猛然一跳,這才明白竟然真的撞上了高手,踢到了硬板上了。他心中,也是一陣苦澀了,但是此時也只能是迎擊了。

轟——

沒有絲毫的懸念,簡直就是摧枯拉朽一般,不管那金衣男子的實力有多強,都在這一劍之下猶如爛泥,勢不可擋,一切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直接被摧毀。

金衣男子頓時倒飛了出去,身上的衣服也是有些破爛不堪,被劃開了一道道的口子,甚至他身上都有一道道血口子。在空中,他就是大吐了幾口鮮血,飛出了足足百丈才砸到了地上,狼狽不堪,哪裡還有了剛才半點的盛氣樣子。

一名神通二重境中期的修士,竟然直接就被石炎打的如此狼狽吐血,弱不可言。

這一幕,也頓時驚震全場,讓全場出奇的安靜了下來。

一道道目光,帶著無比愕然詫異之色的看著石炎,簡直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這也,太強太強了吧?

如此年紀輕輕,但實力卻是如此的可怕,到底是何方神聖?

揚季也是快速的下了台去了,他們幾人倒是一臉的平靜了,石炎的實力有多強大可怕,他們可是非常的清楚的。這萬海學院,就算是十多名弟子全部上的話,估計也不夠石炎看的了。

石炎有些淡然不屑的掃了那金衣男子一眼,冷哼了一聲道:「做人還是低調點好,別太囂張了。蒼龍境域,還論不到你們萬海學院來囂張,就這點實力,也敢在這裡耀武揚威,只是別人不屑跟你們玩過家家罷了,真當你們是天下無敵了嗎?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說完,石炎也沒有心思繼續理會這些人,打算直接離去。

「站住!」一道平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無喜無怒,也不凌厲,但卻讓人聽的不太舒服,很不舒服。

石炎停了下來,目光向萬海學院那些弟子看了過去,只見一名二十左右模樣的白衣英俊少年走了出來。一步一步,並不快,但卻穩如泰山一般,給人無比的厚重感,就像是一個遠古的巨頭走了過來一般。

白衣少年臉上稍稍有些冷漠,看著石炎,石炎也看著他。從白衣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說,石炎也感覺到了,此人的實力應該是萬海學院中最強的,應該是弟子的翹楚了。看來,實力是不會弱了。

不過石炎也沒有太在意,別說一個萬海學院的弟子翹楚了,就是五大勢力的弟子翹楚石炎也交過手。

白衣少年看著石炎:「我叫海斯,記住我的名字,不然你不知道你是死在了誰在手下。傷了我萬海學院的弟子,那就留下來吧。沒有人,可以欺到我萬海學院的頭上。今天我不想殺生,給你一個機會,自斷雙臂,然後帶著你的人滾。如若不然,哼——」

石炎嘴角輕揚,冷然一笑:「不然又如何?」

「死——」冷冽的聲音從海斯的口中吐了出來。

石炎怒了,本來他也不想惹到太多的麻煩,但現在似乎看來,麻煩非要纏上了他了。他本想息事寧人,看來不能如他意願了。

石炎撇了下嘴,搖了搖頭:「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今天也不介意大開殺戒一番了。既然你是萬海學院的弟子翹楚,萬海學院因為你而如此的囂張跋扈,那正好,我將你殺了,你們萬海學院的氣焰也就沒有了,我很討厭這樣的氣焰。」

「嗯?」海斯的眉頭冷皺了起來,眼裡閃爍出了可怕的鋒芒。


這兩人的對話,也是讓台下的眾人倒吸涼氣了。

「看來,都是狠人了,狠茬遇上狠茬了,這下是有好戲看了。」

「是啊,都是極度的驕傲之輩啊。」

「不過我也討厭萬海學院,太霸道,太野蠻了。」

「海斯,這個名字我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好像是在哪裡聽過啊?這個傢伙,不會也是一個妖孽吧?」

「是啊,好像是前不久傳出過一些傳聞吧,還傳的不太小吧,好像就是說是跟一個叫海斯的人有關,莫不是就是他了。」

「估計就是了,沒有點實力,估計也不敢如此說話了。」

「哼,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了。」海斯冷哼了一聲,身上的可怕氣勢頓時散發了出來。

猶如海神發怒一般,沖霄的氣浪將他映襯的氣勢滔天,那冷厲的眸光都猶如是兩道絕世鋒芒的劍寶一般。只見海斯雙手打出了一個個複雜的手訣,他面前的虛空頓時猶如打開了通往大海的大門一般,滔滔的海嘯洶湧的從那虛空之門上噴涌了出來,氣勢滔天,猶如要將這一片虛空都完全的湮滅一般。

這水,並不是普通之水,可是蘊含可怕無比毀滅之意的水。

如是諸神之怒,席捲天地,鋪天蓋地的向石炎籠罩了過來,不過瞬間就將石炎完全的籠罩在了其中,如是直接被地獄吞食掉了一般。

台下的眾人,都是看的一陣膽戰心驚的,一片片驚呼聲響了起來。

「好可怕的神通之威,這就是萬海學院的『萬海滅天』神通法門嗎?還真是有著滅天之勢。」

「好可怕,我感覺我只要被那水一碰,就得馬上被吞噬斬殺了,估計那個少年被會直接吞噬成灰燼吧?」

「這個海斯,最少也是神通二重境後期的吧?甚至實力都未必不可跟一般的神通二重境巔峰的修士一戰吧?」

「太可怕了,怕不得萬海學院這次敢如此的高調行事,原來這海斯的實力恐怖如斯。」

不少人都替石炎捏了一把冷汗了。

海斯此時猶如是一尊海神一般,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竟然從那海水之中衝殺了出來,一道青芒如是從天外而來,向海斯斬殺了過來。

「好快的速度!」

海斯臉色也陡然大變,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了:「怎麼可能,竟然可以破掉我的神通通法門,不好,快退——」

海斯連連後退,可是已經晚了,石炎手持青源劍,如是從地獄殺出來的殺神一般,破出一切阻礙,一劍掃除黑暗,重現光明。

海斯雖然極力的抵擋,可是哪裡擋的住石炎?一劍之下,自然是節節敗退。此時石炎也是下了殺心,又怎麼可能會給海斯一點反抗的機會?所以這一劍,也是沒有多少保留,直取海斯的要害。

「不——」海斯嗅到了死亡的氣息了,這一劍太可怕了,他根本就阻擋不了。他心中也是震撼無比,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這樣?

他可是萬海學院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號稱妖孽也不為過。雖然如今還才神通二重境後期,但就是面對一般的神通二重境巔峰,他都有一戰之力。如此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敵不過這個十五六的少年?而且差距,竟然會如此的大。

噗嗤——

石炎的劍,毫無懸念的直接穿進了海斯的頭顱,直接廢掉了他的識海,一劍取命,乾淨利落。

海斯的身體完全的僵硬定格了,感覺到生命力在迅速的流失,僅有的一絲意識也是愕然的看著那在滴血的劍:「怎麼會——我竟然要死了?不——我不甘,我怎麼會死?不——」

可是再多的不甘,也抵擋不了死亡的來臨。

石炎收回了青源劍,海斯的屍體也是直直的倒了下去,灑下了一片鮮血。

全場一片寂靜,死一般的寂靜,萬海學院的弟子翹楚海斯,就這樣被殺了?

如此歷害的人物,竟然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就被殺了?

萬海學院的那些弟子,個個呆如木雞,如受雷擊一般的楞在了當場,雙眼圓滾,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了,一時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海斯可是萬海學院的弟子翹楚,少年第一人,是所有弟子崇拜的對象,視為偶像,實力超群,有著妖孽之資。而且,還是萬海學院宗主之子,地位超然。一直來,在萬海學院就是舉世無雙般的人物,本來這次滿懷心喜,也是背負著萬海學院重任來參加蒼龍近衛軍的選拔。本來是想要一鳴驚人,打出一片名聲出來。

卻沒想,卻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台下,也是一片死寂了。

「海斯死了?就這樣死了?」

「僅僅一劍,就秒殺了海斯?」


揚秀他們自是不擔心石炎,但是看到海斯竟然一劍就被石炎給殺了,也不由的倒吸了口涼氣了,也真佩服石炎竟然真的敢殺了海斯。

要知道萬海學院也是一二流的大勢力,可不好招惹的存在。石炎這樣直接殺了海斯,那無疑是跟萬海學院對立上了,不死不休了。就這樣得罪了一個大勢力,確實是不敢想像的事情了。

石炎不再理會死去的海斯,直接跳下了英雄台。

「你是誰?殺了我萬海學院的人,總要留下名字吧?」一開始那名萬海學院的弟子對著石炎喝問道。

「石炎。」石炎頭也沒回的吐出了兩個字來,便跟揚秀他們徑直的離開了。

石炎一離開,自然也是引爆了熱議了,全場也是嘩然了起來,都在議論著這個石炎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根本沒有聽過這號人物。

「石炎公子,謝了,要不是你救我,估計今天死的就是我了。」揚秀感激道。

石炎隨意道:「大家都是朋友,在外面互相關照是應該的。」

揚秀搖頭道:「應該是我們仰仗石炎公子你的照顧才對。還害的石炎公子惹上了萬海學院,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萬海學院可是個大勢力,這件事情他們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石炎並不在意:「不善罷甘休又如何?既然我敢殺,那我就想到了他們的報復,我又有何懼?在這蒼龍城中,只要我不願意,他們還能敢直接動手不成?放心,我不會那麼傻,明智不敵的話,我是不會輕易的動手的。只要我在蒼龍城內,他們就奈何不了我。馬上就是蒼龍近衛軍的選拔,我必定能成為蒼龍近衛軍。」

「等我成了蒼龍近衛軍,又何須懼他萬海學院?他們還能敢明目張胆的對付我不成?」

揚秀也是點了點頭:「如此說的話,也確實如此吧。算了,既然石炎公子成竹在胸的話,那我也不便多說什麼了。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們四人也欠你不止一條命了,以後我們四人,就追隨石炎公子你的步伐了,哈哈,還望石炎公子不要嫌棄我們實力太弱啊。」

石炎搖頭一笑,其實他是拿揚秀四人當朋友,不過四人非要追隨自己的話,石炎也是願意接受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