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落那個氣啊!如果不是你一直在自己的面前唧唧歪歪,自己哪裡會踩空了。而且憑自己的身手,就算踩空了又如何還能摔到自己不成。

可是葉落看著常一刀真誠的笑臉。心裏面一陣惡寒,看著一劍子的表情也是苦大仇恨。

一劍子一愣。不知道葉落為什麼那樣看著自己,和常一刀相處習慣了的一劍子根本沒有感覺到常一刀的奇葩。

用常一刀的話說的就是,身為一個戰仆也要當一個合格的戰仆,要有戰仆的涵養,戰仆的素質,不能讓人看不起。

「好,我吃。」葉落哀怨的從常一刀的手裡面接過水和烤肉,可是還沒吃到嘴裡面,葉落看著烤肉上面一半漆黑。還有一半確帶著血絲,葉落就感覺肚子裡面一陣翻滾,僅有的食慾也徹底的被打敗了。

這手藝自己真的不敢恭維。

「你一直吃的都是這個?」葉落疑惑的看向常一刀。

「恩,還挺不錯的,嘎吱脆。」常一刀跟著的看著葉落,對於葉落疑惑的眼神很不滿,伸手從葉落的手裡面接過那塊烤肉,就這樣吃了起來。

葉落看著嘴角還有血絲留下的常一刀,臉色更加陰暗。

洪荒之炎尊 苦了你了孩子。」葉落嘆息一聲。拍拍常一刀的肩膀。

常一刀一愣,不知道葉落為何做此舉動,很明顯常一刀呆住了。

葉落來到馴獸大殿,馴獸大殿。寂靜無聲,葉落感覺古怪不過也沒在意。

「食香你在哪裡?」葉落大喊一個人的名字。

那是葉落從收下的弟子裡面找到的最適合主廚的人,本來食香還沒考核進來的時候就廚藝很好。有好幾個酒店一起經營也算有點名望的,不過還是受不了聖地的誘惑。

葉落看過這個世界的廚藝。也對於這個世界廚藝有點了解。

秦時明月之天賜良緣 ,各種配料少之又少。葉落調配出來幾種前世常見的配料,拿給食香,食香瞬間驚為天人,甚至想要拜葉落為師。

不過葉落考慮到了自己收徒是需要升級的,所以的還在考慮之中。


突然葉落一愣,很久都沒有聽到食香的回應,應該不會啊!這個點食香應該在煮晚餐才對,怎麼會沒有回應呢!

在馴獸大殿的後面,葉落拿出了一個很大的房間給食香做為廚房,葉落帶著一點好奇來到廚房。

可沒等葉落走進廚房,就從廚房裡面走出來一個一個的身影,其中就有食香。

「食香我叫你怎麼不應,還有大家怎麼都在這邊,不要修鍊嗎?」葉落一怔,看著眼前的情形有點不知所措。

甚至心裏面還帶著一點無奈。

食香黯然的低下頭,甚至都不敢看葉落的目光。

「竟然大家都不敢說,還是我來說吧!」一個身影從人群裡面走出,走到葉落的面前。

「葉首席,我承認你做的很好,可是我們修鍊也需要資源的,如果連最低的資源供給都不能夠把我們保障的話,又如何讓我們收心,讓我們對於這個峰脈有歸屬。」刀疤臉從人群中走出,看向葉落。

「對啊!我們來馴獸峰,不是白做苦工的。」

「馴獸還好歹掛著第一峰脈的名頭,難道就是如此做事的話?」群情激奮,如同葉落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葉落一愣,開始還不明白刀疤臉說的是什麼意思,可是很快葉落就感覺到了一股揪心的感覺,這是不信任自己嘛!

葉落一直都在努力收集靈石,差點都忘了明天就是靈石發放的日子了,可很明顯有些人沒有忘記,現在借著這個勢頭開始挑起事端。

葉落看向刀疤臉,他知道這個人不會是刀疤,因為刀疤有著武師級別的實力,到任何一個峰脈都可以過的很好,不必和自己過不去,至於這個人到底是誰?葉落現在還看不出來。

「呵呵!刀疤我不在一會,你就統領起馴獸峰起來了,真是好大的魄力。」葉落嘲諷的看著刀疤。

刀疤被葉落說的很奇怪,不過很快就想明白了葉落說的是什麼,臉上滿頭大汗:「葉首席不是這樣的,我只是為了大家某福利而已,不是想聚集大家挑釁你。」

刀疤急忙辯解,他知道葉落的能耐。

「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嘛?要知道明天才是靈石發放的日子,今日你們就逼宮,到底是什麼想法,是不想馴獸峰待下去了,還是想要廢我。」葉落表情緊繃,臉露猙獰。

「葉首席你誤會了。」刀疤滿頭大汗止都止不住。

他看向四邊蠢蠢欲動的眾人,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傻事,這種還沒有結果的事情,根本就不能聚集起來說,就算想說,也應該是自己私下去說,而不是以這種聚集人群的事情。

「哼!沒靈石發送,這算什麼峰脈,這算什麼首席弟子?」一聲嘲諷的聲音從人群裡面傳出。

「對啊!這些靈石不會被你堂堂的首席給黑了下來了吧!」

人群裡面此起彼伏的譏諷,槍頭都是對著葉落。

而刀疤臉上不在流汗了,雙腳都在抽搐,差點就要跪了下去,這是把自己當刀使了啊!

葉落目光四下看去,雖然那些聲音說起話來很小心,不過也逃不過葉落的命魂感知。

「是你說的對吧!誰說我馴獸峰沒有靈石發送。」

「而且靈石發送的日子都沒有到,你們就聚集起來,是想做什麼?」葉落看向人群裡面一個瘦小的身影。

那個瘦小的身影看到葉落的目光,趕快躲進了人群裡面。

「哼!一些宵小之徒而已,還想挑起我馴獸峰的風波。刀疤我給你機會拜入馴獸峰,你就是如此煽動人群反抗我的。」葉落長袍一甩,聲勢衝天而已。

而在葉落身後的一劍子和常一刀也直直的往前走了一步,靈性發出,一股龐大的壓力,壓在了眾人的胸膛。

這是讓人窒息一般。

刀疤臉首當其衝,嘴角流出血絲,竟然在剛剛的威壓中受傷了。

葉落知道這次是有人看不慣自己馴獸峰如此出風頭,所以知道自己缺靈石以後,給自己下絆子了,而葉落也能夠猜到是誰!(未完待續。。) 我吃驚的看着謝染,但沒有發現任何破綻。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個個對她服服帖帖,足以證明了她說說之話的真實性。

“你是黑虎幫幫主,那張黑虎呢?”我滿腹狐疑。

“周然哥!幫主剛纔不是說張黑虎已經見了上帝嗎?”劉琪討好的在一旁說了一句。我對劉琪早已是失望了,她這樣謊話連篇的女人,不足以讓人信任。

我大刺刺的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謝染正襟危坐的樣子,真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你們都下去吧!別傷了下面的女人和小孩,她可是我們周總要保護的對象哦!”謝染冷冷的說道,幾個男人聞言,一個個站了起來,井然有序,魚貫而出。劉琪跟了出去,之後才進了房屋。

“謝染姐,他們都在樓下……”

我看見謝染的眼圈在慢慢的發紅,之後,流下了幾顆淚水。

“周然,你一定很奇怪吧!我爲什麼當了黑虎幫的幫主,其實這黑虎幫幾乎所有的產業都是我謝家的。我爺爺晚年多病,不敢與黑虎幫爭鬥。我猶自記得,我爸爸臨死時,拉着我的手,讓我長大後一定要從張黑虎手裏將謝家的產業奪回來。”

謝染說着,早已是淚流滿面。劉琪在另外的一間屋子裏,泡好了茶給端了過來。


“你有事怎麼當上黑虎幫的幫主的?”我問道。

謝染沉思了片刻,終於慢慢的講述了她一段不爲人知的經歷。謝染一直活在仇恨之中,他恨張黑虎,恨張飛鷹兄弟,當然也包括我。

三年前,當大爹找到她的時候。謝染便滿口答應了,她知道鐵血會不容小覷。所以,一旦依附於我之後,便可以藉助鐵血會的力量將黑虎幫剷除。熟料,我接手鐵血會之後。開始將黑社會性質的鐵血會慢慢的轉型,而鐵血會的兄弟也逐漸洗白,成爲了衆誠集團的成員。

當年跟張黑虎之間的一場紛爭,也是謝染挑唆張黑虎所致。只是張黑虎靠山強硬,即使被鐵血會重創,但依然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關鍵是我從來不讓謝染參與鐵血會之間的事物,謝染見我不能爲她奪回謝家的產業。

於是找到了安軒,熟料安軒是一個油嘴滑舌的傢伙。居然哄得謝染甘心情願爲他付出,將當時還是周氏集團的內部資料盜竊一空。

周氏集團因此險些倒閉,如果不是周璐使出了反間計,讓安然識破了謝染的計謀。估計也沒有今天衆誠集團的輝煌了。

謝染一次次失敗,仍然不灰心。她找到了孫少,孫少又豈是隨便上當的人。謝染不但沒有得到好處,反而白白的搭進了身體。最終,她有回到了安軒的身邊,爲安軒爭奪舊城拆遷項目做準備。

李凱成爲了無辜的受害者,謝染在李凱那裏盜走了李凱第一次的設計圖。導致第一次競標作廢,之後我和安軒之間的爭鬥不斷。而謝染卻一直遊走在我和安軒已經孫少幾個人之間。安軒夥同孫少,綁架了艾麗,甚至連安然也未曾倖免。謝染的良心受到了深深的譴責,所以在最關鍵的時候,告訴了我艾麗和安然被送到了哪裏。

那個夜裏,我和周海濤去營救艾麗和安然。謝染便在車內等我,卻沒有料到渾身溼透的朱煥天,躲了汽車。將謝染帶到了江邊,之後坐船去了南洋。

不得不承認,謝染是一個出色的美女。朱煥天見到謝染的那一刻,也被謝染的姿色打動了。而謝染呢!也跟他哭訴了她所有痛苦的經歷,張黑虎害得她家破人亡,無家可歸。

朱煥天早已不想張黑虎繼續爲黑虎幫的幫主了,因爲這兩年裏。張黑虎不但沒有給黑虎幫帶來利益,反而屢屢受挫。甚至張黑虎犯事入獄,也是朱煥天拿出巨資四處打理,纔將張黑虎救了出來。


近來,張黑虎和張飛鷹兄弟產生了極大的矛盾,張黑虎以爲張飛鷹也會聽命於朱煥天,所以根本沒有將飛鷹壇放在眼裏。但是張黑虎並不知道,朱煥天的毒品能在內地走動。完全是靠了張飛鷹兄弟和孫少。

朱煥天見謝染對張黑虎恨之入骨,乾脆送了一個人情給了謝染。謝染親眼看見張黑虎被扔進了鱷魚池裏。十幾只鱷魚撲向了張黑虎,不到幾分鐘功夫,張黑虎便毫髮無存。

謝染答應了嫁給朱煥天,而朱煥天則將黑虎幫的幫主之位給了謝染。朱煥天的話,幾乎沒有人敢違背,所以謝染接任之後,所以的黑虎幫兄弟,對她無不是唯唯諾諾,言聽計從。

謝染無意中碰到了李固,原來李固的身份被朱煥天識破。謝染利用朱煥天去外地的機會,將李固放走了。而後便將小翠找到帶了回來,在朱煥天的面前。謝染只能說李固被她扔進了鱷魚池。

我哪裏會想到,謝染會經歷這麼多事情?是的,她奪回了她謝家的產業,但因此卻付出了太多的代價。朱煥天做着走私販毒的買賣,遲早有一天也會翻船。到了那一天,謝染依舊會一無所有,跟從前一樣。

“謝染,你這是在玩火,你知道嗎?朱煥天總有一天會被逮捕的,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將來。”我痛苦的看着謝染,一直到現在,謝染纔跟我說出了真話。

“周然,你難道沒有嘗過任人欺凌的滋味。我已經受夠了,安軒,孫少,陳龍。他們都欺騙過我,我一定會要他們血債血償。”謝染的眼裏冒出了火焰。

“謝染,你忘了張黑虎的遭遇了。張黑虎爲朱煥天賣命,最終得了一個什麼下場,朱煥天這種人,只認錢,哪裏有什麼感情而言?”我苦口婆心的勸慰着謝染。

“周然,朱煥天雖然心狠手辣,但他纔是真性情的男人。你們哪一個一開始不是甜言蜜語,可是到了最後呢?我將天下的男人都看透了,沒有幾個好東西。我今天約你出來,就是想告訴你,黑虎幫從此改頭換面。未來的青蓉二城,只有黑虎幫的存在,其他的幫派我會一一吞併的。”謝染的眼裏充滿了戾氣,她徹底變了。變得我不再認識…… 「你們二個是誰?竟然敢在我馴獸峰裡面行兇!」有個人影從人群裡面走了出來,那個身影很瘦小,嘴角有著二撇鬍鬚,眉頭微微上揚,臉色有點陰冷,葉落看了很久都沒有認出這是誰!

不過隱隱的從那瘦小身影的身上感覺到了一點危險。

「你又是誰?馴獸峰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這二個是我葉落的戰仆,難道不算是馴獸峰之人。」葉落眉頭一皺,對著那瘦小身影怒視。

眾人嘩然,沒想到葉首席的戰仆如此強大,突然眾弟子注意到了常一刀和一劍子穿著的服飾,臉色更是精彩,這是核心弟子啊。。。。。

|「葉首席好大的威風,有人不要臉,連核心弟子的身份就不要,當一個廉價的戰仆,真是好光榮啊!」那瘦小身影對著常一刀和一劍子嘲諷道。

常一刀和一劍子就想發怒出手,不過被葉落給阻止了。

葉落皺眉,不知道這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和自己作對,在馴獸峰的弟子裡面,為什麼自己對他的印象如此低。

扭頭轉向錢百萬:「他是誰?」

錢百萬看著眼前的人也是滿頭的霧水,走到那個瘦小男子的身影才恍然大悟般的點點頭:「是你?你不是受傷了嘛?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好啊!我好心救你一命,你竟然恩將仇報,你到底是誰?」

「你救我,就憑你這個廢物能夠救我,區區武士級別而已。如果不是靠著葉落作威作福,你憑什麼管理我們。大家都看到了那葉落用人唯親,根本沒有打算把馴獸峰發揚光大。我們在這樣的峰脈還有什麼作為可言。」那瘦小男子意氣飛揚般的朝著人群裡面開口。

很快收到了幾聲呼應。

而錢百萬的臉上冷汗淋漓,看著葉落,如同做錯事的孩子一般:「師傅,我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本來上次我在山腳下看到他,他看起來受傷很重,他說他叫趙齊,是新人考核弟子,不過在考核過程中受了傷。我良心泛濫,就救了他,還把他收入到了馴獸峰裡面,沒想到他是這樣狼子野心的人,師傅我這就出手趕走他。」

錢百萬怒喝,這件事很大的責任都在他,葉落把馴獸峰收徒的任務交給他,而他認人不清,弄出如此狀況出來。

錢百萬走前。

而趙齊的臉上露出一副猙獰之色:「怎麼。被我說對了,打算用武力解決了,大家都看到了,這就是說實話的下場。如果今日我被趕走了,下次你們誰還敢開口?被趕走的就是你們。」

趙齊大吼。

眾人騷動,很明顯的就是趙齊的話挑起了有些人敏感的神經。畢竟大家都不是傻子,什麼事情對自己有利益。什麼沒有,一看就一目了然。

葉落走出目光直視趙齊。

「不管你是誰派來的。不過你挑釁我馴獸峰就是一個錯誤,你不是說我沒有靈石嘛?誰告訴你的?今天我葉落就狠狠的打你的臉一下。」葉落俯視的看著趙齊,身上的氣勢壓制著趙齊。


不過趙齊在葉落的威壓下,雖然臉色很難看,不過也不會像刀疤臉一樣不堪。

葉落深深的看了趙齊一眼:「你不是新人弟子,你到底是誰?」

新人弟子裡面還沒有人有如此實力。

「我是誰於你無關,就算我不是馴獸峰的弟子又如何,難道就由不得我開口說幾句良心話。」趙齊對著人群裡面幾個身影使眼色,很快就受到了那幾個身影的回應。

人群裡面又收到了幾聲呼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