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薛山眉頭緊皺,狐疑的看着她。

“不是……是一塊……”

豐滿的女人聲音顫抖的說道,都不敢擡頭直視薛山的目光。 草!

王八蛋高永,老子和你勢不兩立!

薛山快要氣炸。

“立刻調低咱們再江陵市所有網點的價格,老子就不信高永有那麼多錢,看誰能撐得住!”

“好的董事長。”

周元和另外一個男人瑟瑟發抖的走出了辦公室,只留下那個豐滿的女人。

“媽的,趕緊過來給老子消消火!”

★ ttκǎ n★ ¢〇

薛山一把抓住豐滿的女人的手臂,嚇得她不敢反抗。

完事後豐滿的女人離開了辦公室,薛山拿起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凌總……”

“有事?”

電話裏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

“事情是這樣的……”

彼時。

葉寧和林淺雪來到了會議室。

此時集團的一衆高層已經全部到齊,各個都是很期待的樣子。

董事長林凡坐在首位,葉寧和林淺雪坐在旁側,右側是神采奕奕的吳濤。

“開始吧。”:

葉寧的岳父淡淡開口。

而後各個集團領導高層開始彙報工作,大部分都是關於針對王家和展家的好消息,其中王家損失慘重,股價被神祕人做空,幾乎一晚上賠了幾百億。

展家損失也較爲慘重,股價雖然沒有王家賠的那麼厲害,但是一晚上也損失了幾十億。

一時間江陵市各個企業都籠罩上一層陰霾。

對於王家和展家的公司,林氏動起手來絲毫不手軟,步步緊逼,強勢的碾壓,按照葉寧的意思,現在王家和展家幾乎賠個徹底,肯定要想方設法變賣資產,這時候就葉寧暗中出手就行了,直接以最低價收購兩家變賣的資產。

對於股價被神祕人一夜做空,王家和展家雖然憤怒咆哮,哀嚎遍野,但一直找不到兇手,只能求助地上圈子的部門。

可地上圈子根本都懶得管。

直接拒絕了兩家的請求。

那些買過王家和展家股票的股民可虧慘了,有人一夜損失幾個億,幾千萬,甚至幾百萬,還有的人損失了幾百塊。

更有甚至直接家破人亡。

一羣又一羣的股民聚衆圍堵王家和展家討要說法。

任由王家和展家的人怎麼解釋,一批又一批的股民根本聽不進去,全都是拉着橫幅要求兩大家族賠償。

無奈之下王家和展家只能求助於各自背後的東海王族。

但是效果顯而易見,失去利用價值的兩大家族已經失去了東海王族的重視。

這一條一條的消息對林氏來說都是好事,集團的一衆高層都很激動。

一旦林氏成爲江陵市唯一的企業後,那麼勢必會成爲當地的龍頭企業,葉寧的岳父擔心林氏集團發展如此迅速,會不會成爲東海王族的企業,壟斷江陵市場?

而葉寧的回答則很簡單。

林氏集團決不能成爲東海王族那種家族傳承式的企業。

否則那樣就違背了葉寧的初衷。

晚上下班後葉寧和驅車載着林淺雪和岳父回到了清水河畔,此時李雪梅已經把晚飯做好了。

葉寧進了屋換好了拖鞋,直接去衛生間洗漱了。

關上廁所的門後,葉寧拿出電話撥通了洪九萬的電話號碼。

“戰神。”


電話裏傳來洪九萬畢恭畢敬的聲音,

“可以動手了,全資收購王家和展家所有的資產。”

“謹遵戰神令。”

掛斷電話後葉寧洗漱完畢,走出了衛生間。

“哥哥快來吃吃飯呀。”

葉凝煙坐在比她還高的椅子上,粉嫩的小手抓着一個小饅頭,晃盪着小腳丫,右手拿着勺子。

“好嘞。”

葉寧寵溺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坐在了旁邊。

在吃飯的間隙,岳父夾了口菜,說道;“葉寧真奇怪啊,誰會做空王家和展家的股票呢?”

“我也不知道啊,對這玩意還真不懂。”

此情成追憶

“管他誰做空的呢,現在王家和展家肯定虧死了,那些成千上萬的股民圍堵了兩家族,有些人賠了幾個億家破人亡,絕不會善罷甘休。”

林淺雪毫不在乎的說道。

對於王家和展家的生死根本不關心,她現在一心想要把集團做好,奔着國際化前進。

溺寵冥婚:霸道鬼夫別纏我 姐姐什麼是股票呀?”

葉凝煙吧唧咬了口饅頭,撲閃着明亮的大眼,小心翼翼的用勺子扒拉了一口小米粥,好奇的偏着腦袋。

“股票呀是大蜘蛛,會咬人的。”

游戲復甦 ,衝着葉凝煙吐了吐舌頭。

聞言煙兒稚嫩的小臉上浮現一絲害怕的神情,噹啷的放下勺子,抓住葉寧的衣服,道;“哥哥,姐姐騙人。”

噗嗤。

林凡夫婦忍不住笑了出來,感嘆這孩子聰明的很,沒有那麼好糊弄。

“煙兒乖。”

葉寧燦燦一笑,颳了刮煙兒挺巧的瓊鼻,道;“現在你還小,長大了就知道股票是什麼了。”

“哦?”

葉凝煙似模似樣的點頭。

吃完飯後葉寧和岳父下起了象棋,林淺雪則和母親帶着煙兒出去遛彎了。

距離上次下象棋還是葉寧剛入贅林家的時候。

轉眼間時間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葉寧,王家和展家股票的事情,是你找人做的吧?”

林凡走了一步棋子。

“什麼事情都瞞不住爸,是我做的。”

葉寧微微一笑,直接將軍。

“爸你輸了。”

“你小子的棋藝越來越精湛,可以去參加世界棋藝大賽了。”

林凡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這個女婿,很是欣賞。

“我可不敢去獻醜,還不夠丟人的。”

葉寧自嘲的說了一句。

“王家和展家的事情你打算如何收場?”

“收購王家和展家的資產。”

“誰出面收購?”

“明天爸就知道了。”

葉寧神祕的笑了笑,沒有透露過多的信息。

“你小子還跟我賣關子?”

林凡有些不滿,但也不好繼續再追問,反正明天一切都會揭曉。

沒多久李雪梅和林淺雪抱着煙兒就回來了。

一家人又閒聊了一會,各自洗漱完畢都回到房間歇息睡覺了。

正在洗澡的葉寧,放在晾衣架上的電話突然震動。

收到了一條信息,上面只有簡短的幾個字。

修羅王已到江陵市。

此時。

一身黑衣黑袍,渾身只露出一雙眼睛的人到了錢家的門口。

他彷彿和黑暗融在了一起。

如果沒有路邊的燈光,都看不見他的身影。

再閻王殿修羅王一直有一個稱號。

半人半鬼修羅王。


這也是神王賜予他的無上榮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