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讓他去看着他們二人郎情妾意,這樣,如何能讓公子走的安心。

“楚歌,非要這麼生疏嗎?。你我在大祁就認識。”

楚歌身子用力一顫,眼眶一紅。

“是,公主高高在上,難爲公主還記得屬下。。”

“不可否認,當初,屬下心裏也對公主心存歡喜,因爲公主與其她的女人不同,公主會逗公子開心,哪怕是無意的,公子都能被公主時刻的牽引着情緒。”

可如今,他心裏對她僅存的那點歡喜,全因爲公子的離開,再也不復存在。

有些往事,就像是過往雲煙一般,一旦發生了,成爲了往事,就再也無法彌補,再也無法倒退。

“公主,這一次,是要真的與你說再見了。屬下此生,只有一個願望。”

楚歌將頭轉過去,看她一眼。

他的目光哀慟,眼底隱隱有流光閃過:“屬下只希望,不管公主身在何地,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屬下都希望,公主永遠不要忘了公子。”

“公子是一個可憐人。而公主,正是公子這個可憐人唯一的慰藉。公子不善言辭,唯獨那顆愛你的心是真的。如果可以,屬下希望,公主能記起公子,不要忘記公子。不要因爲時間的流逝,讓公子的音容樣貌在公主的腦海裏淡淡的散去。”

楚歌深吸一口氣。

終於寫完了,晚安,我要去睡了,好睏~求推薦票啊~ 紀音看着白洛,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

她望着他,“你瘋了啊!你知道你承認這個孩子是你的,別人會怎麼看你?”

重點是,他是白洛啊!

人氣那麼好,喜歡他的人又那麼多。

他的粉絲挺多的,紀音之前見過,什麼樣的女孩都有。

迷戀他的人很多。

就這樣一個男神,卻爲了她,認下了肚子裏這個並不屬於他的孩子。

白洛看着紀音,“那你現在有路可以選擇嗎?”

“……”紀音愣了愣,低下了頭。

想起了賀央,不知道怎麼跟白洛說。

白洛望着她的眼神,道:“顧總跟賀家那位要結婚了,你覺得別人會放過你嗎?”

他也是適合想了想,想起她孤立無援,才會想要對她伸出援手。

沒辦法,他就是這麼心軟。

唯獨是對她!

重燃青春歲月 ……

葉繁星還在樓下哄糖果,剛剛給她穿好鞋子,糖果從沙發上下來,就要往樓上走。

葉繁星道:“你幹嘛去?”

“我去看看哥哥。”小丫頭跑得賊快,葉繁星趕在她上樓前,一把將她撈了回來,“他跟紀音姐姐有話要說,你說湊什麼熱鬧?”

葉繁星看着這個小東西,拿她很沒有辦法。

她抱着糖果,往外走,“走,我們去花園裏玩玩。”

“玩什麼?”

“你不是要看魚?”葉繁星抱着她出了門,把門關上後,將她放在了地上,帶着她往魚池走。

“糖果。”剛剛出門,就遇到了橙子。

葉繁星看着葉子辰,“過來了啊。”

橙子穿了件夾克,看起來瘦瘦的,走了過來,把糖果抱在了懷裏,“舅舅抱一抱,好久沒看到我們家糖果了。”

“舅舅好。”糖果看着橙子,笑了起來。

葉繁星道:“我正準備帶她出去看小魚,你就過來了。”

“就你倆在家?”橙子問道。

“嗯。”

橙子抱起糖果,和葉繁星他們一起往魚池走去,一邊跟葉繁星聊了下。

葉繁星望着橙子,自己這個唯一的弟弟身上,早已經褪去了少年氣質,看起來成熟了很多。

葉繁星問道:“最近在忙什麼?”

“工作。”

“沒去看孩子?”

橙子回過頭看了一眼葉繁星,笑了起來。

葉繁星問道:“你笑什麼啊?有空帶過來看看吧,好久沒見着了,現在應該長大了一些吧。”

“好,有空帶過來。”

葉繁星看着橙子,“不打算再找個女朋友?準備一直打光棍啊?”

葉子辰抱着糖果,聽着葉繁星的話,往前走着,“到時候再說吧。”

“媽最近一直給我打電話,讓我勸你。”

“勸什麼?”

“叫你把樑月接回來。”

“她要結婚了。”葉子辰道:“接什麼啊?”

這世界上,有一些人,錯過了,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雖然離婚的時候,他們都還有感情。

可,那時候他們都知道,兩人要再和好,是件很難很難的事情。

平時你只聽別人說過離婚的,但你聽過有幾個人說復婚的?

葉繁星從葉子辰的語氣裏,聽到了幾分失望。

葉繁星道:“沒事,以後再找一個吧,會好起來的。” 其實他也有很多話要和慕瀟瀟說。

當話到了嘴邊,他又覺得這話是多餘的,或許對她而言,這些,她都是清楚的吧。

等慕瀟瀟回來,祁景漣已經讓冰衍找來馬車,在那等着了。

看着距離她僅有三米遠的男人,她生氣時,他哄着,她任性時,他慣着,她狼狽時,不開心時,都是他在身邊陪着。

低下自己,只爲了博她一笑。

這樣的男人,是她的。

容晉的厚愛,是她對不起他。

女子不像他們男人,可以有很多妾室,皇叔爲了她,做到了一生一世一雙人,她也該和他一樣,一輩子只有他一個男人。

她不愛容晉,她可以很清楚,很肯定的告訴自己,她不愛容晉,她真的不愛容晉,一點也不愛。

所以她無法做到去欺騙自己,說她愛他。

她對容晉,只有親情,那是一種誰都無法超越的親情,她知道。

唯有眼前的這個男人,才是她所愛的,她真正愛的男人。

無論他做什麼,都是爲了她。包括他中間對容晉和李尋的出手,也是爲了她。

祁景漣看到她回來,在這一瞬間,她臉上閃過萬千的情緒,這有些不像她。

他快速的上前,將她攬到懷裏,緊緊的抱緊。

這樣的她,讓他感覺到有些害怕。

他更加喜歡那個在大祁後宮,仗着他的疼寵,無法無天的慕瀟瀟。

而不是現在這樣,她的張揚,她的跋扈,她的利爪,在這一刻,彷彿都被人磨平了,什麼都沒有了。

他只想給她最好的,卻沒有想過,讓她成爲現在這副樣子,安靜的,安靜的不像她。

她的心思多了,想法多了,再也不是當初那個任意妄爲的人了。

她開始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心思,太多的感情不被自己所干預了。

他怕這樣的她,怕她有一天會離自己而去,怕她會發現,有一天,她會認清自己的心,會發現,她遠沒有自己心裏那般所想的那麼喜歡他。

以前怕,現在也怕,哪怕現在的他,已經有足夠的身份與樣貌站在她的面前,他還是怕。

他在所有人的面前都可以高高在上,滿是自信。

唯獨在她的面前,他永遠也自信不起來,無法自信。

不管他變身什麼樣子,有多大的身份,多高的身份。

在她的面前,全部渺小的不值得一提。

他什麼也不是,他只是一個,想讓她愛,同樣也想將她疼愛的男人。

他想要的不多,江山名利,富貴榮華,都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所想要的,唯獨僅有一個她而已。

他知道,世界這麼大,她可能不是最好的,這個世上,也有更加出衆的女子,可他的心裏,僅有一個她,一個再也容不下,狹小的再容不進別的女人,哪怕一個狹小空間的頭髮,都再也容不進去了。

似乎是感覺到他的情緒。

慕瀟瀟伸手抱住他健碩的腰身。

“皇叔,不要多想。我們都好好的,我也從未想過離開你,就連今日與你鬧脾氣,我也從未想過要離開你。我愛你,很愛你,真的很愛很愛。愛到寧願對不起別人,也不想放棄皇叔。” “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經沒事了。”葉子辰道:“又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小孩子對感情總要看重一些。

那時候覺得只要能夠跟她在一起,怎麼樣都無所謂。

不過現在,他已經想通很多了,對生活的態度,也淡定很多了。

留不住的人,便不再努力去留。

孩子在樑月那裏,倒也挺好的。

他每個月會給孩子生活費,樑月負責照顧他。

重組的家庭,未必就過得不好。

葉繁星道:“你想通就好。”

他自己能夠看得開,葉繁星也放心了,至少不用一直爲他的事情擔心。

楚楚動人 帶着糖果去走了走,很快就回來了。

白洛跟糖果已經談完了,他站在那裏,對葉繁星道:“星姐,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葉繁星說:“我送你出去。”

“不,不用了。”白洛說:“不用這麼客氣,我自己可以,司機送我過來的。”

“你跟紀音,談得怎麼樣了?”葉繁星望着白洛。

白洛笑了笑,“讓她在你這裏住兩天,我過兩天把家裏弄好過來接她。”

“……”葉繁星有些意外,“你們真準備在一起了?”

白洛點頭,“嗯。”

主要是紀音現在也無路可選。

如果沒有白洛,那她能怎麼辦?

拿掉這個孩子?

這是她最不想做的一件事情了。

白洛走後,葉繁星去看了紀音,看到她正坐在牀邊,頭髮長長的披下來。

“紀音。”

葉繁星開口。

糖果也道:“姐姐。”

紀音伸手,說:“糖果,過來,姐姐抱抱。”

家裏的小朋友們倒還挺喜歡紀音的。

畢竟她一直給大家留的,就是個溫柔可親的大姐姐的形象。

……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葉子辰在,傅爸爸傅媽媽也在。

葉繁星拿着碗,給糖果夾吃的,給她夾了塊雞翅,一些四季豆。說:“今天白洛過來家裏了。”

“哦。”傅媽媽問道:“是來看紀音的吧?”

“嗯。”紀音點頭。

“怎麼樣了?”昨天白洛爸媽來了,大家現在都知道白洛家裏的想法。

他們是想娶紀音的。

紀音低着頭,道:“現在結婚太早了,我和他都才剛剛二十歲,又都是學生,我跟他說了,暫時不結婚,等兩年,他事業穩定一些的時候再結。”

白洛認了這個孩子,賀央就沒話可說了。

但真要她嫁給白洛,紀音又覺得,挺不好的。

這樣對他不公平,而且,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傅媽媽說:“那是挺早的,等兩年也好。”

紀音說:“我過兩天打算從家裏搬出去,搬到他那裏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