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竟然是一隻看似只有滿月的小狗,腳上有鱗,耳朵都還沒能豎起來,看起來可愛無比,楓葉捉住它的時候,這廝竟然正在一口一隻的吞吃老母雞,眾人這才意識到,原來賊就是它,只是,這結果太過讓人難以接受了,一直以來偷東西的賊,竟然就是一隻『狗』?

後來,那狗就被楓葉公子給帶走了,只是,時不時的,在原住民區還是每家出現丟失家禽家畜的現象,雖然都知道是那條可惡的狗乾的,卻毫無辦法,因為即便是楓葉公子的速度,那那條狗有防備下,都難以追上,更別說只是普通人了。

「該死的狗,要是讓我抓住它,非得將它給燉了!」

「我想起來了,好像幾年前也出現過類似的事情,當時也是各家各戶的家禽家畜被禍害了個乾淨,該不會也是這隻可惡的狗崽子乾的吧?」

許多人驚詫,口中罵罵咧咧,因為這廝實在太可惡了,差點將各家各戶養的各類家禽家畜給吃個乾淨。

對此,楓葉公子也是頗為無奈,這狗實在太精明了,精明的有些妖邪,而且也太聰明了些,就因為自己跟著噬喊了這傢伙一聲『棒槌』,結果這些天總是招狗咬,難怪,噬每次看著這傢伙都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棒槌?棒槌你在哪?我靠,你不會又跑出去禍害人去了吧?」

叫了幾聲沒動靜,楓葉公子不由眼角直抽抽,這傢伙簡直成精了,出去跑去原住民區偷吃雞鴨等家禽家畜也就罷了,這傢伙每次還不知死活的跑到各大門派駐地偷盜一通,惹的怨聲載道。

「楓葉公子,我受不了了,今天你一定要給我們一個說法,你們家那隻狗崽子,把我辛苦找來的靈藥全都給吃光了,必須得給我個說法,那些可都是靈藥啊,都給餵了狗了。」

「沒錯,我門中擁有龍獸血統的蠻獸坐騎也失蹤了,我懷疑是被那隻狗崽子給拐跑了,這事也不是出現過一次兩次了。」

「還有,我門中長老的一柄御天境兵器,有人親眼看到那隻狗崽子給叼在嘴裡偷走了,這事怎麼算?」

楓葉公子剛來到門外,便看到數十名大教的子弟長老來到跟前,一個個義憤填膺,彙報著各家的損失。

「夠了!我再說最後一遍,本公子真的不認識那隻可惡的畜生,真不認識!」楓葉滿臉的哭笑不得,這隻狗崽子,我就知道,沒在家肯定是出去禍害人了又。

「棒槌,你個混賬東西,以後別偷了東西就往老子家跑,老子不認識你!」


楓葉當街大喊,聲音震天,惹來無數人或是疑惑又或是深惡痛絕的目光!而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楓葉咔嚓一聲關上了大門,無奈的回屋睡大覺去了。

而那隻該死的狗,這回算是惹了眾怒了! 「讓開讓開,都他娘的給老子讓開!」

「看你這小身板,進入秘境又能怎滴?還不是照樣被虐?」

「器靈大人都說了,秘境之中肉身稱王,我煉體宗才是主角,合該我宗門崛起!」

登天路下,聚集著無數天下各大州匯聚而來的修士們,有的在此錘鍊,有的已經走上了登天的道路,還有的因為沒有通過之後退回再次參悟,這裡聚集了太多的修士,密密麻麻,一眼望去看堪稱窮無盡。

但就在這時,一群壯漢,怕是有數十人,一個個壯大魁偉,平均身高都在兩米開外,一路走來,人仰馬翻,很多人都是表情憤怒的瞪視著來人,但是當看到他們領口上綉著的燦金色大字『乾元煉體』四個大字時,一個個又都是縮了回去。

他們是乾元煉體宗的修士,這個門派之中都是相信肉身無敵的人物,近身戰中很少有人是他們的對手,都言一般修士法力修為都比著肉身修為高了一個層次,但他們相反,他們肉身修為一般情況下要比法力高了一個大層次,近身戰中堪稱恐怖。

乾元煉體宗,是神州的一個大型門派,當然,他們同三門五朝這樣的超級勢力相比差了不是一點半點,是沒有可比性的,但卻絕對是三門五朝之下最頂尖的一類。

這個門派從上往下全部都是男子,而且毫無疑問各個都是壯漢,以其門中獨有的法力配合肉身作戰方法,讓許許多多的門派都曾吃了他們的大虧。

偏偏,這群筋肉男腦子都像是缺少了一根弦般,是最為好戰,也是最為囂張跋扈的門派,在神州,乾元煉體宗的門人弟子被許多宗門恨的咬牙切齒,而他們自己卻根本就不在乎,這種囂張跋扈的性格,非常的惹人厭煩。

超級門派不屑於搭理這群莽夫,比之弱小的門派又經常性的遭到他們的欺負,而與之同等級的宗門也是經常在一些特定的場合集會時,門人弟子衝動都是家常便飯。


可以說,他們就是一群腦容量極低,偏偏又實力強勁的傢伙,此時而來的數十名壯漢們就是乾元煉體宗此次派出的精英弟子,因為很多大勢力什麼的都不待見他們,而且他們門中要說肉身無敵的存在有一批,但要是說誰精通陣法,尤其是傳送陣法一類的,那是一個沒有。

無奈之下,這群大漢們只能在門中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下,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到一處比較偏遠的大勢力宗門中,請求使用他們的傳送陣。

這宗門得到巨大的好處,而且與這些壯漢們基本沒什麼交集,於是便答應將這樣一群莽夫給傳送了過來,好不容易在這天才來到了天璣城外,但是當看到黑壓壓無數的人群時,原本就一肚子鬱悶的大漢們,頓時開始發怒。

「你們幹什麼?還知道什麼是先來後到么?後邊排隊去!」

有一個長相頗為英俊的修士來自廬州,根本就沒聽說過乾元煉體宗的名頭,而且仗著本身有補天境的實力,站起身來對這群大漢呵斥起來。

「呦呵?奶奶個腿勒,這個小白臉哪裡鑽出來的?竟然敢擋我煉體宗門人?」其中一名光頭大漢,大手下意識的摸了摸增光提亮的腦門子,似乎是發現了新大陸般,嗷嚎一嗓子,引來身後眾多同門的大笑聲。

「嗤~你們之中修為最高者也不過補天境修為,我怕你們作甚?不過是一群莽夫,竟然也敢在此地衝撞?你們知道我是誰么,我。。。」

白面青年眼中露出不屑之色,但是還未說完,就感覺身前一道人影晃蕩了一下,接著自己就飛了起來,而且全身都被一種奇異的力量侵襲,一時間真元竟然提不上來,只能瞬間被拋飛上百米,重重的砸落到遠處,而後一仰頭,暈了。

『嘶』


周圍一群倒吸冷氣的聲音,顯然都被這大漢的攻擊給嚇住了,一言不合就開打啊,而且基本沒看見他是怎麼出手的,完全就是靠了肉身的力量辦到了這一切,無聲無息卻又真實的震撼人心,要知道,那可是一名補天境的修士啊。

「還真特娘的弱啊,跟個小雞仔似的,沒什麼重量!」光頭大漢也有些意外的看了看遠處已經暈過去的『小白臉』,嘴裡嘟囔著,似乎對方才的過程十分的不滿意。

「卧槽」

周圍許多人都下意識的喊了出來,不過瞬間又都閉嘴,因為看到許多大漢朝自己瞪視了過來,而後訕訕一笑,這次沒人再敢阻攔,全都讓開了一條道。

「我就說嘛,那,這些個傢伙,一個個的小身板,根本就經不住一拍啊,全都給老子讓開了!」光頭砸吧砸吧嘴,再次在前開道,這次無比的通暢,再也沒人敢來阻攔。

「看吧,師兄們,我就說,這一片都是些小門小派的,好欺負,從這邊走准沒錯,看看,都是些身體孱弱的小不點,好走多了吧!」

正在前面開道的大光頭,邊走邊回頭,像是邀功似的對著身後的一票壯漢們說道,那樣子,得意的不得了。

周圍眾人聞之被氣的是面紅耳赤,這傢伙,原來也是個滑頭啊,是誰說這些肌肉男沒腦子的?沒腦子人家還知道柿子要挑軟的捏?

「嘿嘿,唉?你們幾個瞪什麼瞪?再瞪你光頭大爺把你扔出城!」

光頭大大咧咧,心裡根本藏不住事,有什麼說什麼,偶爾發現竟然有人瞪他,頓時氣沖沖的就要上前打人,嚇得周圍之人又是一陣後撤。

這傢伙雖然法力修為只有天位境巔峰,但那肉身力量卻是近乎補天境巔峰,甚至這數十大漢中,有幾人明顯法力到了補天境巔峰,只差一絲就要跨入御天境了,這也就意味著說,他的肉身修為很可能已經踏入了御天境,甚至是巔峰層次,這要是進入到秘境之中,搞不好,真的是要橫推無敵了。

「哎呦,到了到了,各位師兄,嘿嘿嘿,各位師兄請,前面就是傳說中的『登天路』了,各位師兄先請,小弟緊隨其後,咱們入秘境,奪造化去!」

突然,前面開路的光頭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像是低三下四的下人般,對身後的數十大漢點頭哈腰,跟方才將人拋飛出去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哪裡還有方才的架勢?頓時又讓圍觀的眾人嘴角直抽抽,憤怒的瞪視著他。

人們突然發現,這個光頭,太無恥了! 「太他娘的,欺軟怕硬啊!」

「看他那個太監樣,方才的豪氣都去哪了?」

底下,看到光頭卑躬屈膝的模樣,很多人都想上去踹他,但是隨後這些人就被光頭惱怒的瞪了一眼嚇得不敢做聲,而後光頭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一副器宇軒昂的樣子緊隨其後,去登天路了,那樣子很是不知節操為何物。

「白痴,你每天都被一群變態三頓打試試?還敢說老子?哼哼,這是在無數次的霸權主義鞭笞之下練出來的,你們這些傢伙懂什麼啊?」

光頭心頭嘟囔著,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眼光,相反,卻因為自己的識時務而高興不已,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挨打不知道長幼尊卑,這可是乾元煉體宗的規矩,誰叫自己最年輕最有衝勁的,都是被教訓出來的啊。

『轟』『轟』『轟』

共有九條金色的大道,而今這邊一條通道上發出的轟隆巨響,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這裡有一群大漢,統一的穿著,如同民間身著汗衫的農夫,那領口上四個燦金色的大字最為引人注目,乾元、煉體!踏上通天的道路后,速度不減,全都表情嚴肅的朝著道路盡頭而去,似乎根本就不受周圍規則的影響,著實驚住了一片人。

「怎麼回事?不是說誰都不準將傳送法陣借給這群變態用的么?他們怎麼那麼快就趕到了?」

「這群該死的地痞,莽夫,白痴,我怎麼那麼倒霉,又見到他們了?」

「完了,這群該死的傢伙又來了,他們是天生攪局的料么?」

神州的許多勢力長老們見到了眼前的一幕後,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其中有許多宗門甚至跟乾元煉體宗有大過節,這萬一要是進入到秘境中,這群壯漢的殺傷力當真是倍增啊,簡直就是一股無可匹敵的勢力。

然而,也有許多不是神州的大門派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股絕強的勢力的,一看之下臉色微變,但是當眾多來自神州的宗門向他們詳細介紹了這伙沒腦子的壯漢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后,很多大門派的首領長老們也是瞬間將臉拉了下來,不禁為自己的後輩子弟們擔憂起來,在秘境中,可千萬不要招惹這群傻貨啊。

「哎呦,誰他娘咬我屁股?」

「嗷,碎了,要碎了,哪個王八蛋踢我下面,嗚嗚嗚。。。」

「草,我看到了,是那條惡狗,那條惡狗來了!」

被折騰了一路的眾多修士,眼看著這群大漢走上了登天路,還沒有來得及慶幸送走了這群瘟神,結果在人群中突然又是一陣的人仰馬翻,很多人或者怒吼、或者痛苦的大吼,原地頓時亂作了一團。

之間一道烏光快的不得了,在人們還未反應過來之際,就從眾人的腿間竄了過去,遇到礙事的直接就是一蹄子踩上,它才不管究竟是打到哪了,你只要給我讓路就行。

「快追,快追,我親眼看到那條惡狗朝著陣台的方向來了,就在前面,快點啊!」

「惡狗,還我靈藥!」

「惡狗,還我神金啊!」

那狗崽子剛剛過去,身後就追來了一群修士,最起碼都是補天境的修為,腳下發光,速度催動到了極致,但可惜,依然追不上那隻狗,只能眼看著它朝著登天路的方向而來。

「混賬!趙元,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不遠處有一名天人境的大門派長老實在看不下去了,這麼多人竟然圍著一隻狗跑,這成何體統?而且其中修為最高的一人還是自己的師侄,這要是傳出去,御天境的大修士追不上一條狗,那還怎麼混?於是,這名天人長老頓時有些發怒。

「啊!師伯,快啊,師伯,抓住那條惡狗,它。。它把您的七級靈藥『金蟬』給叼走了啊師伯!」

被稱作趙元的中年人聽到,頓時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起來,根本來不及解釋太多,就又加入了修士大軍之中,一時間,這裡亂成了一片,這些修士能有數百人,來自不同的門派,此刻聚集在一起,就是為了圍追堵截一隻惡狗,一時間法力光芒四射十分炫目。

「什麼?我的金蟬?」

那名天人長老身體一陣搖晃,那可是自己拼了老命才採摘來的稀有靈藥,是要煉製一種極品的丹藥來消除身上的早年修行時留下的暗傷的,連門中藥園都沒有這種稀有的靈藥,這下倒好,竟然被一隻狗給叼走了。

「我的靈藥,惡狗,還我靈藥!」

天人長老那個怒啊,天人出手了,讓一群人為之震撼,一隻大手瞬息之間就是將方圓數里給壓蓋下來,朝著地上那個滿地亂竄的灰色光影抓去。

但誰知道,那道光快到無法想象,似乎知道有人要抓它,瞬間加速,險而又險的在那法力凝聚的大手縫隙之中鑽了出去。

「咦?」

此刻別說是出手的天人長老了,就算是其他大勢力中的首領長老們也都是一陣驚異,天人的本事大家都知道,那已經超出了人的範疇,但是這樣一直大手壓蓋下來,竟然都沒有抓到那條狗,這就有些讓人驚訝了。

如果讓人知道,這狗崽子的速度就算是楓葉都得甘拜下風的話,眾人只怕會吃驚的掉了下巴吧,楓葉公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天人能夠比擬的,那是當今之世,最為頂尖的一批青年高手,在天人境就能力抗神道的絕世強者,古來一個時代中也出不了幾個,連他都沒有辦法,可想而知,這狗崽子的速度已經達到一種堪稱恐怖的境地了。

「汪,滾開!」

狗崽子,也就是棒槌,直通通的往登天路上沖,速度快到了極致,因為心中焦急,所以連口都開了。

「卧槽,我他娘剛剛貌似聽到那狗崽子開口說話了?」

「這畜生不會是要踏登天路吧?」

許多人目瞪口呆,但是緊接著,就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轟隆隆』

一隻大手再次抓來,簡直鋪天蓋地,但可惜的是晚了,棒槌這傢伙是真的衝上了登天路了,那大手靠近登天路的剎那,一股大道規則氣息化作利刃絞殺而出,瞬間就將大手覆滅了個無形,再看那狗崽子,已經直衝前面的壯漢而去了。

「還。。真他娘的上去了?」

身後,原先追逐的一群人都目瞪口呆,而且那通天的道路也根本沒有阻攔它,就這麼讓它朝著『天門』的方向而去了,讓眾人瞬間石化。 「我已經可以想象,秘境之中不會被一隻惡狗給禍禍了吧?」

「很有可能,這狗實在太。。。極品了,太不是個東西,最近將各大門派折騰的不輕。」

「一條狗毀了一個秘境?似乎,不是什麼難事!」

無數修士臉色鐵青,看著登天路上那隻迅速逃跑的身影,許多人忍不住想要追上去,但是當發現它在大道規則之下那依舊恐怖的速度后,這些人退縮了。

此時眾人都已經明白,這狗肯定不一般,甚至這根本就不是一隻狗,有誰見過這麼大點的狗有如此恐怖的速度的?這完全不可能嘛,完全顛覆了大家對『狗』這種優良生物的認知。

「難道是蠻獸中的皇者『銀月狼王』一脈?不對啊,銀月狼王的後代都是全身皮毛雪白,但這怎麼看就是一隻土狗一樣。」

「那會不會是廬州妖獸,天妖神犬一脈?傳聞這一族類之中有幾大犬族十分兇悍,其中『嘯天』一族便是其中以速度著稱的族類。」

底下眾人,尤其是眾多天人們開啟了他們豐富的想象力,甚至有些人將傳聞中某些域外的族類都計算進去了,但最後卻都是被大家一一否決,根本就無人能夠認出這究竟是哪一族哪一類。

「不管其他,但有一點是已經確認了,這隻狗了不得,雖然,嗯,雖然它忒不是個東西,但必須說,這傢伙很逆天啊,方才不是有人說聽到這小傢伙說話了嗎?那就更可以肯定了,這狗崽子不是凡物,趕緊讓人傳信吧,讓進入秘境的小傢伙們當心點,別著了這條惡狗的道。」

許多天人們下令,又或者拜託其他進入天門的修士們,讓他們幫忙傳話給自己門中的後輩子孫,因為,這狗實在是太妖孽了,別到時候吃了虧還不知道是誰做的,就像是那些原住民區域,要不是楓葉公子恰好經過,只怕到現在那些普通人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禍害了他們。

前面,一群大漢並排著前行,這看起來頗為壯闊,那平均海拔兩米多高的肉牆,著實震撼了相當一部分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