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偉,這是什麼,跟我講講唄,他們好像玩得很開心的樣子。”

“這你就問對人了,我可是籃球校隊的人呢,這叫籃球,我來簡單的說一下怎麼玩,首先…”被問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張偉也是來了勁。

“哦,我大概知道該怎麼玩了,那邊有個空的場子,我們過去實戰演練吧。”我興奮地說道。

“哈哈哈,你要跟我練?別說我沒警告你,待會兒被虐哭了,不許發脾氣噢。”

“哪來那麼多廢話,趕緊走,被你說得我手都癢得不行了。”

剛開始是原地運球,接着是跑動運球、上籃,最後是投籃。我憑着對身體完美的掌控,不一會兒就把這幾樣全學會了,讓張偉一度懷疑我是在扮豬吃老虎。

我們兩人很快就開始了一對一的攻防戰,俗稱鬥牛,剛開始我各種被搶斷、封蓋,還時不時走步、把球帶丟,逗得張偉哈哈大笑。

但是10分鐘過後,張偉就笑不出來了,他還在運球,突然眼前一陣風吹過,手裏的球就不見了。反應過來的時候,球已經在我手裏了,只見我一個跳投,嗖的一下,球就進框了。

“這項運動也不是很難嘛,哈哈。”我得意的笑着。

“我剛纔走神了,不算不算,再來。”

“來就來,誰怕誰。”

隨着我技術越來越熟練,張偉眼也是慢慢認真了起來,兩人打得火熱。可能是被我逼急了吧,只見張偉突然一個後撤步拉開距離,然後往左突進,我連忙上前進行防守。

誰知道張偉突然一個後轉身變向,往右邊加速衝刺,來到籃底下,縱身一躍,雙手緊握手裏的籃球,用力一灌。

突如其來的轟然巨響吸引了球場上所有人的目光,我的天啊,居然是雙手灌籃。還出自一個一米八多一點的高三學生之手,太不可思議了,太帥了,同學們紛紛圍到球場邊上看起了熱鬧。

“你剛剛那個是什麼動作?”我問道。

“哈哈,這叫後撤步轉身變向大力灌籃,帥不帥?”

“哦~原來還有灌籃這種動作啊,來,繼續。”

“我已經認真起來了,你沒機會了,認輸吧。”

這次換我進攻,我也學張偉來了個假動作轉身變向突破,但被經驗豐富的他防得死死的,一直無法突破到籃底。

我知道繼續這樣肯定甩不開張偉,只好加快了運球的速度,張偉的左側被拉出了空擋,我一個加速,突破了張偉的防守。學着張偉雙手抱球,跳了起來,用力一灌,結果把球灌飛了。

雖然這一球沒有進,但是我的這一套動作下來,也是把同學們嚇得不輕。同學們議論紛紛着,什麼時候高三的學生隨便拉兩個一米八幾的出來都能灌籃了,太假了吧,不可思議。

“太可惜了,差點就進了”我說道。

“你真的是第一次打籃球嗎?太可怕了。”

“對啊,我是第一次打啊,這不都是你教我的嗎?”

“再來。”

我們兩人在籃球場上你來我往,玩得熱火朝天,一旁的同學們看的出神。不一會兒,我覺得自己掌握地差不多了,又是一個加速甩開張偉,邁開步伐就是一跳,雙手用力一灌,引來了陣陣女同學的尖叫。

“哇塞,那個不是我們班的轉學生嗎?好酷啊。”

“看他也就一米八幾吧,居然能灌籃?”

“另外一個好像也是我們班的,也好酷啊。”

一幫女生圍在場外,一邊尖叫,一邊大喊。本來對籃球沒多大興趣的黃小娜也隨着聲音看了過來,看到了揮汗如雨的我。

黃小娜看着看着目光就挪不開了,心裏想着的全是:冬天溫暖的陽光透過室內籃球場的玻璃照在他的臉上,那吹彈可破的肌膚,那飄逸的長髮。初次見面的時候覺得他相貌平平,可是看着看着,又好像挺帥的樣子,特別是灌籃的時候,啊,好帥啊。不行不行,黃小娜你這是怎麼了,還是學習要緊,學習要緊。

跟黃小娜有着相同想法的女同學不在少數,名爲青春的萌芽,悄悄地在她們心裏紮下了根。

“不玩了,不玩了,你太變態了,不跟你玩了。”張偉氣喘吁吁地說道。

“哈哈,剛開始誰說要把我虐哭來着。”

看着我兩停了下來,不少女同學紛紛擠了過來,吱吱喳喳道:

“同學,累了吧,給你毛巾,擦擦汗。”

“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水。”

“帥哥,有女朋友嗎?”

身爲籃球校隊隊員的張偉,這種場面早就習慣了。但對於我來說,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受歡迎的感覺,一邊接過女同學的毛巾擦汗,一邊說謝謝,心裏想道:這就是受歡迎的感覺嗎?籃球這項運動真心不錯啊,以後一定要多打,嘿嘿。

體育課很快就結束,我吃了辟穀丹,一個月都不需要進食,所以沒有去飯堂。回宿舍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躺在牀上用智能眼鏡查看歷屆的英語高考試題,爭分奪秒地學習英語。

我不知道的是,因爲這節體育課,我擁有了我的第一批小粉絲,其中一個便是黃小娜——我的班長大人。 今天是我上學的第三天,在我日以繼夜的學習下,英語這門功課終於被攻克了,接下來就是數學了。

我對數學的理解大多來自《周髀算經》、《九章算術》、《綴術》等古代鉅著,第一次接觸現代數學的我,還是得從小學的教科書開始學起。

考好數學的關鍵就在於邏輯思維能力和大量的題海練習,對於我來說,考好數學只是時間問題罷了。在腦海中推演了一個早上的數學習題,不知不覺中,一個早上就過去了,快下課的時候張老師宣佈了一個激動人心的消息:

高三學年最後一次班級籃球賽在這個週六、日兩天舉行,每班選出6個男生參加,想參加的同學可以到班長那裏報名。

男同學們一聽到這個消息就好像打了鴨血一樣,紛紛踊躍報名。如果說老一輩華夏人的最愛,那必定是足球,但這一代年輕人的最愛,那肯定是籃球。高三4班是理科班,班上60人,19個女生,41個男生,這41個男生裏有30多個都喜歡打籃球,對籃球的熱愛可見一斑。

班長大人大吼道:“都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不參加籃球比賽的男生舉手,其餘的我都報上去,最後由體育老師進行篩選。”

“這個班級籃球賽是怎麼回事?”我問張偉。

“就是每個班選6個人出來打比賽唄,一年一度,還挺好玩的,全校的女同學都會去看,嘿嘿嘿。”

“那咱們也去參加吧,我挺喜歡打籃球的。”

“好好好,就這麼說定了。”


週五下午最後一節課是體育課,體育老師把參加班級籃球賽的三十幾個男生叫到了一塊,說道:“你們有36個人報名,但名額只有6個,你們懂的,都露兩手吧。”

我跟張偉就這樣當着老師的面,一人來了一個雙手暴扣,把體育老師手裏的筆都給嚇掉地上了。

2035年的今天,華夏人的身體素質早已今非昔比了,高校籃球隊裏一米九幾的大有人在,兩米出頭的個子纔算拔尖。儘管如此,能雙手灌籃依然讓人震驚,因爲現在的籃球框高3米33。

大約7年前,一次國際籃球賽上,華夏派出了5個平均身高不到一米七五的籃球員,愣是把所有國家的籃球員都虐哭了。這5位球員都是華夏聯盟的修煉者,修煉者體內的魄之力,簡稱魄力妙用無限,用來打個籃球已經是大材小用了。

魄力可以理解成一個人體內的能量,魂殿的人把這種能量稱之爲魄力,古盟的人則稱之爲內力,稱呼不同但作用相同。

華夏隊的人把魄力灌輸到籃球裏,無論在什麼位置,隨手一丟就能進球。他們把魄力匯聚在腳底,瞬間爆發出的彈跳力,能從三分線起跳進行灌籃。外國引以爲傲的身體對抗,在魄力護體面前,就跟鬧着玩似的。

那一戰,華夏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一件事:籃球這種運動,只要我們華夏想贏,隨時都能贏。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所有國際級的籃球賽都被華夏隊徹底統治,即便其他國家也派出他們的能人異士,依然無法阻止華夏隊。久而久之,外國的籃球隊一看到對手是華夏的隊伍,就五個人站在三分線外,一副不跟你玩的樣子。

後來華夏聯盟覺得這樣做確實有點太欺負人了,也不利於國與國之間的友誼,於是定下了一個規矩:

修煉者和異能者可以參加大型的籃球比賽,但是不能主動使用魄力或異能,只能憑藉個人技術和身體素質進行比賽。

這個規則還算合理,畢竟修煉者和異能者就算不動用能力,身體素質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都用能力去比賽的話,籃球比賽就沒什麼意思了。

隨着打籃球和修煉的人越來越多,華夏人的身體素質也越來越好,再加上生物科技的輔助,以往高3米15的籃球框肯定不合適了,所以被拉高了18釐米。

一米八幾的身高擱在高三,算是標準身高,擱在籃球運動員裏,算偏矮的了,這個身高能雙手暴扣,確實很嚇人。

經過體育老師的篩選,最後班裏選了4個能力、意識都不錯的同學,加上我、張偉兩人,組成了4班的班隊:我是得分後衛身高184cm,大前鋒張偉186cm,小前鋒方小磊195cm,中鋒郭家豪201cm,控球后衛李劍輝178cm,替補蔡嫋193cm。

張偉被推選爲隊長,然後5人便開始和班上的同學開始打比賽,畢竟實戰纔是最快的磨合手段,而張偉則一邊打一邊教我各種各樣5V5的技巧和戰術。

2035年的高校聯賽水平跟2017年的NBA聯賽沒什麼區別,這次的班級聯賽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籃球這項運動可不是會灌籃就能橫掃千軍的。

“今天就到這裏吧,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的班級賽。”張偉說道。

“我們兩個再練一練吧,這次的比賽,我想贏。”

“好。”

夕陽西下,放學後,籃球館裏人山人海,各個班級的人都在準備明天的籃球賽。一個年級30個班,3個年級就是90個班,學校的室內籃球館只有10個籃球全場,分不過來自然就會有磨擦。

“同學,你們兩個人佔了半個籃球場,不太合適吧,要不加上我們幾個一起玩?我們又不太會玩,一起玩玩嘛。”周子軒文質彬彬地說道。

“哇~那個不是28班的周子軒嗎?好帥啊!”

“對對對,就是他,我看過他的比賽,他可是我們校隊隊長呢。”

“啊,籃球王子啊。”

隨着周子軒的出現,周圍涌現出一大批的花癡女同學,各種尖叫各種咆哮。

“這是我們校隊隊長,怎麼說,要不要跟他一起玩?”張偉此時也停了下來,對着我說道。

“明天就要比賽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練習吧,玩什麼玩。”我對這個突然出現,還打斷我們練習的同學十分不滿。

“喲呵。小矮子,給臉不要臉是吧,沒看到我們校隊隊長都放話了嗎?還不乖乖把場子讓出來?”這個時候,周子軒身邊的“狗腿子”適時地出現,囂張地說道。

面對如此叫囂,我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張嘴吐出了一個字:“滾。”

就在這個狗腿子準備上前開啓嘴炮模式的時候,周子軒攔住了他,說道:“這樣吧,明天就是班級籃球賽了,不如我來陪你練習吧,如何?”

“好,反正張偉也快到極限了,你來就你來吧。”我把球丟給了周子軒,這個動作這球場上的意思是:1V1鬥牛,你來發球,我先進攻。

面對198cm且經驗豐富的周子軒,我幾次進攻都被擋了下來,甩不開對手,便用上了背身單打,背對着周子軒,往籃底方向逼過去。

“哈哈,我看到了什麼?一個一米八幾的人跟籃球王子玩身體對抗,笑死我了,你這球要是能運到籃底我把校園一卡通給吃了。”狗腿子周子豪笑道。

周子軒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裏想的也是差不多:居然跟我玩身體對抗,同學你是有多想不開啊。

周子軒,古盟周家家主的小兒子,年僅18歲已經是先天中期了,在古盟同齡人里名氣大得很。憑着先天中期的身體素質和過人的技術,一直在高三校園籃球場稱霸,肯定是不把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轉校生放在眼裏的。

可就在我開始推進的時候,周子軒臉都綠了,因爲我就這麼一頂,他差點就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了。周子軒立馬認真了起來,重心放低,雙臂疊在一起抵擋我的推進,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只見我越推越快,就在接近籃底的時候用力一跳,整個人騎在周子軒身上,雙手用力一灌,轟的一聲把球送進籃筐。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過了好久好久,同學們才反應過來,發出陣陣尖叫。

“我去!什麼情況?”


“周子軒居然被騎扣了?還被頂得摔倒在地上?”

“我是不是眼花了?”

在場的同學們看到了我騎扣周子軒的這一幕,都不淡定了,議論紛紛道。

“來,同學,接着練,這次換你進攻。”我手裏拿着球,對周子軒說道。

“不了不了,這位同學,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作業沒做完,我先回去做作業了。”周子軒說罷,撒腿就往教室方向跑去。

“才練一個球就不練了啊,真沒意思。”我也是很納悶,現在的人怎麼說話不算話呢,說好的陪我練球呢。

周子軒如果聽到這句話必定吐血三升,你都騎扣我了,我還陪你練習,練個毛毛蟲啊。

“還有人想陪我練習的嗎?”我說着,單手執球,對着周圍的人大聲喊道。

本來還嘰嘰喳喳的男同學一下子全跑光了,就留下一堆眼裏透着綠光的女同學,只見她們一同嗷嗷大叫地往我的這邊撲了過來,嚇得我撒腿就跑。

“呃~別走啊同學。”

“帥哥你是哪個班的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