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見到趙庸露出來的這一手,也知道沒有比試的必要了,如果自己不用空間之力的話,單純的比試速度的話,就是自己不壓制實力,也是沒有勝算的,靈兒是怎麼遇到這個傢伙的?

「我也沒什麼來歷可說的,就是一名自由修鍊者,而且還是一名雜修,對什麼都感點興趣,父母不在這裡,隨處是我家。」

趙庸反正也是臨時來客串的,隨便編個什麼他們也是不知道真假,也沒有必要認真。

「那你是怎麼和靈兒認識的?」

雷震也是不能不正視趙庸了,一個散修實力能達到這個地步那也是天賦不同一般了。

「這個伯父還是問雷靈吧!」

趙庸把這個問題推給了雷靈,先前具體的是怎麼回事,他也是知道的不是太清楚,由她說出來「是這樣的!」

雷靈就把自己看到的和經歷的詳細的說了一遍,當然她沒有說出那幾位小姑娘是趙庸身邊的人,而是把趙庸給描述成了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少年英雄了。

「姐夫,你也太牛了,竟然能把風雲子給打跑了,哈哈,好!不錯!」

雷明聽了雷靈的話也是一臉崇拜的看著趙庸說道。

「現在不要亂叫,我暫且答應他們之間可以來往,但是我還要做進一步的考察。」

雷震說道轉向雷靈,再也不提那比試的事情了,真要比試起來,輸給一個毛頭小子,也太丟面了,更何況他還有有可能能為自己女婿的人!

「不過,風隱族前來提親的事情,你也得出面應付著!」

「母親,你看父親,既然都答應我們可要來往了,為什麼還要那風隱族來提親啊?」

雷靈不滿的噘著嘴,有些嬌嗔的對著母親說道「靈兒,這隱族之間的事情,你父親也不好直接拒絕,所以還得要你出面來應付一下,至於答不答應,那就是你個人的事情了!」

**確實明白雷震的意思,要是他們出面直接拒絕,那是直接駁了風隱族的面子,就是聯姻不成,那也不能成為冤家不是嗎? 「這還差不多,還是我母親好!」

雷靈終於舒了一口氣,只要不和風隱族的那小子定親,那她的目的就算達到了,以後他們要是在問起閑操心的時候,自己就可以隨便找個理由說吹了就完事了,他們總不能揪著自己上門求人吧?

「你這孩子還愣著做什麼嗎?怎麼不敬茶啊?」

**看著發愣的趙庸說道.

「額……」趙庸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那請伯父伯母屋裡坐,我這就奉茶!」

趙庸心裡也是只打鼓,這奉茶不會有什麼講究吧?別再是和當初讓南宮丫頭洗腳,幽蓮的被直接送進屋,逍遙無雙等那樣,要是這茶一端,就甩不掉就麻煩了,他現在都成了驚弓之鳥了。

「嗬,這孩子還挺懂事的!」

**說著就和雷震、雷明轉身回屋去了,初步的考察算是及格了,端了茶那就是他們做父母的初步的認可了這個小子了。

「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趙庸見雷震夫婦進了屋,就把雷靈給拽到了旁:「這端茶沒有什麼說法吧?」

「啊?這有什麼說法啊?不就是端杯茶嗎?還能有什麼說法?」

雷靈哪裡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到底有沒有什麼說法她還真不知道。

「我是說,這茶一端,有沒有就非我不嫁之類的說法,我只是配合你演戲,我可不想弄巧成拙真把這事給坐實了!」

趙庸把自己的擔心直接的說了出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咋了?本姑娘哪裡差了,就那麼讓你急著撇清關係?你還吃虧了咋的?」

雷靈也是有點火大了,本姑娘這麼漂亮,好像他還吃虧了似的。

「哎,哎,不帶這樣的,我們可是說好了的,你可不能反悔!再說了,你不是不喜歡花心的男人嗎?我可是比那風雲子花心多了,跟著的這幾位,」趙庸伸手一指柳青兒等人,「都是我未來的老婆,而且家裡還有三四位!」

「行了,你有多少老婆我不感興趣,你放心,本姑娘還沒到賴著人求嫁的地步,行了,你先走吧,我就說你突然有急事趕回花山了,這茶什麼的你也就別端了!」

雷靈也是有點鬱悶了,別家的那些傢伙想這樣的事情還沒有呢,他倒好,急著和自己撇清關係,倒不是自己真的喜歡這個閑操心了,可是這個傢伙做的事情太傷自尊了!

「姐,你們在外面嘀咕什麼呢?姐夫還不得敬茶的嗎?有什麼悄悄話等完事了你們再說!」

雷明見趙庸和姐久不進屋,就跑出來催促道。

「小弟,你姐夫……」雷靈也是給雷明叫的迷糊了,「呸,他有急事要先走了,等他把事情解決了,專程前來給父母敬茶!」

雷靈說著,一手在背後向趙庸等人比劃著讓他們快走,不然等到他父母出來,那就不敬茶估計就走不掉了。

「|嗯,我是有急事,小弟就給伯父伯母說下,改天我專門前來拜訪!」

趙庸說完還沒等雷明說話,就讓空間精靈開啟了傳送門,然後和柳青兒等人走了進去,眾人頓時就消失了。

「姐,你就這麼讓姐夫走了?你不怕父親一生氣反悔了?」

雷明也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姐夫這麼就突然走了呢?

「哼,你就是惦記人家的東西,姐夫姐夫的,叫的那麼親熱,都快把你老姐給忘了!」

雷靈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雷明,今天是太受打擊了。

「行,好心沒好報,我是好心提醒你,反正誰做我姐夫都一樣,我才懶得**的心呢!」

娛樂圈最后一個天王

「切!明明就是惦記人家的丹藥,還說的跟什麼似的,誰稀罕你操心了!」

雷靈說著走進了屋裡。

「靈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有天大的急事,難道連敬一杯茶的時間都沒有嗎?還不辭而別,你這是要氣死我啊!」

雷震瞪著雷靈說道,這小子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這個時候有事,他看這個傢伙就沒有誠心。

「父親,他是真的有事,十萬火急的大事,您就別怪他了,他說了, 至尊逍遙仙 ,這樣也顯得正式不是?他這是尊重您二老!」

雷靈瞪了雷明一眼,這個傢伙的嘴也夠快的。

「不行,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事情,這花山論道我要去一趟!」

「父親,你去那裡幹嘛啊?閑操心確實是有急事,等花山論道結束了,他一定會來的!」

雷靈也是急了,要是父親去那裡的話,估計她和閑操心的交易就要被發現了。

「我能去幹嘛?我還不是考察考察那小子嗎?我不去也行,那你就老老實實答應風隱族的提親!」

雷震氣呼呼的說道。

「行,父親大人去哪裡都行,您要想考察,那就去考察吧!」

雷靈只好說道,她要是再一味的阻攔,估計父親的疑心就更大了,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先拒絕風隱族的提親,等父親就是發現些什麼也是晚了。


「家主,風隱族的人來了!」

一個下人模樣的人急匆匆的走進來說道。

「你帶他們去族堂,我隨後就到!」雷震說著轉向雷靈,「等下說話盡量要委婉些,別讓人難堪!」

雷震說完就和**起身向族堂走去。

「哼,還真是來的好快啊!」雷靈也是有些忐忑,估計這風隱族不僅僅是來提親的,要是能如他們所願還好說,如果自己要是拒絕了,估計要有什麼麻煩。

「小弟,你是想讓風雲子做你的姐夫呢,還是想讓閑操心做你的姐夫?」

雷靈看著雷明說道。

「當然是閑操心了,姐夫一見面就給了那麼大一個見面禮,我怎麼的也得選他啊!」

雷明很光棍的說道。

「好,等下去見風隱族的時候,你可要幫著姐姐說話,知道嗎?」

「行,沒問題,姐你就瞧好吧!」

雷明把胸脯拍得咚咚響的說道。

…………

「呵呵,風兄別來無恙啊,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雷震一進入族堂就對著那風中行說道。

「呵呵,好說好說,雷老弟就不要客氣了,我們馬上就要成為親家了,也就不要那麼多禮數了!」風中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哎,風賢侄這是怎麼了?」雷震轉眼看到包紮這肩頭的風雲子裝作驚訝的問道。

「呵呵,難道我那侄女沒有和你說嗎?」風中行看著雷震反問道,這個老傢伙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哦?難道是小女打傷了賢侄嗎?如果真是她所謂,我就先代小女給風兄賠不是了,這年輕人怎麼做事那麼不小心,哎,這丫頭還真不讓我省心!」

雷震裝作痛心疾首的說道,雖然他真的失去的真相,但是他不能說破。


「行了雷老弟,都是年輕人的事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年輕人打打鬧鬧也正常的,想必老弟也知道我此番前來的目的,我是替小兒雲子來提親來了,不知道雷老弟的意思如何?」然後他轉身指著他身後的兩位繼續說道,「我給老弟介紹一下,這位是金隱族的金如常,這為是土隱族的土行者,他們聽說如此好事,所以也執意要和我一起來沾沾喜氣。」

「金兄,土兄,剛才有失禮數,希望不要見怪!」雷震表面上帶著笑容,可是心裡早就罵開了,奶奶的,這是來提親的嗎?這分明是來逼親來了,如果今天聯姻這是不成,估計這風中行老傢伙就要和自己算他兒子被傷一事了的賬了,「呵呵,那這是好事啊,我們兩家都是隱族,門當戶對,但是這畢竟是小女的終身大事,只要小女沒什麼意見,我們做父母的,還能有什麼說的!」雷震轉頭對著一名下人吩咐道,「去把小姐喊來!」

「雷兄客氣了,希望你不要怪我們不請自來的唐突就好!」

金如常和土行者客氣道。

「兩位說的哪裡話,兩位能來是我的榮幸!」

雷震嘴上說著客氣話,可是心裡就盤算開了。

風中行這麼做,雷震心裡也也有點不爽了,他也是不太中意閑操心那小子,本來想趁這個機會再好好勸勸雷靈,要不然就自己做主答應了這聯姻,可是現在風中行把另外的兩個隱族帶來,這分明是有點要挾的意味了,這還沒怎麼著呢就給自己來這一手,要是今後聯姻了,女兒嫁給了風雲子,他豈不是更加毫無忌憚了嗎?

至此,雷震的心裡也是認同雷靈的看法了,這兒子不行,老子也是一樣的霸道,現在他也是不想和這風隱族聯姻了,反正不是女兒動的手,就算他們翻臉也找不到他們的頭上,反正自己也是不太滿意閑操心那小子,就算他倒霉了。

但是雷靈可不知道這裡的情況,當然也不知道父親此刻的想法,聽到父親的傳喚,就帶著雷明向族堂走去,也不知道父親和他們談的怎麼樣了,看來也只能隨機應變了! 「雷靈、雷明見過風伯父!」

雷靈和雷明一起拜見風中行.

「呵呵,侄女就不要如此多禮了,你和風雲子定了親,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用不著這麼客氣,」風中行呵呵一笑的說道,「哎呀,侄女還真是越來越漂亮了,雷兄,你可真是生了個好女兒,我家雲子也是有福氣,能娶到這麼漂亮的媳婦!」

「哎,姐,這不對啊!」雷明在一旁裝作驚訝的說道。

「什麼不對啊,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插嘴!」

雷震瞪了一眼雷明,這小子要是說漏了嘴,那自己豈不是太難堪了?

「無妨,無妨,賢侄,什麼不對啊?」

風中行擺擺手說道,他知道小孩子最容易說實話,他也想聽聽有什麼不對的。

「姐,你不是有心上人了嗎?難道你沒告訴父親啊?」

雷明裝作奇怪的說道。

「不好意思風伯父,我已經有心上人了,不過我覺得時機不夠成熟,所以也就沒告訴父母,讓伯父白跑一趟,還望伯父原諒,不過風公子儀錶堂堂,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姑娘!」

還真別說,自己的這個小弟還真會來事,一是給了風中行面子,二是也沒讓父親難堪,還真是一個人小鬼大的傢伙。

「雷靈,你什麼時候有心上人了?我怎麼不知道?你分明在撒謊!」

風雲子頓時也急了,這小妞分明就是在騙自己的父親,他今天來就是要和雷靈定親的,你不是壞我的好事嗎?那我就把你給娶回去,然後玩玩再把你給休了,以報自己被傷之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