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於是我又問她:「小橙子,這裡什麼地方奇怪了?」

「暈死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就是覺得在這地方造一個餐廳很奇怪而已,又沒說裡面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你這人真傻。」

我頓時被她的話噎住,一下子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無奈之下,只得拖著她離開了這裡。

不料還好沒離開多遠,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我想了想,決定先看看情況,隨即就和小橙子躲到了暗處,偷偷觀察起來。

過了沒多久,我們就看到兩個男人,鬼鬼祟祟地從我倆藏身的地方路過,並向著餐廳的位置走去。

幾分鐘后,他們各自手裡捧著一件類似飯盒的東西走了出來。

耐心地看著他們離開了地下室后,我對小橙子說道:「那兩個人,你認識嗎?」

「其中一個貌似是一名副導演,另一個不認識。」 「邪門了,這兩個傢伙手裡拿的是啥呢……」

「嗯?你說什麼?」小橙子見我傻站著自言自語,疑惑地問道。

我被她打斷了思路,乾脆就不去費心思了,「剛才在餐廳里,你發現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沒有?」

她搖了搖頭,「沒有呀,空空蕩蕩的,如果沒有那個冰箱的話,還以為是會議室呢。」

「你說什麼!」我貌似想到了些什麼,條件反射地問了句。

小橙子見我語氣不好,瞪著我說道:「我說還以為是會議室!」

「不是這句,再前一句!」

「空空蕩蕩的?」

「沒錯!空空蕩蕩的,那兩人手裡拿著的東西,不可能憑空出現。那間我屋子一定有問題!走!我的再去看看。」

不等她反應過來,我直接抓住她的手,拖著她往餐廳跑去。

第二次進入餐廳,我不再走馬觀花似地隨意溜達,而是像鬼子掃蕩般地搜索著每一處可疑的地方。

見我趴在地上,不停地敲打地面,小橙子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哈~你是不是中二病犯了?」

我抬頭瞥了她一眼,沒好氣的丟給她一句,「小橘子哈,你沒事別光看著啊,有這閑工夫懟我,還不如幫我找找了。」

「我呸!本姑娘叫小橙子!不是橘子!」她恨恨地回了句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鐵了心不準備我幫我了。

對於她的態度我並不在意,原本就沒打算讓她幫什麼忙,只要不趁機搗亂,我就謝天謝地了。

於是故意將她當成空氣,繼續趴在地上努力尋找線索。

隨著時間的流逝,還是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隨之我的情緒開始變得急躁起來。

「MD!見了鬼了!」

從地上爬起來,我喘著粗氣對憋著笑的小橙子說:「水果妹妹,就算不幫忙,也不用嘲笑我吧!」

「哼!你自己無能還要怪到我的頭上,男人果然都是大傻狗!」

懟完我后,她起身走到我邊上,笑嘻嘻地看著我,卻不說一句話。

我被他弄的有些摸不著頭腦,正想問她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她卻趁我不備,狠狠地踩了我一腳。

「哈哈哈哈!大傻狗!」


這死丫頭壞的很,踩我也就算了,還故意踩在腳趾尖上。我一時沒忍住痛,踮著腳往後退了幾步,不巧正好撞到了那台三開門冰箱上。

沒想到的是,這一撞,撞出了一個意外的驚喜。

被撞到的冰箱,受不住力,往一邊滑出了十幾公分,露出了一塊薄鐵皮的一角。

我一下子愣住了,忘記了自己還抱著一隻腳,金雞獨立的站著。

小橙子看到我的傻樣,好奇的伸手推了我一把,「你練功吶?發什麼神……」

「哐當~」

「哎呀!」

再一次被她暗算,我由於重心不穩,直接摔倒在地上,落地的瞬間,還悲催地將腦袋重重的磕到了冰箱上。

見我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她有些害怕了,連忙蹲下身子問道:「喂?你沒事吧?別嚇我啊!我就是開個玩笑啊!」

「麻煩挪挪位置,你擋住我視線了。」

「哦哦哦~」聽到我還能說話,她鬆了一口氣,趕緊站起來,閃到一邊。

我弓起身子,跪在冰箱前,伸手在薄鐵皮上敲了幾下。聽到鐵板下傳出了輕微的迴音后,我迫不及待地站起來,將冰箱挪到一邊,隨即薄鐵皮露出了全貌。

小橙子看見地上的薄鐵皮,立刻來了精神,順勢就要蹲下去掀開它,卻被我一把拉住,「不要命啦!你知道下面是什麼啊!」

她被我的話嚇了一跳,本能地躲到了我身後,伸出半個腦袋問道:「幹嘛老是嚇人家啊~」

我懶得跟這個丫頭片子浪費口舌,像提小貓一樣拎著她的后領,將她提溜到一邊。隨後摸出手機打給了吳少東,「吳隊,說話方便不?」

「方便,什麼事,老程。」

「我在電視台地下室里,有點發現……」

將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吳少東后,他出乎我意料地沒有要求掀開薄鐵皮,「老程,你先不要管它,把那裡恢復原狀后,你去查一下那兩個人。」

「什麼意思?」

「薄鐵皮下面情況不明,電視台又是個敏感的地方,如果沒有萬全的把握,我不建議打草驚蛇。你先從那個什麼副導演入手,小橙子不是認識他嘛,就讓她幫你去試探一下。」

聽他洋洋洒洒說了一長溜的話,無非就是在勸我不要掀開薄鐵皮。說心裡話,對於他的意見,我有些不以為然。

之所以我不想冒冒然掀開它,是擔心下面有什麼報警裝置或機關,而吳少東卻是所謂的影響。

「喂?老程你怎麼不說話?」可能吳少東等了半天也沒等到我答話,怕我不聽他的安排,故此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焦躁。

我暗自嘆了口氣,無奈地對著電話說道:「哦,剛才有些失神。沒什麼事,我就掛了。」

不等他說話,我急匆匆地掛斷了電話,隨後將冰箱搬回原位,「水果妹妹,只記得你剛才說認識其中一人,你跟他熟不熟?」

也許小橙子因為前面捉弄我,感到有些內疚,破天荒的沒跟我反調,而是順從的說道:「嗯~認識是認識,不過不是很熟,畢竟我和他不是一個節目組的。」

「能不能找個機會,帶我認識下?」

她想了想,點頭答應道:「今天太晚了,要不明天白天吧。你早點來找我,我想辦法帶你去他那個欄目看看。」

我抬手看了看手錶,發現快9點了,這個時間確實不大方便,隨即就同意了她的建議。

與她約定了明天見面的時候,我們就一起離開了地下室。

回到錄影棚,我將小橙子打發走後,就立刻坐到了姜麗娜邊上。好在她正看的起勁,沒空質問我出去那麼長時間做了些什麼。這樣一來,我也落得個輕鬆,免得還要挖空心思去編理由。

無精打采地混著時間,好不容易熬到直播結束,我立刻像等到放學的孩子一樣,地拉著姜麗娜的手,樂呵呵地說道:「老婆,咱回家吧!」

姜麗娜白了我一眼,將我的手甩開,「老公,你傻啦?我們走了,靈兒和艾米怎麼回家?」

我想了下,感覺耽誤不了幾分鐘,就答應了下來,「那行吧,我們去後台找她們去,趕緊走,再待下去,我人都要待傻了。」

不料姜麗娜立刻就無情地打破了我的美夢,「她們還要卸妝,換衣服呢,沒那麼快的。要不你自己去逛逛,我去陪她們?」

我不明所以地問道:「為啥只有你去?」

「老公你傻啊!女孩子的更衣室,你好意思進去嗎?」沒好氣地丟下這句話,她隨即扔下我,往樓台走去。

看著她的背景,我忽然有種引狼入室的感覺,當初收留這兩個丫頭,壓根就是個錯誤。

不過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接著傻等下去。

這一等,就等到了半夜11點,才看到三人說說笑笑地走了過來。

帶著她們去停車場取了車后,我一腳將油門踩到底,一路飛馳地向環島花苑駛去。

回到家中,我無語地看著三人圍坐在一起,亢奮地談論著直播中的趣聞。無奈之下,我只得獨自回房睡覺去了。

第二天中午,我帶著李如松一同去了電視台。在主持人專屬化妝間里,我們找到了正打著瞌睡地小橙子。

將她喊醒后,我們馬不停蹄地去了《新聞坊》欄目組。在錄影棚外,小橙子熟門熟路地跟總導演打了個招呼,就被放了進去。

找到昨天在地下室遇到的那名副導演,小橙子先與他寒暄了幾句,就把我們引薦給了他,「馬導演,這一位是我的男朋友,他今天過來是特意找你諮詢一些事情的。」

馬導演親切地對我笑了笑,「呵呵,兄弟貴姓?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

我裝出一副沒見過世面的神情,陪著笑臉回了句,「馬導演你好,我姓程,這次來找你,是想諮詢下我的話,你們能不能不要讓我露臉。」

「這個事沒問題,一般爆料人不主動提出,我們也會在後期處理的時候將臉遮住。」

等他說完,我露出自己有大新聞要曝光意味說道:「哦!那太好不過了,我還擔心到時候把我的臉露出去。」

他果然中招,急切地問我:「嘶~程老弟,你是不是有什麼大新聞要爆料?」

見他上鉤了,我故意半推半就地對他說:「呃…是啊,只要你能不讓我露臉,我就送你個大聽聞。」

「這件事你放一百個心,我們一定不會將你送到台前的。」

我裝作感激地樣子,對他點了點頭,「馬導演,你這樣說,我就完全放心了。事情是這樣的,我昨天無意中聽到市局最近查了一個大案子。受害者最少兩百多名,不過疑犯卻跑了。」

馬導演被我的話嚇得一哆嗦,連忙問道:「疑犯跑了?能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個老掉渣的道士,聽說過了一百出頭了。」 馬導演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額頭上也也冒出了冷汗,「那個程老弟啊,你還知道些什麼啊?」

我故弄玄虛的說道:「別的知道的不多了,不過聽說這次要抓不少人,好像不少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馬道你可不要到處亂說啊,不然會害死我的。」

他倒吸一口涼氣,「不會不會,那個什麼,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程老弟,你就和柳澄隨便逛逛吧。」

丟下這句話,馬導演跌跌撞撞的跑出了直播室。

他走後,我疑惑的問小橙子,「他說的小橙子是誰?」

小橙子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你說呢?」

「呃……」

李如松看到我的囧樣,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不是我說,老程你有時候是有點傻。」

「嗯嗯,這句話我認同。」

見兩人一唱一搭的,我冷笑一聲,率先走了出去。

回到小橙子的化妝間,我將門反鎖上,然後對李如松說:「老李,你怎麼看,那些人會有下一步的動作不。」

李如松搖了搖頭,「我看還不至於,鬼面只要沒有歸案,他們就不會做的太跳脫。」

「那怎麼弄,老吳現在不允許我們搞出太大動靜,難道就這麼乾耗著?」

見我情緒不是太穩定,李如松趕緊勸解道:「也不是說他們一定不會有所動作,只要有什麼辦法激一激他們,那些人還是會坐不住的。」

我眼睛一亮,「哦?你是不是有啥法子了?」

他訕訕的笑了笑,「嘿嘿,沒有,還沒想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