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吹萃香不過是隨口說的,沒想到竟然真的猜對了。

這實在讓人驚訝啊!一段時間沒回來,又有人慘遭那傢伙的毒手了嗎?

「你知道他如今在哪裡嗎?」

冥夢沒有回答她的問話,而是自行升空飛走了。

「好冷淡的傢伙。」

伊吹萃香感嘆了一下,也立刻追了上去。

不管那傢伙能不能找得到東方遙,可是跟著她,總比待在神社裡無所事事好。

萬一真的能夠找到,那就是自己的幸運了。

就那麼一愣神的功夫,冥夢就已經走得快不見蹤影了。

「喂,別飛得那麼快啊……」

=============================分隔線=============================

吃完飯,一幫人就出去散步的出去散步,上樓休息的上樓休息去了。

就連靈夢她們也是,這令我好生詫異,我本來還以為她們會有很多話要跟我說的呢!比如我們這段時間的藏匿給別人添了多少麻煩,這麼做有什麼目的之類的,想不到她們居然什麼都沒說。

嘛,不過這樣子倒是讓我的耳根得以清凈了。

客廳就剩下了那麼兩三個人,一下子變得安靜了許多。只是很快樓上傳來的喧鬧聲,又將這份安寧打破了。

「真是非常抱歉,大老遠的勞煩您親自來一趟。」


直到這時候,里香才有機會向對方道謝。

「應該道歉的是我才對,那麼久才來。」

早來一點的話,這個女孩子就不用遭受那種不必要的災難了。

「不不不,我一點都沒有怪您,是我自己太弱了。」

來自於大城市的孩子,野外的適應能力太差了。

如果沒有其他人的幫助,自己在這裡恐怕根本沒辦法活得下去。

「別想太多了。」

這傢伙,屬於那種容易自怨自艾的類型啊!

要轉移一下話題才行,否則她會越想越歪的。

「對了,你的論文完成了沒有?」

都那麼多天了,大概完成得差不多了吧!

「是的,承蒙您的惦記,已經全部完成了。」

說到自己的論文,少女的神sè立刻變得開朗了許多。

那可是她來到幻想鄉之後,最大的收穫了。

「哦,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既然畢業論文都已經完成了,她也是時候離開了啊!

里香不禁一愣,接著低頭不語。

是呢,也是時候該走了的。

這裡畢竟不是自己的家,不可能一直呆在這個地方的。

「過兩天我就回去了的。」

好半響,少女抬起臉笑著說道。

「……是么。」

對方眼中的落寞我並非沒有注意到,可她終究是現世之人,而且也不是了無牽挂,所以,不可能叫她留下來的。

里香雙手撐著大腿,可能是心裡不怎麼好受吧!又低下頭不說話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點沉悶。

「師父大人,東西都已經洗好了。」

米斯蒂婭甩著手上的水珠,和其他幾個女孩子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辛苦你們了。」

幸虧有她們幾個在,不然連收拾餐具都需要我動手了啊!

「你們也都休息一下吧!」

「是。」

十六夜咲夜上樓找蕾米莉亞去了,東風谷早苗也拉著里香出去外面走動一下。

剛才的話,還有許多沒有講完呢!

真是個機靈的女孩,想必她也看出來里香的情緒有點低落,想藉此開解一下對方。

「師父大人,我幫你揉一下肩膀吧!」

「嗯,好的。」

米斯蒂婭站到了男子的身後去,伸出雙手輕緩的揉捏著對方的肩膀,偶爾還用小拳頭敲兩下。

時間就在樓上的吵鬧聲,與樓下的寧靜兩者的夾縫之間,悄無聲息的流淌著。

=============================分隔線=============================

魔理沙撿起一塊小石片,朝著湖裡用力拋了出去。石片在湖面上打出了五六個水漂,才最終落入了水中。

「yes,七連冠哎!」

少女得意的擺了個勝利的姿勢,這可是她第一次能夠打出那麼多的水漂呢!

「笨蛋,是六連冠才對。」

冷眼旁觀的靈夢可是數得很清楚的,那塊石片只彈起了六次。

「咦,最後一次不算的嗎?」

「當然不算了。」

最後一次都已經落進水裡了的啊!


「哦,那就是六連冠了。」

雖然少了一次,但是魔理沙一點也沒有沮喪的樣子。

六也好,七也好,反正都是超越以前的成績了的。

「笨蛋……」

對方這麼容易就滿足了,讓本來還打算再譏諷她一下的靈夢頓感無趣。

「魔理沙。」

「嗯,什麼事?」

少女蹲在地上,正在尋找著更好的石片,她打算再刷新一次剛才的記錄。

「認真地聽我說。」

見對方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巫女大怒,上去就是一腳,將對方踹了個狗啃泥。

「唉喲!」

魔理沙扶著腰,吃力的站了起來。

「也不需要用腳踢我吧?」

而且下手一點都不留情,如果對方不是靈夢,她早就發飆給對方一發了。

「閉嘴,這是你罪有應得。」

單單是這一腳,還沒辦法完全消去靈夢內心中的憤怒呢!

還有那個傢伙,先讓他多輕鬆一會兒,等晚點再慢慢炮製他。

「嗚……」

少女覺得很委屈,自己又不是主謀者,為什麼這傢伙老是向自己發泄不滿的?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為了避免今後再出現這種突然失蹤的情況,靈夢覺得有必要跟對方做一個約定。

「以後你不管去哪裡,都必須首先告訴我聽,知道了嗎?」

「哎……」

什麼事都要報告,難道包括上廁所跟洗澡嗎?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那種事情我才沒興趣聽呢!」

彷彿看穿了她心裡的想法,靈夢沒好氣的說道。

「反正只要是那傢伙有什麼異常舉動的,都要立刻向我彙報。」

那個傢伙自然就是東方遙了,目前在整個幻想鄉之中,會搞出些什麼問題來的人,就只有他了。

「誒……那我不就成間諜了嗎?」

安插在東方那傢伙身邊的間諜啊!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會不會被滅口的啊?

「你有什麼疑問嗎?」

「我……我沒有。」

這時候來自於巫女的無形壓力真是非同小可,即使是膽大包天的魔理沙,此刻也只能乖乖的屈服了。

不屈服的話,她現在就要被滅口了的。

「非常好。」

儘管魔理沙的話也不是很值得相信,不過既然她答應了,總是稍微放心了一點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