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符文古老而又神秘,區別於之前所見過的任何一種烙印,偏偏有讓人感覺到像是主宰天地般的東西,帶有獨一無二的尊貴氣息。

鋸齒長刀,長了一萬兩千餘丈,原本十分迅疾,但是當落入了波紋所波及的範圍內后,卻好像泥牛入海般,開始逐漸的減弱,最終歸於平息。


「這是什麼東西?」

噬感覺到了恐懼,面對那神秘的符號,竟然有種凌亂的感覺,連靈識都開始產生了混亂,好像面對著比自己更高一等的事物般,像是要遭遇大破滅。

『呼啦』

或許是感受到靈魂的虛弱,你下方魂潭內,靈魂的力量波濤洶湧,有種吞噬一切的氣息擴散了出來,將造成靈魂不適的氣息瞬息間便吞噬的一乾二淨。

「這…剛剛發生了什麼?」

噬感覺到震驚,在恢復過來之後,靈識在第一時間便退回了魂潭內。

魂潭發光,諸多紋路都亮了起來,逐漸形成一張大網,將整個魂潭都給密封了起來。

「魂潭竟然還有如此妙用?真是天助我也!」

噬發出了驚喜的叫喊聲,在沉入魂潭的剎那,所有的不適都消失了,透過那密密麻麻網狀的構造,再也不能有一絲混亂的力量侵襲到自己的靈魂。

魂潭,不僅有孕育靈魂神魂的能力,竟然還可以鎮守靈魂,讓自己不迷失,這還是頭一次聽說。

『轟』

經過多次的試探之後,弒神草三十六根觸手暴#動了,無盡的刀光像是要填滿整個腦海世界,將所有的一切都包裹了進去。

一道又一道的鋸齒,不斷的劈砍在魂胎所震出的波紋上,波紋開始蕩漾,如同靜初的湖面,開始不平靜。

最後,那三十六道攻擊化成了光,每一次劈砍,便讓那波紋散發出『咔嚓』的聲響。

「哼!」

突然,一陣冷哼傳遍了整個腦海世界,讓躲藏在魂潭內的噬通體發冷。

「魂淡,竟然真的有東西寄居在我的魂胎內,這是要脫胎之後進行奪舍么?今日若不殺你,來日豈不成了大患?」

噬低吼,如果能夠看到外面的肉殼,眼睛此刻肯定已經通紅一片,這是大患,又是不死不休的仇敵。

「哼,想不到啊,竟然被你發現了,而且還請來了『滅世級』的異物助陣,真不知道你這小傢伙究竟是什麼來歷。」

「若不是忌憚那株黑色的植物,本尊早已將你靈魂滅殺,主宰一切了,待他日讓本尊實力全復,這九天十地就將歸於我的統治之下。」

「就如同,那神話之前!」

莫名的聲音從魂胎內發出,讓噬心中一片冰冷,神話之前?噬想到了一種可能。

「青天,你…竟然沒死!」

噬的語氣中帶著顫抖,不知是因為驚駭還是仇恨,這是害死他師傅的元兇。

「哈哈哈哈,吾乃青天,主宰天上地下,怎會輕易的死去?生死魔以為能夠殺了本尊?哼,若不是當年我身受重傷,那生死魔早就被劈殺了讓本尊煉成傀儡了!」

一道身影,突然從魂胎前飄蕩了出來,半分透明半分凝實,白髮披肩,血色的手指甲有一丈長,不過,與之前水下的怪物所不同的是,它的身軀看起來很優美,雖然看似恐怖,但是本身卻給人一種極為完美的感覺。

這,便是青天!

一個原本已經確定身死的怪物!

「青天,你不是已經與我師父同歸於盡了嗎?我們當時親眼所見,你不可能逃脫的掉!」

噬語氣中帶著不甘,為什麼自己的師父死了,而青天卻活了下來,都已經過去了萬古的歲月,無盡的年代,它竟然活了下來。

難道它真的就是所謂的『天』?這天地不滅,它身軀便是不滅?

「嘿嘿,今日先除去這『滅世級』的異物,而後順便抹殺你,佔據這具身軀,便讓你死個明白又何妨?」

「可還記得,當初在破碎的殘界中,有一『神靈』曾經吞吃過你的血液而進化?你們所不知道的是,那種進化而來的你們眼中所謂的『怪物』,實際上便是我的一絲元神所聚集而成,只可惜,我不能操控它們,否則,只要所有的靈體都被融合乾淨,凝聚成一道最強的『神靈』,便是我的又一魂念!」

青天說到這裡,似乎有些感慨,但是聽到噬的耳中,卻讓他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

「可惡,早知如此,便要將你的一切全部都毀掉,不過現在也不晚,既然你已經現出了身形,今日便死吧!」

噬語氣中帶著憤恨,雖然不知道它口中所說的『滅世級異物』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但是,這顯然是能夠威脅到它生命的存在,今日一併解決掉,也算是了了自己一個心愿。

報仇!為自己的便宜師父血恨! 人形怪物,號稱『青天』!

原本以為已經死去,沒想到竟然再現!

其當真就如此的難殺么?噬心中憤恨不已,卻又有些無奈。

「了結?不錯,你我之間,本尊與明尊之間,本尊與天下生靈之間,必須要有一個了斷。」

「原本爾等皆為螻蟻,只能服從於本尊,什麼萬靈什麼自由,你們作為低等的生靈,生來註定就要被我族來統治,敢於反抗者,必殺!」

青天站立在魂胎之側,只是一個虛淡的影子而已,但是受到其情緒的影像,那腦海深處竟然隱隱有裂縫隱沒。

外界,噬此刻的眉心處,突然有鮮血溢出,順著額頭流淌到脖頸,滴滴答答,看著好不嚇人。

「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眉心竟然流血了,該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紫衣臉上帶著焦急,眼中更是隱隱泛起了淚光,所有關於噬的事情,都讓紫衣魂不守舍。

「我來看看!」

小獸也是滿臉凝重的皺了皺眉,而後雙目中突然放出耀眼的紫光,其中有兩枚符號閃現了出來。

一個環繞雷霆,另一個環繞鋒銳,兩者之間交匯到一處,突然發出一種能夠洞開天地的顫音,緊接著,噬的眉心處就裂開了一道耀眼散發著白光的縫隙。

兩枚符文竟然可以洞開生靈的腦域,這動輒是要出問題的,一旦出現意外,不僅是被施法者,就算施法者也要承受極大的傷害。

輕則遭受道傷,重則修為散盡而死,這是不可磨滅的重創。

只是,此刻一人一獸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不知道噬的腦海中究竟是起了怎樣的波瀾,所以只有出此下策。

幸好,這兩枚符號乃是伴隨自身先天而生,雖說此時應用著還有些勉強,但是卻也已經足夠應付當前的狀況了。

『咔嚓』

然而,當兩枚符文破開噬腦域的瞬間,其中突然衝出了數道神光,頃刻間便將那兩枚符號給瓦解了。

『噗』

小獸受到牽引,倒飛而回,狠狠的撞擊在此前布置好的結界陣法內,盪起漫天的波紋等,而後摔倒在地上,一個勁的吐血。

「小棒槌,你有沒有怎麼樣?不要嚇我啊!」

修仙是一種什么體驗 ,這是怎麼回事?小獸修為何等的強悍,竟然都因此而受傷,雖然不知道此前的兩枚符文究竟是什麼東西。

但是在其出現的剎那,紫衣也明白,這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一層次的御天境高手所能夠對抗的。

即便如此,那兩枚符文還是被擊破了,這讓人有些驚駭,噬的體內究竟面臨著怎樣的驚濤駭浪?竟然會如此?

「咳咳咳,大意了,本命符文竟然被擊潰了,其中有噬體內幾樣重寶的氣息,那是在護主,還有一種氣息雖然看似微弱,但是卻讓我聞到一絲毛骨悚然,不知道怎樣去形容,就好像是面對著天敵般。」

「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天敵,不是針對我神獸一脈,而更像是針對萬靈般!」

小獸邊咳血便訴說著,眼中逐漸流露出驚駭的神色,到此,小獸才知道,恐怕事情大條了,在這秘境之中,除非昊天鏡器靈親自出手,否則只能依靠噬自己來解決,別人根本就幫不上忙。


「青色的豪光是神秘青石,黑白光芒應該是陰陽靈珠,一抹炫白是那石棍吧,還有最令人忌憚的黝黑色,應該來自噬的本身,最後才是那道看似微弱的氣息,卻好似凌駕萬靈之上的主宰,讓人驚詫。」

小獸趴伏下來,原本所受到的創傷就沒有完全好,此刻更是再添新傷,全身的氣息隱約間都好似下降了不少,這是命符破碎導致的反噬所致。

「他的體內到底發生了什麼?簡直亂了套了。」

紫衣臉上滿是擔憂,焦急的聲音帶著哭腔道。

「靜觀其變吧,我們已經不能幫上他了,只能依靠他自己,若是…嘿嘿,即便讓我神獸血流盡,也定要同歸於盡。」

小獸眼中泛起凶光,語氣更是森寒到了極點,雖然與噬經常打打鬧鬧,甚至偶爾還會將對方揍的鼻青臉腫。

但這是一人一獸彼此間溝通感情的方式,實際上兩隻生靈能夠彼此交託性命到對方手上,所以此時才有此一說,顯然,它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拼上性命!」

紫衣也是渾身蒸騰著紫霞,周圍經文聲響起,周圍異象紛呈,一會如雲霞初升,一會又如仙光飛逝,十分驚人。

而此刻,噬卻是笑開了顏!

「之前的洞口…是有人以大能力將我的腦域給打開了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這青天隱藏極深,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避過了體內諸多至寶的勘察。」

「對了,它躲藏在我魂胎內孕育,那幾樣寶貝肯定將它當成了自己人,此刻有人破開我的腦域,幾樣寶物都自動護主,而那青天的氣息也是暴露了,來吧!」

或許,正是應了噬所說般。

『嗡』

腦域內產生了嗡鳴聲,一塊大青石,不過三米長,在一陣波紋中緩緩露出真容,懸挂在高空,像是在腦域高空的朦朧世界內多了一枚青色的太陽,極為的炫目。

『嗤啦』

一道縫隙無中生有,這是一桿綻放著白光的石棍,其上散發這鋒銳的氣息,讓人肌膚生出裂紋。

噬沒有想到,這石棍竟然如此神奇,能向那青石般,可以沖入自己的腦海內,而且看情形,在自己的腦海內,這石棍的威力好似更強了。

隨後,無聲無息之間,一個十米長的轉盤出現了,好似一副疊加的太極圖,演繹出一個浩大的世界,像是磨盤,緩緩降臨。

這磨盤便是那陰陽靈珠所化,此刻顯化在此,剛一出現,無盡的陰陽二氣就好像是見到了仇敵般,瞬間狂暴了起來,看情形,明顯噬沖著那人形怪物而去的。

噬滿臉的喜色,充滿了期待的看向四周,結果,讓人失望,那詭異的黑色植物並沒有再次出現。

「難道是之前的消耗讓你大傷了元氣么?都是我不好!」

噬低聲喃喃,搖頭嘆息,而後臉上逐漸換上了冷酷的笑,看向那人形生物時帶著憤怒。

「哼,一條臭鹹魚,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也想翻身?」

雖然這樣說,但是『青天』此刻也是面容嚴肅了起來。

原本,還想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滅絕級』的異物除掉,而後李代桃僵,徹底的取代噬,誰知會有這樣的一出。

「神獸么?當今之世,竟然還有神獸降生?看來這天地是要重新煥發新生么,也好,將來有一天本尊君臨天下,總不好去統治一片殘破的大地,至於這隻神獸,哼哼,敢壞我好事,將來比將其製成傀儡為我驅使!」

青天嘴角帶著冷笑,只可惜,噬根本就無法看清它的真容,那是一個怪物,雖然看起來很完美,但完全不能符合天下生靈的審美觀。

「來!」

噬大喝,周圍網狀的紋路逐漸散去,重新烙印上暗金色的魂潭,一道青色的流光,跨越了空間而來,瞬息間便出現在了噬的手上。

噬的靈識化為人形,只是有些虛淡,畢竟這不是神魂,但好在其靈識實在強悍,這一下猛的看去,卻如那『青天』一般。

青石化小,這是在噬的腦海世界內,規則由噬自己而定,此刻小到了一米,被噬抓在了左手手中,而後一道白光閃過,其右手上又多了一跟石棍,散發鋒銳之氣。

「殺!」

噬再次大喝,隨後那十米大小的陰陽磨盤也動了,就像是早已等待多時,可謂是仇人見面,瞬間就與『青天』爆發出驚天轟鳴。 先天靈物都有靈,好似另類的生靈般存在,就如那『昊天鏡』中的器靈,有自己的意識。

而就是自神話前,跟隨生死魔一戰,結果兩敗俱傷,就連這號稱萬劫不滅的先天寶物都遭受到了極大的重創,其中的器靈身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