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振良兩手插袋走過來,修長的手指點了點額頭上的綁布,挺拔的身子壓迫下來:“舊賬新仇,你忘得倒快。”

米小唐被殷實的黑影籠罩着渾身一陣僵硬,她就不該愚蠢得跟他浪費口舌。

呵,不說話了,那麼就是老實由命的意思。

替我轉達你朋友,下一個就輪到她了。”

這句話讓米小唐真的毛骨悚然起來。

這個男人除了她還要找上雪眠的麻煩?他要對雪眠做什麼,就像剛纔對她做的那些事麼?!

一這麼想,米小唐比自己受到屈辱還不能忍受,她和雪眠的感情就像親姐妹一樣,雪眠已經夠可憐了,有個把她當東西一樣隨時出賣的母親,好不容易現在來了南城,剛找到工作,可以過得像個正常。

她怎麼能讓這種人/渣去找她的麻煩,要是對雪眠做出點滅絕人性的事,她的人生就都毀了!

米小唐知道她該忍,該當什麼也沒聽到。

但是身體的反應是最誠實的。

“姓秦的,你真的以爲這個世界憑你無法無天了?!”

米小唐敢這麼說就代表她是真的豁出去了,理智,冷靜都拋在腦後了,她就不信她真的成了一具屍體,他會一點都沒有麻煩!

在秦振良眼裏,她的警告就是個屁,還不如一個屁——

“怎麼,又要報警?!”

把她帶來這裏,隨他褻/玩,只能跪地求饒,她的記性真心讓人着急。

“去啊,我倒是要讓你看看——司法的力量到底會不會用在保護你們這種微不足道的女人身上。”

秦振良臉孔逼近到米小唐的跟前,整個放大在她驚恐的瞳孔裏。

也許他說的沒錯,這個世界都是圍繞着權勢,金錢運轉的,誰會把她和雪眠這樣沒錢沒勢的小人物當回事?!

何況,他可是黑道的人啊。

黑道的人又怎麼會把法律看在眼裏!

“拜託你,不要去招惹我朋友,錯是我犯下的,和她無關,你想怎麼耍我都可以,就是不要算在我朋友頭上。”

一隻纖細的手腕握住他的手臂。

好像做足了生死的覺悟。

她倒是仗義。

這個私心橫行的時代,還有願意爲了一個朋友犧牲自己,這麼愚蠢的人?!

秦振良看着米小唐,心裏說不上來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只覺得她……越發的有意思。

不用猜,那個宋雪眠百分百就是她的弱點——

秦振良從小學會的生存法則就是,一旦逮着人的弱點,就一定要善加利用!

“話是你自己說的,那麼只要你願意連同她那一份,一併扛下來,我可以考慮放她一馬。”

“我願意!”

秦振良話音未落,米小唐這邊想也沒想就給了他一個斬釘截鐵的答案。

男人虛無的一笑,這女人果然蠢到了無極限。

就這麼把自己給賣了,她還真以爲他是信守諾言的人?

被他耍了那麼多次,怎麼就一點都學不聰明。

“別跟我玩花樣,要是讓我知道你報警,我他媽的立刻就把你和她統統賣去柬埔寨當妓/女。”

秦振良的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米小唐也沒把他的話當開玩笑,只是:

“我說話算話的,但是我要怎麼相信你也會說話算話,不會再出爾反爾?”

原來她還有點腦子。

那麼要不要他給她一點獎勵?

秦振良森冷的臉突然劃開一抹突兀的笑意,每每他笑的時候,米小唐就特別的害怕。

“嗯……”他作勢想了想,腳步不知覺間儼然湊到她的跟前——

誰知道,他伸手上來就握住她的胸,邪肆地撩起脣:

“摸着你良心說話。”

米小唐花容失色,“畜/生!”她擡手就打他,秦振良反手一擋就把她的手反剪在她的身後,遂而扣着她的腰用力一勾,就把她扣進他的胸膛:

“蠢貨,同一種把戲對我無效。”

眼神落在她緊貼上來的一雙圓潤:“明明就是你這小胸脯晃啊晃的勾人犯/罪。”

秦振良手指做弓,放肆的就朝上面彈了一下。

米小唐脊樑骨一個激靈。

憤怒的渾身掙扎起來,秦振良則輕巧的往後退開,置身事外,朝着霍樑打兩個眼神,示意讓他處理善後,米小唐被推了出去,就聽走廊裏一路是女人的謾罵聲……

親們給點回饋吧,秦唐夫婦情節好不好看?虐度,你們能接受麼?看文的人數跌得慘不忍睹,親們,是要逼貓貓棄文麼?多給貓貓一點寵愛吧,傷不起啊……

推薦貓貓完結文:《舊愛的祕密,前夫離婚吧!》 雖然葉繁星寫的是跟傅景遇的小故事,但並沒有描寫傅景遇的條件和情況,趙嘉淇也看不出來那個人就是傅景遇。

重點是,她不相信葉繁星在微博上會有這樣的人氣。

所以,她還挺喜歡葉繁星寫的那些故事的,還經常把顧雨澤和她自己代入進去,總覺得那就是他們。

對葉繁星的好感也越來越深。

名門寵婚 反正對方也不知道她是誰,就算她說了自己的事情,別人也不會知道是她,所以,她就放開膽子,把今晚的事情說了一下。

……我真的不知道爲什麼!那個女生家裏條件真的很差,她跳舞沒我跳得好,長得也沒我好看,但是,她運氣就總是比我好。

我又回到的地方 尤其是自己付出那麼多,葉繁星在傅家的地位卻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簡直讓她受到了打擊。

葉繁星看着趙嘉淇的話,氣得忍不住咬牙,這個趙嘉淇真是踩她踩上癮了,說到最後都得補上幾句。

氣了一會兒,葉繁星又忍不住笑了,想不通嗎?想不通就對了。

她突然覺得,以趙嘉淇的個性,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想通的。

畢竟在她的眼裏,葉繁星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最底層的人。

……

跟趙嘉淇聊完大概十分鐘之後,葉繁星看到她最新的一條微博,被打賞了999塊錢,是趙嘉淇打賞的。

她覺得趙嘉淇簡直是瘋了!

若是趙嘉淇有一天知道這個號是她最看不起的人的,會不會被氣死?

就在這時,葉繁星的微信上有消息發了過來,就兩個字,是大叔發的:人呢?

傅景遇去洗澡的時候,葉繁星就回來了自己的房間。她洗完澡,往牀上一趟,直接把他給忘了。

平時傅景遇都不喜歡跟他一起睡的,現在竟然開始主動找她了,葉繁星還挺意外的。

她揚了揚嘴角,從牀上一下子蹭了起來,穿上拖鞋,蹬蹬蹬跑向隔壁房間,跑得比兔子還快。

傅景遇靠在牀頭,屋裏只開了牀頭燈。

葉繁星爬上牀,看着他,“大叔。”

她一雙眼睛笑得彎彎的,很開心的樣子,傅景遇勾了勾脣,想到要跟自己睡,她有這麼開心?

他其實知道,葉繁星一點都不害怕跟他一起睡的原因是什麼。

不就是以爲他不行嗎?

馬上就要十月了,十月,是葉繁星的生日,她身份證的年齡,也會到二十歲。

到時候他會讓她明白,他到底行不行。

只是……看着葉繁星這副身體,傅景遇卻充滿了懷疑,她可以嗎?明明吃了那麼多,怎麼就沒長出什麼肉?

葉繁星望着傅景遇,“大叔,你在想什麼?”

一直盯着她,也不說話,怪讓人發慌的。

傅景遇說:“你明天早點起牀,去跑跑步。”

“啊?”葉繁星不敢相信地望着他,平時週末,他都會讓她多睡一會兒。現在沒頭沒腦地來這麼一句,是什麼意思?

葉繁星爲難地說:“可是我明天跟瑤瑤約好了。”

傅景遇說:“行,那你早點起,然後跑一個小時。”

“……”葉繁星不敢相信地望着他,“爲什麼啊?”

跑步難道不是顧雨澤的專利?

她做錯什麼了啊?爲什麼也要接受這種懲罰?

(三更,關於顧雨澤和趙嘉淇在一起我就是隨便一說哈哈哈,別緊張。) “閉嘴!”歐巖的怒火終於爆發了出來,但是想到妹妹終究是受害者,又不得不冷靜下來,“我會調查清楚這件事情,一定不會讓你白白受委屈!”

“現在證據確鑿,你還調查什麼!你在怕遲玄對吧?好,這事我不用你管,我自己去找他們算賬!”歐晴憤怒難耐,捏着拳頭,就往外衝去。

“小晴!”代安安連忙拉住她,然後又勸歐巖,“歐先生,小晴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心中肯定不好受,你就順着她一些吧?”

似是知道自己的行爲有些過分,歐巖的表情緩和了下來,走到歐晴身邊,輕聲說:“好,我這就去找蘇遇暖,但是先送你回家好嗎?”

歐晴眼裏泛着淚花,然後撲進歐巖的懷抱,“哥,你一定要爲我做主,這些欺負我的人,一個都不要放過。”

預謀愛情 嘆了一口氣,歐巖抱着了她,自己這個妹妹啊,怎麼就這麼命苦呢?“我是你哥哥,我不給你做主,誰給你做主?放心吧。”

歐巖將歐晴和代安安送回家後,立即就出門了。

還不知打怎麼回事的林穎見歐晴一副悲傷欲絕的樣子,不禁感到疑惑。“這是怎麼了?”

歐晴現在哪裏有心情說這些,於是代安安說道:“伯母,小晴有些不舒服,先讓她去休息吧?”

“不舒服?我這就去請醫生,麻煩代小姐你送她回房間。”林穎緊張極了,生怕自己的寶貝女兒有個閃失。

代安安點點頭,然後帶着歐晴走回了房間。“小晴,其實你的家人還是很關心你的。”

“他們關心我,也同樣關心蘇遇暖!”提起蘇遇暖的名字,歐晴的眼中就迸發出怒火。

“快別生氣了,你先休息一下好不好?你哥哥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的。”代安安連忙安慰歐晴,幫助她冷靜下來。

在她的安撫之下,歐晴冷靜了許多,乖乖地躺在牀上閉目休息,知道她現在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代安安就退出了房間。

“代小姐。”林穎已經將醫生叫過來了,見代安安從房間出來了,連忙叫住了她,“你知道小晴到底怎麼回事嗎?”

代安安看了一眼那個醫生,林穎立即讓傭人帶醫生進去,然後拉着代安安去了一邊。

“伯母,我告訴你怎麼回事,但是您千萬不要在小晴面前提起好嗎?”見林穎點頭了,代安安才繼續說了下去,“就在剛剛,小晴她接到蘇遇暖的短信,出去之後,險些被壞人給……要不是我恰好路過那裏,及時通知了歐先生,後果不堪設想。”

林穎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什麼?壞人?”

“伯母,有些話本不該我說的,但是我看不下去了,我覺得您太善良了,蘇遇暖畢竟不是您的親生女兒,您有時候未免太偏袒她了。您知道嗎,今天的事情據說是她一手安排的?”

林穎更加吃驚,這怎麼可能?蘇遇暖不是這樣的人!“這……不可能。”

“歐先生已經去查了,那些壞人是這樣說的。不過目前,我們還是多關心關心小晴吧。”代安安說完,便無奈地嘆了口氣。

林穎卻一下子癱軟了,幸好身後就是牆壁,不然肯定會摔倒在地。

“醫生,我女兒沒事兒吧?”林穎見醫生出來,立即迎了上去。

“歐小姐沒事,只是受了些驚嚇,沒有大礙。”醫生只是開了些安神的藥,然後就離開了。

林穎進歐晴房間的時候,歐晴已經睡着了,她坐在牀邊,憐惜地看着女兒,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伯母,你沒事吧?別擔心了,小晴現在不是已經沒事了嘛。”代安安在她身邊坐下,輕聲安慰着說道。


林穎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淚水,勉強扯出一個笑容來,“是你救了小晴,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謝謝呢。”

“我和小晴是好朋友,她遇到危險,我怎麼能坐視不管呢?伯母別放在心上。”

兩人守在歐晴身邊,沒有再說話,不一會兒,歐巖便回來了。

代安安自知再留下去不合適,識趣地離開了歐晴的房間。

“查清楚了嗎?”林穎等代安安一出去,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歐巖看了歐晴幾眼,嘆了一口氣,然後也坐了下來,“嗯,查到了。”

一聽這話,本來緊閉着眼的歐晴立即睜開了雙眼,無比小聲地問道:“是不是代安安搞的鬼?”

原來這丫頭在裝睡啊!林穎拍了拍胸脯,心中擔心得要死,結果這丫頭還在鬼機靈。

想斥責又擔心隔牆有耳,只好捏着她的鼻子,小聲罵道:“你要嚇死你老媽才開心是吧?真的沒有受傷?”

歐晴連連搖頭,然後炒歐巖努努嘴,示意他們繼續說話,不用管自己,就當自己還在睡着。

“你不用擔心,外面有人守着,沒人聽見我們的談話。”歐巖留了個心眼,將自己的手下一併帶了回來,留在了房間外守着。

“還是哥你有辦法。”歐晴放鬆了下來,然後坐起來靠在牀頭,“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遲玄說代安安出公司之後,去了酒吧,中間消失了一會兒,之後回來坐了一會兒,然後就出去了。”這些都是歐巖和遲玄調查得來的結果。

歐晴擰着眉想了想,“那……那夥人怎麼說的?他們怎麼會那麼確定是小暖呢?”

他們當然不會真的以爲是蘇遇暖做的這些事情,那些人已經被遲玄給掌控了,有遲玄在,想知道就能問出什麼。

“不是確定是小暖,而是背後的人要誤導我們這個人就是小暖。你說的那個面具男,我在酒吧的監控裏沒有看見,但是很快,我們就能抓到這個故作玄虛的混蛋了。”

林穎在一旁聽着,雖然沒有參與多少,但還是覺得驚心動魄。“這件事情什麼時候才會有結果?今天小晴遇到這樣的事情,要是人家真的就是打算傷害她呢!”

她不在乎什麼利益不利益,她只關心幾個孩子的健康,沒有什麼比幾個孩子的性命更重要的了。

歐巖也很內疚,畢竟這次是他的疏忽。“我會在她身邊加強防護的。”

“媽,這件事情是我太冒險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現在沒辦法。您就別擔心了,我們大家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如果連自身都無法保護,連身邊的人都沒辦法保護,他們這二三十年可就白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