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在場此刻站著的.都是御風大陸上.一個個大宗門的宗主.領袖.萬萬人之上.平時受到不知道多少人的膜拜.目中無人到了極點.

但是現在.他們被秦逸望上一眼.竟然從心底.生出竄遍全身的寒意.靈魂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你這是找死.」龍虎門宗主.惱羞成怒.目中凶焰熊熊.殺心暴起.體內真氣.轟轟作響.一拳朝秦逸打來.「混元破龍拳.」

「真氣早就拼得油盡燈枯.現在還敢和我囂張.」秦逸冷笑連連.「你那件虎指法寶不錯.我要了.」

秦逸此刻.有心立威.一聲厲喝.身形一閃.龍虎門只覺得眼前一花.便感覺彷彿滔滔江水.遮天蔽日.朝著自己碾壓而來.

剎那之間.他竟然覺得血液凝固.手腳冰涼.

唰.

秦逸手臂一揮.如同長刀.狠狠斬落.誰都沒有看清他怎麼出手.龍虎門宗主的雙手.就被他一下子剁了下來.連同虎指法寶.落入他的手裡.

「我的龍紋戰指.那可是我龍虎門鎮派三件法寶之一.」龍虎門宗主.目眥盡裂.疼得面容扭曲.一雙手腕傷口.噴出滾滾鮮血.跪在地上慘叫連連.

「哦.原來還有兩件法寶.很好.等我煉化了子夜君王.提升實力.就殺上你龍虎門.將你們整個宗門的法寶.全都帶回天聖學院.」秦逸冷哼一聲.掌心一握.

噗嗤.

龍虎門宗主一雙肉掌.被真氣碾壓.炸成血漿.只剩下龍紋戰指.被秦逸收了起來.

秦逸一出手.就殺了驚龍學院院長.重創龍虎門宗主.表現出來的囂張跋扈.無法無天.無視規則.兇悍兇惡.讓剩下眾人.毛骨悚然.忍不住擔心.下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己.

「秦逸.你不要執迷不悟了.」冰峰學院院長望著他道:「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你這樣就是與御風大陸為敵.要將你和天聖學院一起.拖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這裡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說教了.」秦逸眼神一凝.望向冰峰學院院長.

目光有如實質.洞穿萬古.凌冽如劍.冰峰學院院長只覺得胸口一痛.隨即炸出一大片血花.震得他連連後退.臉色慘白如紙.眼神怨毒地望向秦逸.

「秦逸.你真是不知感恩.要不是我們進入惡靈泥潭.你早就和那些宗門弟子一起.被殺死了.現在你竟然恩將仇報.我要將你……」

對方話還沒有說完.秦逸猛地伸手一抓.一顆頭顱.就被他摘了下來.

頭顱的表情.還保持著震驚和不敢置信.

「還有誰.」秦逸將頭顱扔到地上.一腳踩得粉碎.血流成河.

在場剩下的各大宗門宗主.還有二十多位.此刻一個個噤若寒蟬.

「我可是御風大陸上.呼風喚雨的人物.不知道多少皇朝.都要巴結我.才能國泰民安.我現在竟然被天聖學院一個小小學生.壓得抬不起頭來.」

「就算是皇無極.也不敢隨便殺人.這個秦逸.真的是魔頭.毫無顧忌.」

「他真是陰險歹毒.正好在暴血狂神丹的藥力.即將失效.我們都處在虛弱的時候出現.在他面前.我們此刻根本就是一群任由宰割.毫無反抗力的肉豬.」

「一開始就應該將他斬殺.」

「等我這次回去.一定要儘快恢復傷勢.蕩平天聖學院.一雪今天的恥辱.」

這些宗門宗主.平時都是踩在別人頭上.作威作福.

此刻卻一個個在秦逸面前.連說一句話的勇氣.都沒有.

「你們說我恩將仇報.哼.你們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秦逸的目光.從這些宗主身上.一一掃過.

在場每個人.都有一種.針芒在背.靈魂都被秦逸看穿的感覺.

「在你們一個個躲在空間斷層內.窺視惡魔泥潭的時候.我就發現你們了.」

秦逸的話一出口.在場眾人.如墜冰窖.

「什麼.原來我們從一開始.就被他算計了.」

「原來這都是他的圈套.」

「他假裝一無所知.將那個天國神族.引到了惡靈泥潭.讓他擊殺參加除魔任務的弟子.引誘我們出手.」

「這都是他設下的圈套.我竟然還傻乎乎地鑽了進去.」 「是啊.你們沒有猜錯.就是我設下圈套.擺了你們一道.」

秦逸望著眾人.目光清冽.

「從我知道你們在窺視我的時候.我就想出來這個辦法了.我不怕你們不上鉤.你們貪婪.卑鄙.毫無廉恥.

為了一己私利.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你們宗門的弟子.一個個就欺軟怕硬.看到我境界低.就想著把我的奇遇和神通.全部佔據.

最後呢.

來多少.我就殺多少.」

秦逸的目光.從每一個宗主身上掃過.

要不是親眼看到.根本讓人沒法想象.這些平日里.一個個高高在上.主宰諸生的宗主.竟然一個個無比狼狽地.任由秦逸訓斥.

「我的計劃其實很簡單.把子夜君王引到惡靈泥潭.讓他屠殺那些宗門弟子.這樣一來.就不怕你們不出手.

畢竟如果是我和子夜君王單打獨鬥.我佔據下風.你們也能闖入進來.

就連理由.我都幫你們想好了.

秦逸是御風大陸的天才弟子.我們要保護他.不能讓他隕落在此.

不過這個理由.未免有些牽強.難以叫人信服.

並且很容易就被人看穿.聯想到你們一開始就在盯著我.

你們這些虛偽、滿臉仁義道德的垃圾.既要當婊丨子.又要立牌坊.就是你們最真實的寫照.」

秦逸臉上.滿是譏諷的笑容.

「如果真心比陰謀詭計.我自認不是你們的對手.相比陰謀.我更喜歡陽謀.

用絕對的力量.讓所有人臣服.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或許我用的計策.還不能絕對讓他們上當.

但是你們.哼.我一點都不擔心.

你們太陰險狡詐了.一點虧都不願意吃.風過留痕.雁過拔毛.

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只要給你們創造哪怕針眼大小的機會.你們都會毫不猶豫.削減腦袋.都要鑽過來.」

這麼多宗主.被秦逸這麼一個小輩訓斥.面紅耳赤.但是卻又沒有話來反駁.

秦逸所說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字.都如戰鼓擂動.狠狠敲打在他們心頭.

「太乙道宗主.你過來.」秦逸猛然一聲厲喝.

太乙道宗主.身子一顫.驚疑不定地朝秦逸望過去.

「你、你要做什麼.我、我可是炎王境界.我可是御風大陸第一宗門太乙道的宗主.」

「皇無極自已一個人在皇城歸墟.得到大把好處.不過他好像暫時沒想到.將那些好處.分出一點給你呀.」秦逸冷笑連連.「你暗中培養皇無極.用盡一切方法打壓別人.支持皇無極.還在各大宗門內.安插棋子.想要到時候.揭竿而起.一統整個御風大陸.你就該死.」

「秦逸你少囂張.在御風大陸上.還輪不到你來說話.」被秦逸連連訓斥.太乙道宗主.惡從膽邊生.掌心一道雷光.猛然炸響.一把旌旗.風雷呼嘯.從絢爛光芒中.驟然殺出.

雪亮光芒.幾乎要把人血肉斬開.靈魂消弭.

「驚雷噬魂旗.」

冰峰學院院長看到旌旗.驚呼出聲.聲音都變了調:「是上古聖人驚雷老祖煉製的驚雷噬魂旗.是太乙道僅次於月食雙龍槍的仙器法寶.」

太乙道宗主.手握旌旗.狠狠揮動.獰笑連連:「秦逸.我剛剛趁你說話時間.已經恢復不少真氣.這一次.我要將你徹底斬殺.驚雷遍地.」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天穹剎那之間.千瘡百孔.無數閃電.龍騰蛇躍.猛擊而下.狠狠跳躍.

整個世界.一片慘白.處處都是雷光.處處都是殺機.

無數道閃電風雷火光.在旌旗上面.噴涌而出.凝聚成閃電巨斧、閃電長槍、閃電大刀、閃電巨鍾等等數不盡的武器.彷彿都是給巨人使用的.浩蕩洪流.朝著秦逸.猛烈席捲.

「哦.仙器級別的法寶.那我就要了.」秦逸整個人如同山河.頭頂蒼天.顯出亘古不滅的滄桑.猛地兩拳轟出.「吞月.降世.」


虛空猛烈一顫.轟然炸開.數不盡的拳影.從天而降.大風大雨.一片混芒亂射.

砰砰砰砰.

閃電巨斧、閃電長槍、閃電大刀、閃電巨鍾等等巨大.閃電凝聚而成的武器.被秦逸一拳.全部打得粉碎.彷彿神虹降世.滌盪人間.法則沉淪.道理泯滅.

秦逸張開五指.覆蓋千萬里.狠狠一抓.

一片虛無中.小星星球大小的雷霆光球.如同雞蛋.被狠狠一下子捏碎.

砰.

驚雷噬魂旗.猛然一炸.雷電如同雪花.瞬間全部融化.

太乙道宗主握著旗杆的雙手.皮肉全部炸開.骨骼都露了出來.皮開肉綻.慘不忍睹.慘叫連連.

「給我死吧.」秦逸眼中.厲芒爆射.

對付這種人.秦逸從始至終.就只有一個字:殺.



「秦逸.你不能殺我.皇無極一定會殺了你.殺了你.你現在放過我.我或許還能為你說幾句好話.讓他饒你一命.」倉皇之下.太乙道宗主.連連咆哮.

這種威脅.只會讓他死得更快.

「這些話.你留著等見到皇無極.再和他說吧.你們太乙道.很快也就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秦逸伸手一撈.驚雷噬魂旗.就被抓到手中.

太乙道宗主.握緊只剩白骨的雙手.想要握緊旗杆.秦逸用力一扯.咔嚓一聲.太乙道宗主兩條手臂.被齊肩扯下.頓時發出撕心裂肺的驚天慘叫.血流如注.血流成河.

秦逸一把將驚雷噬魂旗.握緊手中.滾滾真氣.猛地注入旌旗.

驚雷噬魂旗彷彿一下子被點燃.暴漲十倍.雷光衝天.火光翻湧.彷彿地獄降臨.宇宙毀滅.威力比剛剛.大了幾十倍.

秦逸朝著太乙道宗主.猛地一揮錦旗.

轟.

千萬雷光.火焰奔騰.天穹幾乎都要被燒化.一股帝王般的威嚴.從秦逸身上.噴薄而出.天威惶惶.堂堂正正.

整個世界.都要被教化.都要被馴服.凌冽雷光.要將一切都洞穿.一切都斬滅.

滔滔火焰.剎那之間就將太乙道宗主覆滅.在所有人面前.燒成一塊焦炭.

「御風大陸第一宗門太乙道的宗主.就這麼被殺了.」

「他的實力.已經快接近炎王境界巔峰了.就算暴血狂神丹的後遺症.也不至於讓他這麼虛弱.只能說秦逸太強了.」

「這怎麼可能.他就這麼死了.這個秦逸根本不是無視規則.而是破壞規則.」

在場其他宗門宗主.一個個幾乎驚駭致死.盯著秦逸.膽寒徹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