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吼~,該死的人類,居然打擾我修煉,你死定了,”兩座石山動了起來。

石山上的塵土脫落,兩個高大的身體出現在三人眼裏。這石獸有點像麒麟的模樣,如果破岩石獸站着不動,簡直就是活脫脫的一座雕像。

“兩隻神獸級別的,本君還不放在眼裏,你們二人離開這裏,等着我拿到破魔草了再來找你們,”泣無淚絲毫無懼的轉身背對着破岩石獸,對洛青夫婦說道。

洛青道:“魔君大人,你小心點,要是不行就走吧。”洛青夫婦離開後,泣無淚一身魔氣爆發,轉身對着兩隻破岩石獸一掌拍出。

“死之毀滅。”

殭屍的負面能量和毀滅法則結合施展出來的死之毀滅能量在兩頭破岩石獸的身前爆開。兩隻破岩石獸被轟成了碎石灰。

“唉~,不堪一擊啊,”泣無淚搖搖頭道。

突然那些碎石灰重新聚攏回來,兩隻破岩石獸又活了過來,破岩石獸有點害怕泣無淚了,轉身鑽進了旁邊的石山中。

泣無淚將靈魂之力探入石山中,卻沒有發現破巖獸的蹤影,“呵呵,有點意思,這破巖獸以後就是本君的私有魔獸了。”

泣無淚對着石山來了一掌死之毀滅,卻沒有破岩石獸的身影,泣無淚嘿嘿一笑,在手中聚起一團灰色的能量,“本君全力施展死之毀滅,平了這裏,我看你們往那裏跑。”

“額,不行,我要是平了這裏,豈不是毀了那破魔草,我還是先找破魔草吧。”

泣無淚剛生出毀滅這個山凹的想法,就被掐滅了,這次來的目的是找破魔草,自己可是說了要幫助洛青夫婦的。

靈魂之力在山凹裏搜尋着,只要是到植物,泣無淚就將它拔出來塞入懷中。雖然泣無淚不認識什麼是破魔草,但山凹裏除了光禿禿的石頭山,就那麼稀少的幾種植物。

泣無淚一樣拔了十幾棵,便離開了山凹裏,泣無淚離開後,先前那兩隻破岩石獸從一座山裏鑽了出來,實力比較高的的破巖獸望着泣無淚離去的背影后怕的道:“弟弟啊,這個人類太可怕了,居然一下子就把我們的身體弄碎了。”

另一隻破岩石獸道:“哥哥,剛剛嚇死我了,我覺得好奇怪哦,我們剛出去的時候,我感覺不到那個人類有任何的力量,可是爲什麼突然那個人類的力量暴增啊?”

實力比較強大的石獸擡起爪子,在另一隻石獸的腦袋上拍了一下道:“人家隱藏實力了,這都不懂嗎?真笨。”

被拍的石獸不滿的說道:“哥哥,你又打我,拍我腦袋會把我拍傻的。”

“好了,我們回去吧,希望那個煞星不要回來了。”兩隻破岩石獸回到了石山之中。

泣無淚來到洛青夫婦所在之地,將懷裏的藥草拿出來,微微一笑道:“我不認識什麼是破魔草,你們自己挑選一下。”

西門芙兒接過藥草,道:“多謝魔君大人幫忙。”

泣無淚道:“以前你也幫我過,就當還你當日的人情,好了,我還有事,就不送你們了。”

西門芙兒眼神複雜的望着泣無淚遠去的身影,嘆了口氣:“日後我便不會和他有任何的交際了,他幫我只是爲了還人情…。”

泣無淚回到山凹裏,躲在石山裏的兩隻破岩石獸嚇了一跳,“那個煞星怎麼又回來了啊。”

泣無淚漂浮在山凹的上方,雙掌之間醞釀着恐怖的的力量,大量的負面能量和毀滅力量從聖界中調出來。

“死之毀滅。”

輕輕的聲音傳開,右掌伸出,恐怖的力量化爲一個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巨大的手掌轟在山凹裏。


山凹之中頓時石山被壓碎,塵土滾滾而起,泣無淚漂浮在山凹上方,嘴角掛着微笑。

塵土散去,山凹裏所有的石山消失,地面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掌印深坑。

地面上碎石堆中飛舞起密密麻麻的碎屍屑,石屑組成了一具具身體。地面上組出了十幾只破岩石獸。

石獸們擡起頭,眼神憤怒的望着空中渺小的人類。這些石獸都是神級魔獸,曾經這些石獸圍攻過超神獸,是無盡森林中的霸主。可今天他們遭到了侵犯,破岩石獸們心裏怒火騰起。

仰頭怒吼,破岩石獸們紛紛躍起,向着泣無淚撲來,泣無淚冷笑一聲,背後化出了漆黑的羽翼,握緊拳頭衝向破岩石獸。

衝在最前面的石獸被泣無淚一拳轟在巨大的頭顱上,這隻破岩石獸變成了碎石落下。

泣無淚不用任何的法力力量,光靠肉身的力量就足夠打碎破岩石獸那石頭組成的身體。

自從泣無淚晉級屍帝,在加上這身體是妖屍之體,強度堪比這元素大陸上的超神器,試問還有誰的身體受得了超神器的打擊。

泣無淚攻擊身前的兩頭破岩石獸的時候,一頭破岩石獸趁泣無淚不注意,一口將泣無淚吞下。見到泣無淚被吞掉,破岩石獸們心裏特別爽,一直破岩石獸道:“還想和我們破岩石獸鬥,簡直不知死活啊,我們可都是殺不死的,累都累死他。”

“就是,他雖然強大,但是還不是打不過我們,他被老七吞了,很快就化爲石塊成爲了老七身體的一部分了,”一頭剛剛復生的破巖獸說道。

破岩石獸本身就是一堆石頭組成的怪物,體內沒有靈魂,身體被打散後很快就能從新站起來。無盡森林中很多超神獸都吃過他們的虧。

“不對,你們快看,老七怎麼了?”一道驚呼響起,衆獸將目光聚集在那頭石獸老七的身上。 “嘭。”

破岩石獸老七的身體爆開。白髮飛舞的泣無淚從破岩石獸的身體中飛出來。

“嘿嘿,一隻小破獸,還想吞了本君,”泣無淚邪惡的笑着,掃視着十幾只破炎魔獸。

破岩石獸死死的盯着泣無淚的手,眼裏露出恐懼的眼神。泣無淚手中拿着一顆土豆土黃色的珠子,珠子裏有着強大的土系魔法元素和一個和破岩石獸身形一模一樣的靈魂體。

“這就是破岩石獸無限復活的原因嗎?” 泣無淚拿着土黃色的珠子笑得異常的開心。

找到了破岩石獸的死穴,對付這些無限復活的傢伙就容易多了。這顆土黃色的珠子便是泣無淚從破岩石獸體內爆出來的時候順手抓到的。

在那隻破岩石獸爆體的時候,泣無淚的靈魂力感受到了這顆珠子上的靈魂波動,便將其抓住。

“人類,快將老七的命核還我們,我們可以放你離開,否則你就死定了,”一頭破岩石獸怒吼道。

泣無淚罵了一句道:“白癡,你們現在的弱點被本君知道了,你們還有資格和本君講條件嗎?還敢威脅本君,真是不知死活!”

“本君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主動臣服於本君,本君可以考慮不再你們的靈魂上種下奴隸印記。”

“該死的人類,你找死。”破岩石獸張開巨口,空中醞釀着強大的土系魔法元素。

“靠。”

泣無淚爆了句粗口,瞬間移動到那隻破岩石獸的腦袋上,鋒利的殭屍利爪瘋長出來。五指成爪,鋒利的指甲猶如切豆腐般插入了破岩石獸的腦袋中,手抽出來的時候,手裏抓着破岩石獸的命核。

破岩石獸們望着泣無淚手中的兩顆命核,靈魂狠狠的顫抖了一下,全部鑽入了亂石堆中。

“反正你們跑不了,我先搞定這兩個。”說着,泣無淚將靈魂侵入其中一顆土黃色的珠子中。

龐大的靈魂鎖定了珠子中的靈魂體,泣無淚的靈魂之力化出了密密麻麻的鎖鏈將珠子中破岩石獸的靈魂困住。

“人類,求求你放過我…。”被困住的破岩石獸靈魂恐懼的哀求着。

毫不理會破岩石獸的哀求,泣無淚在破岩石獸的靈魂體上種下了靈魂枷鎖。

退出靈魂之力,泣無淚將種下靈魂枷鎖的珠子拋在地上,土黃的珠子發出微弱的黃色光暈,周圍的石頭開始聚集。

破岩石獸的身體聚集完畢,恐懼的眼神望了泣無淚一眼,這隻破岩石獸立刻鑽入亂石堆。

泣無淚翹起嘴角一笑,靈魂觸動了破岩石獸命核中的靈魂。剛剛進入石堆中的破岩石獸,從石堆裏狼狽的滾了出來。

“你還想跑嗎?”泣無淚冷冷的問道。

“我不敢了,饒了我…,求你…。” 破岩石獸痛苦的哀嚎着。

“哼,”泣無淚冷哼一聲道:“身爲本君的奴隸,就要乖乖聽話,否則有你好受的。”

“主人,饒了我,我好痛,啊~。”破岩石獸在地上打着滾,慘叫道。

泣無淚無視破岩石獸的慘叫,過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了催動靈魂枷鎖。解除痛苦的破岩石獸顫抖的趴在地上,生怕惹怒了泣無淚,那種靈魂的痛苦它可不想在嘗試一次。

泣無淚將另一顆命核也如法炮製,弄出了兩隻屬於自己的破岩石獸,“它們跑到哪裏去了,我怎麼感覺不到它們。”

聽到泣無淚問話,兩隻破岩石獸搶着回答道:“它們都在地下,因爲我們只有命核,沒有血肉身體,只要到了地下,我們便能融入大地之中。”

“要不你們去將它們的命核給奪回來,我看看誰的表現…,額,”泣無淚還沒說完,兩隻破巖獸爭先恐後的沒入了地面。

過了一會兒,地面一陣土系魔法元素涌動,一隻破岩石獸從地下鑽了出來。

這隻破岩石獸出來後,張開嘴吐出了五顆土黃色的命核,撿起命核,泣無淚好奇的問道:“怎麼這麼一會兒你就搞定了五隻破岩石獸啊?”

這隻破岩石獸揮舞着爪子,機械般的聲音從喉嚨裏發出來:“主人,他們在地下將身體融入大地後,命核就埋在大地之中,再說我和他們是同類,他們不會防備我的。”

不一會兒另一隻破岩石獸也鑽了出來,張嘴吐出了六顆命核,泣無淚皺起了眉頭道:“破岩石獸一共有十四隻,除了你們兩個,應該還有十二隻纔對,可是這裏只有是一顆命核,還有一個呢?”

剛出來的這隻破岩石獸道:“主人,那個傢伙跑了,它是我們中實力最好的,是我們的老大,我靠近它的命核時,他它跑了,我追不上它。”

“這樣啊,跑了就跑了吧。”泣無淚無所謂的說着,將十一個命核中種下了靈魂枷鎖。


變回破岩石獸的時候,十一隻破岩石獸紛紛跳入了大地之中,吃過苦頭的兩隻破岩石獸已經預想到了那十一隻破巖獸的悽慘下場。

果然,當泣無淚觸動它們體內的靈魂枷鎖時,土元素涌動,十一隻破岩石獸從地下鑽了出來,痛苦的嘶吼着。

聽着那痛徹心扉的慘叫,最先被收服的破岩石獸身體不斷的顫抖着,他倆可是償過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收服了十三隻破岩石獸,泣無淚給他命名爲一號道十三號。泣無淚打算離開的的時候,遠處傳來一聲憤怒的吼叫。

破岩石獸們的身體顫抖起來,破岩石獸八號道:“主人,不好,是王來了,老大逃走之後肯定是去找王去了!”

“看看你們的德行,我靠,怕個屁啊,你們現在是本君的奴隸,別給本君丟臉,誰要是再害怕,本君就讓它承受靈魂的痛苦,”泣無淚惡狠狠的說道。其實泣無淚也並不是那麼不講理,只是爲了破岩石獸日後見到比它們強大的對手時不會生出恐懼的情緒。

靈魂的疼痛和破岩石獸王者的威壓比起來,破岩石獸們更加懼怕靈魂的疼痛,破岩石獸們鼓起勇氣朝着破岩石獸王的方向竭力嘶吼着。

泣無淚滿意的點點頭。望着破岩石獸王者的方向,泣無淚嘴角露出了邪惡的微笑:“超神獸嗎?本君正好差個賣相好的坐騎。” 遠處奔來的破岩石獸體形龐大,有四米多高,一身碧綠透明的藍晶石組成的身體在陽光下折射出幽藍的光芒。

破岩石獸王一躍千米,每次落地都會在地面留下四個深深的腳印。接近泣無淚萬米的地方,破岩石獸王四隻發力,高高的躍起,在空中一陣藍光閃爍,龐大的獸身消失,化出了一個藍衣藍髮藍眼眸的少年。

在離泣無淚五百米的地方,藍眸少年仇視的目光盯着泣無淚道:“人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侵犯破岩石獸的領地,傷害本座的族人,立刻放了我的族人。”破岩石獸王雖然憤怒,卻沒有直接對泣無淚出手,破岩石獸王感覺到泣無淚體內有讓他心悸的力量,並且望着自己的十三隻族人乖乖的趴在他身後,破岩石獸王不敢對泣無淚輕易出手。

泣無淚是屍帝初期的境界,雖然境界上相當於神級強者,但戰鬥力卻和超神獸或者半神有一戰之力。

泣無淚邪邪的笑着說道:“本君正好差一個坐騎,本君很喜歡你,嘎嘎,你做本君坐騎怎麼樣?”

超神獸藍眸少年怒道:“人類,別以爲本座怕你,別得寸進尺。只要你放了我的族人,我必定重謝。”

“好吧,本君答應放了你的族人,本君的條件只有一個…。”

藍眸少年臉上露出了喜色,還沒等泣無淚說完,破岩石獸王就搶這道:“好,我一定答應你的條件,你立刻放了我的族人們。”

“那個,我說破岩石獸大王啊,你真的答應了啊!我的條件是我放了他們,你當我的坐騎,”泣無淚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特陰險。

藍眸少年臉變成了豬肝色,“找死,隕石天降。”

藍眸少年率先發起了攻擊,大地系魔法元素在空中聚集,大量的石頭落了下來。

泣無淚輕蔑的望了一眼天上落下來的石頭塊,力量佈滿拳頭,一拳轟響天空。落下的石塊被打碎,天空的土系魔法元素被打散。

剛剛破岩石獸王雖然憤怒,但他的釋放出來的隕石天降只是試探性的攻擊,他沒想到對面的白衣人類就這麼容易就破了自己的魔法。

“大地坍塌。”

藍眸少年又一記魔法釋放,地面上裂開了一道裂縫,飛沙走石,灰塵暴起。泣無淚連忙將自己收服的十三隻破岩石獸收入魔僵聖界之中。

“大地囚籠。”

“移山斷嶽。”

破岩石獸王握攏收手,兩個魔法同時發出,大地囚籠這個魔法一出,土黃色的元素索鏈束縛住泣無淚的身體。

泣無淚被拉扯着掉入如地面的裂縫之中,隨着移山斷嶽的這個魔法到來,一座大閃拔地而起,向裂縫中的泣無淚砸去。

泣無淚剛剛在大地坍塌的時候忙着將已經收服的十三隻神級破岩石獸收走,在這個空檔之間被破岩石獸王的魔法打中。

“靠,”泣無淚急忙化出殭屍形態,硬抗這三個魔法,大山落下,地面合攏,泣無淚被壓在了地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