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說到這裡,聶若歆站起了身子,看著地上的帝天說道:「嘖嘖。真是沒想到啊,小小的年齡居然有如此的胸志,姐姐我都羨慕不已呢,如果能從這個地方出去,我一定跟著弟弟你一起跟群雄爭鋒。」

帝天聞言眼睛一亮,連站起身子興奮的說道:「聶姐姐,你說的是真的?你願意跟我一起顛覆天洲嗎?」

「那當然,前提要是要出去。出不去一切都是空談。」聶若歆說到這裡,眼裡的光芒就消失了,又坐在了地上。

帝天高興的不能自已了,不過還是沒有說出自己可以破陣。緩了一會兒,用另一種方法說道:「聶姐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到時候別忘了你答應我的條件啊?」

聶若歆腦袋一彎,十分可愛的樣子看著帝天說道:「放心啦,我答應事情從來不會反悔的。」

「好,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帝天的笑聲在夜色響了起來。


ps:四更送到,花花都砸給我吧!~ 一夜就這麼在三人的你聊我聊之中渡過了,第二日還是沒有什麼事情,於是三人就開始修鍊了起來。

是夜,帝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兩人,還在閉目修鍊,這才暗暗的點了點頭,身子逐漸在黑暗中隱匿了起來,直至消失不見。

就在這時,聶若歆和凌夜殤紛紛的睜開了眼睛,看到對方,兩人都是一愣。

「你知道了?」

兩人再次齊齊的開口,這下子場面有些尷尬了。

不過聶若歆是過來人了,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開口打破僵局說道:「你怎麼不去?」

「你為什麼不去?」

「你這問題問的好,他是你的老大,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我為什麼要去?」聶若歆不愧是過來人,說話都不帶露底的。

凌夜殤冷笑一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老大的事情是他的事情,雖然我很想跟他一起去,但是我知道,我如果去了,只會給老大徒增麻煩。」頓了頓,看著她又問道:「說說吧,為什麼你也不去。」

「我之前不是。。。」說到這裡,凌夜殤的臉色越來越冷了。聶若歆吐了吐舌頭,改口道:「我跟你得想法一樣,反正我又進不去那個什麼邪之屏障的,還不如在這裡等消息的好,我相信你們老大不會輕易的死掉的。」

「那肯定,我們顛覆的天洲的計劃還沒有完成,老大不是這麼不講信譽的人。」凌夜殤堅定的說道。

「你這話說的,我倒是好奇了,你跟你老大怎麼認識的?為什麼這麼相信他?」

暫且不說這兩人,我們再來看看帝天怎麼樣了。

只見帝天飛快的奔襲著,根本不知道兩人已經醒來的消息。再一次的來到了邪之屏障的面前,拿出了破藥罐頭,便開口說道:「老頭,這邪之屏障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十八子也知道周圍沒有人,這才飄出來,看著眼前的屏障說道:「我記得我上次出來的時候,這邪之屏障還好好的在天洲的萬皇山脈之處的,雖然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這東西肯定無法移走的,不管你的實力如何,根本不能移動分毫的,所以我認為這東西也是天然形成的。」

「天然形成的?那為何只有一塊有?前面那一處進來的地方怎麼會沒有呢?」帝天眉頭緊皺,這件事情怎麼看都不對勁。

「你這問題問的好。」十八子頓了頓,然後看著帝天吼道:「我他媽的怎麼知道,老子不是被封印了嗎?」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怒罵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啊,你特么的吼什麼,有病啊?」

十八子身子一震,疑惑的問道:「嗯?什麼?」

「卧槽,老頭,我發現你的演技又所提高啊,居然隱隱有追上我的潛質啊。」帝天雙手環抱,抖著腿看著旁邊的十八子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我剛剛被一絲的邪氣侵入了,有些胡言亂語,這個地方有些不適合我。你還是小心一點吧,我先閃人了。」說完十八子直接飄到了破顏罐頭裡,任帝天怎麼叫怎麼罵都不出來了。

「你個死老頭,這麼膽小,小爺養你作甚?」無奈的收起了破藥罐頭,本以為靠著十八子還能避開一點危險,現在好了,人都沒了,就自己一個人了,那還要不要進去呢?

想到這裡,帝天的手就摸到了這個屏障之上,想看看這是個什麼東西。就在這時,一道黑光閃過,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帝天這才緩緩的醒了過來。

頭部的脹痛,帝天有些睜不開眼,揉了揉之後,這才覺得好多了。睜開了疲憊的雙眼,模糊的景象逐漸清晰了起來,只見周圍儘是玄冰,這些冰塊與外界的冰塊不同,這裡的冰塊全是劇毒,只要服用或者觸摸之後便是萬毒攻心,就連神仙也無力回天了。

慢慢的坐了起來,便看到身旁不遠處坐著一個男子,這個帝天可以肯定,跟十八子是一模一樣的靈魂體,不再是什麼修鍊的功法了。

雖然是靈魂體,但現在這裡也就他一個人了,帝天這才張口問道:「這。。這位前輩。。」

「嗯?你醒了?」男子輕輕一步,便走到了帝天的眼前。

瞳孔一縮,這究竟是什麼速度,比自己的醉雲步還要快,不止十倍,自己的醉雲步還有點延遲,但自己看人家的的確確是一步,走到了自己面前。

「不必緊張,我不會取的性命的。」看到帝天的表情,男子微笑著安慰了起來。

帝天輕輕鬆了一口氣,這才問道:「不知前輩是。。?」

「我么?我是被困進來的,跟娘子一起的,但是娘子無法進來,我就一人進來了。沒想到這裡有個寶貝,但是缺少器靈,於是我就變成器靈了。」

這男子雖然說得有些跳躍,但是帝天已經知道他是誰了,於是問道:「晚輩問一個不該問的問題。」看到男子沒有什麼意見,這才繼續說道:「前輩的妻子是不是聶若歆呢?」

男子一怔,看著帝天吼道:「你怎麼知道我娘子的名字?你是誰?你來這裡做什麼?」

看著男子翻臉比翻書還快,心裡有些不適應。緩緩的解釋道:「前輩莫慌,聶姐姐現在過的很好,就在這個屏障的外面,不過她進不來你也是知道的。」

「那,你呢?你又是誰?」

「是這樣的,我也是被那個陣法困住了,但是我也抱著和前輩一樣好奇的心態,這才進來的。我只是一個天洲的毛頭小子,我叫帝天。」帝天不準備隱藏什麼,反正該說的他媳婦兒全知道了。

「這樣啊,不過你進來了,恐怕就再也出不去了。」男子這才恢復了正常,有些悲傷的說了起來。

「出不去了?不會吧?」帝天連忙站起身子,但是他忘了自己還是病號。「撲通!」腿一發軟,沒站穩,倒在了地上。

「行了,你還是先養好傷再說吧。」男子用魂力將帝天扶了起來,放到了床上。又道:「歆兒她瘦了嗎?過的還好嗎?」

帝天躺在床上,穩住了身子,這才回道:「回前輩,聶姐姐過的很好,就是非常的想你。」

「哦,對了,我叫楊羽,叫我楊大哥就行了,別什麼前輩不前輩的,都把我叫老了。」楊羽走到了帝天面前,笑著說道。

ps:五更送到,花花砸給我吧!~ 「好吧,那我也不扭捏了,楊老哥。」後面三個字,帝天直接笑著喊了出來。

「哈哈哈,好。符合我的口味,看來我們兩人應該能聊得開啊。」楊羽靈魂體坐在了一塊石頭上。雖然是說坐,其實也是飄在那裡的。

帝天點了點頭,看著楊羽問道:「那楊老哥口中的寶貝又是什麼東西?」

「罷了,反正我們兩人都出不去,我就跟你說說了。」楊羽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一般,便『站起』身子,看著眼前的邪之屏障說道:「其實呢,這個寶貝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寶貝,整個天洲估計僅此一件。雖然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但是我可以知道,他是天兵十八的其一,當然,我也是根據我成為器魂得來的消息。」


「什麼?你說天兵十八?」帝天一聲尖叫。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楊老哥,可否帶我一看啊,反正我們兩個人都出不去了,我想拿寶貝也沒有可能的。」

「沒問題啊。」沒有絲毫的拖拉,直接在前面帶起了路。帝天緊隨其後。

沒多久。楊羽便停下了腳步,手中的一道魂力打出去。

「咔嚓!~」

眼前的石塊朝著後面移去,裡面的東西逐漸浮現在了帝天的眼前。紅光一閃,便覺得自己置身於火海之中,雖然說修鍊者不怕火,但是這明顯不是一般的火焰。

再朝裡面看去,帝天徹底的震驚了。「這。。。這是??」

「我當時也很驚訝,不過現在還好了。」說著楊羽就朝岩漿裡面走去了。

看著那翻滾不斷的岩漿,再看著周圍滾燙的岩石。不禁感覺後背發涼。

「老弟啊,你站那幹啥,進來啊。」楊羽站在岩漿之中,扭過頭朝著帝天喊道。

「楊老哥啊,你確定這裡沒有危險嗎?我怕我進去再也出不來了。」

看了看身邊的岩漿,楊羽笑道:「你說這個啊?這就是一個陣法而已,實際就是在空地上的。沒有任何危險的,也算是寶貝一種考驗吧。」

再三猶豫之下,想到了「富貴險中求。」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一步踏入了翻滾的岩漿之中,嚇得帝天雙眼緊閉,小心臟都提升到嗓子眼了。

「咦?」似乎沒有感覺到皮膚被燙的那種感覺,這才睜看了眼睛,看了看周圍,只見原本翻滾的岩漿早已不復存在,而現在他只是在平地之上。


「呼。。」拍了拍受驚的心臟,「嚇死我了,小爺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啊。」

楊羽看到帝天的表情,不禁忍俊不已,「好了,沒事的。老哥我還能害你不成?走,我們進去看看。」說著繼續在前面帶著路。

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周圍,看到楊羽已經開始走了,連忙抬起腳步追了上去。

又走了一段路,來到了一個房間之中,又像是在一個密室之中,反正周圍是緊閉的。

「老哥,這裡是哪裡啊?」

楊羽沒有回答,手中的指印不斷的飛舞,魂力也在大幅度的消耗著。「嗖!」輕風一過,一道綠色的光芒打在了眼前的石壁之上。

「嘭!!」

只見那石壁直接炸開了,裡面一個罐子形狀的東西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楊羽走上去,將罐子拿了出來,這才轉過身子,看著帝天說道:「這就是我說的寶貝。」

「這。。」帝天看著這個東西,總感覺那麼的熟悉。突然,靈光一閃,大叫道:「破藥罐頭?」

「呃。。」楊羽聞言愣在了那裡,不知道帝天在說什麼。「老弟,你怎麼了?沒事吧?」

帝天回過了神,擺擺手示意沒事,走上去,接過這個罐子,仔細的打量了起來。又問道:「老哥,不知道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呢?」

「這個東西其實是一個儲物罐,雖然說跟儲物戒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儲物罐可以將人收進來的,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活物。」

「嘶。。。」帝天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開始消化這句話的分量。如果單單是儲物罐,帝天倒是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這個東西居然可以把人也收進來,這東西也太逆天了吧。

看到帝天得樣子,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怎麼樣?是不是嚇了一跳。我當時也是這樣的,不過後面才發現一個問題。」

「哦?老哥,你發現了什麼問題?」

楊羽接過儲物罐,又道:「這東西是殘缺的,應該是兩個罐子的,一個負責收人的,一個負責裝寶貝的。」

「兩個?」到了這裡,帝天已經百分百的確信了,那就是破藥罐頭和眼前和這個罐子是一體的,現在十八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怎麼叫也不出來,也就只能等下去了。


想到這裡,不禁的沒有忍住氣息,露出了破藥罐頭的氣息。

異變,就此開始!只見楊羽手中的罐子一道炫白的光芒閃過,楊羽被迫進入到了罐子之中,畢竟他只是器魂罷了。

還沒完,只見儲物戒之中的破藥罐頭直接飛了出來,打破了儲物戒之中的枷鎖。不過帝天現在可沒有心思去管什麼打破枷鎖不枷鎖的,因為他已經被眼前的事情震住了。

破藥罐頭飛出來之後便和那個儲物罐飛到了一起,就像是數萬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開始聊起了天。直到某一刻,兩罐頭似乎達成了一種決定一般,開始旋轉了起來。

白色的光芒和一道綠色的光芒開始了交縱,整個房間都被這兩種光芒渲染了。無奈,光芒刺眼,帝天微微眯住了眼睛,但不妨礙繼續看下去。

兩個罐頭開始旋轉,沒有帝天煉丹那麼快的旋轉,而是有節奏的旋轉,時而快,時而慢的。像是兩個孩子在玩遊戲一般。終於,兩個罐頭停止了旋轉,白綠色的光芒瞬間大盛,帝天徹底的閉住了眼睛。

等到睜開之時,空中只剩下了一個罐頭,雖然不知道閉眼那一刻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敢說這兩者肯定是合到了一塊,成為了最新的罐頭,而且作用肯定不是一家一等於二的,帝天用*想都能想到的。

ps:一更送到,花花砸給我吧!~ 空中罐子緩緩的落在了地上,只見其顏色可謂是豐富啊,綠中帶白,白中透綠。這顏色鮮艷的狠吶。

帝天蹲下了身子,看著這個罐子,好奇的自語道:「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居然還是兩個東西合體的。這老頭看來對我還是有所隱瞞啊,你要是出來的話,小爺我不問出個頭頭,決不罷休的。」

雖然是這麼說的,至於怎麼做,帝天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過過嘴癮就好了,還管他什麼做不做的。

想到了這裡的,帝天準備用儲物戒收起來。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收不進去。「卧槽,什麼情況?怎麼還收不進去了?」

事情太奇怪,帝天也沒有見過。這罐子不是死物嗎?怎麼會收不進去。「難道要滴血認主?嗯,有可能,兩個結合了,之前我也沒有認過主。」

咬破了手指,滴在了罐子上。時間緩緩的流去,但是罐子沒有絲毫的反應。

帝天插著腰,看著罐子吼道:「我去你大爺的,小爺我費盡心力讓你們兩個融合,這下好了,不認我了是吧?」吞了下口水,又道:「行,你居然不認我了,那我就讓你好好認識,認識我。」

說著帝天就把褲子脫了下來,長槍已經提到了罐子的上方。「噓噓噓!~~」悠然自得的吹著口哨,好讓自己能夠發泄。

「等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