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真正讓我驚叫出聲的卻不在於此而是整個上思州的東城都已經變成了一個漆黑的大坑雖然已經過去數日但那坑中似乎仍冒著縷縷青煙彷彿上古巨獸張開的血盆大口將那上思州吞去了小半邊。

瞧那位置似乎就是那天混戰是我所處的方向。

那個坑……該不會是我搞出來的吧這也太誇張了點吧拜託又不是玄幻小說不至於搞這麼大吧。

「很難想像是吧。」張道臨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了起來卻給我一種分外遙遠的感覺「那是合我們三個之力的結果你的雷霆箭陣動之後安心想要戰絕並破壞箭陣我為了阻擋她同時使出了各自最強的強力攻擊方法結果三種力量彙集一處形成了巨大的破壞力量。你沒有看到當時的可怕情景似乎連天空都在這一擊之威下顫抖了巨大的蘑菇雲覆蓋了方圓近五公里的天空今天早上才完全散去。那一擊過後到處都被活活震死的人與妖上思州中將近一半的人畜全都七竅流血而死進攻與防守的部隊全都失去了勇氣癱軟在地幸好外圍進攻的騎兵部隊離得稍遠一些及時趕到戰場才奪取了戰鬥的勝利要不然的話後果真是不堪想像。這就是初階演化體的力量而你甚至還沒有完全揮自己的力量。」

這果然有我的一份功勞啊怪不得那些道士看著我都懷著敬畏這種力量還能算是人嗎?

我感覺口中好像吃了一大塊黃蓮一般苦澀到了極點好一會兒才艱澀地問:「什麼是初階演化體?」

「演化體是一種危險的不可逆轉的由器械力量造成的生物非自然選擇的偶然性跳躍式異變進化。」張道臨說了這麼長一句居然連口氣都不換這也就是機器人要是換成*人的話只怕早憋暈過去了「而初階演化體則是這種進化的開始。根據長期的研究達摩西星把這種演化化為六個階段初階演化體階段強化演化體階段分裂演化體階段物質演化體階段能量演化體階段和未知演化體階段。你現在就是處在初階演化體階段。根據讀取的記憶很顯然你的演化原因就在於安可達魯之門你應該是第一個安可達魯之門演化的實例了。也就是說你現在很強大強大到了你自己難以想像的地步你們人類的傳說中有一種叫做仙人的強大生命以你現在的水準來看你應該可以稱為仙人了。」

聽起來好像x戰警……怎麼稀里糊塗的就成仙了?從x戰警一下子跳到仙人從科幻小說直接跳到玄幻小說這跨躍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我聽得迷迷糊糊一時想不明白便先記下接著問:「安可達魯之門是什麼?」這可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從一開始的伊羅安心直到現在的張道臨全都管那面鏡子就安可達魯之門而且都反覆強調它的危險性而這東西又是我回家的關鍵要是不弄明白一點萬一回家的時候出個差錯來了個死無全屍的下場那可就太不值了。

張道臨深深嘆了口氣「我不知道!」

「什麼?你不知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我不知道我想即使是安可達魯星人也不會知道它倒底是什麼東西。」張道臨緩緩道「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了。」

當然了由張道臨那種幽幽道來如同民間說書人的語講出來的故事就算不是很長也一定會花很多時間的而最終選擇有用資詢在我腦海中組成完整的部分也不過就是以下內容完全可以看作是一個長篇小說或是報告文學的簡寫導讀。

就像我們知道的那樣宇宙是無限廣闊的在那億萬顆星球之中總有那麼一些星球碰巧適合產生智慧生命。在距離太陽系大約一萬億光年以的宇宙中就有這樣一顆星球。從太空中看過去它的樣子同地球差不多但卻要大上好幾倍外表是在一片深藍上襯著一圈圈平行的白色環帶看起來給人一種很藝術的感覺。

這就是達摩西星了。像這樣一顆長得很藝術的星球產生的智慧生命當然也就不會長得很對不起太空以及磒石。達摩西的智慧生命們基本上都屬於英俊漂亮那種而最重要的是他們無論雌性雄性都有一對大大的翅膀如果不能用來比成漂亮的大白鵝的話那麼也可以比成天使的模樣。總之這是一個男帥女靚適合當作模特基地的星球這一點從安心這個原裝正版的達摩西人和張道臨這個達摩西產品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這樣一顆又靚又帥的星球經過漫長的進化達摩西人展出了高度的文明就好像嬰兒長大了要跨出搖籃一樣進化到了一定程度的達摩西人就好像二十一世紀的人類開始把目光投向未知的宇宙。很快他們就組成了一支又一支遠洋探索艦隊開始了對宇宙的探索和開。


但很顯然的是宇宙中的星星雖然多到了數也數不清的地步但大多數條件都比較惡劣只適合出產石頭和一些智慧大約比石頭強上一到兩個百分點的低等生命。所以雖然說起來很偉大很讓人情不自禁的熱血沸騰但實際上宇宙探索是極為枯燥和鬱悶的一件事情。 經過了漫長的鬱悶之後一支達摩西艦隊終於在距離家鄉遙遠到無法想像的地方現同樣據有智慧生命的星球。此時達摩西人已經殖民了近百顆星球可以說從各個方面達到了一個物種的顛峰階段。

那是一顆同樣蔚藍美麗的星球按離整個星系中央恆星位置由近及遠的次序為第三它有一個天然衛星兩者自成一個天體系統。

這可真是一個美麗到了可以稱為藝術珍品的星球向來以藝術家自稱的達摩西人在看到這顆星球的同時就產生了把這顆星球據為己有的念頭。

但當滿懷美好想法的達摩西人踏足到這顆星球之後才現在這美麗星球外表之下的世界竟是如此血腥醜惡。

這個星球的生態圈千姿百態物種極大豐富但與達摩西星那種和平溫柔的生態環境不同這裡的各種生物都殘忍好鬥無時無刻不在戰爭之中。其中尤其有一種兩足的自稱為人類的智慧生命最為凶暴他們不光殘殺其它一切生命更是喜歡自相殘殺大規模的戰爭一場接著一場同時在這個星球的每一個角落裡生著本應最值得尊重的生命卻被當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

當這個星球的景象資料被遠征艦隊傳回到達摩西星之後整個星球都被這可怕的生命所震驚了而後就是不可抑制的恐懼。這絕對是一個邪惡的生命如果給他們機會展到可以進行宇宙航行的科技水平那麼相信他們將會把這種殘忍和血腥帶到每一個星球甚至是達摩西星。

一部分達摩西人力主將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命全部消滅在他們看來這是個錯誤的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宇宙中的生態圈如果任由這種邪惡展將會危害整個宇宙的安全尤其是將會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危害達摩西星的安全。

而另一部分持反對觀點的達摩西星卻認為這是一個與達摩西文明完全相反的獨立生態文明既然出現在了宇宙中就有他的合理性和必然性對於達摩西文明而言是個很好的參照和對比。所以他們主張建立觀測點對這個生態圈進行長期的觀測以取得各種生物數據如果真的有一天確定他們將會危害達摩西安全的可能再把他們消滅也不遲反正這個生態圈中最高等的文明等級和他們也差著好幾個次方的距離大可不必現在就如此驚慌失措沒得墜了達摩西星的殖民百星的赫赫威名——雖然那一百個星球原本只有石頭可以征服。

就在正反雙方在最決決策機構以及各大媒體進行激烈論戰的同時停泊在地球外層空間的遠征艦隊並沒有停止行動他們開始深入調查這個星球的各個方面很快他們就再次有了驚人的現這就是安可達魯之門。

那是位於這個星球最深的一條海溝之中有一處殘破的遺迹但從零散的痕迹仍可以看出當初那個文明的達與先進竟是連達摩西人也遠遠難望其背項。而安可達魯之門就是這遺迹之中唯一完好無損的東西。

這一現再度震驚的整個達摩西星安可達魯之門及其他可以取出的遺迹在第一時間被送回到達摩西星各個方向的遠征艦隊改變目標開始竭力搜尋那曾經輝煌的安可達魯文明可是窮盡達摩西人所能達到的星海盡頭他們都沒有找到任何一絲這個曾經偉大文明存在過的痕迹。或許那個文明遙遠到了令達摩西人也無法想像的地步吧。

而地球遠征艦隊則對整個地球開始了最仔細的搜索如同篦虱子一樣把這個圓球從北極到南極的每一寸土地都搜颳了一遍結果又現了兩處安可達魯遺迹而在這兩處遺迹之中唯一完好無損的東西無一例外都是安可達魯之門。

但幸運的是在其中一個遺迹遠征隊現了一本殘缺不全的文本記錄這是一種書寫出來的笨拙記錄方式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被達摩西人所放棄以安可達魯文明所達到的高度來看這種記錄方式應該是屬於一種個人愛好的藝術行為而不是通用的記錄方式但不管怎麼說諷刺的是當文明湮滅之後顯赫一時的高科技記錄都隨之而消亡這種古老落後的記錄反倒成了唯一的倖存。

那是一個日記本記載者的名字叫做魯皮所以這個殘本也被叫做魯皮之書。

從魯皮之書的記載得知安可達魯文明覆滅的罪魁禍正是那安可達魯之門而這危險的門也並不是安可達魯人明的他們也只不過是在地球上現這東西的。根據記載他們現了一處神秘的遺迹並在其中找到了三個門從遺迹記載來看這種門應該總共有九個散落在這個星球三個不同的地點。

但魯皮之書中提到那個遺迹地點的相關記載已經損毀得無法辯識所以達摩西人無法找到那個能被一個高度達文明稱之為神秘的遺迹無法知道安可達魯人是不是找到了別外兩上遺迹。

魯皮之書殘存的內容多次提到安可達魯之門絕非僅僅是單一物質而是一種危險的綜合體它的存在歷史或許遠過目前他們所知的任何一種存在它的複雜性也遠遠不是安可達魯目前的文明程度所能探知的。

在書中有一句話清楚的表明了魯皮對於這種神奇存在的敬畏「當我們越是深入的研究這存的時候便越是感覺自己好像是不小心意識到了整個宇宙存在的一粒微塵。」

但書中所說的最多的卻是關於這種存在的危險性並清楚的提到了安可達魯人的滅亡與這種存在的直接關係。

遠征艦隊將這一現緊急傳送回達摩西星最高領導層立刻停止了所有相關研究並在地球全力搜集魯皮之書中記載的其餘六個安可達魯之門希望可以將這極度危險之物收集齊全並將之銷毀。 這個故事相當的長而且張道臨講起來又非常的瑣碎時不時的還要幾句感慨想法之類的廢話所以當他把整個故事講完的時候天上那隻玉兔已經蹦到了穹頂中央。

在隨時都可能掉下去的懸崖邊上站這麼長時間極度緊張的腿部肌肉已經有些麻木僵硬後背也不知不覺間泌出一層密密冷汗被夜風一吹寒意逼人。

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就算是機器人不知道累是什麼滋味也沒有必要站在懸崖上長篇大論吧知道是是我們兩個在這裡講古呢不知道的還不得以為這倆人是要殉情自殺啊。

「而我、安心都是屬於這支搜索部隊的一分子任務就是找到安可達魯之門。為了這個目的我們已經在這個星球上尋找了三百年但至今為止仍沒有其餘六個安可達魯之門的任何下落。」張道臨終於以這句話結束了他的長篇大論。

「那初階演化體跟安可達魯之門有什麼關係?」聽了這麼半天雖然故事很不錯但最重要的兩點這傢伙壓根就沒提一個是安可達魯之門倒底是什麼另一個就是安可達魯之門跟初階演化體有什麼關係。而且講到後面的時候在很多關鍵的地方他都含糊其辭要麼就簡單地一言代過比如說魯皮之書中提到的危險倒底是什麼居然能令達摩西人做出立刻停止研究的決定。為此我十分懷疑他講給我聽的是刪減版本。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他既然連達摩西星有毀滅人類的傾向都告訴我了那還有什麼內容是需要隱瞞的嗎?如果真有的話那麼被隱藏的內容對於人類的威脅性一定更大吧。

「呃……我沒說嗎?」大約是刪減的內容太多了即使是機器人一時間也不能全都記清楚所以反問了一句之後他便說「演化體是母星在研究安可達魯之門的短暫時間裡取得的一項技術成果使我們其中一部分可以通過技術手段進行初階演化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才能繼續演化卻因為研究的禁止而失去了方向。有的研究員曾經提出過直接驅動安可達魯之門製造演化體來觀察但因為過於危險而被否決。你是我們現安可達魯之門后出現的第一個完全由其製造出來的最純正的初階演化體。」

很危險的身份啊。我腦海中立時閃過實驗室里被解剖的小白鼠既然我這麼有研究價值不知道會不會被抓回去解剖研究呢。

想到此處我背上不禁冰意大盛打了個寒顫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與張道臨保持距離。

看到我畏懼的樣子張道臨微笑道:「你不要擔心我不是那些狂熱的研究員我的主要任務是安可達魯之門所以我不會把你抓回去給他們研究的。你和你身上這面安可達魯之門都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代我有必要把你們全都送回去。」

這個「你們」兩個字包含的範圍可是很廣啊按他的羅輯應該還包括安心和伊羅才對吧不過安心那個瘋婆子肯聽他的嗎?我對此表示嚴重懷疑。

張道臨又道:「我對你講了這麼多的目的就是想告訴你兩件事情第一我肯定會幫助你回去第二安可達魯之門具有極強的危險性既然你能在二十一世紀的未來找到它那麼就意味著即使是再過一千年我們也無法完成任務到時我應該仍在這個星球上所以希望你回去之後能把安可達魯之門交給我處理。」

「關於第二點沒什麼問題而第一點嘛……你為什麼認為我會懷疑你的用意呢?」我心裡禁不住犯嘀咕這顯然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式的心虛安慰嘛。

張道臨神色肅穆地道:「因為我需你的信任和幫助。我不知道從現在到未來的一千年裡倒底生了什麼事情讓安心好像完全變了個人一樣瘋狂而沒有任何理性我自己無法制服她可是現在在整個東區我只安心一個助手我擔心如果讓她們兩個碰面或接觸的話會引其他無法想像的時空災難而只靠我自己對付未來已經成長起來的安心又沒有制勝的把握所以我需要你那初階演化的強大力量的幫助。」

很牽強的理由我懷疑地問:「需我的幫助?不是吧你完全可以向那支遠征艦隊求助只要多派幾個跟你差不多水平的機器人別說一個安心了再來一打安心都可以輕鬆拿下。」

張道臨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微笑「如果有選擇的話我當然不會求助於你但現實卻是如此殘酷讓我不得不依靠你這樣一個外人啊。不過這些跟你沒有關係我希望你不要再追問你只需要知道你現在對我的幫助其實就是在幫助你自己就可以了。」

一個機器人居然還會有難言之癮?沒道理的事情嘛。

不過這些跟我沒有關係既然他不肯說我也就不追問了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我不可能指望他對我這樣一個外來的陌生人講出所有的事情更何況我現在回家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實在是不能得罪他。

所以我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立刻表示了忠心「沒問題說吧需要怎麼幫你?」

張道臨抬起手遙指遠方群山的某個地方沉聲道「那裡有一種機器可以運轉安可達魯之門讓你回到未來但那裡也同時是十萬大山萬千生靈妖化的根緣所在安心此刻就在那裡積聚力量準備重新開動那機器擴大妖軍重新動進攻。我們要做的就是到達那裡制服安心逆向運轉機器結束妖化並打開門把你們兩個送回二十一世紀結束這場原本不應該生的擴大化妖亂。」

聽起來好像是很了不起的一種機器啊?

我好奇地問:「那是什麼機器?」

張道臨遲疑了一下「那是遠征艦隊根據安可達魯之門研究出來的試驗性演化裝置其實那是一個失敗的作品現在這些所謂的妖怪都只不過失敗的不完全演化體。」 好吧讓我來分析一下從張道臨這裡得到的資料以便得出某些結論。

先安可達魯之門是很了不起也很神秘的東西其中一項功能就是可以讓生物生詭異的進化。

其次我就是由安可達魯之門導致進化的實例被達摩西人稱為初階演化體。

第三達摩西人從安可達魯之門受到啟研製出一種演化機器使他們中的一些成員變成了初階演化體安心便是典型的例子。

第四除了成功的演化機器外還有至少一個不成功的演化機器在地球上至少我知道的一個就在眼前這十萬大山中。

第五那些怪裡怪氣的妖怪們全都是由這個失敗的演化機器演化出來的失敗作品即一種不完全的初階演化體。

結論:初階演化體=我=安心=妖怪們

最終結論:我=妖怪。

呃……說了半天我怎麼就成妖怪了?

真是讓人怎麼想怎麼彆扭。

不我肯定不是妖怪至少張道臨舉例子的時候就曾說過我現在的水平跟傳說里的仙人差不多。那就是說我現在應該是仙人才對。

希望他不是為了照顧我的情緒才這麼對我說的。

總之不管怎麼樣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我現在身上具有強大的力量強大到連外星機器人都有求於我的地步。

至少這一點可以稍稍滿足一下我可憐的虛榮心。

與張道臨站在那石頭上憑崖臨風直談了個通宵一氣到太白東升雞鳴五鼓這翻談話才算正式結束。

到得此時我的雙腿已經完全僵硬以至於邁步離開的時候真的好險因為雙腿不太好使而掉到懸崖底下去。

按照張道臨已經做好的計劃他會用二十天的時間來對我進行訓練以讓我能夠完全而且熟練的使用初階演化體的力量。

之所以限定二十天是因為那個不完全演化機從預熱到完全動需要二十三天的時間。

我們要在第二十二天趕過去制服安心與伊羅然後利用不完全演化機預熱完成後的強大力量動安可達魯之門把我、安心和伊羅一同送回到二十一世紀。

張道臨原本並不知道伊羅的存在甚至當我向他提起這麼個人物的時候他顯然表示目前在地球的達摩西人裡面根本就沒有叫伊羅這個名字的。

從這一點可以推斷出來伊羅應該是這以後才出現的。

當聽說還有一個力量可以與安心相匹敵的傢伙一同回到這裡之後即使是擁有電子腦的張道臨也明顯呆了一下。

這一點我可以理解因為他原本請我幫忙的目的就是為了合我們兩個之力以強凌弱抓住安心可現在安心擺明了有可能多出一個力量差不多的幫手來這計劃就行不通了。

這樣的話我們至少還需要兩個不相上下的幫手才行。

張道臨很快就回過神來向我詢問伊羅的長相。當聽到那飛天狼怪的樣子后他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我卻現他的眼神明顯亮了一下。

這讓我很懷疑他從伊羅的長相上想起了什麼但可惜的是他卻不肯告訴我聽完我的描述之後便趕我回去休息了。

當我傻的是不是?這個死機器人明顯有很多事情都在瞞著我。

不過算了我也不想追究我的目的只是返回自己的時代這些外星人的事情我不想管也沒有能力去管。

抱著這種心思我也就沒做毫無意義的追問而是乖乖地返回到自己的住處蒙頭大睡。

迷迷糊糊中我覺自己正倉惶地跑在一條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瞧那樣子竟然是我在二十一世紀所居住的城市只不過兩側的房舍破破爛爛街道大坑小窪看上去好像剛剛被炸彈洗禮了一般。

這是怎麼了?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我回到自己的時代嗎?

我困惑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切正萬分不解的工夫忽聽轟轟巨響萬千如流星般炫爛的光跡自天兩邊同時升起迅劃過蒼穹。一部分光跡迎頭撞上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好像煙火一般滿天爆開流火如雨。但更大部分的光跡還是交錯而過各自向著對面的天際飛去落下。一時間整個大地都震動起來破敗的房舍紛紛頹倒街道上扭曲開開明遙遠的地平線上騰起衝天的火光與黑煙。

熾熱的氣流隨著風自我身前與身後吹來一時間彷彿置身於火海中似乎隨時都會被烤成灰燼。

更多的光點開始在我身前身後落下。

然後就是一聲接一聲爆炸整個城市都翻騰了起來火焰四射石木亂舞泥塵如同怒濤海嘯一般掀起幾十上百米高將天與地都塗抹成了一團混沌的色彩。

呼喊聲忽的在我身後響起。

我愕然回望卻見不知多少身材足有三四米高下的巨大妖怪舉著戰斧呼喊著沿街衝來。

我不是回到二十一世紀了嗎?怎麼又有妖怪來追殺我?

我下意識地往身上一摸就要拿傢伙來對付這些不長眼的妖怪但卻只摸出一隻小小的打火機來。呆了片刻之後我將那打火機拋到一旁扭頭就跑但剛跑了兩步就聽前方轟轟聲響大作。

抬眼望去我立時整個人都被嚇傻了。

那是什麼?我不會是眼花了吧。

迎面街跑過來的也是些三四米高的大塊頭長得方頭方腦人模人樣身體閃著金屬光澤一手挺機槍一手持戰刀——居然是數之不清的機器人?

這是搞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