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宇拍着桌子大叫。

他臉上的笑容已經徹底消失,卻而代之的是那無盡的怒火!

“呂濤,你什麼情況,一塊錢賣掉二號地,你只怕是瘋了吧?!”

徐志宇看着呂濤,眼珠子都紅了,明顯是在警告呂濤,你可不要亂來,否則你死定了。

呂濤也確實很害怕徐志宇。

可是這時候,葉一凡忽然拍了拍呂濤的肩膀,笑道“呂先生,感謝你這麼慷慨,快和李欣怡籤合同了,簽了合同就沒你什麼事情了。”

“是是是,我這就籤合同。”

萌娘神話世界 ,呂濤好似吃了定心丸,想也不想,立刻在合同上簽字。

而一旁,徐志宇則是眼珠都快要瞪出來了,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

“呂濤,我看你踏馬的敢簽字!”

徐志宇怒火很大,一巴掌直接朝着呂濤打了過去。

可是下一刻,他的巴掌卻被葉一凡給攔住了。

“徐副總,你今天的反應有些失常啊,呂濤把二號地一塊錢賣給我們公司,這對於我們公司來說,不是好事嗎?”


葉一凡看着徐志宇笑道“你爲什麼這麼激動呢?好似虧本的是你?”

這句話,直接擊中了徐志宇的要害。

沒錯,二號地實際上是徐氏父子花錢買的,現在虧本的確實是徐氏父子。

旁邊。

孟瑤目光閃爍,跟着問道“就是啊,徐副總,人家呂濤願意虧本賣,虧的是呂濤自己的錢,咱們公司是受益方,你着什麼急啊?”

“我……!!”

徐志宇眼睜睜的目睹這一切的發生,差點吐血了。

可偏偏此刻,還不能出聲,否則豈不是承認他們徐氏父子悄悄的操控二號地?

這隻能是打掉了牙,往肚子裏吞。

“你怎麼了?”

看着徐志宇臉黑的樣子,葉一凡笑道“看起來徐副總臉色不太好?”


“沒沒沒……沒有,我只是覺得難以置信,真的可以一塊錢買下二號地!”

徐志宇黑着臉說道。

在徐志宇的見證之下,旁邊的呂濤已經和李欣怡一起簽了合同,而且正式生效,二號地被李欣怡拿下,現在正式歸萌萌噠化妝品集團所有。

女王求跪 ,並且狠狠賺一筆,現在不僅沒能做到文章,甚至還倒賠一個億。

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麼大的成功,一定要開瓶香檳,慶祝一下。”

不知道何時,葉一凡拿來了香檳,打開,噴出來的酒水,撒了徐志宇一臉。

“哈哈哈。”

李欣怡的笑聲跟着傳來“徐副總,你還愣着幹什麼,今天是個好日子,快來嗨啊,哈哈哈……”

整個辦公室裏,洋溢着李欣怡和葉一凡,還有孟瑤的笑聲,可徐志宇的心裏卻在滴血。

這波虧大了! “徐副總,快來嗨啊。”

伴隨着李欣怡的叫聲,香檳開啓,辦公室裏笑聲一片。

只有徐志宇的心裏在滴血。

他握緊了拳頭,準備離開。

“哎哎哎……徐副總,去哪啊,喝杯酒?”

葉一凡拉住徐志宇笑道。

“我纔不想喝你的這種酒!”

徐志宇很是生氣,想要甩開葉一凡。

“不喝酒也可以啊,不過徐副總輸了打賭,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徐副總請先付出代價再走吧。”

葉一凡樂呵呵的笑着,簡直是笑裏藏刀。

這讓徐志宇內心裏更加不是滋味了,原本對於徐志宇而言,這是穩贏的局,可現在也不知道哪裏出了差錯,呂濤居然背叛了徐氏父子,把一個億買來的二號地,以一塊錢的價格,賣給了李欣怡。

這能不讓徐志宇吐血嗎?

而且更關鍵的是,他還輸了賭局,輸了的人要答應對方任何一個條件,而且沒有限制!

這就玩的有點大了。

真難以想象,對方會提出什麼樣的條件。

“李欣怡快過來。”

葉一凡樂呵呵的叫來李欣怡,說道“既然你贏了,現在可以行使你的權利了,你現在可以對徐副總提出任何條件,徐副總都必須答應,快說說吧,我很期待,你想要徐副總做什麼?”

孟瑤也跟着安靜下來,看向李欣怡。

此刻最難受的是徐志宇,他看了看李欣怡言道“我願賭服輸,李欣怡,有什麼條件,你儘管說吧?”

“讓我想想。”

李欣怡猶豫了,目光再次看向了葉一凡,這幾乎成爲李欣怡的本能了,遇到問題,第一個先找葉一凡。

因爲她幾乎沒想過能贏,哪裏想過這件事呢。

“怎麼?你沒想好要提出什麼條件?”

葉一凡看着李欣怡問道。

“我想都沒想過。”

李欣怡說道。

“我倒是有個建議。”

葉一凡笑道。

“你說來聽聽?”

李欣怡問道。

“你爲公司做出了這麼大的貢獻,怎麼也要得到提升額獎勵,我看不如這樣,讓徐志宇做公司保潔員,打掃衛生吧,至於你,你應該接替徐志宇做副總裁,我覺得差不多。”

葉一凡言道。

“這……讓徐志宇去做保潔員?”

李欣怡愣住了,目光看向了徐志宇,人家可是富二代啊,而且一直高居公司的副總裁,現在讓徐志宇去做保潔員?

他能接受?

果然,下一刻,徐志宇怒了,看着葉一凡吼道“老子我不幹了!”

“不幹不行!”

葉一凡立刻拉住了徐志宇,不讓徐志宇離開,言道“現在可不是你說不幹就不幹了,而是你打賭輸了,必須履行義務。”

“你……葉一凡,你欺人太甚!”

徐志宇惱怒,快速的衝出了辦公室。

見到徐志宇惱羞成怒的離開,李欣怡目光裏有些擔憂,說道“葉一凡,這會不會太過分了?”

旁邊,孟瑤也點了點頭,說道“葉一凡,這件事確實有些過了,撤了徐志宇的副總裁職位可以,讓李欣怡做副總裁也可以,但是讓徐志宇去做公司保潔員,他怎麼拉的下這個臉面?”

“何況,徐志宇的父親徐金貴,他也不會答應。”

李欣怡點頭,說道“葉一凡,你這個要求太過分了,要是我,我也會走人,不會答應的。”

“呵呵……”

看着眼前的兩個女人,葉一凡搖頭,說道“你們覺得過分,可我覺得並不過分,而且我敢肯定,明天徐志宇一定會穿上保潔員的工作服,老老實實的來這裏做保潔。”

“這怎麼可能?”

李欣怡叫道。

“你不信啊?”

葉一凡看着李欣怡笑道。

“信你纔怪。”

李欣怡搖頭。

看着李欣怡這個樣子,葉一凡轉身看了看孟瑤問道“你呢?你也不信?”

“這個……”

孟瑤苦笑,說道“憑徐志宇的身份,我很難想象,他會心甘情願的來公司做保潔員。”

“好。”

見孟瑤和李欣怡都不相信,葉一凡點頭,說道“既然你們都不信,我們不如再打個賭。”

“賭什麼?”

孟瑤和李欣怡同時問道。

“就賭明天早上,徐志宇會乖乖來公司做保潔員。”

葉一凡自信的說道。

“輸了的代價是?”

孟瑤看向葉一凡問道。

“輸了的代價和剛纔的打賭一樣,贏了的人,可以想對方提出任何條件,沒有限制,輸的人不得拒絕。”

葉一凡自信的看了看李欣怡和孟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