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如果好弄,**早把他弄下去了。說是平起平坐,但是金磊要隱隱壓**一頭,因爲人家的出身比他高很多,靠山又大又牢靠,那可是親爹,不像**,靠得是岳丈。

“我有金磊貪污受賄的證據。”封華說道:“只要姜書記按照我說地做,金磊準完。”

最後一個**趙永沒抗住,徹底暈菜了~

過了半晌,趙永才幽幽道:“那個金磊,是不是得罪你了?”

“養兔子那個村子你還記得吧?”封華問道。

趙永點點頭,那個嚇跑他的“土匪窩”,他當然記得。

“怎麼了?”

“那些兔子被金家拉走了,連村裏其他牲口也沒能倖免。這吃相太難看,我看不慣。”封華任性道。

趙永……就因爲看不慣,就要搞人家全家?要知道金磊如果因爲貪污受賄倒了,那他爸他叔伯他兄弟,他老婆家,都沒好,都得受牽連。

“當然,那個村子的大隊長於我有恩,他到我這哭訴了,我自然不會不管。”封華說道。

這樣……趙永意外了一下,心就火熱起來。於大小姐有恩,他一個老農民能給人家一個大小姐什麼恩情?不過是一飯之恩一水之恩?路過的時候喝口水吃個飯借個宿?

大小姐就能涌泉相報!

哎呀哎呀,這是多麼好的人啊!能追隨這種人,簡直太幸福了!

“您說,讓我怎麼跟姜書記說?”趙永激動道。

“事情很簡單,只要他敢,他信,金家絕對倒。”封華說道。

然後仔細跟趙永低語了一番。

金家貪污受賄,是她出於“習慣”知道的。見到豪宅,她就想着往牆壁、地下探一探,找找密室寶藏什麼的。

能養出金名這種體格的人,絕對談不上清廉。結果自然沒讓她失望,金家光是密室就三個!還是非常大的那種。

暗閣更是有十八個之多!藏着金磊的各種機密文件。

金磊有個毛病,愛記賬。他可能是個比較信守諾言的人?…..收賄受賄都要記賬,好有個依據,方便到時候“禮尚往來”。

或者也存在着幾分拿捏別人的意思。

現在倒好,成了他自己的催命符。


封華拿出早就畫好的地圖,交到趙永手上:“去吧。東西最後給,先說事情,如果**拒絕,你就直接回來。”

**,按照前世她對他的印象,他自然是不會拒絕的,那是個正義勇敢有計謀的人。

但是人都是會變的,再說她也不知道前世的此時,**是個什麼樣的人,也許她幾十年之後見過的那個,是幾經改變的。

金家的勢力還是很大的,金磊身後還有父親、叔伯、兄弟和一大堆姻親。得罪一個金磊,就是得罪了整個金家,而如果金家敢壯士斷腕,犧牲金磊,那他們也不會因爲這件事受太大打擊。

那樣**之後的路就會很艱難。

此時最好的做法,就是拿着趙永給的證據,去跟金家要好處,從此踩着金家的肩膀越爬越高,這纔是一個合格的野心家該做的事情。

在**羽翼不豐靠山不硬的時候,這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也是最壞的,因爲有她。

如果**如此選擇了,那他的下場就會跟金磊一樣。

她會轉移出那些東西,換一個人出面。

此時就有個非常理想的人選,趙擎山。

雖然軍不幹政,政不幹軍,但她會說服他的。 方遠和封華離開村裏,並不知道劉祕書那番話已經發酵成功,封華的好人緣徹底沒了。

劉祕書讓封華去當保姆那句話沒頭沒尾的,他們並不能想明白,但是從封大有家得來的消息,人家之前爲一個少爺來跟封華求親,結果封華沒同意,轉頭嫁給了方遠。

有了這一出,所有人都想明白了,這是人家求親不成,來報復他們了!但是人家沒有單獨報復封華,或者方家,而是把他們全村,全大隊都捎上了!

這可真是冤枉死了!

衆人心裏極其不是滋味,封華不在眼前,方家就成了發泄目標。

方家人現在門都不敢出了,出門就得被罵幾句白幾眼,急眼了還能動手呢。

誰讓方遠娶了封華呢?如果方遠不娶封華,封華老老實實嫁給人家,他們哪裏會受這無妄之災?

有很多聰明人都反應過來,方遠的親事辦得匆匆忙忙,一看就是臨時起意。封大有家的孩子也已經說了,是知道有人跟封華求親之後臨時決定的。

前因後果一聯想,村民們能看方家順眼就怪了。

他們不會去想這麼想、這麼做,合不合理,應不應該,對不對,他們只想着自己失去的東西,那可是那麼多那麼多的肉,那麼多那麼多的錢!

……

方家氣氛有些低沉,方老太太正坐在炕上罵罵咧咧。

方強從外面推門進來,方老太太立刻問道:“找到你三哥和那個小賤人了嗎?”

方強腳步一頓,看着他奶,沒有吱聲。

方健皺着眉看着方老太太:“奶,你說什麼呢!那是我三嫂。”

方芳剛纔是被驚呆了,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沒聽錯,她奶竟然真的是在罵封華。

“奶!你說什麼呢!你之前不是那麼喜歡封華嗎!現在怎麼說話這麼難聽!再說這個事情關她什麼事!”方芳喊道。

“關她什麼事?這不都是她惹的事!都是她招來的人!闖的禍!”方老太太也喊道。

“奶!事情經過我們都看着呢,我和我哥我弟從頭到尾都看着呢!封華根本沒招惹他!是他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靠上來的!她沒有錯!”方芳喊道。

方健突然笑了一下:“奶,要說這個事說到底還是怨你。人家封華當時什麼都沒說,沒準也有嫁過去的意思呢,是你硬攔着人家,把我三哥推了出去。”

方老太太一噎,她早就想到了這個事情,悔得腸子都打結了。她當時怎麼那麼嘴欠!這下子好了,娶個媳婦,把全家的財路都搭進去了。

不,是全大隊的財路!

她之前是非常喜歡封華的,因爲那是別人家的孩子,但是到了自己家,也就那樣吧。

而且他們還沒看到這有本事的新媳婦給他們家帶來什麼好處,倒是發現方遠被人家勾走了,除了第一天在家吃了兩頓飯,其他時候人影都不見了!

最最要命的,還是那些兔子,那是那麼多那麼的錢啊!現在倒好,都沒了。

“我讓她嫁給誰她就嫁給誰嗎?我是她親媽還是親奶?就是她親媽親奶,說話也不算數吧?那可是個有主意的,親事都能自己做主的!”方老太太到底不承認這件事都是她的錯。

當然這件事確實不是她的錯,她對封華的評價還是非常中肯的~誰也做不了封華的主,除了她自己。

方芳此時卻有些後悔了,這主意還是她出的…..

“爺,奶,爸媽,你們爲什麼都跟外面人一樣,把事情怪到封華身上?她做錯了什麼?她不嫁給那個死胖子有錯嗎?難道她要爲了保全你們的牲口,就要犧牲自己一輩子嗎?憑什麼?憑什麼!”方芳大喊道,喊都後面都被氣哭了。

“就是。”方強也氣得臉都紅了,在旁邊補刀:“這全村的牲口,跟她有什麼關係!這全村的人,跟她有什麼關係!誰給她喝一口水,吃一口飯啦?!她憑什麼要爲了不相干的人犧牲自己!”

方家大人有些莫名的心虛,但是方老太太頓了一下,強硬道:“她喝我們家水了,吃我們家飯了!”

“那是你求着人家留下來吃的!”方強脫口道。

確實如此……求了很多次人家才留下來一次兩次。

方老太太被說得下不來臺,下炕拿起鞋底就朝方強胡過去,方強就站在那裏不動,任她打。

沒有人過去拉架,方強穿的那麼厚,打不疼。

等方老太太自己累得打不動停了手,方健又笑了:“咱家的水和飯怎麼這麼值錢?吃一口就得賠上終身?我們吃家裏的喝家裏的,婚事全有父母做主也就算了,怎麼封華只吃了幾口,嫁給誰也是奶奶說了算的?”

“咦,還真是這樣!”方強立刻接道:“確實是咱奶說了算啊,她不是聽咱奶的話,嫁給三哥了嗎!”

“你個死孩子!”方老太太又抄起鞋底胡了一陣。

真是厲害了封華,全家小輩的心都讓她撈過去了!

“奶,你也彆氣了,氣也沒用,事情已經這樣了,她已經是我三嫂,是我們方家的人了,難道還能退回去讓她去給那家當保姆?”方健勸道。

沒想到方老太太脫口道:“有何不可?這媳婦我們不要了,喪門星一個,進門沒幾天就出這麼大的事!誰愛要誰要去,反正沒領結婚證。”

屋裏一靜。

方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奶奶,再看看沉默的爺爺和父母,突然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恍然又諷刺的笑。

原來如此啊原來如此,怪不得封華總是看不上他爺奶,看不上他爸媽!

他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他爺奶爸媽對封華那麼熱情周到,比對他們這些親兒子親孫子還熱情,她爲什麼就是不喜歡?看他們的眼神總是冷的,一點溫度都沒有。

他之前以爲是她心硬…原來人家是眼明心亮!看出了他十多年也沒看出的親人的本質。

他的父母親人,竟然是這樣的人,這麼的自私冷血。

封華是怎麼發現的呢?方健突然想到她的身世,在封家那種環境長大,也許是見慣了自私冷血的人,所以很容易分辨吧?

“呵。”方健笑着,心裏卻覺得無比的諷刺和淒涼。 方遠這麼快就又來了,趙擎山和秦明都非常意外。

“出事了?”進了趙擎山的辦公室,秦明直接問道。

“現在還,不好說。”方遠說道,這要看小丫頭的師父會怎麼做了。

不過小丫頭走的時候說過,她師父是個脾氣很大的人,如果知道了她的事,可能會有什麼過激行爲。但是具體會如何,她一會兒回來這裏告訴他。

“到底出了什麼事?快說別廢話!”趙擎山黑着臉吼道。這也是個脾氣很大的人。

方遠把上午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趙擎山又摔了茶缸。

昨天他剛聽封華詳細描繪了一遍他們村的好光景,下午他還跟老夥計們吹噓了一陣,讚歎祖國強盛了,日子終於好過了。他們還說不信,要組團去參觀參觀這個小村子。

結果今天就被啪啪打臉了。

“誰誰誰?到底是誰?”趙擎山連聲拍着桌子,看那架勢,擼起袖子就要去跟人幹仗了。

“金磊。”方遠說道。

趙擎山氣勢一頓,金磊啊……

同在一個地方,又都是頂層人物,金磊他自然認識。

“我就說那小子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趙擎山氣憤道:“瞅瞅這乾的都是什麼事!竟然敢徇私枉法,去搶老百姓的東西了!”


“不算搶,給了錢的。”方遠中肯道。

“金磊…那覬覦你媳婦的就是他家那個阿斗了?”秦明問道。又癡又肥又沒用,20多歲了不正經工作,就在家混吃等死,在外人眼裏,金名就是個阿斗,外號都給他起好了。

方遠點點頭。

“你想怎麼辦?”秦明看了一眼趙擎山問道方遠。

“現在還不好說,要等我媳婦回來再說。”方遠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