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菲尼克斯眼中精光一閃,沉倫巫師出手的瞬間她就確定了對方的位置。纖細修長的手指快速彈動,弓弦急顫,一支支火焰箭朝著沉倫巫師所在的位置射了過去。

常年與地獄軍團作戰,對付惡魔的經驗菲尼克斯不可謂不豐富,她一直都在尋找沉倫巫師的下落,因為只有滅殺了沉倫巫師才能真正的滅掉這群沉倫魔。要不是對方太能隱忍,要不是沉倫巫師藏得太好,她早把這些傢伙殺乾淨了,哪還容他們活到現在。

嘭嘭嘭……

十數團火光炸開,出手的數十個沉倫巫師瞬間團滅。被菲尼克斯盯上,以雙方的實力差距他們怎麼也不可能有逃生的幾率。

沉倫魔戰鬥的時候往往巫師一死就沒了士氣,轉身各自逃命,菲尼克斯原本也是這樣認為的,然而這一次意外出現了。

巫師團滅后沉倫魔的瘋狂不減分毫,拉卡尼休的口號依舊喊得震天響,這些紅皮惡魔踏著同伴的屍體奮勇前沖,妄圖靠人海戰術淹沒眼前的敵人。

難道還有沉倫巫師隱身暗中?

菲尼克斯秀眉微皺。

吃了這麼一次大虧后剩下的沉倫巫師怕是很難再現身了,要是這些傢伙不出現,以眼前沉倫魔的數量得耗到什麼時候戰鬥才能結束?

「殿下不用擔心,這些傢伙不出來我們主動揪他們出來好了。」馬龍適時的站了出來,「加里奧你去天上看看,把那些拿著骨幡的巫師都給我清理掉。」

石像鬼遲疑的看了看菲尼克斯,他擔心自己離開后馬龍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不過他最終還是飛走了,畢竟馬龍的命令是不能違背的。很快,在沉倫魔大軍的後方就傳來了陣陣慘呼。

地面無法突進的時候飛過去就行,飛行兵種就是有這點好處。

馬龍聳了聳肩,戰鬥應該很快就會結束。 「奇了個怪。」

戰鬥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在加里奧的空襲斬首戰術下沉倫巫師死傷超過三百,馬龍敢保證方圓十里內絕沒有一個能喘氣的巫師。按說沉倫魔早該崩潰了,可這些傢伙依舊士氣十足,不依不撓的糾纏著他和菲尼克斯,一副誓要戰鬥到最後一人的架勢。

事不尋常即為妖,沉倫魔一反常態的勇猛背後必定隱藏著秘密。

馬龍來了興趣,說實在的,這些沉倫魔對他一點壓力都沒有,有菲尼克斯和加里奧他連出手都不需要,戰鬥打得無聊至極。現在好了,沉倫魔背後有秘密總算是來了點樂子。

「加里奧你再飛遠些,看看這個空間深處有什麼。」

海島是馬龍計劃中很重要的一環,他不容許島上有不在自己掌控的東西,這個亞空間馬龍不仔細探查一番是不會罷休的。這一次有菲尼克斯在,多出了她這麼一位大高手,馬龍如果都不抓住機會未免也太傻了。像菲尼克斯這樣的強者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遇到的,數遍整個王國也找不出幾個來,想讓他們出手而且還是免費幫忙,馬龍還沒那麼大的面子。

加里奧拍打著翅膀飛向遠方,馬龍隨手扔了個枯萎凋零在腳下。以他自己為中心,暗影能量將方圓三十米的土地弄得一片漆黑,凡是敢踏上這片黑土地的沉倫魔都會在慘叫中化為一具枯骨。菲尼克斯見狀也停了手,隨著她收起大弓赤色的火焰箭不再出現,漫天的火光也隨之消失。

要不要這麼厚臉皮啊,話說你這樣沒節操真的好嗎?

馬龍翻了個白眼,菲尼克斯也未免太圖省力了吧,沉倫魔又不能對你造成半點威脅,你說你跑進來幹什麼,真把我當免費勞力不成。

來到馬龍身邊的菲尼克斯沒去管馬龍是什麼表情,她半閉著眼睛,看樣子是在恢復消耗的魔力。

「以我與異族們交手的經驗來推測,這裡的沉倫魔如此反常必定有更強的異族在後方壓陣,還是小心點的好。」

大約過了一分鐘,菲尼克斯重新睜開眼,見馬龍漫不經心的模樣她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惡魔終究是惡魔,哪怕是地獄軍團里的炮灰種族也有著強悍的底牌,若是輕視他們吃虧就在眼前。

戰場上輕視敵人是找死的行為,馬龍還沒那麼傻,他的漫不經心只是表象,實則警惕之心並不比菲尼克斯來得低。哪怕加里奧已經確定四周除了沉倫魔外再無其他,馬龍也不曾有半點的放鬆。


「主人,主人……」

雙眼紅光閃爍,加里奧連連扇動翅膀,以最快的速度飛了回來。從他的話里馬龍聽出了喜悅,聽出了興奮,更聽出了急切。

加里奧如此失態定是在亞空間的深處發現了什麼。

馬龍心中一動,連忙通過心靈感應暗中詢問:「你找到了什麼?」

「主人,祭壇啊,哈哈哈……」加里奧興奮得語無倫次,「我早就說過這個亞空間沒那麼簡單,沒想到在空間的深處居然有一座祭壇。主人,這次我們發達了。」

一座祭壇就把你興奮成這樣,你好歹也英雄生物,至於這樣嗎?矜持,矜持啊懂不懂,淡定,淡定啊你明白不明白?

馬龍的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加里奧冷靜下來,把情況說清楚。

頓了一頓,加里奧組織了一下語言,這才開口:「亞空間的深處有一座巨型祭壇,想來是這裡的異空間生物花費了不少時間修建的,以我對他們實力的評估沒個三五百年的時間那等規模的祭壇絕不可能完成。」

三五百年……馬龍咧了咧嘴,他承認他吃驚了。沉倫魔花這麼長的時間修建一座祭壇,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可能是在過家家玩遊戲,也不可能閑得無聊了,這些紅皮惡魔必定在策劃著某個驚天大陰謀。

「我觀察過了,這座祭壇完工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年,以那些異空間生物的實力無法一次將它啟動,只能慢慢開啟。你現在看到這些阻路的紅皮生物就是他們的祭司通過祭壇從異空間召喚而來,主人可別認為一座巨型祭壇的上限就是如此。隨著參與祭祀的人越來越多,供給祭壇的能量越來越大,祭壇就能召喚更強悍的生物。說句不怕主人擔心的話,巨型祭壇一旦完全喚醒像我這樣的英雄生物召喚起來並非難事。」

果然是驚天的大謀划。

馬龍心頭猛跳,沉倫魔花費好幾百年的時間修建的巨型祭壇顯然不可能是他們這種炮灰級的惡魔消受得起的,背後必定有更強大的惡魔在操縱。祭壇現在是召喚的炮灰沉倫魔,日後就未必了,地獄軍團里的血之王,寒冰驚怖者,刺木魔等高級惡魔未必不會通過它來到人類所在的世界。

如果不是自己的到來,如果自己不是學的船舶設計,如果自己沒有好運的成為領主,如果自己不是大力的發展航海,如果……如果沒有這麼多如果,地獄軍團在島上的祭壇根本不會被發現。

當人類還以為自己把惡魔擋在庇護所世界之外時,地獄軍團早已傳送了一支大軍過來,一旦三魔神蘇醒這支惡魔大軍就會在人類反應不及時於壁壘要塞的背後狠狠的插上一刀,那時可就要命了。腹背受敵下壁壘要塞很可能失守,一旦發生那樣的情況地獄軍團將會再次席捲整個世界。

想到這裡馬龍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好險啊。這時他又想起普朗克發現這座島時的情景,據普朗克所說他第一次上島的時候島上還有不少動物,等他回返暴風城后再來時島上已一片死寂,中間也就隔了十天左右。如果馬龍猜得沒錯,亞空間里的祭壇就是那個時候完成的。

對此,除了說一個巧字外還能說什麼?

地獄的計劃即將實施時被無意間撞破,有這樣的運氣看來庇護所世界的人類是命不該絕。


只是,加里奧為什麼會興奮得語無倫次?

「主人,要是我們自己修建這樣的巨型祭壇不說材料,光是花費的時間就不知道要多久。現在這些異空間的生物替我們建好了,我們直接搶過來就行,反正他們是敵人,搶他們的東西天經地義。如果主人能夠得到這座巨型祭壇就可以召喚更多的英雄生物。」

前面不是重點,關鍵是最後一句話。

金手指一直沒有解鎖建造祭壇的許可權,使得我遲遲無法召喚相應種族的英雄,原因會不會在我沒有祭壇上?想要召喚英雄生物必須在現實中建造一座祭壇或者用別的方法得到一座祭壇才行?

想到這裡馬龍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菲尼克斯手指快速彈動,弓弦嗡嗡直顫,烈焰狂舞中團團火光在沉倫魔炸開,一具具焦炭般的屍體躺了一地,遇上這個女殺星沉倫魔算是倒了八輩子霉了。就在剛才馬龍告訴她,說沉倫魔反常的原因找到了,亞空間的深處有一座大型祭壇,一群沉倫巫師正通過這座祭壇將沉倫魔源源不斷的自另一個位面召喚過來。

聽到這個消息菲尼克斯面色大變,能源源不斷的召喚沉倫魔,這豈不是說祭壇連接了地獄,位於地獄的惡魔們已經找到了繞過壁壘要塞進入庇護所世界的方法?

吃驚歸吃驚,其實對這樣的事情菲尼克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距離地獄上次的入侵已經過去了一千年,一千年啊那是多麼漫長的歲月,如此長的時間別說是狡詐的惡魔就算是豬也能想到進入人類世界的新辦法。一千年前惡魔們既然能打開位於壁壘要塞的位面通道,一千年後的他們在別處開啟通道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可笑崔斯特瑞姆的王室,可笑最高評議會那些高高在上的議員,整天只知道爭權奪利的他們對此毫不關心。難道他們就不明白,覆巢之下無完卵,現在爭得再厲害,握有再多權力,一旦被地獄得逞他們今日的一切都會成為鏡中花水中月。

或許他們當中也有清醒者,可大環境如此,你不去爭別人就要來爭,你不謀奪更多的權力就會被別人打壓下去。無論是出於野心還是被逼無奈,這些掌握著巨大權力的人類高層們都將本應用來防備惡魔的力量投入到了內鬥中,真可謂是親者痛仇者快。

從馬龍口中得到的消息菲尼克斯推測出亞空間深處的祭壇應該還未真正啟動,連通地獄的位面通道並未真正完全,現在趕去阻止還來得及。要是真等到地獄軍團的謀劃成功,再想去阻止時遇到的就不再只是沉倫魔,地獄深處的高階惡魔會讓人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強大。

菲尼克斯一著急也顧不得其他,從枯萎凋零中殺出去的她拿出了真本事,火焰箭像開閘的水庫,一波接著一波。嘭嘭炸開的火光綻放出朵朵死亡的紅蓮,打得沉倫魔潰不成軍。

馬龍看得連連搖頭,沉倫魔怕死嗎?

他們悍不畏死。

沉倫魔數量不多嗎?

人頭攢動,數之不清。

沉倫魔的攻勢不兇猛嗎?

前仆後繼,無休無止。

這樣的沉倫魔卻被菲尼克斯一個人打得連連敗退,殺得潰不成軍,原因何在?

力量!

絕對強橫的力量!

實力!

碾壓一切的實力!

菲尼克斯具有強橫的力量,具備碾壓一切的實力,在絕對的差距面前所謂的勇猛只是弱者不甘的怒吼,所謂的反擊只是毫無意義的垂死掙扎。

踏著一具具屍骨緊跟在菲尼克斯身後,馬龍眼中有著不一樣的神彩。在這個個人實力能夠強到逆天的世界,唯有自己夠強才是立身之本,所謂蟻多咬死象馬龍只能送他兩個字——呵呵。

沉倫魔的數量難道不夠多?

還不是被菲尼克斯如殺豬宰狗般瘋狂屠戮,別說他們可以耗死菲尼克斯之類的不切實際的話,以雙方的實力差距除非菲尼克斯自己作死,否則她要走沉倫魔根本沒辦法留住她。等到一擺脫沉倫魔的糾纏菲尼克斯很快就能回復消耗的魔力,到時她再殺個回馬槍,沉倫魔又得付出多少條人命?這樣來上個幾發沉倫魔還剩得下幾個?

如果說馬龍以前對強者的概念只停留在表面上,那麼經過這次后他就真正領悟到了強者所具有的震懾力,在敵人沒有能與其抗衡的高端武力時菲尼克斯這樣的人絕對是噩夢般的存在。

可憐的沉倫魔,他們以自己的悲慘遭遇給自己的敵人——馬龍上了生動的一課,讓他的思維方式真正轉變了過來,變得更適應這個世界,沉倫魔若是有智慧的話估計哭都哭死了。

強者么?

嘿嘿,相對於沉倫魔來說我也是強者啊。

腳下紅色能量波紋蕩漾開來,中階死亡騎士的強化鮮血靈氣。

初階死亡騎士的鮮血靈氣有提高身體素質,減少受到的傷害的作用,死亡騎士晉陞中階后鮮血靈氣得到了強化,受到的傷害進一步減少不說,符文能量的回復速度也變得更快。

符文能量是死亡騎士使用技能的基礎,沒有鮮血冰霜邪惡等符文的話頂多是技能傷害不那麼高,沒有符文能量你連技能都放不出來。這一點與馬龍玩遊戲時有很大不同,畢竟是現實世界。

又一記枯萎凋零打出,再次於沉倫魔中造出一片無人的黑土地,馬龍隨即踏了上去。三十米的法術範圍對此時的馬龍也不過是幾步的事,等到他走到黑土地的邊緣,施展枯萎凋零的能量消耗已回復得七七八八。沒有遲疑,枯萎凋零再度打出,前方又是一片無人區。

沉倫魔的實力委實太弱,無法在暗能量的腐蝕中堅持過三秒的他們在馬龍一個又一個的枯萎凋零下死傷慘重。縱然沉倫魔人多勢眾,奈何敵人太強,他們連讓馬龍的腳步停頓一下都辦不到。

只靠一個枯萎凋零就讓沉倫魔毫無辦法,雙方的實力差距說是天壤之別毫不為過。

看菲尼克斯的火焰箭射得不亦樂乎自己卻如此悠閑,馬龍暗暗得意。死亡騎士就是爽,沒有質量的圍攻在死亡騎士面前毫無意義,一個法術就輕鬆搞定。

枯萎凋零,你值得擁有。

當然,這也得多虧了強化后的鮮血靈氣,正是它的加持讓馬龍可以不用擔心的枯萎凋零的消耗,否則他放不了幾次技能符文能量就會耗盡。

中階相比於初階確實有質的飛躍。

菲尼克斯看似沒理會馬龍,實則對馬龍的關注一點也沒少,見馬龍有如此手段菲尼克斯都忍不住贊了一句。

這小子果然如卡夏所說手段詭異。

即便是菲尼克斯這樣的強者都無法在沉倫魔大軍的圍攻中仿若散步般輕鬆前進,馬龍卻可以如此悠閑,除了說他手段詭異外還能說什麼?菲尼克斯總不能說自己不如馬龍吧,以她的驕傲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主人,祭壇就在前方。」

飛在空中的加里奧指著前方,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馬龍見到一座大如宮殿的巨型建築矗立在地平線盡頭。它,就是沉倫魔耗費數百年時間建造的惡魔祭壇。 提到祭壇大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高高的檯子加長長的階梯,亞空間的巨型祭壇高台是有,階梯也夠長,不過是這高台並非一個,階梯也非只一條。

以一座足有十個足球場大距離地面有近千米的懸浮高台為中心,其東南西北四個方面斜向下延伸出四個面積略小的浮空平台,這些次一等的平台有九個足球場大小,順著它們四個向下每個平台又各自延伸出三個再次一等的平台,那三個再次一等的平台往下又進行了延伸……以此類推,每一個方向都有上千個平台,這些平台加上的各自連接的通道組成了一張四通八達的大網,通道就是網線浮空平台則是節點。整個祭壇遠遠看去形似鏤空的金字塔,看著它們馬龍不禁想起了一部名叫聖鬥士的漫畫里的黃道十二宮。

難怪沉倫魔光是修建它就花了數百年的時間,與其說它是一座祭壇倒不如說是它是一個龐大到媲美一座城市的建築群。看這佔地面積足有數十里,要是每個平台加上頂蓋,通道再建起圍欄,裝飾弄得華麗一點,它就可以直接當宮殿城市來用。

修這麼大一個祭壇,耗時費力不說,還勞民傷財,也虧得是沉倫魔建了起來,換做馬龍自己來做的話以這個世界的生產力還不知要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哪怕是人工給夠,材料供足,又有魔法師幫忙,不建個十幾二十年也別想弄成。

搶下來,一定要搶下來,不然靠自己去建花錢都不說了,關鍵是太費時。

馬龍看到巨型祭壇的真面目后原本對加里奧提議搶劫的那一點小排斥立馬消散無蹤,地獄既然能建一個祭壇就能建第二個第三個乃至更多,誰敢保證除了島上的這個祭壇外惡魔們沒有在其他地方也修有同樣的東西。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懂得這個道理的並不只有人類。

亞空間內的這座祭壇的出現不但讓菲尼克斯暗叫不妙,馬龍也有了緊迫感。

庇護所世界人類足跡達不到的地方太多了,地獄軍團的惡魔想要偷偷建幾個祭壇,開幾條運兵通道真的不要太容易。別看現在人類世界一如既往的沒有大事發生,誰敢說這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馬龍有預感,經歷過千年前那場失敗后惡魔們要麼不動手,一旦動手的話必定勢如雷霆,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整個世界。到那時整個世界都會在惡魔大軍的鐵蹄下顫抖,不早做準備別說逍遙的過活恐怕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站在巨型祭壇前馬龍感覺自己面對不是一座建築群而是一頭沉睡的巨獸,別看它現在老老實實的趴著,一旦它從沉睡中醒來整個世界都會在它的怒吼下顫抖。這個讓世界顫抖的吼叫不是其他,正是通過祭壇開啟的通道從地獄位面來到人類世界的惡魔大軍。

兩個外來者的到來引發了一陣騷動,正在祭壇的類似於網路節點的各平台上跳著大神進行召喚儀式的沉倫巫師嘰里咕嚕的喊叫著,一群群青色皮膚的惡魔從祭壇中殺了出來。

利刃魔!

看到這群綠色皮膚的傢伙馬龍和菲尼克斯的眉頭都皺了起來,這些除了膚色與沉倫魔沒有分別的惡魔正是沉倫魔的進階物種——利刃魔。

利刃魔在地獄軍團中雖然也是炮灰,不過這種炮灰的實力已不能小覷,對上沉倫魔的話他們各個都是高喊我要打十個的存在。即便是遇上戰職者利刃魔也有一拼之力,而不會像沉倫魔那般只能挨宰。看祭壇的情形利刃魔的數量怕不有數萬之多,被這些傢伙纏住可不是什麼好事,要是算上節點平台的沉倫巫師的法術攻擊,即使強如菲尼克斯也會有棘手之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