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盟主,此人當真就是那葉風凌?”

一道聲音響起,定睛一看,卻正是那四方幫的幫主遊方,此時即便是他在這黑衣人的眼前也是顯得極爲恭敬。

“哼,不是葉風凌還能是誰?當年和着此人交手,本幫主可是在其手上吃了不小的苦頭呀!”

眼見的葉風凌劍招頻頻出現,那黑衣人此時極爲憤怒地說道,又是將帶着臉上的面罩取下,竟是斜眉入鬢,目光如電,倒是顯得有幾分英氣逼人。

只聽的其又是狠狠的說道:“既然你小子現在回來了,那可就別怪這一次走不掉了,放心,本幫主定讓給你不少的顏色瞧瞧!”

在場周圍衆人此時看的這黑衣人,皆是神色複雜,不少弟子更是朝着身後微微退縮數步,顯得有些驚恐不定。

……

此時的葉風凌手中長劍猛然揮舞,氣貫長虹,直接將身前一頭寬達六丈之餘的魂獸洞穿,而整個身形更是從其中破空出去,登時血如雨下,腥臭之味瀰漫着整個天際。

“走!”

眼見的重重魂獸形成的阻擋圈被裂開,葉風凌也是當即對着身後的衆人一聲道。 而此時的林綺珊也是帶着手中已是進入昏迷狀態的林毅躍至那嘶風獸的後背之上,四人一獸旋即爆射出去。

……

密林寂靜,不少的弟子皆是能夠看到那遠方上空陣陣閃動的精芒, 對於這些弟子來說,生平能夠見到如此震撼的場面已是不易,旋即又是看的衆人衝出魂獸羣,皆是抑制不住內心的狂熱歡呼了起來。

不多時,四人已是出現在弟子之間。

“快,看看有沒有事!”

剛一落地,葉風凌便是神色極爲緊張地對着周圍弟子道,而此時也是有着幾名百靈門弟子衝將出來,盯着已是身受重傷的林毅眼神之中齊齊露出詫異。

“這……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傷勢呀!”

一名看起來在百靈門之中實力極爲強悍的弟子此時見着林毅身上的傷勢,當即便是叫出身來,周圍的數名百靈門弟子此時看着也同樣是心中不斷髮顫。

“不惜一切代價救治!”

看的如此狀況,單九成此時也是走了上來,臉上神色顯得極爲凝重,那黑衣人的號角之聲極爲恐怖,而林毅的表現卻是更加的出乎自己的預料。

現如今看着林毅的單九成心中敬佩之意更加 的明顯。

“衆人一起出手吧!”

看的躺在地上的林毅,那百靈門的弟子伸手將臉上的汗珠揩去,語氣低沉地對着身邊幾名弟子說道。

旋即便是五名弟子走了上來,眼神之中皆是有些詫異。

“運用先天靈陣恐怕勝算大一些!”

一名弟子臉色凝重地說道。

“好,就用先天靈陣,其餘弟子準備好各種魂丹!”

說罷,便是隻見的單九成手中的兩枚空間指戒猛然飛出,旋即便是上百瓶的丹藥掠出,在場所有百靈門弟子人手一瓶。

“佈陣!”

一聲令下,在場的上百名弟子皆是齊齊移動。霎時之間,各種精芒震動天地,將這周圍的密林照射地通亮。

“天武派、風莫門和北斗門三派弟子退出五十丈之外,務必保證不受打擾!”

眼看的衆多的百靈門弟子皆是站穩身形,林綺珊也是說道,霎時之間,又是上百身影急速朝着四周掠去,只聽的那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

此時只見的,在林毅周圍有着六名弟子,手中皆是爆發出陣陣的魂力,而六道魂力形成的精芒又是直接沒入林毅的天靈之處,而在這六名弟子身後又是分別站着數十名百靈門弟子,每名弟子身前皆是懸浮着數瓶丹藥,眼神更是目不轉睛地看着最中間的 林毅。

“開始!”

一聲令下,旋即便是隻看的上百名弟子手中的丹藥皆是不斷輸送而出,旋即又是憑空穿進林毅周圍六名弟子的體內。

“喝……”

又是見的六名弟子中的三名突然騰空而起,竟是倒着身子懸浮於林毅 的頭頂,而手中又是爆發出一股魂力不斷朝着林毅的體內衝去。

“動”

眼見的如此場景,單九成當即便是一聲厲喝,霎時之間,只看的最中間端坐的林毅竟是直接旋轉起來,臉上的表情也是顯得極爲猙獰。

隨着周圍弟子的力道不斷增大,中間旋轉的林毅也是瞬間只感覺身體之內六道磅礴的力量不斷融合,最終從識海之內衝出,竄向身體之內各處。

“來的好!”

感知到那滔滔魂力,林毅心中一喝,這些魂力雖然強大,但對於自己來說卻完全像是補品一樣,當然,這一切還是全都要依靠“噬魂訣”的幫助了,若是沒有這一張底牌,恐怕現在的林毅就不會這般高興了。

霎時之間,從自己魂體之內也是暴發出一股極爲強橫的魂力,開始不斷引導着外來衆弟子的力量遊走於身體各處。

此時的林毅更是明白,若不是因爲自己傷勢過重,己身的魂力無法做到修復,恐怕現在早就好了。如今又是受到衆弟子的相助,當即身體各處的創傷便以可見的速度癒合着。

然而,林毅並不知道的是,此時在外界的弟子卻是心中苦悶不已,雖然身體之內的消耗極大,但這些對於百靈門弟子來說還不算什麼,更爲恐怖的就是那不斷朝着六名弟子涌去的丹藥了。

先前看着單九成拿出這麼多的丹藥,本來對於這些百靈門弟子來說還以爲太多了,此時看的如同無底洞的林毅,衆弟子方纔是明白,恐怕就算是在來數百瓶也是不夠的。

“用這麼多?”

看着不斷縮減的魂丹,單九成臉上眉頭微皺,又是看着在場的林綺珊等人。

“這小子就是個無底洞呀!”方程也是如是說道。

“來人呀,將其餘各派手中的魂丹也收集起來!”

林綺珊旋即便是說道, 相對於的林毅的性命來說,衆人皆是明白,這些魂丹根本不算的什麼。

不久,又是上百瓶的魂丹運來,衆弟子臉上的神色方纔是稍稍減輕不少。

如此,接近日暮之時,對於魂力的輸送卻是整整耗費在場弟子五百瓶之多,而此時的林毅身上的傷勢也是修復的差不多,眼看的那一股股的強大力量,不禁是有些貪婪起來。

“算了,想必這一次也是讓的各門派大出血了!”

雖然知道這些魂丹大部分都是些低階的之物,但此時耗費了如此之多,就算林毅有心想要繼續吸收,也不得不爲衆門派的作爲感激。

說罷,旋即便是心念一動,識海立時關閉。

“撤!”

感知到林毅的動作,六名弟子皆是心中一閃,旋即便是齊齊後退開去。

霎時之間,只見的林毅周身 突發陣陣的紫芒,又是一股股紫色的氣息噴薄而出,將這周圍的密林完全掩蔽。

“佈陣,防禦!”

看的如此的單九成等人臉上皆是透露出驚恐的神色,當即便是全身魂力盡數而出,一時間,十餘名高手在林毅周圍形成一道道的魂力層。

霎時,只聽的“轟隆”一聲,眼見的那層層魂力之中,一陣陣的漣漪不斷升起,又是陣陣塵土將整個魂力層遮蔽。

“這是?”

看的如此的林毅,在場的百靈門弟子當然心中是極爲詫異,但對於眼前景象又是全然不知。

“只怕這小子此次遇上一些麻煩了!”

相對於周圍的其他弟子來說,葉風凌心中卻又是好像明白了什麼一般,眉頭緊擰在一塊。

良久,方纔是看的那魂力層之中的陣陣塵埃墜落,而此時的林毅也是出現在衆人的面前,雖是看上去無任何的異常,但衆人還是小心翼翼地靠上去。

“如何?”

此時的林毅周身盡是塵土,又是看的在場的其他弟子,一時又有些不明所以,畢竟剛纔修復傷勢可是消耗了不少。

然而,正當想要開口之時,卻是心中一悸動,不禁詫異無比,當即又是做了下來,雙目緊閉,一股魂力涌向全身。

如此,讓的在場弟子皆是心中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盡皆安靜下來,之時看着此時的林毅。

又是許久,方纔是看的林毅再次睜開眼睛,卻是嘴角微微一抽搐,竟是罵道:“操,實力下降了兩級!”

經過一番的查看,林毅明顯的感知到自己此時的實力卻是在人魂境界的四級,當日在那魔都之內可是清楚的記得在古老的幫助之下進入了六級水平,然而此時的實力展現明顯是不如之前了,又怎麼不讓自己心中苦惱?

“還有這等事?”

聽着如此一說的在場弟子皆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對於魂者來說,實力的倒退意味着什麼,衆人再清楚不過了。

一旦實力倒退,輕則還能重新恢復,而重的恐怕就要永遠桎梏在這一等級了。

而林毅自然也是明白在這其中的恐怖之處,不禁是望向那葉風凌,在場衆人,唯獨他的實力最爲強大,恐怕也是能想出一些其中的緣由。

那號角之聲對人的精神有着一定的控制作用,而當時的林毅又是強行衝開對方的控制,恐怕由此傷到精神層面,而一名魂者的精髓又是對於精神的感悟,故此現在的林毅方纔是有可能降低了一些實力。

許久,葉風凌方纔是將自己心中的猜想說了出來,當即又是得到了衆人一致的認可。

“看來林門主此時實力下降也是無法避免的了!”


聽着葉風凌的解釋,那單九成又是道:“不過,在我青嵐劍宗之內不乏有些恢復精神的靈丹妙藥,只要林門主有心,想要得到也不是不可能的!”

聽着此話,林毅心中卻是更加的犯難,精神層面的損害自己也並不是沒有遇上過,當日的噬魂便是與自己遇上了相同的難題,爲了一株千年龍靈芝可是耗費了自己的精力,這一次沒想到還要老路重走。

“放心,這青嵐劍宗之內的其餘丹藥可沒有那千年龍靈芝珍貴,想必獲得也是容易一些吧!”

看着林毅愁苦的表情,葉風凌心中明白林毅所想,當日爲了千年龍靈芝的林毅可是差點將小命交代給了比目一族,此時恐怕也想到了當初的經歷了,方纔是寬慰地說道。

聽則此言的林毅心中也是旋即一鬆,當即說道:“算了,實力下降還能恢復的嘛,當務之急還是先帶領衆多的弟子走出這南部山脈纔是!”

相對於自己的實力下降,現在的林毅倒是更加擔心那黑衣人的存在,故此着急地說道。

“好,今日再次紮營,明日一早,衆弟子加快速度出去!”

聽着林毅話的衆人也是附和地說道。 數日之後,在這南部山脈的外圍,陽光正燦爛,無數的鳥獸自那密林深處掠出,雖然速度極快,但此時還是顯得有些慌張。

“哈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

突然,一道道的身影從密林之中掠出,儼然就是青嵐劍宗的衆弟子,一個臉上皆是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快看,那就是仙來鎮!”

遠遠瞧着,只看的此時的仙來鎮在曜日的照耀下更加顯得明亮,而那城牆之上的各種旗幟更是讓的衆人心中如同在長久的黑暗之中見到光明一般。

“走吧,儘快趕到仙來鎮!”

看的還只剩下十餘里的距離,林毅等人開口道,旋即再次魚貫而出

……

街道依然是熙熙攘攘,但相比此前,現在的仙來鎮倒是顯得更加的熱鬧,此時在這鎮上的大部分皆是魂者。

由於南部山脈的特殊性,故此在這仙來鎮的人數自然是多上了不少,而此時大部分的弟子皆是從那南部山脈出來,在這仙來鎮上必定要休整一番。

“走,還是回到客棧之中去吧!”

進入鎮中的數百青嵐劍宗弟子此時又是朝着那客棧之中而去,一路上有着不少的弟子皆是脫離隊伍,故此現在的整個客棧也是被青嵐劍宗 的弟子佔據着。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在那客棧之中見到雙重門和四方幫的弟子。”此時的林綺珊神情有些悵然,不禁是問道,對於這個問題,在場的衆弟子也是一時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