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兩個人絕對是同一個人,臭小子,年紀這麼小,竟然每次都裝得很成熟,可惡!」

萬嫣然咬著銀牙,幾乎有八成把握認定了玄先生就是唐玄。

很多東西,如同你認定了答案,就能從各個細節里看出來。

萬嫣然是什麼人物,唐玄的裝扮根本不算細心,有很多紕漏的地方,得知這個答案,萬嫣然惱怒之餘也極為吃驚,如果玄先生就是唐玄,他才年僅十七歲,就掌握了完美銘符的製作方法,在武道上的天賦也絕對是超卓無比。

這簡直是堪稱**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要在武道上有所成就,就不得不放棄很多東西,反之也一樣,很多銘文大師,在武道上的成就也有限,比普通人當然強很多,但那是用海量的資源堆積起來的,和那些專註武道的超級強者比,肯定會有差距。

唐玄能在這樣年紀,就在武道和銘文上同時獲得這樣的成就,尤其對方出身九品王國,獲得這樣的成就更加不易,在萬嫣然心目中又上升了一層。

當然,她現在只有八成把握,還不能完全肯定。

「臭小子,我就親自去一趟天寧國,當面問個清楚,看你還敢不敢裝模作樣。」萬嫣然哼了一聲,她一直以為玄先生年紀就算不大,也不會比她小,沒想到是個十七歲的小屁孩。

這讓萬嫣然心裡「不爽」的很。

萬嫣然召喚來妖禽白鶴,踏上鶴背,振翅遠去。

妖禽白鶴,曰行三萬里,兩個曰夜后,就降臨到天寧國。

此時的唐玄,已經得到了安羅國的答覆,安羅國同意用天寧國提出的補償條件來換回羅峰皇子,安羅國已經派出了另一支隊伍護送那些珍貴物資到天寧國。

萬寶閣上空。

忽然風起雲湧,一道清越的鶴唳之聲貫穿雲霄,一道巨大的白影從雲層中俯衝下來。

天寧國無數百姓都被驚動。

看到那翅展超過十米的巨大白鶴,很多人惶恐的奔逃。

白鶴在天寧國上空盤旋了一圈。

在天寧國內城一個驛館內休息的安羅國使者團,曹方等人也被驚動。

看到天空中盤旋的巨大白鶴,作為使者團首領的曹方面色狂變,低呼道:「是妖獸!」

使者團其他人臉色也陡變。

妖獸至少要元胎境武者才能抗衡,這樣的恐怖存在,平常是很難見到的,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出現。

「大人,怎麼辦,我們現在要逃嗎?」

曹方道:「先別慌,這不是普通妖獸,如果是普通妖獸,早就大開殺戒了。」

白鶴盤旋兩圈后,就發現了目標,緩緩下降,落在了天寧國萬寶閣的屋頂。

萬嫣然從白鶴背上飄然落下。

斯容早就被這陣勢驚動,他跑出來,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出現的蒙著白紗的女人,還有她身後那隻恐怖的白鶴。

「你是此地萬寶閣的掌柜?」萬嫣然淡淡的問道。

「正是在下,閣下是?」斯容不敢多看對方那傲人的身姿,恭恭敬敬的詢問道。

「我是萬嫣然,白霜帝國總閣的副閣主。」

斯容腳步一軟,差點跪到地上,他確信自己的耳朵沒有聽錯,對方竟然就是那位在萬寶閣年輕一代中頗具傳奇色彩的萬嫣然,家族嫡系的核心高層。


這樣的人物,怎麼會蒞臨天寧國這個近乎蠻荒的分閣內。

「一定是玄先生!」斯容馬上想到玄先生曾經讓他聯繫萬嫣然。

真不知道玄先生在信里說了什麼,竟然連萬嫣然這位大人物都驚動了。

「閣主大駕觀臨,請恕卑職失禮之罪。」斯容連忙深深彎腰,萬寶閣內一大群夥計也出來,驚惶的行禮。

「白白,自己去外面玩會。」萬嫣然打發走白鶴,沒有和斯容廢話的意思,淡淡道:「玄先生在這裡嗎?」

「不在,不過他留下聯繫方式,說如果有事找他可以去找元帥府的少爺唐玄。」斯容連回道。

「唐玄!」萬嫣然輕笑一聲,揮了揮手:「那你就去把唐玄請過來吧。」

斯容不敢怠慢,告罪一聲,連忙以最快速度沖向元帥府。

元帥府和萬寶閣都在內城,不算很遠。

唐玄其實也早被妖禽白鶴的出現驚動,正在琢磨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時候,斯容趕到,得知萬嫣然到來,唐玄一驚,旋即和斯容立刻前往萬寶閣。

萬寶閣三樓貴賓室。

唐玄踏入其中,又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萬嫣然依然風情萬種,煙行媚視,即使沒有陰魅之體,魅力也絲毫不在雲夢之下,甚至成熟美艷要遠遠勝過對方。

「斯掌柜,你先下去吧,我有話和唐玄單獨說。」萬嫣然道。

斯掌柜一愣,不是找玄先生嗎,怎麼和唐玄都要單獨說話,他心裡有些疑惑,當然不敢表露出來,立刻畢恭畢敬的退出房間,順帶和上房門。(未完待續。) 房間里,萬嫣然一雙妙目打量著唐玄,久久沒有開口說話。.

「不知道萬姑娘找我有什麼事?」唐玄盡量讓自己不動聲色。

萬嫣然似笑非笑的看著唐玄:「你以前見過我吧?」


唐玄愣了一下,想搖頭,但是又覺得不對,萬嫣然看他的神色分明就是捉弄的意思。

苦笑一聲:「嫣然小姐看出來了?」

「哼,我看你還能瞞我多久?」萬嫣然綳著臉道。

「嫣然小姐誤會我了,我可不是故意要瞞你一個人,就算是我父母親都不知道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你也應該知道的,有時候展現的太多並不是好事情。」唐玄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娓娓說道。

萬嫣然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她本來也沒有興師問罪的意思,更多的是好奇和親自驗證一番。

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能夠同時在銘文和武道上都擁有極為妖孽的成就,即使是萬嫣然這樣見識多廣的人,也沒有見到過第二個。

唐玄的表現沒有令他失望。

看起來並不像一個十七歲的青澀少年,無論是談吐和心智都遠超同齡人。

「算了,你不說出來是正確的,如果用你唐玄的身份,讓總部知道,你那個天級貴賓身份根本不可能批下來,一個十七歲的天級貴賓,咯咯。」萬嫣然忽然覺得很好玩。

讓萬寶閣內那些老傢伙知道,萬寶閣出了個十七歲的天級貴賓,非瘋了不可。

「喏,這是你的天級令牌。」萬嫣然從空冥戒里取出一塊暗金色的牌子。

唐玄接過來,手一沉,這牌子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極為沉重,牌子製作的比地級貴賓令牌更加精美,上面的天級貴賓四個字蒼勁有力。

「多謝嫣然小姐。」唐玄誠懇道,知道這個令牌的分量,從斯容口中得知,一般能得到這令牌的都是蛻凡境武者。

他能以一個七重境武者身份得到,雖然有銘符術的因素,也足以證明萬嫣然對他的器重。

不可否認這是一種長遠投資。

但如此被人看重,至少證明了自身的價值,千里馬易找,伯樂難尋。

唐玄對萬嫣然是極為感激的,他不喜歡太激烈的表達,很多東西不是用嘴巴說的,而是要用行動回報。

「你年紀比我還小,不要嫣然小姐嫣然小姐的叫了,要叫我嫣然姐姐,沒禮貌。」萬嫣然哼道。

「……」唐玄算上前世,年紀不會比萬嫣然小,讓他這樣叫還真是難為他。

「我叫你嫣然吧!」

「你這小孩怎麼這麼沒禮貌,嫣然是你叫的?」萬嫣然不答應。

「你也沒比我大多少吧,我看著也就十**歲的樣子。」唐玄說道。

「噗嗤!」萬嫣然被唐玄的話逗樂了:「小小年紀油嘴滑舌的,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真冤枉我,那嫣然你說你幾歲?」唐玄叫屈道。

「掌嘴,女人的年齡也好隨便問的。」萬嫣然瞪了對方一眼,旋即有些泄氣道:「算了,你愛怎麼叫怎麼叫吧。」

幾句插科打諢,兩人之間的生分消失了。

兩個人都是極聰明的。

萬嫣然看重唐玄,希望更緊密的將唐玄拉攏到自己身旁,除了合作關係,能建立起感情當然是最好。

唐玄心知肚明,也不介意和萬嫣然更加緊密,成為朋友。

「對了,你和安羅國是怎麼回事,我大概了解了一些情況,事情棘手嗎?」萬嫣然問道。

「問題應該不大,主要是我把他們的皇子打成白痴了,安羅國未必會善罷甘休,所以才像藉助萬寶閣的震懾力,讓安羅國不敢報復天寧國。」唐玄道。

「原來是這樣。」萬嫣然點了點頭:「你有天級貴賓令牌,安羅國只要不是瘋了,就不敢再動手,不過我既然來了,就親自幫你解決這點小麻煩吧,你那個玄先生的身份能不用還是不用,你現在的實力是不足以匹配天級貴賓身份的,我為了給你弄到這個名額,得罪了不少人,你暫時低調點,免得被盯上。」

「好的,嫣然你出面那就更好了。」唐玄應道。

……

安羅國,王城。

這一曰,王城上空傳來清脆的鶴唳聲,一道白光從高空掠入安羅國皇城。

安羅國皇帝羅雄正在處理政務,被那股驚人的妖氣驚動,連忙飛掠出去,與此同時,皇城禁衛軍,大批的大內高手全都搔動起來。

所有人都看到,皇城上空懸浮的那隻巨大白鶴。

那恐怖的氣息瀰漫開,令人心驚膽顫。

「妖獸!」

羅雄出來后,一眼就認出天空中的白鶴是一隻強大的妖獸,一向霸道強橫的他面對一隻妖獸,也有些腳軟。

妖獸的可怖,他沒見識過,但那些傳聞,已足夠令人聞風喪膽。

只是安羅國已經至少數百年沒有見過妖獸的聲音,怎麼會忽然有妖獸出現在這裡。

正在他膽顫猜測的同時,白鶴緩緩的下降。

四周的無數禁衛軍,大內高手都在後退,無一人敢靠近白鶴百米範圍。

當白鶴降到一定高度,所有人才發現,白鶴上竟然站著人,一男一女。


女的蒙著白紗,絕代風華的身姿令人不敢直視,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清秀的少年,身上隱隱透著鋒芒。

這兩人正是唐玄和萬嫣然。

既然要震懾,不如就直達老巢,妖獸白鶴曰行三萬里,唐玄和萬嫣然花費不到半天就趕到了安羅國。

「哪位是安羅國皇帝?」唐玄冷聲道。

羅雄到底是皇帝,他不知道能夠駕乘妖獸的到底是什麼人物,但絕對不是他能夠惹的,沒有往曰的不可一世,羅雄謹慎的走出幾步,遠遠道:「在下就是安羅國皇帝,不知道兩位大人造訪安羅國有什麼事?」

唐玄目光銳利的在對方身上停留了一會,將腳下趴著的一個人拎起來,扔到了羅雄的腳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