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十天,已經花去了數百億黑晶幣,赤天跟着泣無淚的這幾天,可是倍受打擊。

泣無淚和六女的瘋狂購物,幾乎讓整個符赤州陷入了資源短缺的狀況。

而財政門中的事情也忙得差不多了,即墨不歸在一家拍賣行找到了泣無淚,和泣無淚說了幾句就匆匆的離開了。

等到拍賣會結束,泣無淚找到了即墨不歸,問道:“你說有要事找我?什麼事啊?”

“啓稟魔君大人,我們的商會馬上就能正式開張了,但是我覺得用財政門這個名字,有所不妥,我想了一下,我門的名字改爲聚寶門,您看如何。”

即墨不歸恭敬的行了一禮,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泣無淚無所謂的道:“你隨意,但是請你記住,你是魔宗的人,並且還是一個門主。”

泣無淚的話裏的的含義,即墨不歸心知肚明,即墨不歸道:“魔君大人,我即墨不歸這條命還是您救回來的,我即墨不歸是不會做出背叛大人的事的。”

即墨不歸告訴泣無淚,三天後開張,並且要宴請符赤州所有的大商會巨頭參加,到時候即墨不歸希望泣無淚能派出高手鎮場。

泣無淚直接將即墨不歸送回魔僵聖界,讓他自己去鼓搗去。

結果即墨不歸這傢伙根本沒有打算賣任何的商品,直接弄成了一個拍賣會,而且在赤天的提議下,在商會總部的地上設置了一個大型的賭場。

泣無淚也懶得去管那些破事,成天的帶着六女在符赤州遊玩。

很快,聚寶門的開張的日子就到了,可是來祝賀的人只有十幾個,其中有五個還是赤天樓過來的。

即墨不歸好像全部預料到了一樣,宴會快要散的時候,即墨不歸送給了來人每人一張貴賓卡。

並且即墨不歸還說出了一件讓所有人驚訝的消息,那就是聚寶門三天後會拍賣兩件真神器,一把靈神器。

真神器比天神器更好,更高級,在上界中,典型的是武器缺少的地方,真神器的數量少之又少,平均一萬人中有五十把天神器,一把真神器,靈神器之上的武器直接沒有。

這三件神器的消息一出,結果來到商會巨頭立刻意識到了聚寶門的不簡單。

當場就和聚寶門簽下了合約,希望能和聚寶門共同進退,說實在的,就是想從中撈一筆。

這三天的時間裏,消息到處飛,只有聚寶門卻沒有做出任何的動作,和聚寶門簽訂了合約的商會,花了大量的資金,爲聚寶門的這場拍賣宣傳着。

並且這些商會送來了許多很久無人問津的東西,希望借聚寶門的這次拍賣會賣出去。

在聚寶門頂樓,泣無淚和六女坐在豪華的椅子上,即墨不歸站在泣無淚身後問道:“大人,那可是靈神器,我們真的要拿出來拍賣嗎?”

“不就是靈神器嗎?這麼大驚小怪的,在拍賣會開始之前,你還是多考慮一下聚寶門的安危吧!”泣無淚笑了笑,不以爲意。

這靈神器是泣無淚剛剛打造出來的,泣無淚在光陰塔裏待了整整十年的時間,纔將追魂提神到了靈神器的境界,並且抽空煉出了兩把真神器,和一把次品的靈神器。

這次煉器,泣無淚幾乎耗盡了聚寶塔裏收藏的所有稀有金屬,但是靈神器的價格,卻讓泣無淚很滿意。

曾經符赤州拍賣過一件靈神器,最終以一百億的價格賣出,泣無淚知道,自己這件靈神器,必定會賣出更好的價錢。

第二天,得到消失的各大勢力和各大神界的人蜂擁而至,符赤州幾乎人滿爲患。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拿下靈神器,來人幾乎都是隱藏在黑袍之中,根本看不清楚他們的真是面目。


泣無淚也感覺到了許多實力強大的傢伙存在,其中不乏僞主神之類的人物。

泣無淚雖然看似悠閒,實則心裏非常了明白,這次拍賣靈神器,有着很大的風險,不排除被人搶奪的事情發生。

爲了這件事,泣無淚幾乎每天都會抽時間進入光陰之塔,瘋狂的煉製提升實力的丹藥,在大量的大藥幫助下,魔宗八位長老的實力一路高歌狂飆,已經成爲了上位玄級,最高的是第五羽凡,已經是上位地級的實力了。

各大戰鬥門主,實力隱隱約約,有突破上位神的趨勢,但這些遠遠不夠抵擋其他強者的進攻。

所以第三天,泣無淚將八大長老和風蝕淵帶出了魔僵聖界,入住聚寶門,自己卻躲在光陰之塔中,準備着自己的底牌。

八位長老和風蝕淵出來後,立刻將自己的氣勢散開,有着警告的意思。

第三天晚上,也就是要開始準備開始拍賣的時間,一道身影潛入了聚寶門。

身影剛剛進入之時,一個毀天滅地的氣勢從聚寶門中傳出啊,幾乎覆蓋了整個符赤州。

“大膽毛賊,區區僞主神實力,也敢夜入聚寶門,本座滅了你。”一聲憤怒的暴喝,傳進來符赤州所有人的耳朵中。

許多心懷不詭的人感受到這股氣勢後,立刻掐滅了心中的想法,同時心裏大駭,他們都清楚那股氣勢的主人是什麼實力。

天亮後,聚寶門閣樓前開始有人走來,他們可想在聚寶門得到一個好的位置,同時也期望此行能買下靈神器。

走來的人突然看到聚寶門門前的石階上,躺着一具屍體,有人認出了此人的身份,驚呼道:“天哪!是火神界的烈火君,看來他就是昨晚想盜取聚寶門靈神器的人,沒想到他就這麼死了。”

“看了我們還是不要得罪聚寶門的好,這烈火君可是早就進入僞主神的人,居然就這麼死了。”

“這聚寶門有主神存在,到底是那一系的主神啊?真的太恐怖了,還好我沒有趕出傻事。”

站在聚寶門閣樓頂端的泣無淚面色蒼白,滿意的看那些人的表情,於是開口道:“即墨門主,可以開始拍賣了,這次你親自主持拍賣。”

“是,魔君大人。”

即墨不歸走後不久,聚寶門那硃紅色的大門緩緩開啓,即墨不歸帶着十幾個血獄衛走了出來。

“各位,沒想到昨晚有人窺探我聚寶門的寶物,所以搞得我一夜未眠,今天早上卻睡過頭了。”

即墨不歸說完,身後的血獄衛拖着石階上的屍體,直接消失在衆人的視界中。

“拍賣會將在中午開始,現在遠道而來的各位就可以進入拍賣會現場了,不過想要進入我聚寶門的拍賣會,有兩個條件,第一是十個黑晶幣的入場費,第二,必須擁有一億黑晶幣方可進場,其他人請你們離開!”

即墨不歸說完,留給了人山人海一個微笑,轉身走了回去,這時,殺手門門主呼延卓和殭屍門門主泣封、小陰走了出來,站在門口,散發着中位天級氣勢。

“我靠,這聚寶門也太牛逼了吧,三個中位天級的強者用來看門!”

“你以爲呢?人家聚寶門能拿出靈神器來拍賣,可想而知,人家的背景有多可怕。”

“唉!這聚寶門怎麼回事啊!這麼黑!入場費就要十個黑晶幣,還必須要有一億黑晶幣,老子豈不是不能進入拍賣會了嗎?”

“切!沒錢你來幹嘛?趕緊滾吧!”

“…。”

人羣中議論紛紛,終於有人邁開了腳步,一個滿頭火紅頭髮的男子,走上了石階,泣封笑呵呵的道:“您好,請交十枚黑晶,並且出示你有一億黑晶幣。”

紅髮男子掏出了十枚黑晶幣,拿出了金色的卡片讓泣封看了一下,呼延卓看了一眼道:“歡迎您的到來,請。”

男子進入了拍賣會現場,立刻就有魅魔女子扭着腰肢,前來帶着紅髮的男子入座。

拍賣會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面,總共是八層,每從一到七層都是單獨的房間,並且房間裏安裝着魔法光幕和魔法按鈕,而第一層之下便是地下賭場。

魔法按鈕是用來叫價的,而魔法光幕是用來看清楚所拍賣的東西,並且魔法光幕上會顯示出一些終於的信息。

每一層都設計成了圓形,將中間的拍賣臺圍繞在中間,整個拍賣臺卻是漂浮着的,看起來極爲神奇。

拍賣場的設計出自地精一族,而拍賣臺,卻是風蝕墨弄的,在拍賣臺上的魔法陣,都是出自風蝕之手。

豪華神奇的設計,讓進來的人眼睛一亮,同時心裏驚歎聚寶門的強大。

泣無淚站在閣樓的頂端,突然,不經意的看見了人羣中一個紫發粗狂大漢帶着一個婀娜多姿的白衣女子走向聚寶門。

白衣女子突然擡起頭來,好像是對泣無淚微笑,泣無淚卻看清楚了女子透明的眼瞳。

“她發現我了?怎麼可能?”泣無淚搖了搖頭,再次向下看去時,去發現紫發大漢和白衣女子失去了蹤影。 烈日當頭,已是正午時分,進入聚寶門的人越來越少,泣封剛要想關門的時候。

一個長得詭異無比的白衣女子走了過來,在她的身後跟着一個紫發的光着左右膀子的男子。

男子的額頭上有一道紫色的雷電印記,看着特別的怪異。

泣封看向白衣女子的時候,突然注視着白衣女子透明的眼瞳,泣封感覺自己置身於浩瀚的星空之中,又好似自己再也沒有什麼祕密一般。

在白衣女子的面前,泣封提不起一絲的反抗之心,就在泣封還在浩瀚的星空漂泊時。

突然耳邊一聲炸響,泣封眼前的景象瞬間破碎,意識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你什麼意思?”小陰冷冷的看着白衣女子,身上的負面情緒瞬間爆發,在小陰身體周圍一米範圍內,陰風陣陣,好似萬鬼哭喊着。

剛剛叫醒泣封的那一聲便是小陰發出來的。

泣封睜開眼睛,立刻意識到自己着了別人的道,立刻戒備的看着白衣女子道:“既然你敢對我出手,本門主就代表大人的權威,消滅你。”

泣封剛要出手,紫發男子道:“你就是泣封吧?這麼沒禮貌,誰讓你看我妹妹的眼睛的,你這是自找苦吃。”

“咦!你竟然認識我?”泣封愣住了,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自己認識紫發的男子。

“他的手下和他一樣囂張、好戰,哥,我們走吧!”白衣女子微笑着開口道。

紫發男子丟給泣封一張金色的卡片道:“小子,這是十億黑晶幣,去給我們準備貴賓室。”

精明的呼延卓立刻上前道:“二位貴客請,剛好還有一間貴賓室,我親自帶您們二位去貴賓室。”

“不就是十億嗎?本城主出二十億買下最後一間貴賓室。”

這時,遠處傳來不和諧的嬌聲,一個套着黑袍,看不清楚面目的人,帶着兩個上位神級別的護衛走了過來。

“夕落雁?沒想到是你啊!嘿嘿,對不起,本門主決定,不會讓你們進去的,別以爲本門主不知道你打我叫大人的主意,什麼玩藝嘛!”泣封口無遮攔的說着。

夕落雁剛想發作,突然看到紫發男子額前的紫色雷電印記時,夕落雁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連忙帶着手下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呼延卓看着夕落雁的動作,在看了看紫發的男子,心裏暗想:“這人居然能將夕落雁嚇走,其身份肯定不簡單。”

呼延卓帶着紫發男子和透明瞳孔的女子,來到聚寶門的七樓,走進了最後一間貴賓室,呼延卓退了出去。

呼延卓走後,紫發男子對坐在旁邊的白衣女子道:“妹妹,你確定他會有危險?或者是你想來看他了?”

“哥!你說什麼呢?人家賣靈神器耶,我們至少也來捧個場吧!”白衣女子做了個鬼臉,笑嘻嘻的道。

紫發男子無奈的道:“妹妹,你看,你又忽悠我!”

“哥哥,他們已經來了,就在我們的旁邊貴賓室裏,我們等着關鍵時候出手就行了。”


白衣女子的話音剛落,拍賣臺上,一陣光華閃過,即墨不歸出現在拍賣臺上。

“咳咳!各位來賓,各位強者,歡迎來到我聚寶門的拍賣會,想必大家都是爲了靈神器來的,那我就告訴大家,我們聚寶門拍賣的壓軸寶物便是靈神器。”

“好了,我也就不廢話了,現在我宣佈,拍賣正式開始,那麼今天,我們拍賣的第一件物品,是天神器武器。”

即墨不歸的話音一落,一個魅魔美女出現在拍賣臺上,手捧着一個長方形的盒子。

即墨不歸接過盒子,放在拍賣臺上的桌子上,打開蓋子,裏面放着一把四色的巨劍。

即墨不歸拿起巨劍道:“各位,這把巨劍是天神器中期,而起這把劍的屬性有四種魔法屬性,分別是風系,火系,冰系,土系。這把武器可是有史以來唯一一把擁有四種屬性的劍,而且這把劍還有一個特殊的能力,這個能力纔是讓人瘋狂的。”

頓了一下,即墨不歸才道:“這個讓人瘋狂的能力便是…,它能吸收魔法元素,自行提升境界,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今天的天神器,就會是將來的靈神器。”

“好了,各位開始吧!這把武器的起拍價是一個黑晶幣。”

即墨不歸將巨劍放在了劍劍架上,微笑着站在拍賣臺上。

七樓,一間最好的包間裏,泣無淚和六女在包間裏悠閒的喝着小酒,夢姿不滿的看着泣無淚道:“夫君,即墨不歸這個混蛋,你看,天神器他才定價一黑晶幣,萬一要是被人一枚黑晶幣買去了,那不是虧大了!”

泣無淚微笑着,捏了一下夢姿的臉蛋道:“他精明着呢!他這樣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畢竟來的人都不是傻子,他們可是相當要面子的人,你等着看就知道。”

泣無淚話音一落,有人就開始出價了,拍賣臺上的光幕上顯示出“四樓,七十二號,出價,十萬。”

即墨不歸離開對着魔法擴音器喊道:“四樓,七十二號客人,出價十萬,還有人加價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