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之後,他將身子清理了一遍,重新換上一身藍袍,將火皇花取了出來。

看到火皇花的數量,白道玄暴走了,“混球,你怎麼又給我偷吃!”

他一把將混球捏了出來,扯着它的小耳朵,猛的搖晃。

“唧唧,主人呀,饒命咩!”

小傢伙淚眼汪汪,一雙前小爪不停的晃動,在乞求,憨態可掬。

面對這個樣子的混球,白道玄卻不爲所動,一把將它丟的遠遠的,掛在一顆大樹之間。

它倒是機靈,藉着這個機會就趴在上面一動不動——裝死。

“作孽呀,養了這麼個貨。”

搖頭感慨着,白道玄拿着剩餘的二十來株火皇花,找了一塊開闊的空地盤坐。

他準備借用火皇花煉體,同時鍛造靈魂,擴張識海。

待會的動靜肯定不小,火皇花還是無比剛猛的寶藥,若是待在原先的地方,肯定會引起特大火災。

轟!

金炎驀然自他的指尖升騰,好似一條靈蛇,將一株火皇花纏繞,緩緩煉化。

不久,這株火皇花開始有了變化,其它地方都融化了, 異獸吞噬進化系統 ,並且更加的璀璨,猶如一個縮小無數倍的太陽,依舊耀眼。


他控制着金炎,包裹這枚火心,緩緩將其煉入體內。

在火心入體的一瞬間,白道玄忍不住抖了幾下,太爽了,經脈當中有一股股暖流穿梭,癢癢的,卻讓人渾身舒暢。

不過,這種想法來的快,去的也快,短暫的舒爽過後,是無盡的疼痛。

那股暖流變了,變得無比狂暴,恍如烈日,將他的經脈灼燒的一陣痙攣,有的地方開始了扭曲。

“靠!”

盤坐中,白道玄忍不住咒罵了一聲,額頭滲出細密的冷汗,牙關緊咬,咯吱咯吱的響個不停。

太痛了,不僅是經脈以及血肉,此刻就連識海都在承受烈焰的烘烤。

識海里面有一尊靈體盤坐,面目安詳的隱沒在火海當中,聖潔無比。

這不過是表面現象,實際上靈體內部都沸騰了,像是滾滾岩漿,不停的奔騰,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而爆發的後果,就是死!

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火皇花的藥力總算是過去了,那痛不欲生的感覺也緩緩消散。

白道玄睜開雙眼,狠狠地吐了口濁氣,望着周圍的環境,竟然有種再世爲人的感覺。

“效果很大,識海擴張了不少。”

當他觀測識海,臉上露出欣喜,這個火皇花的確有效,識海已經得到了擴張,距離帝者層次,已經接近了許多。

收穫很大,咬了咬牙,他再次煉化火皇花,這次直接就是兩株,將他疼的身軀顫抖,忒沒面子。

整整用去了兩天時間,二十多株火皇花被他煉化乾淨,肉身強度上身了數個臺階,可與帝者肉身媲美,戰力也是有所提升。

除此之外,他的識海擴張了很多,精神力無比的浩瀚,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都完全可以與真正的帝者比肩。

“有這麼渾厚的精神力作爲基礎,迷城應該可以突破了吧。”白道玄若有所思。

識海突破,帶給他的並不僅僅是提升一些戰鬥力,更加主要的就是可以運用更加高深的幻陣了。

幻陣的作用很多,他之前修煉《迷城》,卻無法運用到戰鬥當中,因爲他的精神力不夠渾厚,無法支持幻陣的瞬間釋放。

可是現在不同了,他的精神力可以與帝者比肩,瞬間釋放幻陣,不在話下。

將來與人戰鬥之,若是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來上一個幻陣,絕對會起到非一般的效果。

哪怕只能令對方有一瞬間的恍惚,都有可能決定勝負,甚至是生死。

“給我滾過來。”

他突然向前方招了招手,小傢伙正靜靜地趴在那,日光浴。

混球被他這麼一吼,瞬間清醒,屁顛屁顛的就來到他的跟前,一路上當真是在滾,只不過是在虛空當中。

一把將它捏了起來,白道玄詢問,“靈果呢?交出來!”

城市里的向陽院 ,途徑一片泥地,那裏十分不凡,其中有許多帝品靈果。

當時急於趕路,他並沒有停留,而是吩咐混球搜刮靈果。

“靈果?是那些球球咩?”小傢伙有些不確定,而後周身紅芒閃爍,有一枚與它一般大的靈果浮現。

“對,就是這東西,通通給我交出來!”

白道玄惡狠狠,像是一個強盜,看樣子搶東西搶上癮了,真的有做強盜的潛質。

小傢伙免不了一番嘟囔,卻不敢說出來,生怕這個經常虐待小動物的殘暴主人會做出更多殘暴的舉動。

它老老實實的將帝品靈果交到了白道玄手裏,而後啜泣着趴在遠處。

砰!

一枚靈果飛射,落在它的頭上,混球卻並不生氣,屁顛屁顛的將靈果抱了起來,剝開果皮就是一陣猛啃。

“謝謝主人咩!”

它還是知道拍馬屁的,一邊吃,還含糊不清的吐露幾個字。

白道玄懶得理他,剝開一枚靈果也開始品嚐。

這種東西外界已經絕種了,是稀世珍品,一口咬下,濺出了許多金色的果汁,香味濃郁而芬芳,口中那味道更是妙不可言。

“嗯?”


剛剛吞下一枚靈果,他突然驚喜的擡起了頭,望向天穹,隱隱期待。

轟隆隆!

一陣悶雷之聲響起,天穹中有一大片烏雲匯聚,其中電弧奔騰,雷霆閃爍。

這段時間白道玄經歷的戰鬥很多,吞噬的靈藥也很多,再加上方纔那一枚帝品靈果,徹底將他推到了突破的邊緣。

他並沒有想過壓制修爲,而是凝神等待雷劫的降臨。

因爲他經歷過百世輪迴,雖然不是真正的輪迴,但是其中的意境卻非常相似,那種經歷也刻骨銘心。

現實中他是皇天修士,輪迴中從未打破這個桎梏,每一世輪迴都會在皇天巔峯莫名逝去。

也就是說,帝者之下,他根本無需壓制,底蘊完全足夠。

:,,,就三章吧,現在我在做嘗試,戰鬥情節只要不怎麼重要的,儘量簡化! 轟……!

雷劫凝結完畢,一道道紫色雷霆閃爍,虛空猛烈的震顫,島嶼也跟着發抖。

對於這種小境界的突破,白道玄壓根就沒怎麼放在心上,因爲雷劫對他來說,如同虛設,隨手都能夠令其湮滅。

“主人,球球想吃!”剛剛啃完一枚靈果,混球雙眼放光,直視天穹中的雷劫,其中滿是渴望,想要將之吞噬。

這東西在它眼中是一道美味,並不是人爲的雷霆之力,而是來自於蒼天,是天罰,其中有莫名的道韻。

“去吧,都是你的。”

白道玄一副很叼·逼的樣子,大手一揮,將雷劫劃分到混球的名下,歸爲它的食物。

混球興奮,嗖的一聲飛向蒼穹,徑直投入漆黑的雷劫當中。

咔嚓,咔嚓!

一道道電弧在其中閃爍,光芒無比耀眼,映射出小傢伙的動作,正在四處遊走,吞噬其中的雷劫。

不久,那片籠罩整個島嶼的雷劫消散了,因爲其中的雷霆盡數被混球吞噬,成了它的腹中餐。

驀然之間,有一道璀璨的金光浮現,好似來自無盡的虛空,望不到頭。

對於這種金光,白道玄並不陌生,每次突破之後都會出現,他抖擻着身軀,從容的上前將其吸收。

當金光入體,他周身散發的氣息更加強大了,引起虛空動盪,有一層濛濛的寶光在他軀體外面縈繞,非常不凡。

皇天八星!

此刻他已經邁入了這個境界,戰鬥力再次提升一大截,若是以這個狀態與曉月重新戰鬥一場,絕對不會像先前那般狼狽。

“主人,球球吃飽了,要碎覺覺。”

混球打了一個飽嗝,搖晃着,自天穹落下,目的十分明確,徑直的鑽到他衣領之下,不一會的功夫便沉沉的睡去。

白道玄無言,翻了翻白眼,將小傢伙捏了出來,放在其他地方,因爲它趴的地方不對,很容易引起他人遐想。

一個大男人,那個地方不應該太凸起……!

而後,他想起了聖藥幼苗,那可是自己通過辛苦的戰鬥以及無恥的偷盜纔得到的,至今都未曾仔細看過一眼。

“哎,爲了這東西,再一次秀了我的節操下限啊!”白道玄自語,非常感慨。

他還記得有修士說過,他的節操碎一地,此刻那些人肯定對他又有了新的認知。

嗡,——!

金色的霞光驟然閃爍,四十九枚封神印一一浮現,排列成一個圓形,其中有一頭手臂那般長的朱雀停留,緊閉着雙眸,體態安詳。

朱雀全身都是火紅色的“翎毛”,若是仔細觀望則會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毛髮,而是一片片細密的葉子。

葉子火紅色,有神祕的脈絡刻畫,遠遠望去就像是羽毛,覆蓋朱雀全身。

這也並不是什麼朱雀,而是一株聖藥的幼苗,哪怕有封神印阻隔,白道玄依舊能夠聞到那股芳香,清新怡人。

“不愧是先天聖藥,哪怕此刻僅是一株幼苗,依舊這般不凡。”

他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酥了,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氣,閉着雙眼,露出陶醉以及享受。

先天聖藥他見過,神族就有,曾經寧玉顏重傷垂死,便是神族之長白洪天以三株聖藥的部分精華予她療傷。

那相當於半株完整的先天聖藥,立時就將寧玉顏自鬼門關拉了回來,若是完整的一株,當真有生死人的功效。

不過,儘管聖藥不凡,但那是屬於神族的,而此刻這株聖藥幼苗完全歸他自己,將來成熟,也是他的私人財產。

想着,白道玄心中激動,迫不及待的將封神印揭去,要將幼苗握在手中,仔細觀看。

唳!

一瞬間,先前還安詳閉目的朱雀震翅,長鳴不斷,撲騰着飛向天穹。

它的速度很快,像是一道流星,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火紅的痕跡,非常璀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