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荒張口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要說的太多,是先解釋自己和柳子凝之間的關係,還是先說自己根本就不畏懼玄靈?因爲自己體內也有朱靈。

“葉荒!這裏距離華瓊派很近,我可以回去搬來師傅!你不要衝動!”

李忘生說着,但是始終沒有上前來。

不是李忘生慫,而是實在是沒有必要做無畏的犧牲,在李忘生看來,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就去回去找來師傅。

但是葉荒顯然不會等那麼久,而且葉荒也不相信夢精夢精能夠解決問題。

“不用了,我不會有事情的。”

葉荒和李忘生的對話玄靈就好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耐心的等待着葉荒的回答。

“我……我願意……”

葉荒轉過頭來朝着柳子凝的方向,緩慢但是堅定地說出了這句話。

在葉荒說完的瞬間,玄靈巨大的身軀轟然破碎,化成一股股的黑色的颶風,鑽進了葉荒體內。

柳子凝掉入水中,但是也隨之清醒,在海面上掙扎。

“砰!”

葉荒重重的砸在柳子凝面前的海水裏面。

“葉荒?”

柳子凝明顯是楞了一下忘記了掙扎,然後就被水淹沒。

我這是怎麼了,我在瞎想什麼,葉荒怎麼可能在這裏……

蕭浩然也掉進了水裏。

和葉荒不一樣,蕭浩然從頭到尾都沒有暈倒。

在掉進到海里之後第一時間就是朝着葉荒跌落的方向游去。

蕭浩然的目的很簡單,抓到葉荒,或者說是殺死葉荒!

本來抓住柳子凝的目的之一就是爲了找到葉荒,另一個目的自然就是爲了柳子凝腦海中的那種神奇的東西,也就是今天看到的這些。

既然現在那個東西已經消失了,那麼首要的目的就變成了葉荒。

能夠達到超凡之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角色,在剎那之間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但是遺憾的是蕭浩然並沒有看到玄靈畫作的漫天的黑色颶風是進入到了葉荒的體內,不然的話,蕭浩然也不會現在立即就去抓掉入海洋的葉荒。

李忘生朝着劉凱南點了兩下,用靈氣封住了劉凱南體內的真氣,朝着柳子凝和葉荒的風向飛去。

不過就會想要去一趟崑崙,怎麼會生出這麼多的事情?

思考的功夫已經來到了柳子凝的身邊。

李忘生還記得葉荒喊這個人叫做柳子凝。

“柳子凝,不要害怕,你先去岸上面等我。”說着李忘生揮手渡給了柳子凝體內一些真氣。

柳子凝也沒有說什麼,朝着岸邊游去。

李忘生看着澄清的海水,嘆了一口氣,一頭紮了進去…… 蕭浩然已經看到葉荒正在緩緩的下降,已經沒有氣泡飄起來,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死人一樣。

葉荒可沒有那麼容易死。

蕭浩然認準了方向,加速朝着葉荒游去。

或許是這裏已經很深,光線已經很暗,又或者是這裏的海水都是藍色的,干擾了人的視線,所以蕭浩然並沒有發現環繞在葉荒身邊的一層淡淡的黑氣。

李忘生一頭扎進水裏,海水的溫度對於李忘生這個級別的人已經影響不大,最低也就零下幾度,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最讓人李忘生擔心的是海水的壓力。

跳進水中之後李忘生已經看不到了葉荒的人影,那必定是下降到了一個極深的地方去了。

雖然知道葉荒修煉了一身的橫練功夫,類似不敗金身之類的,可是這些功夫都需要真氣去催動,不然的話根本就沒有太大的作用。

再說這種功法或許可以擋住刀槍劍戟,但是卻無法防禦刀槍不入的壓力!

李忘生不知道的是葉荒之所以下沉的這麼快,其實也就是因爲修煉這些橫練功夫的緣故,因爲修煉這些功夫所以葉荒身上的肌肉和骨骼都異常的緊實,就好像是鋼鐵一般,在水裏面自然下沉的也就快一點。

不然在怎麼下降也不會這麼快。

蕭浩然越靠近葉荒越是感覺壓力很大。

到了現在這個深度,基本上已近是黑夜的程度了,陽光穿不透上百米深的水層。

這個深度就算是超凡之上都會感覺到吃力。

蕭浩然一咬牙涌泉穴頓時噴出一股真氣,就好像是噴氣式發動一樣,瞬間加速!

“抓到了!”

蕭浩然終於摸到了葉荒。

……

“怎麼還不見葉荒?”

李忘生已經下潛了將近百米,但是目之所及還是一片空曠,就連魚兒都沒有幾隻。


不會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吧?

李忘生忍不住胡思亂想,其實到了現在這個深度,李忘生已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了壓力。

來自於水的壓力。

想到這裏李忘生心中又是涼了半截,尋常人到了這種深度,空怕兩秒都堅持不到,葉荒栽下來的時候是暈倒的,其實狀態也和普通人差不多。

李忘生可不想救上來一個屍體。

又往下游了近百米,這裏已經是將近兩百米的深度,在往下就是海底。

壓力已經大到無所附加。

就算是李忘生也有點忍受不住,但是還是在咬牙堅持,到了現在李忘生已經從剛開始的救葉荒的心態,變成了把葉荒的屍體收回去的心態。

怎麼這麼冷……

李忘生突然感到一陣寒冷,那種可以冰凍人靈魂的冰冷。

僅僅是片刻李忘生就感覺渾身僵硬。

李忘生又驚又恐,這種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對於強者來說就是最大的恐懼。

爲什麼會這樣?!

水就算是再冷也不會冰凍靈魂,冰凍精神。

李忘生已經打算向上游去,本來打算是救人,但是現在眼看自己都要有危險,李忘生自認爲自己和葉荒的關係還沒有達到可以爲了葉荒放棄自己生命的程度。

這也是人之常情,這種情況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姓名比較好。

在李忘生有這個念頭的瞬間,就已經感覺身邊的流水變得粘稠,本來都已經僵硬的手腳更加活動不開。

甚至連握拳都動作都動不了。

已經晚了。

李忘生用盡全部的力氣向下看去。

在視線完全模糊之前終於看到下面的景象。

一尊冰雕,還保持着觸碰葉荒的姿勢,葉荒就盤腿坐在海底。

寒氣是從葉荒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李忘生意識消失的瞬間整個海域方圓百米剎那間就化作一片冰凍。

柳子凝剛剛爬到岸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心中暗暗後怕,如果是在晚幾秒鐘爬上來,恐怕就要被冰凍在海水裏面了。

冰凍在海水裏……葉荒?葉荒!

柳子凝和瞬間反應過來,葉荒還在裏面!

葉荒肯定在下面,自己沒有看錯,葉荒來救自己了,但是現在葉荒卻被冰凍在了海水裏!

柳子凝發瘋一般撿起一枚石頭在已經冰凍的海面上不斷的砸着。

但是哪裏會有什麼效果?

甚至連冰渣都帶不起一絲。

這冰也不是普通的冰,而是玄靈的力量凍結而成的,堅硬的程度已經堪比鋼鐵,不要說是用石頭砸,就算是用**轟都不見得能對現在的海面造成多大的傷害。

劉凱南在岸邊不遠處,已經從震撼中恢復過來,看着不斷拿着石頭對這海面敲擊的柳子凝眼中閃過一絲惡毒。

葉荒和那個不知名的強者肯定是或不了了,還有你,你也活不了!

劉凱南被李忘生用靈氣暫時封住了真氣,但是終究不是把劉凱南給廢掉了。

而是隻能封住大概一刻鐘。

畢竟李忘生和劉凱南兩人都是同一個等級的強者,就算是李忘生要強悍一點,但是也不至於碾壓劉凱南。

之所以可以暫時封印劉凱南的力量,也都是因爲李忘生用的是靈氣,是比真氣還要高級的一種力量,但是這種力量也只能封住一時。

所以劉凱南已經在暗暗的積蓄力量衝破封印。

……

葉荒又一次來到了自己的意識空間,心湖上面。

這次的心湖已經完全變換了模樣。

湖還是那個湖,只是變的更加幽深,更加寒冷。

而湖上面是漫天的火雲,不是火一樣顏色的雲,而是實實在在的就是火組成的雲!

“你也在這裏。”

湖裏面傳出來一個聲音,隨着聲音的傳出,聲音的主人也在緩緩的浮出水面,正是玄靈!

“我不在這裏的話你也不會來了吧?”

回答的聲音來自天上,火雲滾滾,竟然讓開了一條道路,朱靈緩緩的從火雲之中顯現。

葉荒站在中間,心中的震撼已經無以復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