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水伯因為受到重創而顯得蒼白無血色的臉龐仿若迴光返照般湧起兩團潮紅,乾枯的雙手緊緊地扣住柳晏紫的肩膀搖晃。

似乎想要用這種肢體語言,喚醒少女認清現實。

外面的喊殺聲越來越激烈,能夠感受到越加迫近的北蒼大軍。

這無疑是令老人更加急得慌。

「我……我。」

柳晏紫貝齒緊咬嘴唇,她的臉升起兩片紅霞,嬌艷得好像要滴出血來。

與此同時,千米高空之上,雷岳已經是命令「狂風」開始俯衝降落了。

他清晰地看到了下方交織在一起的黑點,這明顯是北蒼大軍發動了總攻,正在衝擊柳族陣營防線的表現。

一直到五百米,他才完全看清。

只見此時柳族上千人最多還剩下一半兵力,而這些人馬幾乎已經不能固守防禦圈,不少人兼顧著兩個身位的防守,雖然能活到現在的都是絕對的佼佼者,但雙拳難敵四手,儘管他們全力施展出所修法相的威能,拼盡全身力氣奮勇搏殺,卻還是止不住潰敗之勢。

這批精銳的數量也是越來越少……

「糟糕。」雷岳直接是攤手喚出青木龍印,用力向下擲出。

方印在半空中就被激活變大,帶著甲乙木氣凝聚成的飛龍盤旋呼嘯著砸向北蒼大軍最為密集的一處攻擊點。

這還不算完,他還命令身下的狂風奮力煽動翅膀,掀起陣陣強風把諸多北蒼士兵颳得東倒西歪。

「都給我去死吧!」

他手裡又出現了一根銀色的長槍。

這正是暴雨梨花槍。

槍上的暴雨雲靈附靈石被倏爾催發,原本晴朗的天空豁然間飄來了成片的烏雲,涼意在空氣中泛起,這是即將轉變為雨天的前兆。

水滋生樹木。

在暴雨天氣,青木龍印的威能將會更加強大。

不僅如此,狂風還能憑藉強有力的羽翼轉變雨線的方向,形成根根飛蝗針雨滅殺北蒼大軍。

「什麼,哪裡來的畜生!」

天空中的異變,頓時讓不少沖在前沿的北蒼士兵心慌意亂。

他們雖然佔據絕對的優勢,但上了戰場,沒有人想白白犧牲。

在雷岳利用青木龍印、狂風獅鷲、暴雨雲靈等手段進行大範圍的轟炸之下,他們前進的腳步頓時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得惶恐不安。

「是天神!是天神下凡來救我們了!」

「騎在飛行靈獸上的強者,我們有救了!」

相反,柳族士兵則是士氣大振,歡呼雷動,每個人眼中都閃爍著奕奕神采,一掃方才的頹唐之色。

剎那間,上萬人的大戰,因為一個人的突然出現,而產生了些許變數。

不過雷岳心裡很清楚,這種震懾效果頂多只能持續一陣子。

待得北蒼部族的軍士們調整過陣腳,又會立馬陷入到剛才的被動境地之中。

想到這,他從兜里掏出了兵盤,盯著上方的相晶種類,思考著運用什麼陣法好。

在大軍對沖之中,陣法才是能起到扭轉戰局的奇招。

五行星芒陣,明顯不可能。

因為陣圖過於簡單,所以使得五行星芒陣不具備大範圍殺傷的能力,在這種上萬人的戰鬥里,並不湊效。

邪靈鬼殺陣?

也不行,五十兵盤布置出來的幽冥氣場根本不足以影響大局。

「那該怎麼辦才好?」雷岳深深地體會到了英雄不好當。

他一邊匆忙地尋找著腦海內的那抹倩影,一邊思考著對策。

「看來,只有一條路了。」

戰況瞬息萬變,不容有任何遲疑。

他頓時就做出了一個堪稱瘋狂的決定。

想到這,他立馬拍了拍狂風的後頸,指著柳族的防線之內的空地,讓它降落下去。

狂風啾鳴一聲,頓時頂著諸多轟來的絢麗能量把雷岳安然地送到了地面,而後便得到後者的授意重新飛上了藍天並很快消失不見。

「大家都聽我號令!」

雷岳大聲呼喊著。

他本就被這幫柳族士兵視作天神,此時見神發話,頓時不少人都頂著強大的敵軍衝擊扭過頭來。

「要想活命,就得聽我的。」

雷岳開門見山的說道。


他的言辭顯得異常強硬,開玩笑,既然決定了要裝逼,就得把范兒裝出來。


不然的話也太失敗了。

「現在出來十個金屬性,十個木屬性,十個水屬性,還有同等數量的火、土屬性的人,一共五十人!」

「聽明白了嗎?!」

他銳利地目光依從從所有人身上掃過。

「聽明白了!」

柳族士兵的反應也相當之快,當即便迅速跳出五十名符合雷岳要求的強者,整齊地羅列成隊形排成五行。

「很好!其他人用全力抵抗敵軍衝擊!」雷岳這模樣竟然是直接接管了柳族大軍的指揮權,這幫大兵倒真也聽話,紛紛凝聚注意力,重新投入到戰鬥之中。

有了從天而降的神秘強援加盟,他們似乎都憑空生出了股氣力,一個個較之方才是打得虎虎生威,氣勢十足。

見到這般局面,雷岳的呼吸稍定,轉而看向面前已經蓄勢待發的五十名強者說道,「你們都學過戰陣吧,下面按照我的要求迅速站好身位!」

他說完,抬臂一揚,一張紙發出噼噼啪啪地脆響躥升上天,在他有意地控制下懸在半空動也不動。

上方,畫著複合型五行陣法的站位點。

穿越西游做天蓬 ,開玩笑,這可是涉及到絕對機密的信息。

五行星芒陣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務必小心慎重。

「看明白了嗎?有沒有看不到的?看明白了就馬上按照這上面的位置站好方位!」

雷岳說完這話,又控制紙張懸空了五個呼吸間,見沒有人搖頭,於是豁然撤掉力量將之收起。

剎那間,柳族軍士也飛快地挪動步子,開始尋找到屬於的方位落定……< 之所以說雷岳此舉是瘋狂的想法?是因為對於一支從未親手**磨合過的軍隊,很難實現對戰陣的絕對掌控,尤其是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 可以說,此舉的確是孤注一擲了。 大帳之內。 柳晏紫滿臉都掛著淚痕。 她還在猶豫不絕,在水伯的連番催促下,她終於是咬牙準備下定決心離開,可就在此時,卻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些許較之之前不太一樣的聲音。 「殺了他們,有天神大人相助,此戰定能創造奇迹!」 「擊敗這幫狗崽子,回去我們人人都會加官進爵!」 「為了部族,為了自己,幹掉他們!」 「幹掉他們!幹掉這幫北蒼氏族的狗崽子!」 聽了這些戰意爆棚的喊聲,不光是柳晏紫,就連水伯也是感覺到了些許不同。
「什麼情況?」

後者停下激動地催促,喃喃自語道。

前者則是直接興沖沖地站起身,輕盈地撩開帳簾,只見不遠處,己方的一小撮人似乎排成了某種對稱而規則的站位,而在眾人中間,正有道有些熟悉的聲音不斷地發出指令。

那洪亮的嗓音清晰地傳入柳晏紫的耳中。

「下面,放出你們的法相,讓**控!」

這話音剛落,便讓柳家少女瞪大了美眸,難以置信地將目光鎖定了那個說話的青年,興中好似打翻了五味瓶,有激動,有驚喜,還有許多各種各樣的情緒交織在一起。


「雷……雷岳?!」

她萬萬想不到,在這個危急關頭,竟然又是這個屢次救她於水火之間的神奇青年出現了,這不由令得少女的芳心大亂。

「難道……真的是上天有意安排好的么?」

柳晏紫想著想著,竟然是有些出神。

「小姐,他是誰?!」

這時,水伯也是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他順著柳晏紫的目光看去,也是一眼瞅見了那個陌生的面孔。

雖說軍隊擁有那麼多人,他自然不可能都認識,但對每個人的長相好歹都有點兒印象,他可以肯定,在記憶之中,自己的手下絕對沒有這一號人。

「他究竟要敢什麼?」

水伯聲音中帶有絕對的警惕。

這讓柳晏紫急聲叫住他,「水伯,他……是我們的人。」

「哦?小姐認識?」

老人詫異地看向身旁的少女。

只見後者的眼中似乎正在閃爍著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光彩,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是罕有的帶著些許激動。

「嗯?我認識,在山河圖內,他救了我兩次。」

柳晏紫點了點頭。

「救了小姐兩次?」水伯沉吟了片刻,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睛,「莫非,莫非是那個親手殺掉哲公子還有阿成的兇手?」

他說到這,胸中頓時躥升起熾熱的火苗,看這模樣,似乎立刻就要調用所剩無幾的氣力對雷岳展開攻擊。

「水伯,別,讓他來吧。我對他有信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