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晉天南嚇的後退了幾步,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雙眼驚恐,就是嘶吼道:“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

楚陽笑了,周天笑了,段浪一臉的默然,只不過扭過頭來不看,臺下的楚國人都是笑了。

堂堂的晉國帝王就這樣趴在地上了。

晉天南真的敗了,看着龍陽,道;“你放我走吧,”

聲音很小,卻是引起楚國衆人的笑。


龍陽看着晉天南,瞳孔逐漸張大,看着晉天南道;“我可以放你走。”

晉天南一聽,頓時就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跪在地上,向龍陽的腳處,爬了過去,道;“你放我走吧.”

一代帝王落得這樣下場。

機緣到底是什麼啊?

龍陽默然,就是點了點頭。

晉天南一看,臉上浮現起喜悅,緊接着驅動魂力,就是從祭劍廣場上逃竄了。

周天傻了,楚陽也傻了。

明明很容易就可以擊殺晉天南,可是爲什麼龍陽要放過他呢?

這一切,只有諸葛孔明看的明白,他小聲道:“不錯,能屈能伸,是個人才啊。可惜是站在了龍陽的對立面上,這輩子也算完了。”

楚陽憤怒了衝上來,看着龍陽,道:“爲什麼放他走?”

“他是一個帝王, 雖說有皇族的驕傲,但是能屈能伸,這人是個人才啊,我想在戰場上擊殺他。”

“你…..”楚陽無語了,只好作罷。

祭劍日就這樣完了,楚陽給了成軍一場轟動全國的葬禮。

皇宮之中的時石劍被毀了,象徵楚國興旺的石劍被毀了,這一消息頓時傳遍的大江南北。


無數的楚國人都是瘋了,這要怎麼辦啊?國寶都被毀了,楚國人都是四處逃竄起來。

而皇帝卻是十分淡定。

淡定的有些不自然,就彷彿什麼事都沒有。

成軍死後將所有的兵權交給了楚陽,而楚陽卻把所有的權利交給了新宰相。

現在龍陽成了楚國握權最大的人。

因爲,所謂的機緣並不是什麼物品,而是龍陽這個人,一代帝王的知覺告訴他,這就是那個機緣。

周天依然跟在龍陽身旁。這個少年帶給他的震撼太多了,那種強大的意志現在能有多少人做到?

而另龍陽最疑惑的倒是段浪,那股沖天的魔力到底是什麼?

或許,與自己一樣的東西?

烽火連三月。

晉天南迴國之後,就是揮兵南下,只要踏平楚國,不過卻聲稱一定要活捉楚國的宰相。

一時,晉國士兵都是疑惑了,紛紛不瞭解毒辣的晉天南爲何要放過那個宰相。

而晉天南只告訴他們,那是一個人。 一個關於龍陽的神話,就這樣在晉國傳盪開來。

楚國皇宮祭劍廣場上,一片廢墟,死氣騰騰,昔日的風光已經不在了。

夜明星稀,星辰閃爍。

龍陽盤膝而坐,身體上魂力翻滾,從遠處看去,火舌彷彿要破體而出似的。

誅仙劍被龍陽吸收之後,就是和滅火神碑走在一起。

兩個東西彷彿是最好的朋友,竟然是聊起天來,而這卻是龍陽不知道的。

“喂,滅火,這傢伙怎麼樣?”誅仙劍直接不給面子,罵罵咧咧道。

滅火此刻變得睿智極了,搖了搖火頭,道:“不可說,不可說啊。”

不是滅火不說,是因爲他也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看這龍陽一步一步在這裏創造奇蹟,它也不好評價龍陽的未來。

誅仙劍猛然揮舞劍尖,道:“什麼?不說,老子最不希望等了。”

暴戾的氣息出現,一股血舞飄灑起來。

“三哥,你也改改你的脾氣了,別這麼暴躁了,現在我們有新的主人。”滅火說道。

誅仙劍的劍身上透露出一股光澤,彷彿是在思考着,道:“也是啊?”

“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大哥和二哥。”滅火道。

誅仙劍沒有說話,彷彿很同意滅火說的。

“現在我們只有讓這個小子變得更強。”

兩件物品這樣在龍陽的身體內討論,而龍陽卻是一點也不知道,

猶如誅仙劍的歸順,龍陽的魂痕已經達到了三十五層, 一下子上升了六層,這種修煉程度可是相當逆天的。

整體好身體之後,龍陽纔是想到誅仙劍。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啊?爲什麼得到這劍之後,自己的攻擊變得這麼犀利啊。

龍陽目光一愣,一拳揮出,頓時地面猶如風捲殘雲,廢墟之中,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化爲粉末隨風飄去。

難道是誅仙劍帶給了他這些嗎?

昔日得到滅火神碑之後,龍陽就覺得自己身體內部彷彿有股無盡的力量,好像永遠都不會用完似的。每次自己筋疲力盡的時刻,滅火總會源源不斷的將力量傳遞出來。


可是今日,誅仙劍拿到手之後,攻擊力又是強上這麼多,無疑是與虎添翼啊,實力更上一層樓。

可是龍陽怎麼也想不出這兩者到底有什麼關係?

越想越頭痛,龍陽乾脆不想了,畢竟浪費腦子的事,沒人喜歡幹。

第二天,前方來報,晉國士兵兇猛至極,楚國士氣低落,需要有人去前方督戰。

楚陽也是頭痛啊,自從成軍死後,前方已經沒有可以打仗的,少了英明的將領,士兵如同一盤散沙,終究是不成大氣候的。

宮殿之上。

楚陽看着一羣臣子,說出苦難之後,居然是沒有一人反應。

“你們這羣人,留你們何用啊?”楚陽看到這般情況,怒了。

可是依舊沒人說話,說到帶兵打仗,去送死,這羣人慫了。

“陛下,不如讓微臣去試試。”

聽到這話,楚陽的臉上微微泛起笑意,他定睛一看,只見龐雲站了出來。

“龐愛卿啊,有你此戰必勝啊。”楚陽樂滋滋說道、

龐雲也是一笑。

龍陽站在一旁,什麼話也沒說。

突然,一個將士進入大廳,跪在地上着急說道:“前方來報,聽說,晉國將領一直希望一個參戰。”

“晉天南那狗賊也敢說這樣的話。你到時說說那人是誰?”楚陽猛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目光嚴峻掃射羣人道。

將士看了一眼楚陽,低聲道:“說是讓龍宰相去。”

此話一出,羣臣都是噓噓聲一片。

頓時,一位文官跪在地上,道:“陛下,以微臣拙見,龍宰相去正好啊。”

一人起頭,萬人跟風,

頓時,衆人都是跪下推薦龍陽。

可是龍宰相卻只是笑,什麼話也不說,誰也不知道他的想法。

可是龐雲怒了,臉色泛紅,這次的面子丟大了,自己毛遂自荐居然是不被羣臣看好,要是陛下再罷免他,他以後還在朝廷上怎麼混啊。

楚陽看了龍陽一眼,目光中盡是些期待,楚陽一開始就希望龍陽去,可是也不好意思說,可現在羣臣都說了,楚陽更是高興啊。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給了龍陽,都希望看到龍陽的表示。

龍陽微微一笑,就是點了點頭。其實,就算楚陽不說,龍陽也會去的,他希望一個對手,一個能看的對手,而晉天南可以。

就衝當日能放下帝王之威,丟下所有的面子去求龍陽放過他。這種人不常見啊。

所以龍陽才決定放了他。

楚陽樂了,頓時就是宣告:“此次徵晉大戰總指揮龍陽,副指揮龐雲。”

龐雲一聽這,肚子裏有股氣啊,本來好好的總指揮就這樣如同煮熟的鴨子飛走了,他的心中那是一個氣啊,可是又能怎麼樣,君王之令,怎敢不從啊。

第二天,點兵臺上,龍陽一身盔甲,任命總指揮,龐雲也是一身盔甲。

周天手裏提個大棍跟在後面,反正現在機緣沒了,周天也沒事做了,也不想早早回七玄門,倒不如跟着龍陽混混玩。

段浪還是那樣冷漠,看着那些士兵,目光極冷, 彷彿冰窖一般。

龍陽越來越覺得段浪奇怪,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但是龍陽沒有問,他看着臺下萬千士兵,目光露出欣賞餘味。

可是下方的士兵都是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這就是那個年輕的宰相嗎?看起來比傳言還要年輕啊!”

“他行嗎?聽說他很牛逼,可是帶兵打仗他行嗎?”

“他身後那不是龐太師嗎?爲什麼陛下讓龐太師當他的下屬啊。”

衆人都是探頭議論起來。

龐雲一看,頓時笑了起來,心中暗暗道:“看你如何服衆?”

龍陽一看,目光帶着一絲溫暖,方天畫戟放在背後,目光掃射着衆人。

點兵臺上突然狂風暴起,龍陽的衣物被吹動的獵獵作響。

“大家都知道我是誰吧?”龍陽開口說道。

衆士兵沒人迴應。

“那麼你們想贏這場戰爭嗎?”

衆士兵不淡定了,紛紛看着龍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