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團長!會不會是有人在暗中與我們麒麟傭兵團爲敵?”

徐二虎猜測道。

華洪濤沉默了一下道:“你說的有些道理,可是在這汨羅城之中除了孫家,還有誰這麼不長眼敢和我們傭兵團作對?而且除了我們兩家還有誰有真元境高手?”

徐大虎忽的道:“團長!有!天秦新派來的督戰軍!”

“天秦朝廷?”華洪濤驚出一身冷汗,他雖然在汨羅城橫向霸道,那是知道天秦朝廷根本不會管的着他,但是現在天秦派來了一支督戰軍,可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傭兵團可以對抗!


莫非是自己這些年的所作所爲太過猖狂,或者是自己私通天齊的事情被天秦帝國知道了!所以打算先對他的傭兵團下手?

徐二虎道:“那……現在那兩個孩子哪裏去了?是一同被野獸吃了?還是被天秦的人救走了?”

現在,他們已經幾乎認定對三人出手的就是天秦帝國的人,畢竟真元境武者可不是好找的,這汨羅城中原來的城主也才堪堪達到真元境!一點都不敢得罪麒麟傭兵團!只因這汨羅城太過貧瘠,不僅城池低矮,人丁稀少,土地更多爲山谷之地,毫無價值。雖在邊境,但是天秦從來都沒有重視過它!

齊聯聞言,不由心中一喜:“太好了!如果那兩個孩子是被天秦的人所殺,那麼孫家一定會遷怒於天秦帝國,那時定然願意幫助天齊裏應外合,一舉拿下汨羅城!”

他頓時不動聲色的道:“你們說的很有道理!天秦帝國的督戰軍統領我認識,乃是個粗魯狂暴之人,手下的兵將更是一個個嗜殺暴虐!所以是不可能救兩個孩子的!……我猜測定然是天秦督戰軍巡邏之時,看到他們三個帶着兩個孩子,你們那三個不長眼的手下出言不遜,頂撞了他們!便全部被殺,最後入了野獸之腹!”

“華團長!你現在立刻派人去通知孫家,告訴他們他們的兩個孩子已經被天秦督戰軍殺死了!若是想報仇就必須和我們天齊帝國合作,否則僅憑他們孫家的力量不可能對抗天秦。”

齊聯欣然道。

華洪濤心中微微思忖,頓時明白齊聯的意思!連忙命令道:“大虎!帶着這幾件血衣去告訴孫家!想要爲他們兩個孩子報仇!就和我們合作!”

徐大虎點點頭,道:“團長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辦妥!”

隨即,帶着一隊兄弟向孫家趕去!

華洪濤和齊聯對視一笑,華洪濤恭維道:“齊大人,這一招真高,如此,孫家必然倒向天秦,但是等到天秦帝國佔領了汨羅城………”

齊聯微微皺眉,心中冷笑,還真是貪得無厭,給了他們這麼多修煉資源,竟然還不滿足!不過齊聯這個時候自然不會翻臉,而是淡淡一笑,道:“華團長放心!你現在已經是我們天齊帝國的朋友!我們天齊帝國向來不會虧待自己人!你放心,等到天齊帝國佔領汨羅城之後,麒麟山不僅依舊歸你們麒麟傭兵團,而且,赤羅江的管理權我們同樣交給你們!……至於孫家…!”

齊聯陰陰一笑,道:“孫家這般桀驁不馴,跟我們合作明顯沒有什麼誠意,日後定然成爲大患,所以,等我們拿下汨羅城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滅掉孫家!到時候孫家的一切都是華團長的!”

華洪濤頓時大喜,道:“齊大人!此話當真?”

齊聯哈哈一笑,道:“老夫說話難道華團長還信不過嗎?”

華洪濤連忙點頭道:“信得過!信得過!”

齊聯繼續笑道:“若是有一天,華團長不想在麒麟山了!老夫一定安排華團長進入天齊帝國的高層!畢竟以華團長的天賦和才幹,只做一個傭兵團的團長可真是屈才啊!”

華洪濤頓時激動的血氣沸騰!他出身卑微,最是知道當大人物的好處,自己現在雖然佔山爲王,日子過得瀟灑!但是他心裏知道,自己依然是個小人物,一個任何人都看不上的小人物,所以,得到齊聯這樣的承諾,華洪濤頓時心中一陣震動。

而且自己現在自己的修爲已經達到了瓶頸,在真元境八重已經數年了,但是依然沒有突破真元境九重的跡象!他見過些許世面,知道,這個時候需要一些靈丹妙藥或者高人指點,但是在這鳥不拉屎的汨羅城,哪裏有半個高人?靈丹妙藥更是想都別想!連一個煉丹師都找不出來!

他自認爲自己也是個有抱負的人,不能一輩子就在這裏了,外面還有很大的世界!而且終有一天,他還要站到和曾經爲僕的那個世家的家主同等級別!

所以,齊聯此時的話對他太有吸引力了,他現在已經沉迷於未來的飛黃騰達,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的氣味!

看着華洪濤得意的樣子,齊聯嘴角一勾,露出一個嘲諷的意味,我可以利用完孫家之後滅掉,而你麒麟傭兵團更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孫家不過是你的前車之鑑而已!可惜,你這樣的腦子,到死都不會發現了!

“呵呵”

齊聯嘲諷的笑了兩聲。

“齊大人!你笑什麼?”華洪濤問道。

“哦!沒什麼!”齊聯打個哈哈。淡淡說道。 房間之中,

三個時辰之後,

陌妃終於緩緩醒來。

荒孤庭輕輕喚道:“母妃…你記起我了嗎?”

雖然,知道陌妃經過一次刺激就恢復記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荒孤庭還是忍不住希望那僅有的可能。

陌妃睜開眼睛,目光一陣晃盪,然後頓時從牀榻上跳起來,看向荒孤庭道:“你……!”

“你想起什麼了嗎?”荒孤庭激動道。

陌妃搖了搖頭,深深看了荒孤庭一眼,道:“你說你認識我?”

荒孤庭一陣苦笑道:“你是我的母妃,我怎麼會不認識你!”

陌妃微微一驚,緊緊盯着荒孤庭的臉,想要想起些什麼,但是微微思考,便頭痛起來。

荒孤庭連忙攔住她道:“算了!先不要想了!恢復記憶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的!你現在太過苦思反而會適得其反!”

陌妃這才目光恢復清明,再次看了荒孤庭一眼,不敢相信道:“你真的…是…我的兒子?!”

荒孤庭道:“我知道你現在很難接受,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陌妃沉默了瞬間,緩緩坐下,一邊順手理了下遮住眼角的秀髮,一邊道:“既然你說你是我的兒子,那我原來叫什麼名字,你知道吧!”

荒孤庭再次聽到久違了三年的輕柔如春風的聲音,頓時鼻子一酸,心緒急劇上升,她重複道:“知道,知道,都知道!”

“母妃的名字我怎麼會忘記?母妃名爲寧陌染!”

“寧陌染?”

陌妃默默在嘴角沉吟。

“對!”

荒孤庭點點頭,道:“你被父皇封爲陌妃!居住的宮殿爲陌上宮。”

“陌妃?”陌妃再次自言自語的重複了一句,道:“你說的父皇是誰?”

荒孤庭連忙道:“荒擎夜!他是天荒帝國的皇帝!天荒帝國你還記得吧!”

寧陌染點點頭,道:“天荒帝國是三大中等帝國之一我自然知道!……你說我是天荒帝國的皇妃,可有什麼證據嗎?”

“這……!”荒孤庭猶豫一下,道:“當然有!但是不在我身上,只要母妃願意,我們可以立刻回宮,這樣你就可以發現,所有人都認識你!你的皇妃身份自然可以證明!”

寧陌染搖頭:“不行!在我確定我們之間的關係之前我不會離開這裏的!……你有什麼帶在身上的證據嗎?”

荒孤庭微微沉思:“有什麼證據呢?”他身上的東西都是自己的,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起證明作用的東西。

荒孤庭想了想,把天荒帝國的玉璽拿出來,道:“我不知道如何證明你的皇妃身份,但是卻可以證明我的身份,這枚玉璽乃是天荒帝國的玉璽!玉璽是造不得假的!您看看。”

寧陌染搖了搖頭,道:“不用看了,只憑氣息我都能感知到裏面封印的強大力量,既然你敢拿出來,相比的確是真的!……但這也說明不了什麼,畢竟……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荒孤庭頓時啞然,隨即苦笑道:“我叫荒孤庭!您可記好了!這是您唯一的兒子的名字!”

寧陌染淡淡點頭:“荒孤庭!好像有些印象!”

荒孤庭頓時大喜:“您想到了什麼?”

寧陌染搖了搖頭,道:“我只是聽說天荒帝國新出了一個絕世天才…看樣子是你嘍!”

荒孤庭頓時搖頭,哭笑不得!

“好吧!不過,你兒子有這麼厲害的名頭,您高興吧!”

荒孤庭無奈打趣道。

寧陌染搖搖頭:“你是不是我兒子還不一定呢!”

荒孤庭頓時啞然。

寧陌染想了想又道:“我父母是誰?”

“這個……!”荒孤庭搖了搖頭,道:“您沒跟我說過!我也沒見過!”

寧陌染不信道:“人人皆有父母,我若爲你母親,如何不告訴你外公外婆之名?”

荒孤庭無奈道:“您確實沒有說過……不過也有可能,我小時候你說過,我沒記住!要知道我現在才十六歲,您是三年前失蹤的!您失蹤的時候,我才十三歲!也是有可能忘記的吧!”

荒孤庭雖然這麼說,但是卻知道,在自己的記憶裏面,她絕對沒有說過,以他四十五階的精神力,只要有點印象的記憶都會清晰的呈現出來。而且記憶之中,自己還問過這件事,但是寧陌染卻並沒有說。

寧陌染看了一眼荒孤庭,將信將疑道:“你才十六歲!?我以爲……”

“怎麼?我看着很老嗎?您不會失憶了,連眼光都下降了吧!”荒孤庭無奈道。

寧陌染再次道:“既然你連我的父母都不知道,那我的來歷是什麼?你說我是皇妃,難道那天荒帝國的皇帝會娶一個不知來歷的女子嗎?”

“不!您雖然不知父母,但是卻有來歷!您來自煙雨樓,這個勢力,您現在聽說過嗎?”

荒孤庭點點頭,疑惑道:“魔盟三派之一的煙雨樓?”

“不錯!”

荒孤庭點點頭,道:“您就是來自煙雨樓,而且是煙雨樓一百二十八位靈女之一!無論相貌還是天賦在整個元武界都是一流的那種!”

寧陌染本是淡漠的神情忽的笑了一下,看向荒孤庭,道:“你是在誇我?還是想要誇你的母親?”

荒孤庭癡迷的看着寧陌染的笑,愣了一下,三年了,她終於又看到親生母親對他笑了。

“母妃!您笑起來還是和三年前一樣好看!”荒孤庭忍不住由心一笑。

“哦!”荒孤庭忽的反應過來,道:“您就是我的母親啊!一樣的!”

寧陌染頓時收了笑,淡淡道:“現在,你不準再叫我母妃!我不喜歡這個稱呼!”

荒孤庭爲難道:“您就是我的母妃啊!那我怎麼叫?再說叫了十三年,想改也改不了了!”

寧陌染皺眉道:“既然你說我叫寧陌染,反正現在我也沒有名字,你就叫我名字好了!”

荒孤庭連忙搖頭道:“子呼母名,是大不敬!我荒孤庭雖然生性涼薄,但是這等事還是做不出來的!”

寧陌染想了想,道:“那你就先叫我孫夫人吧!一直以來,他們都是這麼叫我的!”

荒孤庭再次搖頭,道:“這也不好!您跟孫家沒有任何關係,而且與禮不合。”

寧陌染哼了聲:“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兒子,但是屢屢否決我的意見!這就是爲人子之道?”

荒孤庭頓時啞然:“這個……您不是失憶了嘛!日後您恢復之後,也肯定會認可我這樣的!”

見寧陌染想要生氣,他連忙道:“這樣吧!我把孫夫人的“孫”字隱下,只呼“夫人”二字如何?”

寧陌染沒好氣的看了荒孤庭一眼,道:“隨你了!”

“夫人!您還有什麼想問的嗎?”荒孤庭露出個得逞的笑意。

“……既然我是煙雨樓的靈女,又如何和天荒帝國的皇帝有了關係?”寧陌染想了想繼續問道。

“這個嘛!”

荒孤庭輕笑兩聲道:“這個我哪裏知道?你爲什麼喜歡上我父皇那還不是看您心情?……您覺得,在我十歲左右的時候,您就會把和父皇之間的愛情故事講給我聽嗎?”

荒孤庭嘻嘻一笑,拎起剛纔母親喝了一口的茶杯,直接毫無顧忌的喝了起來。

寧陌染微微蹙眉,哼道:“你這個小子倒是有些滑頭,我可不信我能生出你這樣的兒子!”

看着寧陌染一臉嫌棄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