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凌征天抓住顧順頤沒有耽誤時間徑直衝向已經暴露的控制室。

很顯然,因為擁有了凌風或者說此刻作為傀儡沒有凌風意識的凌風感覺到了威脅,停下腳步,開始揮動雙拳阻止凌征天兩人的靠近。

不過即便擁有了智慧,又怎麼會是凌征天的對手,他只是幾個側身便衝到了控制室門口將顧順頤扔了進去。

顧順頤穩住身形立刻調用自己的精神力開始與凌風的精神力進行連接。

因為對狂戰號的了解,顧順頤的精神力瞬間與狂戰號取得了連接,同時頃刻間便切斷了凌風和狂戰號之間的聯繫。

因為失去凌風的掌控,狂戰號緩緩坐下。而凌風也是直接昏迷一頭栽進顧順頤的懷中。

當顧順頤抱著凌風轉過身時,狂戰號的右臂緩緩移動手掌停在控制室門口,顧順頤走到手掌上,然後該手掌緩緩移動最後降落至地面。

「將軍,風少爺只是精神使用過度昏迷了,其他一切正常。」

「嗯,阿紫,你帶兩位少爺去休息吧。」

「是,將軍。」

隨後阿紫四位侍女帶著凌風凌雲消失在夜幕之中。

「將軍……」

「不用說了,既然風兒對此如此執著,作為父親的沒有不支持還反對的道理,以後風兒就拜託你了,老張。」

「感謝將軍讓我張家祖輩東西得以傳承。」顧順頤跪地,滿臉淚水與欣慰。

… 昏睡兩天之後凌風終於緩緩蘇醒,一直趴在他床邊的凌雲連忙詢問凌風是否需要吃東西種種。

隨後聽到消息的顧順頤趕了過來。

他站在床邊看著凌風問道,「大少爺,身體有沒有感覺不適?」

凌風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回答,「還行,只是有些頭暈。」

「這倒無妨,是上一次精神力使用過度導致的,你安心休息,待晚上我有事情與你細說。」

「好,謝謝張叔叔。」凌風雖在在與狂戰號發生共振效應失去理智,但還是知道最後是顧順頤救了自己,因為在他脫離狂戰號時,眼睛里看到的是一臉焦急的顧順頤。

經過幾個時辰的休息,凌風已經恢復正常,只不過相比之前臉龐有一絲蒼白,但並無大礙。

在用膳時,凌征天緩緩道,「張叔叔晚上找你有事,你到時候要聽張叔叔的話。」

凌風點點頭,隱約覺得應該是與傀儡有關,但是卻沒有想到因為今晚他走上了一條自己從未想過的強者之路。

用膳之後,回到院中便看到顧順頤在院內等候著。

「風少爺,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凌風點了點頭,而這一次凌雲順從的沒有黏著凌風要求同行。

重燃熱血年代

顧順頤打開院門,迎面看到的是一座並不像住宅的房子,但是房子門上方卻懸挂著一塊牌匾,匾上清晰的寫著兩個字,張宅。

「張叔叔,這裡是你的家嗎?」

「嗯,是的,當初將軍初建時將軍將這一宅院賜予我讓我居住。」

「那嬸嬸呢?」

「她啊,已經走了。」

「走了?去哪了?」

前妻,早安!! 去了很遠的地方。」

「那你的孩子呢?」

「孩子現在在落日城,我一般都住軍營里很少回來。」

「哦。」凌風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隨著顧順頤的腳步往前走。

只不過顧順頤並沒有進入宅子的正門,而是打開一側門,然後緩緩進入,點著蠟燭之後才讓凌風進入。

房間內相比外面卻是乾淨許多,或者可以說是一塵不染,很多凌風不知道的物件安靜整齊的擺放在房間內。

「風少爺,關於昨晚的事情,我必須要和你解釋清楚,我想你也應該抱有疑問。」

「嗯,當時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像昏睡了過去了一樣,但是弟弟說我控制狂戰號跑了起來。」


「風少爺,昨晚你與狂戰號出現了「共振效應」,作為傀儡師,我們認為世界上每一個物品都是有其生命和自我感知的,因此當你的精神力與它產生溝通時,會出現之前說的「共振效應」,這意味著你的親和力很高,你所想控制的物品願意成為你所控制的一部分,記住這是它自願的,而通常的傀儡之術是強迫的,昨晚我想在出現「共振效應」之後,因為你的精神力枯竭以及能力偏弱,導致你的意識迷失,變成傀儡的思想掌握它自己的行動。」

凌風雖然不是特別懂,但還是點了點頭。

「記住,以後沒有足夠能力的時候千萬不要蠻幹,如果再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沒有外人阻止的話,傀儡師會死於精神枯竭,而且昨天幸運的是狂戰號正好有我的精神烙印,若是其他的人烙印,我也很難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繫,所以日後一定要小心。」

「謝謝張叔叔。」凌風此刻才知道昨晚自己所做的一切危險性,現在想來背後冒出一層冷汗。

「風少爺,我想再次確認,你真的想學習傀儡之術嗎?」顧順頤一臉嚴肅的看著凌風。

凌風堅定的說,「是的,我要變強,這是我變強的唯一選擇。」

「那麼從現在起,我便教你傀儡之術,以及傀儡相關的知識。」顧順頤緩緩道。

凌風一愣,然後緩緩下跪說,「徒兒凌風拜見師傅。」

「不,不用。」顧順頤連忙扶起下跪的凌風,然後說,「大少爺,我有一個要求。」

「張叔叔你說便是了。」

「我可以教你,但是你不能拜我為師。」

「為什麼?」

「因為我張家已經沒落了,能為少爺做的只是帶少爺入門,少爺天賦驚人,日後必會被隱藏於世的家族或是門派看中,如果拜我為師,便是失去了日後的機會。」

「可是……」

「少爺,我們不用拘泥於形式,我之所以教你傀儡之術,並不是想收你為徒,而是想讓我張家傀儡之術發揚光大,但我張家已經沒有能力將你培養成驚世之人,如果收你為徒反而達不到最後的目標,我想讓少爺答應我,以後如果你能名響大陸之時,壯大我張家,讓我張家的傀儡之術得以重見天日。」

「是,張叔叔我記住了,凌風一定會做到的。」

「來,坐下,我先與你講傀儡之術的起源。」

顧順頤整整講了一個時辰,多為講述張家的繁榮與沒落,傀儡之術的發展輝煌以及現在的沒落。

這一個時辰凌風完全沉浸在顧順頤講述的事件之中,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輝煌時期的傀儡竟然與人無異,而且戰鬥力遠超於武者,後面因為傀儡在各大戰爭中頻繁隕落,導致材料的殆盡,因此才出現了武者這個新的人類護衛使者。

「張叔叔,那我們去哪找到你說的那種材料?」

顧順頤微微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滿臉的失落。

「那個時期的材料現今應該找不到了,而且所留下的資料中也並沒有說明那些材料的名字,不過少爺,你以後可以尋找其他材料,雖然不能達到那個時期那樣恐怖,但是至少能夠與武者比肩,同樣,現在大陸應該有散落埋葬的那個時代隕落的傀儡,雖然那些傀儡已經隕落,但是材料依舊可以反覆使用。」

「好了,我們現在先看一看傀儡它的製作。」

「嗯。」

顧順頤站起來,指著身後那些不知名的物體說,「這些都是我們現今使用傀儡身體的部分材料,你過來看一看。」

凌風走到那些物體前,用小手撫摸著眼前的物體。


「你能感受到它們裡面的精神力嗎?」

「能,雖然很薄弱,但是還是可以感知到。」

「不錯,大少爺,你們的精神感知力很強,這是能否成為一名強大傀儡師的重要標準之一。」

「大少爺,傀儡師最強大的地方並不是他可以控制狂戰號那樣的巨型傀儡,而是他可以控制世間萬物,包括魔獸與人。」

關於顧順頤的話,凌風在樂山就體驗過,在樂山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刻上了他的精神烙印,但是魔獸與人卻是從未有想到過。

「張叔叔那你說控制人也是說將這個標記刻在人的身上嗎?」

顧順頤沉思一下緩緩道,「不是的,是將印記刻在人的大腦內,至於如何刻,我就不清楚了,其實這只是一種傳說,我也只是偶爾聽聞,因為這在當時被稱為邪術遭到所有人的打壓,在那個時代都只流傳於市井,到現在相關資料更是不可能存在了。」

凌風聞言輕輕哦了一聲,然後繼續問道,「張叔叔,那這麼多東西,怎麼製作成傀儡的呢?」

「這便是需要材料。」只見顧順頤手中突然多出一個罐子,打開封蓋,凌風隱隱約約聞到一股腥味。

「這是采自魔獸身體的皮、肉、筋、血, 快穿:杠上腹黑大佬 ,同樣,因為是通過你的精神力熬制餵養而成,在你控制傀儡時,會更加輕鬆自如。」

「來,我先教你如何刻印記。」顧順頤拿起一小塊不知名的材料遞給凌風。

「這個我會。」凌風回答道。

「大少爺,你說什麼?」顧順頤驚訝的問道。

「刻精神烙印啊,在樂山的時候我便學會了,不信我做給你看。」凌風拿過顧順頤手中的那塊材料,然後微微閉目,不到小半個時辰,凌風便睜開了雙眼,熟能生巧,經過無數次練習的凌風,這對他而言輕而易舉。

而這一幕對於顧順頤而言,卻是震驚無比,凌風給他帶來了太多太多的驚喜和驚訝。

「大少爺,你是怎麼學會的?」顧順頤有些顫抖的問道。

「就是按照你當日說的那樣慢慢就學會了。」

顧順頤閉目沉思,當日他並不把凌風學習傀儡術當做一回事,所以相關回答也只是簡單略過,但是卻沒有想到凌風竟然僅憑那些言語便自學成才,那日凌風回到將軍府,沒人與他提及為何凌風精神力會枯竭,而自己竟然也大意沒有詢問,這如何不讓顧順頤震驚與慚愧,若是當日認真一點,說不定凌風此時傀儡之術更加成熟,好在那日自己還是將那傀儡娃娃贈送給了大少爺,不然此時更加慚愧。

自責之後,顧順頤更加小心謹慎,而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夜,兩人長聊一晚,直到太陽爬上山頭,兩人才意猶未盡結束談話。

… 這一日正是立秋之後三天,落日城內一片金黃,樹梢上掛著是黃-色帶著點黃綠的樹葉,地面也鋪滿了一層層黃黃的葉子,今日天氣很好,太陽高高掛在當空,金黃-色的日光灑在落日城的每一個角落。

難得好天氣,居民紛紛拿出被子衣物開始晾曬,而將軍府內,依舊如往常一樣,練兵場士兵正在做日常訓練,只是中間靠右的院子顯得相比要喜慶許多,雖然成年禮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但是凌家還是決定低調行事。

「風兒,雲兒,今天是你們成年禮,告訴娘親你們想要什麼禮物。」華雲充滿慈祥的看著眼前兩個一壯一瘦的兩個兒子。

「還這般寵他們到時候落日城給他們都滿足不了他們了。」凌征天拍了拍凌雲的肩膀,帶著嚴肅的語氣的說道,但表情中還是充滿關愛。

「我才不要落日城,我要整個大陸。」凌雲撇撇嘴說道。

「你啊……」凌征天無奈的看著凌雲,不過此時沒有外人,也懶得去罵凌雲的童言無忌,不過心中有夢,那便是好事。

「我看,娘親你乾脆把小蠻許配給他,讓小蠻天天管著他練功,免得閑著到處惹麻煩。」凌風在一旁幸災樂禍道,小蠻是華雲身邊一位侍女的女兒,比兩兄弟大兩歲,用凌雲的話就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蠻打我屁股,不害臊。

小孩子直接是最純潔的感情沒有地位沒有尊卑之分,三個人感情也在一天天相處中逐漸變得難捨難分,頗有娃娃親的意味。

「我才不要,三爺爺說君子不奪人所愛,小蠻姐姐明明喜歡你。」

站在華雲身後的小蠻一張笑臉漲的通紅又不敢出言反駁,畢竟她只是一個小侍女,雖然三人關係很好,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當下只是暗暗發誓暗地裡好好教訓這兩個該死的混蛋。

「哼,是誰晚上天天做夢叫小蠻小蠻來著的,不害臊。」

「啊,啊……」凌雲顯然被凌風抓住了軟肋無法反駁直接張牙舞爪朝凌風撲去。

正當兩兄弟打鬧時,凌征天的貼身侍衛一臉焦急的走了過來,行禮之後道,「將軍,城外將士來報,陳將軍、奉將軍帶人前來為公子慶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