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有親說,不要毀友情,這不算毀吧,誰還沒有交過幾個人渣朋友?你們說是不! 章節名:章53死劫

再一次被關入密室之中,只不過這一次與眾不同,憐這一次是以同薔薇相似的罪名甚至比薔薇更嚴重的名號被關入這裡,在如此多人面前自憐身上搜出一見帶有黑暗教廷氣息的物品,不管憐怎麼解釋,恐怕教廷已經偏向自己所看到的事實,縱然憐是聖殿級別,總然教廷先前很想將她吸納其中,然這件事後,教廷的態度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憐對教廷並沒有抱有任何幻想,她很清楚教廷的冷酷,當初薔薇或許也是如此被誤解、被冤枉,她並非教廷人士心情沒那麼糟糕,若換做薔薇,當初小姑娘承受了到底有多少?憐坐在這見面只有一平方米的房間,沒有多餘的活動空間,憐也敏銳的察覺到這裡受制於層層監控之下,甚至是空間之力都遭到了禁止,憐原本想進入室之內,卻沒想到失敗了。

這裡是關押重罪犯人的地方,禁止了所有犯人可能做出的舉動,教廷對於黑暗教廷異常敏感,根本不可能放過任何相關甚至疑似人員,可想而知當初薔薇能被暨帶回到自己的住所囚禁,是有多麼的不容易。憐現在才明白暨大人對薔薇的關心,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多。只是可惜身在教廷,暨大人的關懷也是有限。

「呼……呵呵,真是沒想到。」憐坐在那裡,絲毫沒有任何焦急神色,現在她的情緒還沉浸在被自己朋友背叛的感覺中,相比身為奧拉。卡特身死的那一瞬間,被朋友背叛的滋味沒有這麼銘心刻骨,但也留下了一道傷疤,每每想起便是深深的失望。

「憐,人總是會變的。」黑耀的聲音回蕩在憐的腦海,無法開啟室,現如今能夠同憐交流的也只有黑耀了,憐靠在牆壁之上,扯了扯嘴角,「嗯,總是會變的,暨大人說的不錯,變成怎樣的人都是自己的選擇。」

「不必把她當朋友了吧,既然她選擇離開你,你挽留也沒必要。」

「挽留?我沒有挽留她的必要,我的第一個朋友艾米,都是從前過去的記憶了。我和她的友情,已盡。」憐狠狠握拳,黑眸揚起,友情已盡,她如此陷害她,將這麼一個罪名扣在她腦袋上,艾米不會不知道這麼做她會得到怎樣的處決,她知道還這麼做,那麼她便是自己的敵人!對朋友,她可以怎樣都無所謂,但對於敵人,她何曾手軟過!

「教廷恐怕已經有殺我的念頭。」憐神情陰沉,黑耀聽上去有些焦急,「那你必須現在離開,教廷若是想殺你,到那個時候真的走不掉了!」

「我知道,可是現在我沒有任何辦法離開這裡,只能等待機會了。」憐沉聲,「黑耀,如果我若是硬闖的話,成功的幾率能有多大?」

黑耀瞬間沉默,若是在別的地方還可以,但是在這裡,在教廷核心實力的大本營之內,這裡少說也有十幾個聖殿級別,更何況還有聖殿級別以上的存在!硬闖的幾率……「幾乎沒有。」

「呵呵,我也猜到了。」憐苦澀一笑,被人陷害是她遇人不淑,落到如今這樣的地步她自己也有錯,若是闖不出去的話……憐垂下頭,若是真的身死在這裡,她多少有些不甘心!父親和琥珀還沒有找到,她還有很多事沒有去做!

「憐,不管你是生是死,你都不會是一個人!你若是死,我會陪著你的靈魂一起,別怕!」黑耀的話尚且帶著孩子般的稚嫩,憐揚起笑容,「我不怕,縱然封死了我所有的退路我也不會就此退縮,沒有退路,我就想辦法造出一條退路!」憐深吸一口氣,機會只有一次,就看她能不能抓住了。

「這件事你們三人無需再說什麼,注意你們自己的立場!」議事廳的大門被狠狠關上,暨、萊德森還有巴朗。戴維被拒之門外,紅衣主教憤怒、失望的聲音依舊回蕩在耳邊,巴朗。戴維狠狠嘆口氣,「不妙啊。」

「小憐那丫頭怎麼可能同黑暗教廷有關係!我根本就不相信!」萊德森低吼一句,眉角幾乎皺在一起,「用腳想都不可能的事,我卻怎麼解釋都沒用!」

「當然沒用,因為所謂的『事實』擺在眼前,你認為上面會聽的進去?面對黑暗教廷,他們只會認定自己所看到的。」暨看著緊閉關著的大門,「況且那丫頭的實力太強,上面一定早有打算,若是不能留下她,那一定會毀掉她!」

「原本還想著讓小憐趁這次機會逃走,卻沒想到……!」萊德森狠狠抓了抓自己的雞窩頭,「啊啊啊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暨冷冷一笑,「那丫頭沒有做的事卻被扣到她頭上,自然是有人替她做了。」

「什麼意思?難道是有人陷害小憐?小憐她才剛剛來到這裡而已,這麼快就有仇人了?!」萊德森瞪大眼睛,聖殿級別真就這麼顯眼,走到哪裡都能惹到別人?

「你別忘記,小姑娘曾經大打出手,傷了很多後備軍。」巴朗。戴維開口,目光看向暨,「暨,我們沒有任何證據。」

「我知道,他既然做的出來還怕沒有證據么!」暨冷冷開口,「萊德森,裁決所之中有一個叫艾米的後備軍。你將她叫出來。」

萊德森挑眉,巴朗。戴維很驚訝的看著暨,「你認為這件事和她有關係?她不是都否認了?」

「否認就算了么?我要讓那她將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一字不剩!」殺神祭司的眼神發狠,萊德森同巴朗。戴維的心臟都不由得一顫,暨這一次是來真的了!

艾米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位高層,自從上一次暨說出那番狠話之後,艾米成日里內心惶恐,但她依舊好好的呆在裁決所里,這讓她莫名鬆口氣,以為這隻不過是說說而已,畢竟他是苦修院的人,怎麼可能來管裁決所的事。當艾米鬆口氣之後,三位高層直接找上門來讓她徹底慌了,若是在以前她或許會激動、興奮不已,以為是什麼好事降臨到自己頭上,然這次她只有焦慮,甚至是恐慌。

「三位大人找我有什麼事?」艾米站在那裡,身體挺的如石塊一樣僵硬冰冷,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根本不敢和其中任何一人對視,三人坐在那裡,最為和藹的巴朗。戴維開口,「小姑娘,我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關於憐。貝拉,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沒有!」艾米矢口否認,巴朗。戴維狠狠皺眉,「小姑娘,如果你能說出來,我們不會責罰你。」

艾米狠狠咬唇,在如此大的壓力之下她是怕的,很害怕自己的前途就此毀掉,一旦承認她會失去現在所以的所有!「我真的不知道,我什麼都沒有做!我和那個憐。貝拉沒有任何關係!我僅僅只是認識她而已!」

「你說謊。」暨冷冷開口,「在比賽開始之前,你將那丫頭叫出去,我看到了。」暨的眼神如冰錐直接戳向艾米,「我親眼見到你和那丫頭離開,一副有說有笑的樣子。」

「那一定是、是大人你看錯了!那不是我!」艾米搖頭,打死都不承認!

暨冷冷一笑,「看錯?你頭髮上綁著的紅頭繩那麼耀眼,我怎麼可能會看錯,那條手鏈是你給那丫頭的,說!你是不是同黑暗教廷有關係!」

「我沒有!」艾米睜大眼睛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那不是我做的!」

「咔嚓!」椅背的扶手被萊德森狠狠捏碎!至始至終都沒有發話的萊德森站起身,神情陰霾,那雙兇狠如野獸的雙眼盯著艾米,艾米的身體狠狠一個發抖!

「裁決所的規矩你自己清楚,若是讓我發現你有一句假話,後果自負!」龐大的壓力襲來,艾米站在那裡身體開始發抖,別人不知道,不清楚,但她這麼多年在裁決所再清楚不過,這裡代表著絕對真理!崇尚至高的武力甚至是殺戮!她在裁決所看到過太多這樣的事情,也看到過太多因為犯錯誤而被處決的人!

萊德森的眼神讓艾米感到深深恐懼,一張臉色瞬間煞白!「大、大人……」

「你若是還堅持什麼都不知道,就至死都別改口!」萊德森低吼一聲,艾米的防線徹底崩潰了!身子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眼淚開始滾滾冒了出來,「那項鏈是苦修院的蓮池大人給我的,當初他只是讓我將這條項鏈無論如何都交到憐的手上,我根本就不知道那項鏈同黑暗教廷有關係!」

暨狠狠挑眉,「果然是蓮池……」

「你當真什麼都不知道?!」萊德森又低吼一聲,艾米的身子再度一顫,「我真的不知道!」艾米的確是不知道的,當爆出那項鏈同黑暗教廷有關她自己也嚇一跳,當下想到的就是撇清自己的關係,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若是這件事牽扯到自己的話,她或許也難逃一死!艾米不管什麼時候想到的都是自己,至於憐如何她根本不會考慮,此事牽扯不到她,就算憐因此獲罪,對於她也是無所謂的。

「看來她真的不知道,只是被蓮池利用了。」巴朗。戴維開口,「等下和我們一同向紅衣主教說明,憐。貝拉是無辜的。」

艾米忍不住握緊拳頭,說實在的,她不願意。她自己也明白做出了這樣的事,同憐的友情已經沒了,既然已經沒了,她為什麼還要幫她去澄清?只不過這三位高層在此,艾米就算再如何不願也沒辦法。

「我早就看蓮池那傢伙不順眼,一副虛情假意的模樣,他現如今竟然有黑暗教廷的東西,這一次那老傢伙也該嘗嘗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沒用,這根本治不了他什麼罪,在苦修院之中,想要找出一件這樣的東西不算難。」暨冷冷開口,「你別忘了,我們苦修院的另一個作用。」

苦修院聚集著所有遠程職業,祭司、元素師還有召喚師,苦修院的實力堪稱第一,人數之少也堪稱第一,苦修院的另一個作用同樣在教廷之中無人能及,那便是探查有關黑暗教廷的一切,包括分析黑暗教廷的能力,一些教廷繳獲的黑暗教廷物品甚至是人員,一律不在裁決所,都是在苦修院的秘密地牢之內關押,騎士團同裁決所更多的是面相民眾,而苦修院則是面對黑暗教廷!

「嘁!難不成這件事就這麼算了!」萊德森咒罵一聲,巴朗。戴維還算理智,「先不要管其他,還是洗脫憐。貝拉身上的罪名才是最重要的。」

「沒錯!你和我們走!」萊德森對著艾米低吼,心情糟糕透了,艾米顫巍巍的自地上站起來,不敢有任何埋怨,三人帶著艾米剛走出苦修院,就看到蓮池的身影自議事廳走出來,見到三人之後的艾米蓮池略微皺眉,但卻沒有絲毫焦慮,反倒是勾起一抹笑容,「這是要做什麼?還帶著一個後備軍?」

「老傢伙,滾開!」萊德森根本不會客氣,蓮池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呵呵一笑,「火氣這麼暴躁,萊德森,你比忘了我的身份和你是一樣的!從前不計較不代表現在不會!」

「你愛怎麼計較隨你,現在給我滾開!」

「你……!」蓮池惱火,隨後想到了什麼笑著開口道,「讓我猜一猜,你們這是要替憐。貝拉去求情么?」

「蓮池,你做了什麼自己清楚,我不會讓你得逞!這一切,我會和你算清楚!」暨冷冷開口,蓮池聽后笑的更為開懷,「算清楚什麼?你以為紅衣主教會聽信一個後備軍的話而忘掉自己所看到的事實?就算紅衣主教相信,不過么……你們也來的太晚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巴朗。戴維似乎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趕忙開口問道,蓮池如一條吐著芯子的毒舌,慢慢的張開他的嘴露出極其陰險的笑容,「就在剛剛,聖。紅衣主教決定處死憐。貝拉,以勾結黑暗教廷的罪名,就在明天。」

「你說什麼!」萊德森的眼珠爆起,暨愣在那裡,巴朗。戴維驚訝的張開嘴巴,「這、這……!」

「咳咳,現在說什麼都遲了,暨,我真是替你的學生感到惋惜,節哀吧。」蓮池步履悠閑的往前走,眼神掃了一眼艾米,艾米當下也跟著蓮池快步離開,三位高層人物站在那裡,隨後萊德森發瘋一樣的要衝到議事廳,被暨死死拉住!

「放開我!否則揍扁你!」萊德森怒吼,然暨死死抓住他,神情冰冷,巴朗。戴維也跟著攔下萊德森,「萊德森,你要冷靜,我們、我們都需要冷靜!」

「冷靜?!這個時候要怎麼冷靜!」

巴朗。戴維看了看陰沉不已的暨,額頭上也是冷汗冒出,小姑娘真的逃不過了嗎!

危險升級!紅色警報! 章節名:章54逃離!

「那老傢伙回來了沒有!」剛回到苦修院的暨揚聲高喊,苦修院的人員紛紛四處看,能夠讓暨大人這麼火冒三丈的應該沒有其他人了吧……

「大人,沒有,還沒……」暨的聲音洪亮帶有怒火,加上冰冷到極限的神情讓見到的人都忍不住退後幾步,根本不敢接近。聽到這樣的答案無疑不是冰上加霜,又是一團陰雲籠罩在暨的頭頂,「那該死的老傢伙,他再不回來他的寶貝學生就要栽在這兒了!」一路怒氣沖沖的返回到自己的住所,翻箱倒櫃的找出來一個布滿灰塵的聯石,一股氣息強猛的灌注其中,聯石閃爍了幾下隨即又暗了下去。

「可惡!」一次沒有接通,暨不死心的進行第二次嘗試,聯石這一次閃爍了時間比較長,暨的眼底不禁冒出希望的閃光,但隨著聯石閃爍光芒的再一次熄滅,暨將聯石狠狠摔在地上!「那該死的老混蛋!到底跑去哪兒了,可惡啊!」

暨一再的告訴自己要冷靜,情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如果他在這個時候不能冷靜的話,那丫頭是真的要栽在這兒了!改變上面的主意已經不可能,他們又能有幾分能力改變?若是那老傢伙在的話,或許還有轉機,可是……!

「跑的無影無蹤也沒什麼,懶的找你!只是聯絡不上又是幾個意思!」暨內心深處竄起一股邪火,這老傢伙平日里根本找不到人在哪兒,沒人抓得到他,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在那麼偏僻的小地方碰到這樣好的苗子,只是現在依舊找不到人,還真是讓人窩火!

改變不了上面的決定,處決又是在明天……看樣子,也只能這麼做了!

剛走出自己住所的暨,大步往苦修院外面走去,蓮池如鬼魅一般出現,擋在了他的面前,「暨,你可別動什麼歪腦筋,我可是看著你呢!」

暨冷冷一笑,「蓮池,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豬腦子?你的主意我清楚的很,等有時間,我會和你一一算清楚!你鋌而走險陷害那丫頭,也算不要自己的臉面了。」

「你胡說什麼!」蓮池的臉色一紅,「別扣莫名的罪名給我!」

「你做沒做心裡清楚!先前我不願意出聲,是因為不願意,現在以及以後,這苦修院之內不再是你一人的天下!」暨冷冷開口,蓮池憤怒之餘內心裡還是有幾許得意,「現在你還是操心自己的學生吧,明天的處決你確定要參加?場面可不怎麼好看。」

暨勾唇,雙眼冰冷,「現在,讓開。」

蓮池的身體僵住,「哼,我奉勸你什麼都別做,一切都是白費心機,教廷不可能讓那丫頭從自己眼皮子底下跑掉!一旦她跑掉,和你也脫不了關係!」

「你還是操心自己吧!」暨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蓮池冷冷一笑,在這裡我就不信,那丫頭真的能逃得出去!明天的處決我要好好看看你挫敗的臉色,這件事還遠遠沒完呢!

這一次關押的地點又變了,相比上一個這裡似乎加大了境界力度,對於任何力量波動都帶有明顯的禁止作用,憐常識性的想要喚出自己的元氣,卻驚訝的發現這樣的舉動都不可以。這一點認識也讓憐的心頭蒙上一層陰影,她雖然不清楚教廷為何加大了對自己的管制,卻也能明白這對自己並不是好結果,極有可能會發生事變。

「看來,要想盡一切辦法儘快離開這裡……」憐喃喃低語,事關黑暗教廷,再加上自己特殊的實力級別,教廷肯放過自己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就算有大人物為自己保駕護航,對於現在的情形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憐,你打算怎麼離開?」黑耀的聲音出現,憐皺眉,「只要離開關押的這個地方就可以,只是現在我被關在這裡,根本做不了任何動作,就算是引導自己的元氣都被壓制,更別提有能力出去了。」

「四周的壓制力量明顯加強,我們要離開這裡!」黑耀也有些焦急,黑耀巨劍現如今被憐放入空間容器之內,根本拿不出來,不然的話,她倒是可以冒險用黑耀的力量試著離開這裡。

「我也知道必須離開,但現在……恐怕沒有第二條路了!」憐的神情冰冷,若換做其他地方,她早已經離開,然這裡是教廷中心核心實力所在地,高手如雲!在如此大的壓制之下,她也只能安分的呆在這裡,沒有其他選擇。越是晚離開一分鐘,就多一分鐘的危險,憐狠狠皺眉,腦子裡幾乎已經亂成一團,要怎麼樣離開,到底要怎麼樣離開!

「戴維大人來這裡做什麼?」外面隱約有聲音傳來,憐立刻屏息聆聽,她似乎聽到了戴維這個姓氏。

「我來最後確認一下,也是上面的授意,開門吧。」

憐的呼吸一緊,靜靜等候了幾分鐘,這密閉的空間之內突然多出一道傳送陣,一道身影隱約出現,憐驚訝的睜大眼睛,「你……!」

「長話短說,我也沒有多少時間,現在,立刻過來!」巴朗。戴維在傳送陣之內招手,示意憐趕快過來,憐點點頭,縱身一躍便沖了過去,巴朗。戴維抓住憐的胳膊將她帶入傳送陣之內,隨著一道光的迅速消失,兩人再度出現已經在之外!

「你們……!」看守的侍衛還沒等說出什麼,巴朗。戴維直接一拳轟過去,侍衛軟趴趴的倒在地上,昏了過去。憐驚訝的睜大眼睛,巴朗。戴維示意她不要出聲,迅速帶著憐轉向其他地方,現如今已經到了暗夜,巴朗。戴維示意憐不要有任何舉動,憐會意,安靜的跟隨在巴朗。戴維身邊,左拐右拐,走了很久憐才隱約看見那座三岔路大橋,巴朗。戴維將憐帶到了一個小平台之上,這才開口說道,「小姑娘,你只有這一次機會,就從這裡走,飛躍出那座大橋之後繼續向前,看到內海的第一瞬間不要有任何猶豫,去海里!」

「戴維大人,這會不會害你……」

「你不需要管這麼多,說老實話我做的事是最少的,暨和萊德森為了給你營造這一次機會耗費了不少心力,如是你以後有機會可千萬別忘記對這兩位老師道謝,好了,現在快走吧!」

一縷縷銀色的柔和月光灑下,憐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臟,機會,只有一次!

手腕輕輕翻轉,一道輕微的光便空間容易而出,龐大的龍身在暗夜裡出現投射下一倒濃厚陰影,巴朗。戴維嘆口氣,這條龍真是與眾不同!「好了,快走!」巴朗。戴維囑咐一句,憐點點頭,縱身一躍便來到司令身上,「告訴我的兩位老師,這份恩情我銘記於心!當然,還有戴維大人你的!」

「知道了,快走!」巴朗。戴維揮揮手,讓憐趕快離開,司令二話沒說一個振翅,巨大的龍身直接騰空而起!朝著三叉大橋直奔而去,一股凜冽的風迎面而來,刮的憐臉頰生疼,三叉大橋很快便落到身後,也在同時,一聲響亮的鳴笛出現在虛空之中!

「嗡!嗡!」

鳴笛瞬間撕裂這黑夜的寧靜,剎那間許多道濃厚的氣息活躍起來!

「憐,這是什麼聲音?」司令被這聲音嚇了一跳,憐眉峰緊皺,「看來我們已經被發現了,司令不要停,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要停!」

「好!我知道了!」巨大的龍身在暗夜之下迅速飛過,如一道流星劃過的痕迹,陣陣風聲呼嘯而過,巨大刺耳的鳴笛聲不斷迴響,附近的空間之力陡然發生改變,憐的心頭狠狠一沉,追她的人來了!

「抓住她!」一道響亮的呼喝打破了所有的沉默,憐微微回身,她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在後面直追,但她知道少說也有十幾個!若是她這一次被抓住,就再也沒有逃離的可能!想到這裡憐忍不住抓緊司令的龍骨,司令感受到憐的緊張,巨大的雙翼狠狠拍打,再度加速離去!

「封鎖!封鎖!」身後傳來憤怒的呼喊,憐只覺得一頭冷水直接潑下來,教廷打算封鎖附近的空間,遭了!

憐的掌心不禁冒出汗水,追擊依舊繼續,只不過前面似乎再也無路可走!狠狠咬牙,幾乎要要出熱血,她過不去!縱然是聖殿級別,她這一次恐怕是難逃此劫!

「司令,等一下我會將你再次收入到室之內,還請你不要有任何掙扎。」憐的額頭已經冒出汗水,就算她這一次逃不出去,也不能讓司令也落入教廷手中!

「哼!」司令冷冷一哼,「憐,乖乖的坐好,你真的以為我們出不去嗎?」

憐睜大雙眼,隨後苦澀一笑,「司令,這裡是教廷最核心的勢力所在,我自認聖殿級別都沒辦法……」

「小丫頭,你當一條活了幾百年的龍只會飛嗎!」司令有些憤怒的聲音傳來,龍身飛速先前衝去,一道月光灑下,憐的瞳孔狠狠一縮,那是空間之力的覆蓋範圍!

「千萬不要小看龍,在任何時候!」司令仰首發出一聲吼叫,屬於龍的嘶吼直擊心臟底部!憐不清楚司令是怎麼做到的,她只清楚的看到空間之力自某處出現裂縫,直至碎裂!

「刷!」一條巨龍直接沖了出去,瞬間,便消失在了茫茫暗夜之中! 章節名:章55內海

「噗通!」

直接撲入黑乎乎的海面時候,憐清晰的聽到入水聲音,卻絲毫感覺不到水的感覺,進入黑色的內海之中,就好像進入了一層透明的屏障之內,視線如陸地上一樣清晰,甚至呼吸都感受不到任何變化,憐知道這是聖殿級別之後自己身體的變化,上天入地,甚至在水中都能應對自如,不過頭一次如此感受,還是很新奇。

「教廷的人依然在後面,你抓緊!」司令的聲音響在憐的腦海之中,憐微微回頭向後看去,依稀見到幾個身影正緊緊跟在後面,似乎要不斷縮短之間的距離,身後道道狂猛的氣息追來,很多都不在她的實力之下,看來教廷為了留下自己也是不惜血本了!

憐抓緊司令的脛鱗,司令原先頸間的繩索早已經不知蹤影,好在龍類的鱗片夠厚夠硬,憐本身卡在其中輕易也甩不出去,不過看司令這句話的意思,是要有大動作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