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表嫂可以幫忙,她提的呢,這不,正商量着去買菜。”

“我去吧!”

“我和你一起去。”

就這樣,陳敏紅拉着兒子出了門。

剛到車裏,她就目光炯炯盯在了兒子身上。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媽你嚇到我了。”

林川心驚膽戰。

老是對媽媽撒謊,心裏壓力好大,實話又不能說,左右不是人。

“你才嚇到我了,這一市之長居然是你老師,哦,不對,居然是你學生,你哪來的能耐?”其它事陳敏紅可以不多管,以免給兒子造成壓力。

可是市長老師這件事太匪夷所思,她內心極惶恐。

她必須弄清楚緣由,不然她睡不着覺。

所有母親都望子成龍。

但是,一下就飛出天際,也不是所有母親能接受的。

“我……其實……媽你信不信穿越這種事?”

“你給我正經點。”

實話也等同謊言了,林川也很無奈。

“我救過她的仕途,救過她的命,她說跟我做朋友,不能表達內心的敬意,所以要尊我爲師,就這樣。”

“虧你也敢,那是市長。”

“我也是被趕鴨子上架,我能如何?你也知道那是市長,我不給面子,她不得弄死我?”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又好像不是,陳敏紅的腦子亂了起來。

“你把我搞糊塗了,我要緩緩。”

“媽,這事我自己也覺得亂七八糟的,不過我保證這裏面沒有苟且沒有勾當,我不做違法事,這你能信吧?”

陳敏紅白眼一翻:“就你那小膽,違法事你敢做?”

“不敢。”林川也是順着坡就下了。

“不多說這些,你自己看着辦,人家客氣,你也要客氣,不要心安理得,這總歸是市長,伴君如伴虎知道吧?”

“嗯,知道了。”只要這個話題能過去,林川什麼都答應,誰是君誰是臣誰是虎,無所謂!

陳敏紅整理了一下思緒,話鋒一轉說道:“你大舅這事,能幫你就幫,要正正當當,千萬不能走偏門。”

“嗯,遍地的黃金,踏踏實實做事就很有前途,我會給他出一個好計劃的。”

“就怕他不知足,只想靠着你不勞而獲,我現在是真有點後悔。”

林川卻是很從容:“媽,我是有原則有底線的,而且我不傻對吧?”

聽兒子這麼說,陳敏紅稍微放心了一些。

“我覺得其實還行,表哥一家四口,小表妹,都可以,還有舅媽,他們都是地道人。”

“嗯,既然你知道,媽也不多說了。”

林川舒了一口氣,開車,直奔菜市場。

買回來一大堆菜,很豐盛,林川卻沒有留在家吃,他被黃安琪發短信叫走了。

趕到目的地,一家川菜館,看到的卻不是黃安琪,而是黃天貴。

“黃先生,是你拿黃安琪的手機約的我?”坐下前,林川略帶不爽的問道。

“對。”黃天貴知道瞞不住,也不打算瞞。

“你不覺得這樣很不尊重你女兒?”

“這是我跟他之間的問題。”

“好吧。”林川坐了下來,“你想聊什麼?”

“早上的事,我看到了。”

“早上什麼事?”

“鳳凰酒店。”

林川這才明白,黃安琪知道鳳凰酒店的事,原來是黃天貴說的。

呵呵,沒少添油加醋吧?

林川懶得拆穿他,也沒說話,冷靜的喝茶。

他這個表現在黃天貴看來,卻成了無所謂的態度,囂張,狂放的表現。

黃天貴內心火星四濺。

女兒是他手中的寶,他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人傷害自己女兒。

“林川,我直說了。你確實幫了我女兒大忙,幫了聯合集團大忙,但你也是能拿好處的,真算起來,誰都不欠誰。

你要是對我女兒真心真意,專情專一,我也可以同意,但你顯然是做不到,也能理解吧,你年紀輕輕,能力出衆,一副天子驕子的姿態,身邊多幾個紅顏知己,也是正常。

但是,站在我的立場,我孩子只有一個,這是我手心的肉,我是絕不能容許任何人傷害她的。爲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可以連命都不要。

我希望你能離開她,給她留下一點美好,而不是傷害。”

林川眉頭一皺:“黃先生你說的可以連命都不要,是在威脅我嗎?”

“我希望我們之間是商量。”

“那我想請問,我不真心不專一,我會傷害她,你確定不是自己自以爲是?”

黃天貴掏出幾張從監控截取打印的照片,放在桌子上面。

有林川和楊紫薇一起離開房間的照片,一起步出電梯的照片。

“這能說明什麼?”林川身正不怕影子斜。

黃天貴依然把林川的表現看成是張狂。

甚至,是挑釁。

老頭子怒不可遏,咬牙切齒的問道:“孤男乖女同處一室,你當我傻子嗎?你還是個男人,還早點比較,你就敢作敢當?”

“你有沒有把前面的監控也看一下?我們是什麼時候進去的,怎麼進去的,看了?”

“沒必要。”

“對,因爲你只想看見你想看見的,真相對你而言完全無關緊要,我沒話跟你說,告辭了。”

“林川你不要太囂了張。”黃天貴拍案怒罵。

“我懶得跟你廢話都叫囂張?行,我給你換一個不囂張的方法。”

林川拿出手機給黃麗娟打電話:“我在辣妹子川菜館,我改變主意了,你讓他們過來。”

不到半個鍾,有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外面衝了進門,直奔林川跟前來。

“董先生?”黃天貴非常吃驚的站了起身。

他居然見到了董必發。

而且是一個看上去比綿羊還要臣服的董必發。

他印象之中,董必發都是趾高氣揚的!

董必發不搭理他,態度誠懇的對林川說道:“林先生,謝謝你給面子,支票我已經帶來了。”

林川說道:“我不要支票,昨晚發生過什麼事,告訴一下黃董,簡短點,說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董必發聽話得就像一條狗,嘴一張,昨晚鳳凰酒店發生過什麼事,通通說給了黃天貴。 身子不由的僵住了,心像是一瞬間碎了一般:“白璃,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愛我。”

揹着我的白璃,肩膀微微顫抖着,一如渺小的星光,失去了她所有的光彩,最後成爲了一顆飛石隕落。


“顧南,我也想不愛你啊,我也想找個人好好過日子的,可是我就是放不下,真的放不下,你說你等了夏沫五年,可是,”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等了你多少年了。如果愛能用時光來作爲衡量,如果愛能用歲月剝奪所有,如果愛能用無法呼吸來形容。那我,真的不輸給任何一個人。”

冬季靜的一塌糊塗的星空真的有流星飛過,我望見漫天的世界,有一種叫做悲傷的東西在飛舞。

我們誰都沒能力維持永恆,只是,這安好的時光,靜悄悄的躺着一個人,無論你走,無論你走多少次,你回頭,她就在那裏。所有星河都比不上她的璀璨,揮揮手,你便帶走她一世溫柔!

白璃,原諒我,原諒我此生勿託朱心莫回頭!

“走吧,回家吧!”我走過去像是兒時一般摟着了白璃,上了車,誰都沒有說話。

到家的時候,大爺大媽已經將飯菜備好了,白璃又變回了開朗少女模樣,幫着端菜倒水,四個人和氣融融的坐下。

天色已晚,席間大媽不住的給我和白璃夾菜,白璃眉間的笑容真是幸福到永遠。和大爺喝了四兩老家釀的燒酒,也說了最近這幾年的事情。

大爺問我未來有什麼打算,我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他們也沒有過多說什麼,反正在外面好好的對待自己,別虧了自己就好。一如每個父輩的期盼,我想天底下每個家庭都是這樣吧。儲備溫暖的港灣,永遠不會用完。

“小南,你自己的事情也得操心操心了,別老是讓我提醒你。”大媽拿着筷子拔了一口飯,不時的給我使眼色,示意一旁的白璃。

白璃在一邊哪會不知道,笑呵呵的夾了一塊五花肉遞到了大媽碗裏:“黃大媽,顧南這方面的事情您還是少操心,他有自己的想法的,您也放心,在武漢有我在,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大媽慢慢的將碗放下,一把拉住了白璃的雙手,不時的撫摸着:“丫頭啊,真是謝謝你了,你說你對我們家顧南這麼上心,這小子怎麼就無動於衷了,你們年輕人啊,我真的搞不懂。只不過你一定要好好對自己。”

“黃大媽,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你那個未婚夫對你還好嗎?不是說今年過年一起回來的麼?”

“對我挺好的,他有些事得在荊州處理下,過段時間會過來的。”

“那就好那就好。顧南,你啊,真是不懂的知足。”大媽望着我嘆了一口氣。

白璃偷瞄着我,朝着我做了一個鬼臉。這一瞬間,我感覺白璃真的好美,美到好想一直看着她。

後面這頓飯吃的挺順利,大媽也沒在去關心我了,時不時的和白璃說說笑話,兩人交談的不亦樂乎。

晚飯後,白璃並沒有開車回家,而是讓我走着送她回去。我和白璃出了屋,我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這樣的日子真是安逸。

老家人都睡得比較早,沒有萬家燈火,只有百家靜謐,家鄉像是躺在一個搖籃裏,隨着夜晚的降臨,悄然睡去。

我陪着白璃走在鄉間小路上,呼呼的北風吹來,身子凍的一陣發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