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過想到易鶴教練說還有機會,大家也就釋然了。

和之前去到訓練室的過程一樣,易鶴還是首先帶着部分人員進入梯柱,先行到了準備請大家吃飯的地方。

第一百層的天璽之宴!

來自遙遠星系的咔菲洛麗雅石是這一層樓最主要的裝修材料。

各種以咔菲洛麗雅石爲原料,或打磨、或拼接而成的小物件,用原石做成的支柱上面也是雕樑畫棟。

地板、牆面、桌椅,通通統一材質。

鑑於咔菲洛麗雅石色彩素雅,這一套裝修下來,雖然花費相當的高昂,但是完全沒有暴發戶的氣息。

不過……這裏是個吃飯的地方呀!要不要這麼奢侈!

一塊咔菲洛麗雅原石,都價值不菲好吧!

要知道咔菲洛麗雅石只產自資源星咔菲洛麗雅星,而想要到達咔菲洛麗雅星就必須穿越過號稱死亡禁忌之地的墨菲斯星域!

那是唯一不能夠使用曲線摺疊空間前進的星域,偏偏整片星域異常遼闊還遍佈隕石,幾乎沒有生命存在。

最可怕的是,那些隕石就是隕石而已!

只有小型運輸艦才能夠自由出入。

除此之外,整個墨菲斯星域常年有宇宙風暴。


所有專門從事採集咔菲洛麗雅礦石的人,駕駛小型運輸艦進去之後,指不定就再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物以稀爲貴,正是這樣的條件,使得咔菲洛麗雅石成爲難得的奢侈品。

當然咔菲洛麗雅石對人體潛移默化的好處纔是大家真正趨之若鶩的原因所在。

雖然說少量的咔菲洛麗雅石對人體的作用並不是很大,但是……

所有玩家都看了一眼這個名叫天璽之宴的大廳。

如果全部都像這裏這麼裝飾,並且住在這裏的話,至少在體能或者精神力達到八級之前,你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明顯進步。

可以說咔菲洛麗雅石已經算得上是相當神奇的石頭了。

就算在聯盟和帝國也是相當的有名氣。

雖說少有人做的到如此奢侈的地步,但是有點兒本事的人都還是希望能夠有機會弄到一塊兒隨身攜帶,哪怕是原石。

只是原石的價值不高,除非是不會處理的人,否則一般沒人會選擇帶原石出來,畢竟空間有限。

要知道一倉的原石,和一倉純淨的咔菲洛麗雅石,價值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小型運輸艦本來能夠裝的東西就少,能夠裝到純淨的咔菲洛麗雅石,誰還會要原石呢?

所以大家在看到大廳中矗立的四根經過雕刻大師細細雕琢、隱約露出純淨光華的原石柱,反而比看到其他的更吃驚。

這簡直就是壕無人性了,好嗎?

帶他們來到這裏的易大教官,已經站在食品區,召喚大家過去了。

雲落天朝着那個方向,一眼望去,擦!全是好東西呀!

不光是美味,更重要的是都對身體有好處,不少還是能夠清除暗傷的!

既然想要訓練自己,受傷自然無可避免,留下暗疾這種事情,當然也是很正常的。

只不過,有些人能夠用盡辦法調理,將暗疾治癒,讓身體一直處於一個最佳的狀態。

這也是很多人明明體能等級相當,排除掌握的技巧之後!卻依然有高低上下之分的原因。

這對於貧民區的人來說更是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

爲了爭取能夠有所建樹,離開貧民區,獲取公民身份,不適當的訓練、調理方式的缺失,導致大量從貧民區出去的人,最後依然沒有綻放應有的光彩。

不對,在蒼穹元帥在世的時候,其實也有貧民區走出去的高層人物。

只是那羣人就算剩下也不多了,大部分都隨着蒼穹元帥在那一次“意外”中集體罹難了。

被告知過實情的雲落天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呵~權勢!

“哇塞,這是七夜!!”突然,跑到吧檯的一個小夥伴打開了一個冷藏箱,發出了驚呼聲。

大家立刻圍了過去。

“艹!還真是七夜,成套的七夜!!”


“咕咚!我覺得……我今天可以什麼都不用吃,就喝這個就可以了!”

……

七夜的出現點爆了全場的氣氛。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芊芊玉手伸過去,“砰!”的一聲,將冷藏箱的門合上了!

已經準備取酒的大家,當即就狂躁的擡頭,卻在看到來人的那一瞬間,啞火了!

這個女人, 異度生存指南

當然,只要是這棟樓裏的玩家就沒有不認識她的!

所有人都對這個女人充滿了恐懼,就是這個女人!之前的時候,帶領人屠殺了不少的玩家!

那張冰山一樣的冷臉,美則美矣!卻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享受的!

原本想要爆發的玩家們,全都沒了脾氣。

現在大家除了拳腳,可是啥都拿不出手,萬一這女的一言不合就掏槍,咋辦?

識時務者爲俊傑呀!

“這裏面的酒等到之後會直接分別盛好了給大家送過去!不允許私自取用!”制服女冷冰冰的說道。

本來以爲已經以爲沒有希望品嚐到七夜的衆人,瞬間歡呼了起來!

有了七夜,完全對其他飲品沒了好奇的大家,立刻撲向了美食區。

美食、美酒、美人!如果那個冰山美人也算的話!

來到節目組這邊一直提心吊膽的衆人,第一次這樣放鬆的胡吃海喝。

易鶴則是在旁邊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這一羣人,露出會心的笑意。

曾幾何時,自己也和他們一樣!

“咳咳!”伸手捂住嘴,在儘量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低咳了兩聲。

易鶴看着手上的血跡,眸光一沉:越來越嚴重了!

隨手將手背在身後,獨自去到洗手間,悄悄的處理掉血漬,望着鏡中被鮮血染紅的脣瓣發了一會兒呆。

這才低聲喚了一句:“斬暨……”

聲音比起平日裏,顯得有氣無力。

絕美的人影緩緩出現,臉上卻帶着明顯的不悅。

即使是這樣,依然伸手扶住了虛弱的易鶴,嘴上卻不住的責備:“不是很能嗎?怎麼不繼續逞強了?”

只是責備歸責備,手上卻小心的幫着易鶴清理了脣瓣上的血跡。

易鶴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在你面前,我何時逞強過?”

“呵!”斬暨不置可否的發出一個單音,什麼都沒有說,伸出胳膊,從裏面拿出針劑,直接給易鶴上了一針。

然後……直接將針劑人道毀滅,完全捏成了碎末,就着洗手池直接沖走了。

處理完了這些,易鶴這邊慢慢的恢復過來了,至少從表面看起來狀態還是不錯的。

“需要先回去休息嗎?”斬暨看了看易鶴,小聲問了一句,眼神卻在瞄到一個地方的時候,悄然縮了一下。

低頭看着易鶴彷彿一無所覺的狀態,斬暨的臉色越發的不好了:情況比他想的還要嚴重!

“不必!外面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易鶴拒絕了斬暨的建議,轉而問起了外界的事情。

知道易鶴問的是什麼,斬暨開啓了全方位布控,以防有人在這個時候不識趣的進來,這才慢慢的說道:“一切順利!”

“寒箬霜現在焦頭爛額,慢慢已經開始壓不住場面了,加上之前特意放出去的猛料,在最近的時間內,是不會再有什麼大動作了!可以說寒箬霜這邊算是安分下來了。”

“蒙擎這個人,除了和北月瀚依然水火不容,其他的似乎什麼都沒有!”

“北月瀚現在隱隱有些野心冒頭的感覺,可能是寒箬霜現在的情況,讓一直被寒箬霜死死壓制住的他看到了希望,背後小動作不斷!”

“寒寺和蒙擎一樣基本置身事外,但是給我的感覺一點兒都不簡單,總覺得像是在伺機而動!”

“至於魏智棟!雖說沒有捲入到紛爭中來,但是這段時間依然相當活躍,我發現之前的事情,他雖然沒有直接伸手,但是卻推波助瀾了一番!抽空重新樹立了一下**方面在公衆面前的形象!感覺圖謀很大……”

易鶴靜靜的聽着斬暨簡要的告訴自己,在自己回到了節目組這邊短短時間內的,聯盟上層的一些情況。

並沒有計較斬暨直呼所有人名字的問題,畢竟別人尊敬他們,易鶴這邊的人可半點兒也看不上他們。

一羣安心享受義父提供的庇護,卻暗中捅刀子的人!

等到斬暨將所有的情況都說明白了之後,易鶴陷入了沉默。

“咔嚓!” 國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寵 ,引起了易鶴的注意。

“是誰?”易鶴趕緊看向了弄出動靜的方向,厲聲問了一句。

廁所門打開,雲落天從裏面挪了出來:“是我!” 看到是雲落天的那一瞬間,易鶴那帶上了警惕的雙眸,這才放鬆了下來。

斬暨卻是憂心忡忡的看着易鶴,什麼也沒有說:正常情況下,以易鶴的實力,一進門就應該發現雲落天才對,現在卻……

該死!都怪自己成長還不夠!沒有保護好他!斬暨眼中厲光一閃。

雲落天卻顯得有些忐忑不安:“我不是故意要聽的,只是之前的時候肚子有些不舒服,剛準備出去……”

說道這裏,雲落天閉上了嘴,看向易鶴的表情同樣充滿了擔憂的色彩。

天知道他看到易鶴那副模樣的時候,內心是有多麼震驚。

一直以來,在雲落天的心裏,易鶴可以說得上的無所不能的代表了。

沒有什麼是能夠擊垮他的,尤其是在猜測到了易鶴的真是身份之後,雖然沒有直接捅破窗戶紙,但是易鶴也並沒有做什麼掩飾。

一向從容淡定,泰山崩於前都面不改色的一個人,今天竟然脣上帶血、面色蒼白的來到洗手間,清理血漬!

剛剛想要出去問問是怎麼了,就聽見易鶴喚出斬暨。

不料他倆的對話更加讓雲落天吃驚,反而直接使得雲落天呆愣在了原地,忘記了想要做的事情。

易鶴的身體不好,而且並不是短時間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