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恩!知道啊!這次的擂台主辦方!化名』哈爾曼』是櫻夜學院的特級教師,霍爾說他也是』櫻夜學院『創始人,同時也是拿著一束鮮花跑到我們班上向霍雅求愛的白痴大叔!」陸天羽回憶道。

「他又怎麼了?」流影感覺到這個秘密應該與愛德華有關。

「他除了這些還有一個身份!」龍浩頓了頓,然後不溫不火的說了出來,「星際第一預言師,先知.鏡.無夢!」

寂靜了幾秒鐘—

「什麼——?!!!那個大叔?!」陸天羽叫道。

「等等等——等一下!先知.鏡.無夢不是一個手持羽毛扇、身著白衣的美男子嗎?!愛德華是先知.鏡.無夢!」流影也很驚訝,先知.鏡.無夢他是見過的,但是怎麼樣都無法將兩人的形象聯繫在一起!

「原來是這個啊!沒意思!」天雲似乎沒表現出來有多吃驚,直接到一旁睡覺去了。

「所以你們這次去櫻夜學院,要小心一點!不過那個男人是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但你們也不要去故意招惹他!否則後果是什麼樣我也無法預料!」 凌天劍尊

「我的媽啊!怎麼這幾天在我身邊出現的都是大人物啊?!」陸天羽開始免疫了。

「我明白了!」

流影調整的還是比較快的,點頭示意!

「天羽!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直說吧!我已經不會再吃驚了!」

「你們這次比賽的選手中,有三人是先知.鏡.無夢的養子!蕭月痕、林艷!還有一個是——」龍浩深吸一口氣,「何麗茹!」 一個秘密的地方——

「詳細情況我也不太清楚!至少可以確定,何麗茹從小是被無夢養大的!」龍浩搖了搖頭,「天羽,你的感情生活我們不會幹預!但是千萬不要被其沖昏了頭腦!你身上還有重要的使命!不要忘記了!」

「這樣我也就不再多說!流影!關於愛德華的身份霍爾還不知道!你就幫我傳個話吧!」

「了解!」流影答應了。

「那我們回去吧!凌風,天雲拜託你了!」龍浩看了一眼一邊睡得正熟的天雲。

凌風沒有說話,扛起天雲,隨著眾人離開了—

維莉絲房中——

除了女人,還是女人,而且都是美女——

「什麼?要我教你們魔法!」維莉絲有些吃驚。

「你就答應我們嗎?維莉絲姐姐!」丹妮卡搖著維莉絲的手臂。

「這招不要對我用!對流影用去!」維莉絲笑著拉開丹妮卡的手臂。

「姐姐——!」丹妮卡臉紅的跺了跺腳,引得眾人鬨笑。

「為什麼要我教你們啊?露娜!維拉!薩而娜!還有你丹妮卡,你們的現在的魔法實力即使放在整個宇宙中也是數一數二的!還要我教嗎?!你們自己修鍊不也一樣?!」維莉絲問道。

「但還是不能和你比吧!姐姐!你可是所有元素的基本魔法創造者!難道姐姐你在這三千五百年中沒有創造出什麼新的魔法嗎?我們現在雖然不弱,但是和星際政府、魔法聯盟,還有三(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⑥κχs.cОM(1⑹κ.Соm.文.學網)聖主的實力比起來根本不能比啊!我們不求可以幫浩哥他們多少忙?但至少想讓他們沒有任何後顧之憂!所以我們也必須不斷成長!才能跟上浩哥他們的腳步!」薩而娜說道。

「恩!」眾女都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那好吧!我答應了!」維莉絲不再推辭,點了點頭。

「太好了!」眾女歡呼。

這時維莉絲注意到一個人,她就是霍雅!

霍雅也注意到維莉絲的眼神,頓時緊張起來,手心都是汗。

露娜也注意到了,心領神會,「姐妹們!時候不早了!我們就不打擾維莉絲姐姐了!我們走吧!」

「恩!維莉絲姐姐!再見!」

「謝謝!姐姐!」

眾女打完招呼,相繼離開了,霍雅也想隨著眾人離開,但是露娜拉住了她。

「姐姐!」霍雅驚慌失措。

「你不能一直逃避的!去吧!」說罷,把霍雅向前一推,離開房間的同時,把門關了起來。

「啊—!」霍雅突然被推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一聲關門的聲音,知道自己已經無處可退的霍雅一時僵立在那裡!

「霍雅!過來!」維莉絲慈愛的看了霍雅一眼,對她招了招手。

「啊—!哦!」霍雅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

「不用這麼緊張!坐下吧!」維莉絲溫柔的笑了笑。

「哦!」霍雅的動作很僵硬,顯得很緊張。

「說實話!我早就想和你談談了!今天終於有機會了!」維莉絲拉著霍雅的手,那一瞬間霍雅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霍雅沒有說話,應該是緊張的說不出來才是—

「你喜歡天羽嗎?」維莉絲突然問道。

「啊—!恩!」霍雅先是一愣,後點了點頭。

「你不用那麼緊張的!說到底我也只是天羽的養母!沒有權利決定什麼!天羽將來的路還很漫長!你是要陪著她走完的人!我也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維莉絲意味深長地說道,「在他無助的時候!驕傲的時候!脆弱的時候!失落的時候!無論何時何地都要陪在他的身邊,好嗎?」

「恩!」面對維莉絲的眼神,霍雅鄭重地點了點頭。

「那就可以了!以後天羽交給你了!真是漂亮的女孩,嫁給天羽實在太可惜了!」維莉絲一副惋惜的樣子。

「啊—!沒有!不是!啊—!」霍雅語無倫次了。

「哈哈哈——!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維莉絲笑了起來。

霍雅臉紅地不說話了。

「我們走吧!晚飯時間到了!」

「恩!「霍雅點了點頭。

客廳中——-

龍浩、陸天羽等人已經回來了,眾人談笑之際,維莉絲拉著霍雅走了下來。

「媳婦和婆婆之間談得怎麼樣啦?」薩而娜調笑道。

霍雅刷的一下,臉變得通紅(臉皮真薄!)—

「好了!薩而娜!霍雅來這裡!」露娜上前拉著霍雅坐到了陸天羽的旁邊。

「喂!談得怎麼樣?!」陸天羽問道。

「不告訴你!」霍雅看了一眼維莉絲,神秘道。

「什麼嘛?告訴我吧!」陸天羽看著兩女的眉目傳情,好奇心更強了。

「就是不告訴你!」

「告訴我嗎?」

「就不!」

就這樣,一頓晚飯過去。

另一個秘密的地方——

龍浩慢慢向前走去。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個人影,「你終於來啦!」

「對不起!伊夫特!」

「先別說這個!他們已經完全醒過來了!似乎有話要對你說!」伊夫特指了指裡面。

「恩!我知道了!謝謝啦!」龍浩點了點頭。

「小事一樁!」

「現在就去看看他們怎麼說吧?」 另一個秘密的地方——

「龍浩!你終於來了!」達拉第一個沖了上來。

來自白月光的反擊|快穿 已經完全恢復了!」

「那就好!」這是龍浩看到黑衣首領向他走了過來。

「龍浩先生!對於你的做法我已經我不知該如何表達我現在的心情了!你救了我的同伴!而我現在的這條命也是你給的!真的非常感謝!」黑衣首領跪了下來,後面其餘的人也都跪了下來。

「小事一樁!快點起來吧!不用這麼拘謹!」龍浩微微一笑。

「恩!」黑衣首領點了點頭,站了起來。

「對了!尹天豪叫我帶句話給你們!」龍浩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老爺說什麼了?!!」黑衣首領似乎非常激動,『尹天豪』三個字對他來說似乎非常有分量!

「『你們只要選擇自己的路就可以了,都因為我的那個笨蛋兒子!對不起啦!』就是這樣!」龍浩完整的複述了一遍。

「這樣啊!」黑衣首領的眼神有些惆悵。

「首領!那我們以後——?」

「我也不知道!」黑衣首領搖了搖頭。

「你們現在沒有去處嗎?」龍浩問道。

「在慢慢找吧!或者去過個傭兵團的生活也行啊!」黑衣首領的語氣很淡然。

「既然這樣的話!要來嗎?」龍浩伸出了手。

黑衣首領一時愣在了那裡—

「與其去過那種整天受人雇傭的生活!要一起來嗎?去試試看推翻這個宇宙!這樣的生活不是更有意思嗎?!」龍浩笑了笑。

「可以嗎?」黑衣首領顯得有些激動,他們也早已從伊夫特口中知道了龍浩等人的事情,此刻非常清楚龍浩說的是什麼意思?

「當然!」

「謝謝!」黑衣首領感激的點了點頭,此時,下面的手下顯得也很高興,對方是他的救命恩人,讓他效忠,當然十分願意!

「伊夫特!以後還要麻煩你啊!他們的訓練就交給你了!」龍浩略表歉意。

「沒事!小事一樁!」

龍浩房中——

「浩哥,又去了哪裡啊?好無聊啊!」薩而娜無聊的望著月亮發獃。

「薩而娜我怎麼發現你像個深閨怨婦啊?」維拉調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