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管你從哪裡弄,沒有我就把你吃了!」

屬下人哭喪著臉去找活人能吃的東西了,姓周的舵主擠出比哭的還難看的笑容上前迎接,對著走在最前面的至尊天女和陳青就一拱手。

「兩位大人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快裡面請!」

周舵主要將兩人迎進他那白骨建造的宮殿,弄得至尊天女一皺眉,她剛要開口,怕她說出難聽話語的陳青就顯出了聲。

「感謝周舵主迎接,我們就不進去了,先談正事吧。這娘們兒你也看到了,她可是至尊天女,這次來是要搶鬼玉礦脈的,咱們惹不起,趕緊的給她吧。」

陳青立刻將責任全都推給了至尊天女,至尊天女不在乎被說成是來搶,可被他稱為娘們,立刻就抓狂了。

「我允許你跟我並排站在這裡,可不代表允許你如此多的放肆,你知不知道就你這樣的態度,會有多少人為你陪葬?不光你的幽藍商會,甚至仙女星系和鬼宗都會受到連累。」

「你嚇我啊?真當你是至尊無上樓的樓主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充其量也就是個陪睡的丫鬟而已。我還告訴你,看在至尊無上樓主的面子上,出了鬼種你帶走,鬼玉你一塊也別想拿,你以為別人不知道你想中飽私囊?不服氣就讓樓主來找我,我親自跟他談。」

周舵主被兩人突然的爭吵嚇傻了,陳青他惹不起,可至尊天女更惹不起,一個鬼玉礦脈而已,大不了給她也就罷了,伸手就要先拉開陳青,可接下來的事情,嚇得他比兔子跑的都快。

只見鳳凰天女露出鄙夷的眼神看向陳青,接著露出冷笑,「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讓我家主人見你?也不怕風大閃了你的舌頭。」

陳青笑了,笑的極其陰森,接著猛然變身邪神,伸手就掐住了至尊天女的脖子,將他抬離地面。

「你說老子是什麼東西?就憑你這句話,老子就能拆了至尊無上樓,你信不信,那樓主還得給老子賠笑臉。」

陳青實在受夠了這個女人,他在賭這女人會懼怕邪家的身份,實在不行就殺人滅口,帶著屬下們遠走他方,人有時候不能暢快的活著,但也不能憋屈著死!

陳青突然的變化,不但嚇壞了至尊天女,那些前來迎接的鬼物更是立刻四散逃離,它們在陳青身上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就像是看到了天敵。不光鬼物們在逃,看到自己的主子被陳青制住,那個搓粗矮胖的侍女也要跑,卻被草兒帶頭,眾人一起把她砍成了肉泥,他們也早就受夠了這個狗仗人勢的東西。

「大人饒命,樓主也算是邪家人!」

至尊天女無力的拍打著陳青被水晶骨頭包裹的手臂,掙扎著說出了一句話,陳青的眼睛一眯,立刻鬆開了手。 「說清楚些,要不然那堆爛肉就是你的下場。」

那丑侍女本就是為了襯托自己的美麗才選的,死了至尊天女也不心疼,可自己還有大好年華可以揮霍,決不能就這麼死了,隨著陳青的話語,至尊天女立刻跪倒在了陳青的腳邊,生平第一次除了跪拜主人,跪倒在了其他人的腳下。

「至尊無上樓是近兩萬年前一位邪家的前輩開辦了第一家,那位前輩失蹤后,他的屬下們分別在他可能失蹤的地方又開辦了九十九家,一直在等待他的回歸。我家樓主就是當初其中的一位屬下,也曾說過,他已經出來了,可到底是誰我也不清楚。我說的都是實話,也就知道這些,還請大人看在我家樓主忠心耿耿的面上,饒賤婢一命!」

轉眼天女變賤婢,還招了個清清楚楚,立刻引來草兒眾人的深深鄙視,就這德行還能成為至尊天女,選出她來的人簡直瞎眼了!

「不要告知你們樓主我的行蹤,對他沒好處,起來吧。」

「賤婢不敢,如果樓主知道我說了這些,絕對會殺了我的。」

至尊天女切切的站起了身,再也沒有了以前飛揚跋扈的樣子,倒是像個楚楚可憐剛被一幫大漢輪暴了的弱女子。可越是這樣,陳青越是清楚,能屈能伸的人,尤其是女人最可怕,找機會他絕對會報復,可她還真不能殺,殺了等於得罪一位沒必要得罪的絕頂魂仙。而且隱隱絕的,那樓主等待的就是邪神,自己這個冒牌貨還是少接觸的好!

「周舵主過來下。」

解除了邪神,陳青向著遠處的周舵主開始招手,周舵主也是膽怯的走了過來,腿一軟就要跪下,卻被陳青拉住。

「都是自家人,用不著如此大禮,還請周舵主吩咐屬下,不要把此事外傳,在組織些人開始挖掘鬼玉,出了鬼種就交給她就成了,我自然會找鬼長老交代。」

「沒問題,此事就交給我吧。」

周舵主拍著胸脯保證,轉身就要去安排,可這時至尊天女卻弱弱的開了口。

「我帶了挖礦蟲,可以很快就將礦脈挖乾淨。」

這挖礦蟲陳青還真沒聽說過,不過這女人既然說了能快速挖完,自己跟著去趟也無妨,周舵主倒也識趣,立刻準備帶路,不過仍是先組織大軍。

「不瞞巡察使,在這死鬼星我們只是控制了一部分地區罷了,大部分地區都被那些實力強橫的孤魂野鬼佔據,只有生出神智之後才會被咱們吸納進鬼宗,那鬼玉礦是偶然發現,在咱們的控制範圍之外,去人少了很是麻煩。」

鬼物軍隊在集結,周舵主在一旁開始解釋,弄得陳青一咧嘴,放棄了開豪華星艦前往的打算,入鄉隨俗,也就當看看這死鬼星到底是什麼樣子罷了。

到處是被風化的殘垣斷壁,怪樹榦河,不時有些腐爛的鳥類飛過眾人頭頂,坐在由鬼馬拉著的敞篷馬車上,簡直是一路的顛簸。鬼宗的人不但在開路,不斷還有隊伍分出去,回來時就用水晶瓶抓了些孤魂野鬼回來,見陳青很有興趣,周舵主還為他現場演示了如何用鬼魂製作魂液。

魂液是用特殊的工具,將鬼魂殘忍的碾碎壓榨成汁液狀態,這東西對其他鬼魂來說是大補之物,更容易吸收消化,加些東西就能製成鬼物們最喜歡的鬼酒,不過這鬼酒正常活人不能喝,喝了就會被鬼化。

製作魂液的場面讓幾個見慣血腥場面的賞金獵人直想吐,至尊天女更是閉上了眼睛又將聽力封閉,只有陳青和草兒強忍著看完了。草兒已經臉色煞白,可不認輸的繼續看,陳青則是想到了這些魂液的其他用途。

「這魂液賣不賣?」

「瞧您這話說的,還賣什麼,您要是喜歡,我做主送您一批。」

以製作魂液為樂的周舵主算是找到了表現的機會,可陳青一搖頭,「我需要大批量的,甚至可以說有多少要多少,就按照市場價,回頭我讓幽藍星的人找你來交易。」

陳青這話讓周舵主有點為難,這魂液不但自己和屬下們日常需要,還要隔段時間攢下一大批供應給上面,可他不敢得罪陳青,這位巡察使可是至尊無上樓都惹不起的存在,咬了下牙開了口。

「數量大的話得上面人同意,不過大人您的人可以到死鬼星自己捕捉鬼魂,我可以教會他們如何製作。」

我簡直太聰明了,怎麼會想到這個辦法!

周舵主一說完,立刻感覺自己的這個決定十分的英明,讓陳青的人自己抓自己做,跟自己也就沒什麼關係了。看到他有點得意的表情,陳青笑了,隨手一小塊煉魂玉扔了過去算是謝禮,美得周舵主更是屁顛屁顛的。可等後來陳青麾下的鬼魔兵們趕到,這些強悍的傢伙甚至都等不到將靈魂製作成魂液就生吞,沒幾年就將死鬼星上的鬼魂掃蕩了個差不多,愣生生把這顆星球變成了一個可居住星,鬼宗乾脆把人全都撤走,把星球送給了陳青,那時候的周舵主上吊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

這是后話了,鬼馬奔跑的速度很快又不知道疲倦,可還是用了兩天才跑到一片荒蕪的丘陵地帶,在一處幽深的山谷盡頭,鬼玉礦脈的入口到了。

「巡察使大人,您看,這裡的鬼玉皮質極差,質地不但鬆軟,裡面都是已經固化的至邪之氣,連我們這些鬼類都吸收不了,像這種垃圾廢礦怎麼會有鬼種!」

到了地方,周舵主那快來一塊原石就將其敲碎,露出裡面同樣碎成塊的青色鬼玉,看起來確實不咋滴,他那知道這才是陳青的最愛。

「迂腐,越是這種礦才越是有機會出現鬼種。」

不等陳青開口,至尊天女就冷哼出聲,接著拿出個小葫蘆,打開葫蘆,裡面爬出來一條黏糊糊的紅色蟲子。蟲子蠕動著從葫蘆口掉落地面,接著就向礦脈的洞口爬去,越爬變得越大,眨眼間就變成一個長十來米的大傢伙。只見它將頂端長滿一圈齒輪狀尖牙的大嘴往礦洞里一伸,身子猛的就竄了進去,接著就傳來攪動岩石的聲音,一塊塊的鬼玉原石就從尾部噴了出來,身子一邊吞岩石一邊還快速長大,那挖掘的速度實在驚人,並且也在加快中,轉眼就看不到了,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通道,和通道中到處都是的鬼玉原石!

「麻煩諸位幫我們裝一下吧!」

陳青說完,夢魔女為首的幾個賞金獵人就將背包拿了下來,打開背包就往外倒東西,裡面竟然全都是儲物戒指和儲物手鐲,為了這次挖鬼玉,陳青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稀里嘩啦倒出來的全都是這些東西,把一幫鬼物嚇了一大跳,可還是有秩序的領取儲物戒指或手鐲就開始裝,裝滿了就交回來在拿一個繼續裝,這麼多鬼物裝的速度竟然比不上一條蟲子挖的速度,讓它們感覺很丟臉,更是加快了速度。

這鬼玉礦脈似乎並沒有多大,僅僅一天半的時間,一條數百米長的大蟲子就破土而出,大家這才知道它為什麼會挖得那麼快,那張寬度足有二十餘米跟攪拌機一樣的大嘴,不快才奇了怪了!不過跟陳青見過的緋族飼養的挖礦水母比起來,還是慢了很多。

見到挖礦蟲出來,至尊天女漂浮而起,來到蟲子的頭部,拿出一根足有一米多長的針,扎破了挖礦蟲的厚皮,這大蟲子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快速的開始縮小,一直縮小到原樣,被至尊天女收進了葫蘆里。

「真是挖礦利器,好東西啊!」

陳青一臉羨慕的盯著至尊天女的葫蘆,若是以前,至尊天女絕對會嘲諷一翻,可如今她不敢了,為了緩和之間的關係,一臉肉疼的將葫蘆遞給了陳青。

「您若是喜歡,就拿去吧,我家族裡還有。不過這蟲子只能挖玉石類的礦物,其他的會被它吃掉。」

「這多不好意思啊!」

說是不好意思,可陳青還是一把搶了過來,打開蓋子看了一眼后,就將葫蘆掛在了腰上,繼續看鬼物們忙碌的裝鬼玉原石。

五大背包的儲物物品,最終還不夠用,在鬼物們的幫助下,這才往駐地方向趕去。

「你先跟我回幽藍星,等我派人拋光完所有原石,如有鬼種你就帶走。」

陳青的話中算是帶著點真誠,可至尊天女只想趕緊離開他身邊,要不要鬼種都無所謂,可陳青的話語又不敢拒絕,只好低頭沉默不語。

一個高聳的石碑矗立在出現在不算很遠處,石碑上寫著一個鬼字,這是鬼宗的界碑,警告一切孤魂野鬼不要進入他們的控制區。

「哇……」

一陣孩童的哭聲突然從石碑下傳來,讓陳青意外的人,鬼物部隊立刻大亂,周舵主更是有點哆嗦,帶隊掉頭就跑。

「搞什麼呢?」

陳青眾人也被簇擁著遠離石碑,弄得他不得不問出聲,周舵主騎著鬼馬來到馬車近前,一邊回頭看一邊解釋。

「這星球上的人當初也不知道是怎麼死光的,弄得現在什麼奇怪地東西都有,最近出現了一個很厲害的鬼嬰,專門以我們為食,我以前派人去求救了,可救兵還沒到,咱們還是繞路走吧。」

「你說的就是那個東西?樣子倒是挺可愛的!」

草兒突然在馬車上插了嘴,手還指向一個鬼馬騎兵,當周舵主眾人望過去,立刻尖叫出聲四散逃離。只見那鬼馬騎兵的脖子上正騎著一個小小的嬰孩鬼魂,這鬼嬰靈魂梳著一個羊角辮,正一點點的啃食那個鬼馬騎兵的頭顱,當它抬起頭望過來,露出胖嘟嘟的紅臉蛋,還穿著一個紅肚兜。

「好可愛,跟咱們家的鬼嬰正好湊一對。」

草兒的審美觀也有些奇葩,就喜歡奇奇怪怪的東西,她跳起身就要衝過去。

「嘭!」

腦瓜頂卻被陳青重重的拍了一下,讓她安靜的等著,陳青直接就沖了過去,這女鬼嬰雙眼中充滿陰冷邪惡氣息,看不出擁有一點神智,現在的它就是在狩獵,能把周舵主和好幾個鬼聖嚇成那樣,實力絕對不低。 似乎比陳青打擾了進食,讓這女鬼嬰很是不滿,它用力的一吸,將鬼馬騎兵連同坐騎一起吸入了鼻孔中,接著一呲牙就向陳青竄來,張開雙臂就要摟住陳青的脖子。

陳青根本都不閃躲,任由鬼嬰將自己的脖子摟住,伸手也掐住了它的小脖子,防止它咬自己,任憑女鬼嬰怎麼吸氣,靈魂也紋絲不動。小鬼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剛要用小手劃開陳青的皮膚,陳青就把它從脖子上扯了下來,掐著脖子來了個臉對臉。

「小傢伙,我給你找個伴。」

一邊說,陳青一邊又取出來一個專門裝鬼魂的大水晶瓶,就要把它塞進去。小鬼嬰扭曲掙扎,卻無法逃離陳青的大手,『哇』的一聲就痛哭出聲,可還是被陳青塞了進去。

「這就完了?」

周舵主眾鬼一直在遠遠的看著,不成想陳青手到擒來,眨眼間就完事,弄得他們又是欣喜又是敬畏,趕集集合隊伍繼續向著駐地前進。

這只是路上的一個小插曲而已,接下來沒有發生什麼波瀾,人們順利的返回,道別之後,超豪華的星艦騰空而起直奔朝思暮想的幽藍星。

陳青返回幽藍星,這一消息立刻讓整個幽藍星沸騰起來,還有人立刻去通知在緋紅星上的曹嬌。看著來迎接自己的兩位嬌妻,陳青一個個的抱了過去。

「辛苦你們了。烏鴉呢?」

見到只有玲兒和花瓊芳迎接,陳青也就是隨口一問,算算日子烏鴉也該生產了,不成想一問之下,兩女臉色一變,玲兒更是直接哭出聲。

「你快去看看她吧,我們怎麼勸都不聽,還不讓我們告訴你。」

玲兒的話讓陳青心裡一沉,丟下眾人就進入邪神宮趕往百鳳閣,在烏鴉的閣樓中,他看到了正虛弱躺在床上的烏鴉,一個鳳衛正給烏鴉餵食補品,可怎麼也喂不進去,急的一直在擦眼淚。

烏鴉的樣子現在很慘,除了鼓起的腹部,整個人已經成了皮包骨,一看就是油盡燈枯的樣子。

「前些日子她還能動時就出去讓人看過了,人們一致斷定是體內嬰孩在吸食她的生命力,想要保命就要把孩子打掉,烏鴉姐捨不得就一直忍著,眼看孩子快生了,她就……她就成了這個樣子……」

說到這裡,也追進來玲兒已經泣不成聲,似乎心有所感或是迴光返照,已經昏迷數日的烏鴉竟然緩緩睜開眼醒了過來。

「主人,您回來啦!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難看?」

「不難看,一點都不難看。」

陳青忍住悲傷做到了床頭,小心的將烏鴉的上半身抬起抱在懷中,烏鴉的皮膚已經如樹皮般乾澀,身體輕的更是似乎沒了重量,彷彿隨時都會碎掉一般。

「主子……」

「叫夫君,我永遠都是你的丈夫。」

「夫君……」

這是烏鴉第一次叫陳青夫君,嘴角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悠悠的話語再次從她嘴裡發出。

「能死在夫君的懷裡真好,好想下輩子在陪著夫……」

「你不會死的,不會……」

陳青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掉落下來,緊緊的摟住了懷裡的烏鴉,烏鴉的手已經垂下,臉上帶著笑意死去。而在同一時刻,她的肚皮突然裂開一條縫,一個皮膚髮青的嬰孩爬了出來。

「醒一醒啊,你們這是怎麼啦!」

也就是烏鴉死去的那一刻,十名鳳衛一聲不吭的全部栽倒在地,人們慌亂的搖晃著她們的身體,卻發現全都死了,哭聲立刻響成一片。

「嘎……」

一直在房樑上的黑色烏鴉發出哀鳴,一滴血紅的淚水從眼眶流出,正好滴在剛出生嬰孩的臉上,引得嬰孩咯咯直笑,黑色烏鴉在屋頂部位盤旋一圈后降落在嬰孩身邊,小鬼嬰也從花瓊芳的裙子下跑出來爬到床上,好奇的看著這個新出生的小妹妹,看到一鬼一鳥陪著自己,剛出生的孩子笑的更開心了。


「都別哭了,把鳳衛們的屍體抬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