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啞巴聽到男子介紹說大號弓弩有瞄準器時,眼睛亮了下,指着宣傳畫上的大號弓弩“黑鷹”,就是它了,啞巴選中了大號的能瞄準百米之外物體的強弩“黑鷹”。

“好,這位老哥有眼光。這款強弩‘黑鷹’的製造靈感來自飛將軍李廣射石的那把古弓,非神力不可開。一般人拉不動,當作弓箭收藏絕對的物有所值。”男子說完,眼睛掃視了下四周,見有城管向這邊走來,慌忙收起“中國弓弩”宣傳畫,起身就走。

“喂,老闆,我兄弟看上那款‘黑鷹’了,你咋不說話就走呢?說個價吧。”陳爾林上前拉住男子。

“你沒看到城管來了嗎?跟我來,邊走邊談價。”男子很警惕。

“那好,你開價吧。”陳爾林跟上前道。

劉俊和啞巴也緊隨其後,買***都得小心警慎,弄不好,給啞巴的弓弩沒買成,反倒將自己弄拘留所去了。

男子走着,欲言又止,流露出一種爲難的神色,突然反問陳爾林:“那款‘黑鷹’,你們能出多少價?”

陳爾林變臉,怒道:“老闆,你是成心耍我們吧?”

男子邊走邊道:“不敢,我那款弩只賣有緣人,能對上我心裏的那個價位就賣,出多了錢我也不要。”

“哈哈,有意思。”陳爾林樂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居然有有錢不多賺的生意人。

“阿林,讓我來說價。”劉俊在**男子與陳爾林對話的空隙,早就偷偷手機上網,查詢了下弓弩的價格,心裏已經有個數。

“說吧,你們出多少錢?只一口價哈。”男子回望下劉俊,腳下步子加快,已走出了市民中心廣場,拐進了一條小道。

“這樣吧,那款大弩‘黑鷹’市場上可以賣2800元,我看你的神情不對,猜你那把‘黑鷹’是想自己留着,或許實在是等錢急用才無奈出手的吧。就算幫你一個忙,一口價,我出5000,OK?”劉俊緊走幾步,走到男子面前,盯着男子眼睛道。

劉俊報價,男子渾身抖了下,仔細地審視了下劉俊,無奈一聲:“你絕對是個人才,連這價位都猜得到。好吧,成交。”

三拐兩拐來到一個少人的小巷子裏,**的男子讓劉俊三人在原地等,他去拿弩,也就兩三分鐘,男子冒出來了,手上提了一隻精緻的樟木箱子,來到劉俊的面前,打開箱子,赫然一把組裝好的帶瞄準器的嶄新的大號弓弩,箱子裏一側裝了三支鐵箭和一大包鋼珠,那弩僅外觀一眼看上去就很震憾。

“阿力,試試看。”劉俊將打開箱蓋的箱子端給啞巴。

啞巴拿出弓弩,輕輕拉了拉弦,張力十足,又用瞄準器對着行道樹上嘰嘰喳喳的小鳥瞄了瞄,點點頭,撫摸着弓弩,愛不釋手。


“可以了,阿力,付錢。”劉俊將弓弩收回箱子蓋上,將弓弩箱子遞給陳爾林拿着,在小巷裏偷着買***,儘管人少,但還是要避一避的,時間一長準壞事。

啞巴迅速解下特製的腰帶,從腰帶裏抽出五十張百元紅鈔交到男子手中,男子接過錢,認真摸了摸,手上沾着唾液迅速數了一遍,塞進口袋,就算完成了弓弩的私下交易。

劉俊三人與**的男子背向走開,忽然中年男子轉身跑了過來,拿出一張寫有手機號碼的紙條塞到劉俊手裏,說了句:“老哥,你是實在人,我佩服。感謝你幫了我,我確實等錢急用。我名字就叫李廣,別說造弩,就是***也能組裝,有需要的地方給我個電話,下回免單。”

“好,謝了。”劉俊接過紙條,淡淡迴應一句,玩槍,這個劉俊還真沒想過。

不過,既然人家李廣好意留了聯繫方式,說明人家李廣也是實在人,也是個不願欠人情的人,這樣的人也算是夠朋友。來省城混,三教九流的朋友也要啊。想及此,劉俊馬上照着李廣的手機號回撥過去,聽到李廣的手機鈴聲響,說道:“哦,李廣,這是我手機號,我是劉俊,要是還有難處的話,給我個電話,能幫上的絕不說二話。”

“兄弟,有難處就說,俊哥絕對夠朋友。”陳爾林幫腔,看出了劉俊的用意,俊哥出手大方,現在是要不拘一格廣攬人才呢。

“好,俊哥,大恩不言謝,後會有期。”李廣喉頭哽咽了下,再次深深打量下劉俊、陳爾林和啞巴三人,將三人的面相深深地印在腦海,告辭離去。

……

劉俊花了五千元買了把弓弩,無意中結識了個能制弩造槍的李廣,還使啞巴高興得不得了,真是一舉兩得。

五千元是多了點,一般人還真捨不得出手,基於一舉兩得,劉俊認爲這五千元錢花得還是值得的,該花的時候也得花啊,但花出去了也要算算細帳的,一句老話怎麼說的“吃不窮,穿不窮,不會算計一世窮”,爲了生活,劉俊也得算計算計。

從光頭脖子上玩掉包的黃金項鍊在大胖的張記金店賣了六萬元,給了田秀花五萬元用作本錢開商店,剩下一萬元,在青雲大酒店代陳爾林請發小聚餐買單花了二千二,剛纔爲啞巴買‘黑鷹’弓弩花了五千,加上和啞巴一起在青雲藥廠做搬運賺了六千工資付了老爸五千伙食費,田秀花給他留下一千零用,後又田秀花說是找銀行辦五萬元小額貸款需要打點又給了劉俊一千元,還有今天買了兩把山寨的瑞士軍刀花了兩百元,在江南農貿市場吃了兩餐飯加上在農產品批發市場附近的賓館住宿共花去了五百元,沒記錯吧?現在劉俊身上還有304100元,沒算錯吧?

……

啞巴有了心愛的弓弩,興高采烈,就好比劉俊當年在九洲一中校門口省吃儉用花十元錢淘到一把山寨版稱手的瑞士軍刀一般高興。

劉俊三人再次穿過市民中心廣場去取車,準備動身去藍天碧水小區見白梅。

廣場上的攤販已消失,身着藍色制服的城管神氣地在寬廣的廣場上游蕩,廣場馬路邊上的停車位已經停放了好幾輛旅遊大巴,許多外地來江南的遊客早早地來到了市民中心廣場看風景。

市民中心廣場正中心的金水橋風景這邊獨好,遊人漸漸在金水橋邊多了起來,憑欄賞水的遊客興致很足。

劉俊走向金水橋時,就見橋上有兩個高高個子西裝革履、打着領帶的年輕男子站在橋邊,有個男子眉飛色舞象在說笑話,另一個男子聽得捧腹大笑,引得旁邊的人都駐足側目。

突然,意外的事發生了,誰也沒料到,剛纔哈哈大笑的男子,就象抽了風般越過欄杆掉橋下的金水河裏去了。

“救命啊,救命啊。”掉下金水河的男子象個旱鴨子在水裏亂撲騰,一個大男人居然不會游泳。

另一說笑話的男子情急之中,踢掉皮鞋就撲下河去救人,結果,兩個男人都不會游泳,在金水河裏掙扎,“救命啊,救命啊”,聲音很慘。

有人撥打了110,有人撥打了119,就是沒人跳下水去救,原因很簡單,一是多數城裏人不會游泳,二是聽說北緯30°的金水河很怪,水性不好的人掉下水就會死,許多失戀的情人輕生想不開就跳金水河的,很少有人能從河裏活着上來。

有人掉到河裏去了,象劉俊那樣有着悲天憫人性格的厚道鄉下孩子,還用猶豫嗎?沒得說,劉俊邊跑向金水橋,邊脫衣服,邊踢掉鞋子。

啞巴將弓弩箱子塞給陳爾林,也是邊跑邊脫衣服踢掉鞋子緊跟劉俊身邊跑,陳爾林抱着弓弩箱跟在後面呼哧呼哧喘氣,時不時地彎腰拾起劉俊與啞巴跑動時脫掉的衣服與鞋子。

“撲通、撲通”兩聲巨響,脫掉衣服露出身上塊塊健子肉的劉俊與啞巴兩人越過橋欄,雙手前伸,幾乎同樣的姿勢毫不猶豫同時撲入金水河,兩人有如2011年上海游泳世錦賽獲得世界冠軍的男雙3米板的秦凱/羅玉通組合,和男雙10米臺的邱波/火亮組合。

劉俊與啞巴兩人完美絕倫的瞬間入水姿勢被正拿着單反相機拍風景的遊客捕捉,完美絕倫的見義勇爲救人的圖片後被遊客冠以“大鵬展翅在人間”的攝影作品名,並配以祥實的圖片背景文字說明用於參加華夏國某屆的攝影大賽獲了大獎,引起世界轟動,網民一時瘋狂人肉。 劉俊與啞巴都是鄉下的孩子,熟悉水性沒得說,尤其多年守護壟上村墳山水塘的啞巴更是絕殺,別說救個活人,就是撈個沉入水底的死屍那也不在話下。

岸上圍觀了很多人,有人已經打了110報警,也打了119消防,也有給江南市民報和江南電視臺新聞頻道報料,橋上人聲鼎沸。

劉俊撲入水中,頓感脊背冰涼,忽然間金水河怒浪滔天,兩個說笑話不慎跌入河中的男子瞬間沒了蹤影,橋上圍觀的羣衆大驚失色。

正在劉俊踏浪四顧時,左腳感覺到水下有一隻手碰了下,是跌入水中的男子在水中胡亂抓劃,正好碰到了劉俊的腳。

劉俊一個猛子紮下去,瞪大眼睛,眼前一片渾黃,依稀見到水中有個人影漸漸下沉,那人影正是掉下河中的其中一個男子,劉俊伸手抓住男子的胳膊往上拽,男子卻被一個大浪打翻,突然從後面兩手環抱劉俊的脖頸,箍得劉俊透不過氣。

河水不知深淺,腳下沒有着力點,劉俊被男子箍着脖頸根本無法動彈,感覺身子在往下沉,已經嗆了好幾口水了,心裏無比恐懼起來,意識到行將淹死的人力大無窮,男子箍着劉俊的脖頸這是要同歸於盡啊。


沒救到人反倒將自己搭進去了,是世界上最倒黴的事,攤誰身上誰悲哀,劉俊可不想做悲催鬼,在與男子兩人漸漸沉向水底時,劉俊一直掰不開那男子箍着脖頸的手,在生死命懸一線時,人的求生慾念是最強的,劉俊也不例外,情急之中,一拳砸向男子的頸部,男子身體抖了下,鬆開了手。

劉俊意念中很想對那差點要了他命的男子踹上一腳,卻還是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揪住了男子的胳膊往上頂。

靜水流深,何況活水跳騰,在水中拖着個百多斤的男人往上頂談何容易,但不容易也得踩水往上頂,在水深處的劉俊抓着男子的胳膊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必須將男子救上岸,如果劉俊稍一鬆手,男子就將會被水沖走,一條鮮活的人命就會在他的手中流逝,那是一條人命啊,劉俊拼死也要將男人救上岸。

劉俊艱難的拖着男子順着水流往上頂,只要頂出水面,只要能看到水上的世界,那男子就能獲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沉入水底就是陰間,頂出水面就是光明盛世,必須得頂啊,我頂,我頂,我頂頂頂……

劉俊奮力頂,奇怪的是腳下象有吸鐵石般被吸引住了,就是頂不上去,能感受到流水很急,往前衝了十幾米打了個迴旋又轉回去了,地球北緯30°啊,真神奇。

爲了活命,頂不上去也得頂啊,劉俊腳下着不到力,拖着個大人,感覺很虛,秋水冰涼,沒法頂上去,體力消耗很大,徒勞。

心急的劉俊,咬緊牙關,乾脆拖着男子沉向水底,也不知沉了多深,就見眼前一黑,腳下似乎着陸到底了,劉俊狠下心來,拼盡所有力氣,抓緊男子胳膊,猛然蹲下身子,拼盡所有力氣,在水底用力彈跳了下,來了個觸底反彈。

“嗖”的一聲,神奇出現了,岸上圍觀的人都驚得大叫,只見水中一道水柱往上衝,劉俊抓着男子的胳膊出現在了離水面三米處後再往下跌。

在下跌的剎那,剛將另一男子救起拋上岸的啞巴,朝前撲去,劉俊與男子正好跌在啞巴的背上,就見啞巴反手抓住男子的一條小腿,另一手象飛機的螺旋槳般快速划動,背上了劉俊與男子成功划到岸邊,已有遊客協助劉俊將男子救上岸。

啞巴卻是雙手抓住岸沿石塊,往上一縱,來了個漂亮的後空翻,穩穩地立在大理石鋪砌的橋道上,頓時掌聲如雷,叫好聲不絕。

劉俊救了男子,自己累了個半死,要不是水中情急之下砸向男子的頸動脈,差點連累自己也丟了命。劉俊切身體會,網上報道的多起大學生救人後溺水身亡的事件值得深思,冒着性命危險見義勇爲的人傷不起啊!

劉俊與啞巴上岸後穿好衣服,兩位被救的男子也在整理衣冠,只是渾身溼漉漉的,面對圍觀人羣很不好意思,臉紅髮燙,連着向劉俊和啞巴表示感謝救命之恩。

消防警察來了,見失足掉入河中的人都救起來了,沒他們事,走了;接警的警察也來了,見沒出人命,說了男子幾句,也走了;愛八卦的電視臺與市民報的記者來了,卻沒走。

有記者採訪劉俊與啞巴。

跳水救人時,劉俊與啞巴都很勇敢,但啞巴水性好,表現最精彩,只是啞巴不會說話,記者採訪他們兩個人時,自然劉俊有問必答,不是劉俊刻意出風頭,而是劉俊想起了白梅,“準女友”是記者,當然要對記者以禮相待了。

一位長得很清秀和白梅差不多大的女記者問劉俊:“你好,我是江南電視臺的記者夢婷,剛纔見你沉水底好久,我們都很擔心,請問,你跳下去救人時,有沒想過自己會有危險?”

劉俊一聽是江南電視臺的記者,那就是白梅的同事了,於是胸脯挺得筆直,抹了下臉上的水珠,坦然道:“夢婷記者,你好。剛纔我和兄弟阿力見到有人掉水裏,聽到有人喊救命,沒多想,就撲下去了。要是知道水裏有危險,我想我們也會跳下去的。”

記者夢婷很滿意劉俊的回答,這是正面素材,傳遞正能量的新聞,符合當前宣傳的節奏,接着問:“爲什麼?”

劉俊道:“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能因爲一次意外而失去寶貴的生命,見死不救,我們做不到。”

夢婷欣喜:“那你可以告訴廣大市民,你叫什麼名字嗎?”

劉俊一本正經道:“就不用問我姓名了,那種危急的情況,誰見了都會撲下水去救的,我只是千萬萬普通百姓中的一員,很普通的一個人,老師從小就教育我們要向雷鋒同志學習,做好事不留名的。”

夢婷欣慰地微笑了下,忽然想到了一個刁鑽的問題,考考這個做好事不留名的年輕人的智商,問道:“你剛纔說誰見了都會撲下水去救人的,可爲什麼圍觀的人這麼多,除了你們兄弟兩人,就沒誰撲下去呢?”

劉俊稍稍愣了下,這記者是要挑起人民羣衆內部矛盾啊,不過,口才一向好,在九洲一中的全校中學生演講比賽獲過特等獎的劉俊,輕鬆就能應付。

整了整衣衫,劉俊鄭重其事,道:“夢婷記者,你這問題不該問的,既然問了我就鄭重地回答你吧,我兄弟倆來自農村,水性好,撲下水去救人把握大。站在這兒的市民多數是城裏人,習水的機會不多,盲目跳下水去可能會造成無謂的犧牲,那不是誰願意看到的結果吧。”

“好,說得精彩。”人羣中有人叫好鼓掌,頓時掌聲四起,劉俊的回答照顧了大多數市民的面子,純樸的市民自然要爲劉俊叫好喝彩。

記者夢婷滿意地採訪完劉俊後,又去採訪跌入水中被救起的男子。

夢婷剛離開,又有江南市民報的記者來採訪劉俊,和夢婷的提問差不多,劉俊在記者的面前表現得很得體。

採訪過劉俊後,夢婷對劉俊有了好感,開心地採訪跌下金水河的男子,問道:“你們好,我是江南電視臺的記者夢婷,聽說你們兩人是在橋上說笑話掉下河去的,是嗎?”

其中一男子臉一紅,指了指另一男子,說道:“我們兩個當時在橋上邊看金水河邊講冷笑話,他聽了捧腹大笑,不知道爲何就掉下河裏去了,我是跳下去救人的。”

“這樣啊,冷笑話差點害死人啊。”夢婷感嘆了句,將話筒放到男子面前,好奇道:“是什麼冷笑話哦,可以說給大家聽聽嗎?”

“這個就免了吧,不好意思說的。”男子尷尬一笑,無意接受採訪,碰了碰另一男子的手,向劉俊跟去,看熱鬧的人羣漸漸散去。

劉俊和陳爾林、啞巴三人離開金水橋走向停車位,劉俊讓陳爾林先開車回小胖陶鬆的汽車修理店修下撞壞的麪包車,他和啞巴打的去藍天碧水。

陳爾林臨開車時,提醒劉俊要小心段二炮的報復,並叮囑啞巴肖力要時刻保持高度警惕,切不可讓俊哥遭人暗下黑手。

送陳爾林開車走後,啞巴提着裝有強弩的樟木箱子環顧四周很是警惕,劉俊則站在路邊打車。

“兄弟,等等。”兩名男子走上前來,均從口袋裏拿出了被河水浸溼的名片分別遞給劉俊和啞巴,並主動自我介紹。

一位頸脖子通紅的男子,顯然是在水底被劉俊砸了一拳救了他命的那個人,該男子面朝劉俊,非常誠懇,道:“你好,非常感謝你們救了我們,我是準點調查公司的宣宏,我想答謝下你們。不知怎麼稱呼?意下如何?”

另一男子也道:“你好,我是正大律師事務所的徐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

既然人家都主動上前表達謝意了,劉俊自然要以禮相待:“你們好,我是劉俊,叫阿俊就行,這位是我兄弟肖力,剛纔正好碰見了,跳下河去權當游泳,不需要你們答謝什麼的。”

宣宏道:“阿俊,這樣吧,現在我和徐明要趕去開庭,時間來不及,你留個電話給我們,改日有空大家一起坐一坐。”

“行,有空再聯繫。”劉俊拿起宣宏和徐明的名片,撥了宣宏的電話留下了手機號,相互告辭離去。

啞巴於路邊招手叫到了出租車,在去藍天碧水的路上,劉俊想起了剛纔白梅的同事江南電視臺的記者夢婷採訪宣宏的問話,問他們講了什麼冷笑話,他們沒說。

劉俊也感到奇怪,宣宏和徐明之間到底講的是什麼冷笑話,至於冷到讓人掉河裏去嗎?那個打左轉向燈,向右拐,算不算冷笑話?還有,那啥,泥烘雞、草泥馬的,算不算冷笑話? 劉俊坐出租車上,想着世界上到底有什麼冷笑話講出來會讓人掉到河裏去呢?爲了救掉下河中的宣宏與徐明,還差點搭上了自己的命,真是要命的笑話。

要命的笑話,有麼?確實有,劉俊記性好,只要看見的東西基本過目不忘,包括網上瀏覽的新聞、笑話啥的,不由想起了兩個。

說的是一個領導和幾個隨從乘機,飛機中途出了故障,機艙地板被強氣流掀脫,領導和他的幾個隨從都吊在飛機上。機長說飛機承受不了原有的重量,要想平安降落必須要有人發揚風格先掉下去幾個。

從飛機上掉下去幾個,機長說得輕鬆,生死關頭誰會發揚風格啊,誰也不願意鬆手,因爲鬆手就意味着完蛋,沒誰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結果領導發話了,說他是領導,要發揚風格也得領導先帶頭,領導與他們告別前得說幾句心裏的話,他說他不該平時對下屬管理太嚴,那是不對的,要是有來生的話一定要好好待他們,單休改雙休,加薪不加班,還得進一步提高福利待遇,希望下輩子能做他們最好的領導,最後領導動情的說了句:“我的話講完了,謝謝大家。”

結果幾個隨從聽得很感動,習慣性鼓起掌來,這一鬆手,人就全掉下去了,領導一個人安全返航。

還有一個笑話說的是船漏水了,坐船上的動物們得跳下去一個大家才能生還,於是衆動物們決定講笑話,只要有一個沒笑,講的那位就跳下去。

獅子王是頭領,自信滿腹經綸,搶着帶頭說笑話,剛講完,全場笑翻了,只有豬一臉呆呆的表情,沒笑。於是獅子悲哀地跳下去了。輪到大象了,大象還沒開口,豬卻笑個不停。衆動物不解。於是就問豬,豬說:“獅子剛講的那個笑話好好笑哦,哈哈哈哈……”

笑話的功用不僅僅是調侃愉悅身心,也是蘊藏智慧的,想到笑話,劉俊開心一刻,心情不是那麼壓抑,剛纔金水河裏救了準點調查公司的宣宏和正大律師事務所的徐明,天意又多交了兩個朋友,助人爲樂、見義勇爲的感覺真的很好,有關段二炮可能報復的事暫時不考慮,有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劉俊現在到是挺想得開。

坐出租車上,由於底褲還是溼的,屁股粘粘的,車墊都印溼了,穿着不舒服。不過,溼溼的底褲那是見義勇爲的見證,穿着溼溼的底褲打車感覺挺酷的,底褲?底酷!哈哈,劉俊都被這樣搞笑的想法忍俊不禁。

大半個小時的車程,到了藍天碧水,劉俊付了出租車費,和啞巴一起逛到白梅的樓下,摁了下入口處的防盜門鈴,白梅通過問話開門,請劉俊上樓進屋。

劉俊與啞巴來到白梅家門口,見門拉開了條縫,白梅並不在門邊,輕輕敲了幾下門,屋內傳來白梅甜美的聲音,白梅“請進”二字,字正腔圓,聽着很舒服,能做省城電視臺新聞主播全靠金嗓子呢,劉俊覺得白梅的聲音纔是真正的中國好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