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當然是了,一聲吼喝裂大地?一拳打破蒼穹?聽上去很強的樣子!對了,你這麼厲害,怎麼會到我身體里來的?」傲爽在地球雖然是殺手,但是也看過一些絡小說,有什麼千年老妖怪自己的身體沒了,利用靈魂進入別人的身體里,吞噬掉原有的靈魂,侵佔身體,成為身體的主人,好像叫做什麼「奪舍」。所以,傲爽不得不謹慎。

「我為什麼到這裡?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我也在想為什麼我的兄弟要背叛我!我也在想為什麼我的手下也要背叛我!我更莫明其妙的是我虛弱的靈魂為什麼要跑到你的身體里來!這都是為什麼!啊!!!」魔天激動地怒吼。

「噗」!傲爽右手捂住胸口,雙腿不由自主的蹲下去了一些,面色也瞬間變得蒼白!就在魔天怒吼聲中,傲爽居然被震得吐出了一口鮮血。

傲爽艱難的說道:「咳、咳,魔天前輩?你先別激動,先平靜下來,你現在在我身體里,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我身體肯定扛不住!到時候咱倆都玩完!」

過了一小會,魔天的聲音幽幽傳來:「你進來吧,咱倆談談。」

「進去,我怎麼進去,進哪去?」傲爽詫異的道。還真是一個魔頭,剛才很還很生氣,現在居然就平靜了下來。

魔天緩緩的說道:「雖然你才是武師,但是我的靈魂能進去到你的身體,肯定是有原因的。雖說我的靈魂現在很虛弱,但是一個武師的識海還是承受不住我的靈魂的,你必定身懷異寶,難道你不想看看自己的身體里有什麼嗎?」

「怎麼進去?」傲爽也想搞清楚自己的身體里有什麼「異寶」存在。

「集中精神,嘗試自己的意念進入到自己的身體里」魔天的語氣很平淡,似乎已經漸漸接受了現在的處境。

傲爽聽完魔天所說後邊靜下心來,集中精神……沒一會,傲爽便一點一點的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情況。

「好奇妙的感覺,我能感覺到自己身體血液的流動,心跳,很清晰。」傲爽欣喜的道。

「別玩了,精神集中到腦部,」魔天冰冷的語氣,刺骨。

白蒙蒙的空間,傲爽的識海中,那裡有一道人影。一個黑衣人,背負雙手站在那裡,深沉若海,不動若山,一身如山如淵的強者氣度,身體周圍更是給傲爽一種海浪奔騰不息的王者氣質。

漆黑如墨的身影慢慢回過身來,傲爽只感覺黑衣人的周圍有一種無形的氣場,從平靜到洶湧,再從洶湧歸於平靜。

「小子你叫什麼?傲爽是吧,老夫就是魔天!」魔天的聲音還是那麼冰冷,無情。

英俊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最讓傲爽詫異的是,他的後背居然有一對黑色羽翼一左一右在身體左右兩側。

「魔天前輩,小子傲爽,有禮了。」傲爽雙手抱拳,身子微微一鞠,不卑不亢。

「好,儘管我現在只是靈魂體,而且還很虛弱,但是一般的武師見到老夫,也屁都不敢放一個。」語氣中透著一股讚賞之意,純粹的長輩對小輩的讚賞,不過傲爽一點也沒感覺不舒服。魔天,一代魔聖,有著他的驕傲。

「小子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對了,魔天前輩,我身體里到底有什麼東西,怎麼讓前輩您的靈魂進入我的身體里了呢?」傲爽問道。

「對了我來到這身體里之時,這身體的識海內突然出現了一個靈氣漩渦,你的靈魂也慢慢的被捲入到了旋渦中,過了一會後才從哪裡慢慢的被甩了出來。當開始還很虛弱,後來才漸漸凝實的。」魔天眼中寒光一閃,冷冷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修鍊操之過急昏迷過去了。對了,前輩,你有沒有發現一顆黑色珠子?」傲爽期待的問道。

「往上看。」魔天伸出右手一指。

傲爽抬頭看了看,發現在上方,這白蒙蒙的空間中,那裡有一個黑漆漆的珠子,這不就是自己穿越的始作俑者么。傲爽頓了一下,問道:「呃,前輩,那黑色珠子是什麼東西?」

魔天搖了搖頭:「老夫乃一代魔聖,各種奇珍異寶所見無數,但是這珠子具體是什麼,老夫也答不上來,不過……」

「怎麼了,前輩?」傲爽問道。

「吾乃魔聖,一身所學皆是魔功,這個珠子我隱約感受到了一種親切感,我體內的魔氣也是蠢蠢欲動,但是剛才老夫想靠近之時,這珠子對我居然有些抗拒……」魔天也是無奈,如果說這個珠子真是魔族至寶,按理說應該很容易被魔天收服。魔天的體制乃是天魔體,一身魔功也是功參造化,附帶魔氣的寶物應該都是很容易接受魔天的。

「晚輩怎麼覺得那個珠子好像在呼喚我似的?」傲爽詫異的說。

傲爽知道自己能來到這個世界全是拜這顆珠子所賜,自己和這顆珠子肯定會有些什麼事情發生。

「看你和這珠子有緣,老夫何不成人之美,助你一臂之力」魔天平伸起右手,對著傲爽抓了一下,隨即反轉手掌,手心向上,像托東西一樣往上托。

「怎麼回事?」傲爽剛聽完魔天說完助你一臂之力,就感覺身體不受控制般的往空間上方,黑色珠子那個方向「游」去。為什麼說是游呢,因為現在的傲爽就像旱鴨子掉到了水中,正在識海上空瞎撲騰。

「哈哈,小子你太過滑稽!」魔天狂笑道。

「前輩,你要幹什麼,我怎麼飛起來了?」據說達到天靈師境界之後就可以飛翔,傲爽也想過自己第一次飛翔的時候,但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飛翔居然是被人控制著……

一片白蒙蒙的空間里,一個背負雙翼的魔神般的狂傲男子站在那裡,抬頭看著空中。那裡有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他的正上方有一個黑漆漆的珠子,少年正在慢慢的靠近著黑色的珠子。

傲爽感覺隨著自己距離珠子越來越近,那種親切的感覺,也是越來越清晰。

當傲爽的右手觸碰到黑色珠子時,白蒙蒙的空間漸漸黑了下來……

「這,這是……」一代魔聖,魔天此時的語氣居然都有了一絲慌張! 白蒙蒙的空間慢慢的黑了下來,黑色元素開始在這個空間一點一點的沉澱……

空間下方,一個如神似魔的中年男子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他頭上的影像,他後背上的黑色羽翼,彰顯著他的不凡。上空,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他的右手觸摸到了墨黑色的珠子,此時,一道道影像,正從珠子內釋放了出來。

中年男子正是一代魔聖,魔天。

而十五六歲的少年正是穿越了的傲爽。

「這是劍鋒利?這是木參天?浪捲雲、炎貫日、大地無休?可是上方那兩個又是什麼?我居然沒見過,怪哉,怪哉。」魔天看到此景好吃驚的道。

劍鋒利、木參天、浪翻天、炎貫日、大地無休,這是五種武道影像。武道影像,乃是武者,身具五行屬性,修鍊至靈聖階,且必須是天資太過非凡,有一番奇遇之輩,才能領悟出的奇幻武道至高影像。可以說能領悟到這物種影像層次的人,都有望成帝,哪怕不能成帝,也必是一方豪傑。

而在這五個武道影像上方,還有兩個武道影像。左邊的,一個身形魁梧,看不清面容之人,只能看到那人背後有具翅,三對翼!那人虛空坐在了那裡。他的身邊圍繞著兩個球體,兩個球體一暗,一亮,暗的發出幽光,彷彿能吞噬天地!亮的異常刺目,好似能刺瞎雙眼!連魔天都不敢直視之。

而右邊的,是一個渾身散發出光彩奪目的耀光之人,他腳踩虛空,雙手往上虛舉,彷彿要破開一片天地般。

魔天也沒有見過這般奇異的景象,只能盤坐下來,靜心閉目。魔天認為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奇遇,他何嘗見過如此之奇異的景象,慢慢參悟,魔天乃聖階,就算是靈魂體,但是如果能有一點點的參悟,對於他以後都是有不可估量的好處。

上方,少年右手觸碰到了珠子以後,整個身子都在顫抖,雙目緊閉,似乎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黑色的空間中,上方依次排列出五種武道影像,它們似乎不太抗拒對方,可也不互相接近,只是靜靜的散發著渾厚的氣勢。而在它們上方,兩道武道影像,如日與月互相爭輝般,雖然沒有什麼波瀾,但也能看出它們的不凡和敵意。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顆黑色珠子。

少年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一瞬,就那麼一瞬,少年的右眼內閃爍著彷佛能刺破天穹的太陽之力;而左目,則是如月亮般,雖說不怎麼刺眼,但是那幽幽的光,彷彿能觸摸到你的心靈。一閃而逝的光,讓下方的魔天身體都哆嗦了一下。而那七道影像,也隨著少年睜開雙眼而慢慢淡化,直至消失不見。

「呼,奇異,太過奇異了」傲爽喃喃的道,「魔珠,魔舞日月?」

「醒了?小子,那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魔天第一眼看到這珠子,就知道其不凡,達到魔天這個境界,對天地演化都有了一絲參悟,可卻看不透這個珠子。

「魔珠」傲爽淡淡的道。

「魔珠?莫不是那遠古魔族第一至寶,魔珠!?」知道這珠子是什麼東西以後,魔天那波瀾不驚的心境彷彿都有了一絲波動:「對啊,只有魔珠,才能讓我這個魔聖看不透,無法捉摸。」

「魔天前輩,這魔珠,究竟有什麼奇異之處?」傲爽也很想知道,這珠子有什麼不凡之處。

「魔珠一出鬼神誅,魔珠一出天地哭!哎,魔珠乃是遠古魔之祖的寶物,魔之祖乃是天地間巔峰的存在。魔族的興起,魔祖首當其衝!那種人物,即便達到我這種境界,也只能仰望啊。」魔天在魔珠面前也不太敢放肆。

「魔珠真的有這麼大的威力,一出鬼神誅,一出天地哭?」傲爽疑惑的問道,因為傲爽看來,這珠子除了把自己帶到這個世界意外,還沒什麼奇異之處。

「魔珠具體的神奇之處,我也不太清楚,但是,魔珠哪次出現在天地間,都會因為它掀起一番殺戮,生靈塗炭,血雨連連。」魔天款款道來,「你就沒有什麼感覺么,據說魔祖也是因為魔珠,才能達到傲世天地的程度。咦,小子你身上這花挺漂亮。」

「花?」傲爽剛才沒感覺,現在經魔天一說,才知道,現在自己上身衣服已經沒了,而自己的雙臂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有了紋身。精美的花紋纏繞在自己的雙臂上,好似兩條黑龍一般,傲爽用手摸了摸紋身,還有一種溫熱感。

「不對啊,我穿越前和傲爽身上都沒有紋過紋身啊,今天怎麼出現了紋身呢」傲爽很詫異。

「什麼穿越不穿越,紋身?不是叫花嗎?紋身,嗯,還挺形象。」魔天摸了摸下巴說道。

「哦,沒事,對了,你看看我後背上有紋身嗎?」傲爽趕緊敷衍過去,說完還轉過了身。

「咦,有,這是」魔天說完用手在虛空虛畫了一個圓,便在虛空中出現了傲爽的後背上的紋身。

傲爽定睛一看,紋的是一個縮小版的魁梧男子坐在那,男子的後背上隱約看見有三對肉翼,男子坐在那裡,有兩個球體在其身邊環繞,兩個球,一個空心,一個實心。

「魔舞日月?」傲爽說。

「什麼魔舞日月?」

「就是這紋身的名字,我剛才手碰到魔珠時,腦袋有奇妙的有了一些記憶,太過龐雜,我一時間也不能說上來。只知道這個影像叫魔舞日月。」

魔天摸了摸下巴,道:「難道剛才在五行武道影像上面左方的影像叫做「魔舞日月」?很霸氣的名字!」

武者成聖之後,出手便在身後出現他的武道影像。魔天彷佛看到了虛空之中,一個男子,身負六翼,左日右月在其身邊環繞,男子睜開雙目,一道神光,睥睨天下,霸氣縱橫!

「太過奇妙,小子,你是怎麼得到魔珠的?」魔天問。

「不知道啊,我練功出現差錯,受傷昏了過去,醒來之時就這樣了,前輩你和魔珠是一起出現在我身體內的。」傲爽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中卻想著,魔珠怎麼會出現在地球上呢,還帶著我來到這個世界?

魔天又摸了摸下巴,「小子,這等寶物,你可不能讓他人知道你擁有,而我呢,就先在你識海里養傷了,切不可宣揚。」

「是,晚輩知道了。」

魔天乃是魔聖,修魔功,一身魔體,傲爽知道修魔之人性情隨意,豪放,且喜怒多變。再說魔天在自己的識海內,就現在看來對自己沒什麼惡意,走一步算一步把。

「你慢慢想象外面的世界,控制你的靈魂歸位,你就可以出去了。」

「好,前輩。」傲爽說完身子定了定,便慢慢的消失了。

「哎,時也命也,我乃天魔體,魔珠對我都有一絲抗拒,此子的魔資應該更勝於我,我魔族大興有望也。現在我只需恢復靈魂之力,修復軀體,嗯,以後得當之時再說吧。」魔天也很無奈,也想收服魔珠,但是魔珠彷彿對魔天有一些抗拒。魔天知道,像魔珠這一類神物都是自行則主,不可逆。

傲爽靈魂歸位,回到了現實中,坐了下來,想了想自己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魔舞日月!魔珠啊,既然你選擇了我,我自然不會埋沒你。待我真的能舞動日月、撐天踏地的那一天,我定會讓你的威名流傳天地之間!」

傲爽說出這句話時,他自己都沒感覺到,體內的魔珠閃爍了一下…… 「呵!哈!嗨!呀啊!」

一聲聲大喝,陣陣拳風,破空聲響徹在巨大的傲家演武場上。

數個方陣,整齊的排列在演武場正中央。每個方陣都有數十個少男少女,個個精神飽滿,身手矯健,整齊一致的動作,拳出,如同離弦之箭,竟然引起空氣震蕩,顯示出紮實的武功根基。

這便是傲家演武場。

在傲家演武場中央,有一個兩丈高的露天高台,高台的兩邊插著兩根旗杆,旗杆之上兩面黑色金邊的大旗隨風飄揚,大旗之上綉著金色的大字–「傲」!

高台之上站著一名中年人,只見他負手而立,中年人相貌威嚴,高挺的鼻樑,稜角分明、穿著富貴。俯視著台下的人群。就那麼站在那裡,給人一種劍出鞘的鋒利感覺。

這時走過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台上的中年看到少年走來便道:「爽兒,恢復的怎麼樣了?」

「爹,孩兒已經痊癒了。」少年道。

少年正是傲爽,而中年就是傲家現任家主,傲天豪。

「父親出去一趟,爽兒你待著吧」傲天豪說完便走了,身後還跟著兩個背負雙手的隨從。

「少爺,少爺!」傲爽正看家族演武之時,一個面容清秀的小丫頭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傲爽看了小丫頭一眼,這小丫頭正是服侍自己日常起居的丫頭,綠兒。

傲爽緩緩的說道:「綠兒,有什麼事,不是叫你別有什麼事就慌慌張張的嗎?」

少爺什麼時候跟我說過那話啊,少爺就知道天天修鍊。綠兒自小服侍傲爽,對傲爽十分熟悉。她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少爺似乎變得有點不一樣了,但具體什麼地方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

綠兒把心思拋開,急匆匆的說道:「少爺,我剛從家裡回來,聽說你練功出差錯了,昏迷了,我就急忙跑回來了,少爺好了嗎?」

「已無大礙了。」傲爽似乎不打算在此事上解釋了,只是目光看向了左前方。

那裡一個穿著傲家練武服的少年在幾個人的簇擁之下向傲爽走了過來。

「傲爽,咋了?聽說練功出差錯了?看來也沒什麼事嗎?修鍊一途要徐徐漸進,不可冒失啊。」說話的少年長著一個尖嘴猴腮的臉,說的話也是尖酸刻薄。

「呵呵,傲莫,我怎麼樣就不勞你挂念了,武師怎麼修鍊,我還不用你這個武徒來教我。」傲爽微微一笑。

「你!好,哼,等著吧,看家族族比的時候,傲林哥怎麼羞辱你,咱們走,哼!」傲莫彷彿被戳中了什麼痛楚般,生氣的甩了下袖子就走了。

「少爺好厲害,一句話就把傲莫給氣走了」綠兒在傲爽旁邊站著,看著傲莫一群人被少爺一句話羞辱走了,心裡也是很高興。

「溫室里的小花,一點也經不起打擊,一句話就被氣走了,難當大用,」傲爽在少年向自己走過來的時候,搜索了下記憶,知道對方是傲莫,十七歲了,還是六級武徒,資質不高。

「他不能教你修鍊,那我呢?」走來的是一個極為高大的少年,給人一種魁梧難擋的感覺,他光著膀子,露出兩條粗重的胳膊,青筋暴現好似一條條蛇般盤在手臂上。


「傲聞,你感覺你行嗎?」傲爽悠哉的道,傲爽一點也不怕,傲聞也是武師,而且也是二級,自己憑藉著前世殺手的經驗,無數次的廝殺,不信自己不是傲聞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