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蕭天雙手抓起燒雞,張嘴就咬了上去,一股油水從蕭天的嘴角流了下來,看着讓人格外的沒有食慾。

一口酒一口肉,蕭天吃的格外的舒心。

銀月抱着雙臂就站在蕭天的面前,看着蕭天那簡直跟個傻子一樣的摸樣,銀月嘴角微微上揚笑了起來。

她打開關着蕭天的籠子,竟然伸手在蕭天的腦袋上輕輕的撫摸了起來,像是一個母親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柔聲的說道:“慢慢吃,不要急,還有很多呢!”

聽到銀月的這番話,蕭天在心裏卻是冷冷的笑了一聲,但是卻完全的沒有表現出來。

他將自己全身的元力全部都封鎖了起來,在僞裝出一股藥力在體內流轉,即便是銀月查探蕭天體內的情況,他看到的也只是流轉的藥力,根本看不出蕭天的身上有其他的貓膩。

蕭天的這種手法跟自己的實力無關,媽的,蕭天現在只想說一句,他孃的,活了這麼久還真他孃的管用。

蕭天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那肥膩的一隻燒雞,一壺酒也基本上被他全部給幹掉了,舒心的摸了摸肚皮,蕭天打出了一個心滿意足的嗝。

“吃好了,那就跟我來吧!我們去玩個很好玩的遊戲。”銀月的目光在蕭天的身上掃了一圈兒,突然間有些急迫的說道。


蕭天目光呆滯的站了起來,跟在銀月的屁股後面往外走去。

同時在心裏嘀咕着,這女人的眼神怎麼那麼怪異?玩遊戲?玩什麼遊戲?

不會是想把他當成奴隸吧?不過有些女人還真有這種變態的嗜好,就像現在很多的富婆,總是喜歡包養一些小年輕,而且還要帥的,就把他們當成奴隸來對待。

蕭天想着,瞬間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這他媽的,老子好歹也是一幫大佬,竟然被一個女人給弄成了奴隸,這說出去,蕭天以後還怎麼混了。

但是,蕭天是砧板上的魚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根本沒有他表示自己不滿的權利。

而且,要是他表示一下,他這剛剛僞裝起來的一點東西,估計肯定立馬就被對方識破了。

大概估計了一下,這女人的實力起碼得有金丹巔峯,以蕭天現在的實力跟一個金丹巔峯的去對着幹,那還真有些懸。

這個洞穴,簡直就跟螞蟻洞一樣,錯綜複雜,四通八達。

估計一個不知道里面情況的人隨便鑽進來,鑽到哪裏去了估計都不知道,到時候就連怎麼走出去都是個問題。

一路上,碰到了許多的人,有穿白袍的,有穿灰袍的,還有穿紫色長袍的,這些人的全身都蒙在袍子裏面,他們不擡頭根本看不清楚他們的面貌。

那些人看到銀月都左手搭在胸口的位置,朝着銀月鞠個躬,然後恭敬的喊一聲:“銀長老。”

蕭天真心覺得,其實這個女人叫做“陰長老”會更好一點,這女人讓蕭天真心的感覺很失望,這麼一個出塵絕豔,簡直就好像不是來自地上的女人,竟然會是這般摸樣。

蕭天只想狠狠的跟造物主說一句話:“哎,你他媽的真是瞎眼啊!”

蕭天頭低的很低,那摸樣蕭天自己都覺得他有點像是一個哈巴狗。

根據蕭天的大概估算,那紫袍人是級別最低的,然後灰袍更高一點,白袍的比灰袍的級別又更高一些。

看到這些人蕭天不由得對陰風門這個組織的實力又沖洗估算了一下,蕭天得出的結論是——很強!

因爲根據蕭天剛剛看到的,那些紫袍人的實力基本上都是築基期的,從初期到巔峯不等,而那些灰袍人的實力竟然清一色的基本上都是金丹初期,和蕭天一樣的實力,而且人數還他媽的那麼多。

那些白袍的實力比蕭天的實力還要高,都是金丹中期。

蕭天怎麼感覺自己這有些跑來送死的嫌疑,這麼多的高手,隨便派幾波人,就是十個蕭天也有可能被滅了。

但是, 穿越之王妃有任務 ,不與蕭天正面交鋒。

蕭天卻完全不知道,他們躲的其實不是他,而是其他的人。

他對目前華夏的局勢還不是很清楚,尤其是修真界的,像他是被擺在明面上的,在背後卻是又很多雙的眼睛在盯着。

繞了幾個圈兒,銀月帶着蕭天終於到了一個地方,那氣勢也是也是洞穴。

銀月在外面的牆壁上按了一下,一道石門打了開來,進到石門裏面,迎面的是一塊巨大的屏風。

屏風上面有一個女子在一片花海中翩然起舞,手執一把七孔骨笛,漫天的花雨洋洋灑灑。蕭天呆立在那畫前,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那畫中的人兒。

這畫中的人兒正是此時蕭天眼前的銀月。

如果蕭天沒有見到銀月的真面目,那這個女人在蕭天的心目中絕對是一份永恆的美好,因爲估計沒有女人可以比這個女人更加的美麗了。

若如一尊出塵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

但是,現在,蕭天只想說真的是可惜了。

“好看嗎?”一個天籟般的聲音在蕭天的耳邊響了起來,像是給這幅畫配上了最生動的配音。

蕭天愣愣的點了點頭,自始至終都保持着一個神情。

銀月如水的目光沉入到了那畫之中,神情有些微微的失神,看着畫,她緩緩的說了起來。

“這是很久以前一個年輕人送給我的,多久了,好像是有兩百年左右了吧。我們是青梅竹馬的伴侶,我很愛他!很愛很愛,那時候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一幅和這幅畫幾乎一模一樣的一幅畫,但是畫中的人卻不是我。那時候我猛的明白,原來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銀月略帶嘲弄的說道,這是對她自己的嘲弄。

頓了頓,她接着說道:“我殺了那兩個賤人,我渴望愛情,但我不想要玩弄和欺騙。”

聽到銀月的這番話,蕭天的心神卻是猛的一動,有些事情他似乎是做錯了!

將軍她嬌軟易推倒 ,盯着蕭天,說道:“你也是個賤男人!”

但是,看着蕭天那無神的目光,銀月身上的氣勢卻猛地又消散了下去,表情恢復了平靜,好像異常暴風雨剛剛過後一般。

“你還沒告訴我美不美呢?”銀月鼻子微皺可愛的笑着問道。 隨着黑袍祭祀師的聲音響起,位於祭臺正後方的一片無盡黑暗裏,猛的亮起無數的火把,一排一排的亮了起來,將整個洞穴一瞬間照的燈火輝煌。

火把都嵌在洞穴的牆壁之上,無數的粗鐵鏈從洞穴的上方懸了下來,一直深入到下面那一片冒着炙熱氣息的岩漿之中。

在洞穴的最後方,火把照射不到的地方,一個紫色的漩渦慢慢的顯現了出來。

看到那個漩渦出現,蕭天不由得一驚,那個漩渦他認識,是通向地獄的一個小型單向傳送陣。所謂單向傳送陣,就是說,這端的人可以通過這個傳送陣到達另一邊,而另一端的人無法通過這個傳送陣過來。

在那漩渦中慢慢的呈現出了一幅畫面。

血紅色的天空下,大地千瘡百孔,冒着絲絲的黑煙,森森的白骨到處都是。

蕭天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地方,那裏是地獄裏的無盡蠻荒之地,地獄的野蠻種族所居住的地方。

其實地獄和人間是差不多一樣的,地獄中有十面閻羅,統管四方,屬於正統勢力,人類死了之後,靈魂就會被帶到那裏去。

但是在地獄的外圍,就是無盡蠻荒之地,那裏是地獄野蠻部落的居住之地,正統勢力根本管不到。

在那蠻荒之地,主要有四方勢力,分別是死靈、亡靈、幽靈和獸人。

就在蕭天失神的時候,紫色的漩渦中一羣人顯現了出來。

“亡靈軍團!”蕭天心裏微微一驚,陰風門竟然和亡靈部族有關係!

直到這個時候,蕭天才發現陰風門門徒的衣着裝扮和地獄裏的亡靈部族的裝扮是一模一樣的,只是多了些分類,亡靈部族的衣着都是清一色的灰色。

而,唯一不同的是陰風門門徒的長袍之下隱藏着的是人類的肉體,而亡靈的長袍之下隱藏的是白骨。

一個亡靈的臉龐在漩渦中漸漸的清晰了起來,灰色的長袍之下,一張森白的骨頭顯現了出來,眼窩中燃燒着一團幽藍色的火焰。

森森

他的頭高高的揚起,好像在望着上面的人一樣,他大嘴一張,竟是笑了起來。在他張開嘴的的時候在他的嘴裏可以看到一團幽藍色的火焰。

黑袍祭祀師左手搭在胸口的位置,默默的唸誦着一段拗口的咒語,在他的咒語聲中,一排紫袍門徒排着整齊的隊緩步走上了祭臺。

那些紫袍門徒表情**,左手搭在心口的位置,竟然義無反顧的跳進了那滾燙的岩漿當中。

蕭天狠狠的吃了一驚,他們竟然在舉行活人祭祀!

銀月沒有任何表情的在蕭天的耳邊輕聲說道:“這次是亡靈大法師要求的,他要我們的門徒,以此來考驗我們是不是忠誠的!”

亡靈大法師,也稱爲大領主,是亡靈部落的最強BOSS!

“那平時你們是怎麼祭祀的?”蕭天忍不住開口問道,但是,話說出口,蕭天立馬就後悔了,感激你馬上做出一副迷茫不解的樣子。

銀月盯着蕭天看了幾分鐘,婉兒一笑,給蕭天解釋道:“平時也是活人祭祀,但是不是我們自己的人,而是外面抓來的人,主要是一些少女,那些怪物喜歡年輕的女孩子。”

聽到這話,蕭天的氣場明顯的一陣紊亂,一股澎湃的怒火在他的胸腔裏激盪了開來。她居然可以將一個完全沒有人性的事情說得這麼的冠冕堂皇。

蕭天將自己胸腔中的怒氣強壓了下來,他現在爆發只能是給自己找不快,其他的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就在蕭天和銀月聊天的瞬間,已經差不多有二十個紫袍門徒跳進了岩漿當中,這可是二十個血肉之軀,而且還是二十個築基期的修真者。

但是,那些人不但連一個眉頭都不皺的就跳了下去,而且跳進去之後居然連一個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祭祀依舊在進行着,蕭天親眼目睹着一場屠殺,卻沒有任何的辦法阻攔。

“走吧!我們回去,無聊之極的祭祀儀式。”銀月衝蕭天說了一句,往祭臺下面走去。

蕭天緊緊的跟在銀月的身後,也走下了祭臺。

“是不是感覺很殘忍?”銀月邊走邊回頭問蕭天道。

蕭天木訥的點了點頭,目光中流露着恐懼,就他這演技,沒有去演電影,真的是演藝圈的一大損失。

銀月無所謂的一笑,“剛開始我也覺得很恐怖,但是,想想,人都要經歷生老病死,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就是現在不下地獄,遲早也會下地獄。我們所做的只是把他們的結果提前了而已。”

蕭天嘴上沒說,但是在心裏,卻不禁哀嘆了一聲,喪心病狂的人!扭曲的理論!

竟然將赤果果的屠殺說的跟做了天大的好事一樣,蕭天也真是佩服了。

現在,再看銀月,哪裏還有一絲美!貌美如花,卻心如蛇蠍。

wWW ⊙tt kan ⊙C O

“想不想做洞主?”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銀月側身躺在牀上望着蕭天問道。

當洞主?貌似是個不小的官兒,蕭天的心裏頓時就活絡了起來,忙躬身說道:“是!”

銀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身體隨着笑聲輕微的抖動着,那一層薄薄的長裙根本這擋不住她那無懈可擊的身材,春光若隱若現。

“我是在問你的意見,不是直接讓你去做洞主!”

“聽長老吩咐。”蕭天十分乖巧的說道。

“就喜歡你這樣的小男生。”銀月說着朝蕭天勾了勾手指,臉上滿是魅惑的笑容。

笑容腳步踟躕着走到銀月的牀邊,停了下來,雙手不知道往哪裏去放。看着銀月那能可以往男人忘記一切的惹火身材,蕭天體內剛剛下去的男性荷爾蒙又瞬間飆升了上來。

在歷史上曾出現過好幾次因爲一個女人而爆發的戰爭,若是將銀月放在以前,她足以讓所有的諸侯霸主爲之迷戀瘋狂。

蕭天雖然不知道西施、貂蟬長的什麼樣子,但是,在蕭天看來,銀月這幅皮囊應該達到美的頂點了。若是銀月在那個年代,歷史上將絕對沒有西施、貂蟬等人。

銀月一個翻身,伸出胳膊掛在了蕭天的脖子上,撒嬌般的嘟着嘴閉上了眼睛,用甜膩膩的聲音說道:“如果你讓我滿意,我就讓你做洞主。”

蕭天壞笑了一下,媽的,已經有了第一次了,還怕再來幾次,來啊!

一個餓狼撲食,蕭天就將銀月壓在了身下。

室內春光豔豔,素潔的牀幔搖晃着,宛若一陣接着一陣的清風在室內吹動,屏風之上靈動的美人,手執骨笛眉目流轉間看着牀上交纏在一起的兩條人影,嘴角帶着微微的笑意。

銀月竟然真的給蕭天安排了一個洞主的職位,原來這七十二洞洞主,分屬金陽和銀月二長老統領。普通的人事任命,根本不需要門主過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