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對,兩軍對壘這麼久了,這水芙蓉一會兒旌旗晃動吶喊,一會兒樹枝亂晃,煙塵滿天,就是不宣戰,肯定是障眼法,她在拖延時間,等候援軍的到來。」

嘯奇終於猜破了,水芙蓉的心機,暗叫一聲狡猾,手中令旗一揮,千帆揚起,千軍萬馬立刻殺了過去。

水芙蓉一見,嘆了一口氣,為了避其鋒芒只得命令水路兩路大軍後退二十里,這才穩住陣腳。

嘯奇本以為水芙蓉會像他一樣,兩軍相撞打殺四方。誰成想,卻是鐵錐落進棉絮里,不著力!這二十里追下去,看似自己取得了先機,實則消耗了眾將士們的銳氣!

嘯奇不由得暗暗佩服水芙蓉果然具有大將風範,不計較一時的得失!只要她水芙蓉的水路兩大軍團在,自己就不敢繞過去攻擊女人國的內陸。因為那樣會使自己陷入女人國前後夾擊的窘境!

「哼!水芙蓉,你也就是只能後退到這裡了,再這樣退下去,江南很快就會全部淪陷,你就成了不戰而逃的罪臣了。到時,就算我沒有殺了你,你家女皇陛下也會砍下你的項上人頭!」

嘯奇想到這,繼續揮動手中令旗,百萬餓狼軍團猶如馬蜂窩被捅了一般,鋪天蓋地的殺向水芙蓉!

水芙蓉就像嘯奇猜測的一樣,她只能後撤到這裡。 「看來一場勢不均,力不敵的戰鬥不可避免了!此戰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水芙蓉採取的是防禦戰,只求拖延嘯奇大軍的前行速度。命人在江面上倒下早就準備好的燃油。

很快,江面上燃起一片滔天的火光,將兩軍阻隔開來。嘯奇氣的不由大罵水芙蓉狡猾,急忙命令全軍後撤。一面像上次一樣水軍被燒的全軍覆沒!

大夥在江面上燃燒了四五個時辰,這才漸漸熄滅。好一場大夥,燒的江水都為之沸騰,無數魚蝦都被煮熟了,飄浮在江面上。

見暫時無法進攻,為了泄恨,嘯奇命令一部分士兵撒網打撈魚蝦,就地午餐!

靠!

水芙蓉身邊的冰兒見狀,急忙對水芙蓉進言:「閣主,敵軍只顧的打撈魚蝦,防備鬆散,不如我們趁機掩殺過去,定可獲勝!」

水芙蓉搖了搖頭:「嘯奇為人狡詐,他只命令一部分士兵打撈魚蝦,後面定有伏兵,我們一旦揮師而進,可能就中了他的埋伏。我軍目的不是為了與他硬拼,而是拖延他前進的腳步,等候樂大帥的精銳大軍到來,那時在全軍撲上去,為時不晚!」

水芙蓉猜的不錯,嘯奇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刺激水芙蓉發怒,只要水芙蓉忍不住氣憤,揮軍殺過來,就會落入他設下的圈套,從而全殲水芙蓉的水軍!

「好狡猾、好小心的女人,竟然不上當!」

嘯奇看看江水,溫度已經降了不少,而水芙蓉那邊不再澆油放火,知道水芙蓉的燃油已經消耗殆盡,心中大喜,大吼一聲,數千隻戰船傾巢出動,殺了過去。近了,嘯奇幾乎都要看清楚水芙蓉嬌美的臉龐了。

「臭娘們,長的這麼漂亮,別讓我活捉了你,不然定然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嘯奇甚至都在想,自己將水芙蓉脫光了壓在身下狠狠踐踏時騷兒浪的模樣了。

面對氣勢洶洶的餓狼水軍,水芙蓉,毫不驚慌,嚶嚀嬌笑了幾聲,意外的再次命令水軍後撤半里。冰兒有些焦急,忍不住再次問道:「閣主,再往後退就要失去險要的江口了!」

「小妮子懂什麼?一會兒你就明白了!」水芙蓉沒有理會冰兒,反而直接命令所有士兵做好反擊的準備。

冰兒也好像想起了什麼,緊蹙的眉頭很自然的舒展開來。

「兒郎們,給我使勁兒的沖,殺光他們的男人,活捉所有的女人,回去開一場超級聚會……」

嘯奇吼的震天響,手下將士受到鼓舞,最前面的十幾艘戰艦划船的速度越發的快捷迅猛了。

可是這船怎麼越划越慢,這水面怎麼越來越接近船舷?

終於有人意識到一個問題,船漏水了!

「不好,船底漏水了……」

從船艙底下跑上來一些士兵,驚慌的喊了起來。


頓是所有人傻了眼,一個個像下餃子似的,跳入江中游起了泳。

嘯奇一見大驚,怒聲罵道:「好壞的女人,竟然派水鬼鑿壞了船底,狼環,趕快帶著你的水鬼隊,下水消滅他們!」

嘯奇也顧不得去救那些落水的士兵,直接下達消滅對方水鬼的命令。前面十幾艘戰船算是廢了,堵在那裡後面的戰艦也過不去,氣的嘯奇直跺腳!

琅環大吼一聲:「跟我來!」

立刻就有數百身材魁梧的士兵脫去身上健碩發達的肌肉,跟著琅環跳入江水裡面。

江水清澈,水下十幾米的地方光線依然十分明亮,琅環等數百餓狼國的水鬼小隊一潛入水下,立刻被眼前一副絕妙的美景給吸引住了。

只見水下一大群美女,渾身光兒溜什麼溜的,像無數條美人魚在水中竄過來,竄過去,盪起無數吸睛的臀什麼花,乳什麼波!

正是水芙蓉江南水月閣的水下巾幗英雄們!

「噗!」不說餓狼國的士兵還是處什麼男,被眼前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身體一吸引,兩縷鮮血就從鼻孔中竄了出來。

「咕嚕嚕……哇……」

這還沒開打,就有很多餓狼士兵被江水給嗆著,再也無法在水底遊動,一個個驚慌失措的往上逃竄,個別的還沒游到水面,就被江水給嗆死了!

琅環已經三四十歲了,女人的身體見得多了,抵抗力比那些沒有玩過女人的青年男子要高的多,他沒有冒鼻兒血,更沒有嗆到,只是下面已經豎起一頂大帳篷,一縷乳白色的粘液透過衣褲冒了出來!

看著一個個水中百合蜂擁而至,琅環終於反應過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了。一揮手中分水刺,在水中大吼一聲:「TM的,給老子上,今天就玩一次水下貓膩!」

兩下里各自手持各自不同的兵器撞在了一起。

一群近乎光什麼腚的男人,和一群幾乎光什麼腚的女人,在水下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戰!

「嘻嘻!」

「我殺,呃?好柔軟……」一名餓狼國士兵,一把抱住游過身邊女子嬌柔的身子,立刻被懷中女人柔弱無骨的身子所吸引,手中的分水刺慢了半拍,被這個女子用手中似劍非劍的利刃,給抹了脖子。殷紅的鮮血染紅了江水。

雙方經過一番廝殺,漸漸的冷靜下來,琅環的手下總算從女人的迷惑中清醒過來,真正的殺機湧現出來的在眼中,手中分水刺不再留情,招招刺向眼前女人的生死要害部位。

水中廝殺,就算水性再好,也不如在陸地上靈活。近身廝殺下來,雙方死傷都不在少數。

說起水性,水芙蓉的這些手下要比武決鬥琅環這些人高出一截。畢竟這些女子生長在江南,自幼就熟知水性,一年三百六十天,幾乎天天泡在水裡,在水芙蓉的教導下,水性哪裡是餓狼國這些半路出家的和尚可以比的上。

因此,經過一場廝殺之後,在付出一半的傷亡代價之後,就將人數佔優勢的琅環手下殺了個乾淨!

琅環也身受數處皮肉之傷,在擊退了幾個女人的進攻之後,得以活命,狼狽的逃出水面,一把抓住繩索,躍上戰船,趴在那裡只喘粗氣兒!

嘯奇大驚,暗道女人的女人厲害!急忙派出更多的水鬼下水阻擊女人國的女人繼續破壞戰船。

此時水芙蓉面前正跪著一名渾身濕漉漉的美麗女子:「水下行走小分隊隊長倪小薰,辦事不利,以致一百零六名姐妹身隕,還望閣主降罪!」

水芙蓉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但很快就恢復平靜:「小薰,你做的很好。亂軍之中破壞敵船十幾艘,還滅掉對方數百名水鬼,極大的震懾了嘯奇的囂張氣焰!至於犧牲的百名水月閣水兵,我水芙蓉會記住她們的,女皇陛下也會記住她們的!」

「謝閣主!」倪小薰含淚起身,進入艙內換衣服去了。

剛才那一戰時間過去了半天的時間。使得嘯奇的水軍不但沒有前進,反而後退了數里之遙。水上這一戰,水芙蓉只付出了百十人的極小代價就擊退了嘯奇的水軍。不過陸地上的戰況實在是讓水芙蓉笑不出來。

餓狼軍團經過重新的組建,其戰鬥力一點兒也不比原來差。一個個面目猙獰,萬馬奔騰,兇巴巴的、像一群餓狼看到美味的羔羊,兩眼放著綠光衝殺過去,將本就戰鬥力一般的女人國的軍隊殺的節節敗退,形式萬分危急。

「哈哈哈……」

嘯奇見陸軍獲得大勝,心中的鬱悶和所有的不爽一掃而空,口中得意洋洋的對著水芙蓉大吼一聲:「水芙蓉,看到了吧,你的陸軍被我餓狼軍團殺的落花流水,死傷無數,不消兩個時辰就會全軍覆沒。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投降,看在你美如天仙的面子上,我不殺你,就做我的第十個夫人吧,啊?哈哈……」

水芙蓉聞言氣的渾身發抖,但也無可奈何,這是兩軍交戰,要是單個對壘,水芙蓉早就飛過去,施展水家的必殺絕技跟嘯奇拼了!

奈何,這是團體作戰,比的不僅是雙方戰士的勇猛,還要看雙方指揮官的鎮定和韌性!

「嘯老賊老娘早晚會宰了你!」水芙蓉咬牙切齒,銀牙幾乎咬碎,恨聲罵了一句。

這時,已經穩住陣腳的嘯奇,很快就在沉沒的戰船中打開一條通道,無數戰艦載著無數氣勢洶洶的餓狼軍團掩殺過來。

水芙蓉沒有了繼續後退的的水域,只得命令全軍強力反擊!

「冰兒給水路兩軍發出死命令,哪怕戰至一兵一卒,也要把餓狼軍團給我死死的釘在原地!告訴他們,我們的身後就是他們的兄弟姐妹,父老鄉親。為了國家,為了女皇陛下,我們拼了!」

「從現在開始,沒有了上下級之分,有的只是殺敵報國的戰士!殺!殺,殺!」

水芙蓉運足了功力,高聲嬌喝一聲,震的空氣都顫抖起來!

很快,水芙蓉的命令傳達到每一個士兵的耳中!

殺!殺!殺!

面對著如狼似虎,戰鬥力要比自己高出一截的餓狼軍團,所有的士兵和將軍們,爆發出了全部的潛能,為了家鄉父老的安危、為了父母兄弟姐妹的的尊嚴,為了報效女皇陛下,拼了!

「戰!戰!戰!」

「殺!殺!殺!」 一直在後退的陸軍部隊,突然發起反擊,與氣勢洶洶殺將過來的餓狼軍團衝撞在一起!

「嗵……嘩……」

雙方士兵身上厚重鎧甲碰撞之下,發出震天的巨響,無數人馬坐騎在巨大力量的對撞之下血肉橫飛,很多士兵都被巨力掀到半空,然後又被飛射而來的箭矢射成了刺蝟,鮮血像下雨一般染紅了身下的大地!

水芙蓉指揮著水軍一千艘戰艦,明知不敵嘯奇的數千戰艦,依然是義無反顧的殺了過去。由於水芙蓉這邊是順流之下,相對於嘯奇來講,在地利上佔了上風,兩軍戰艦亂箭齊發,互相殺傷了很多敵人,可是很快兩軍戰艦就撞到一起,雙方士兵紅著眼蹦到對方戰艦上面,就是拚死劫殺!

那場景真是人頭滿天飛,四肢滿江漂!清澈的落日春江變成了血色地域!

餓狼軍沒想到女人國的士兵會突然爆發出超強的戰鬥力,一時間被氣勢如虹的女人國軍隊打的後退了不少。

「殺!」


萬眾一心的女人國軍隊,竟然將餓狼軍團逼退了十里之遙。

不過水芙蓉知道,這隻不過是強弩之末。敵兵勢大,只要嘯奇緩過勁兒來,重新組合軍隊進行新一輪的反擊,己方必敗!

眼前敵軍的撤退,就是在重新調整戰隊陣型,是反擊前的力量積蓄階段。

果然,敵方突然發出三聲鐵鼓震天巨響,正在後退的餓狼軍團很快穩住陣型,一聲狼嚎,再次撲了上來!

密如驟雨的箭矢再次鋪天蓋地而來,無數英勇的好兒郎,好巾幗,紛紛中箭倒地身死。形勢再次被餓狼軍團扭轉過來,閉月落雁國敗勢已定!

儘管形勢極其不利,依然沒有一個人後退半步。前面的人倒下了,後面的立刻撲上,揮舞著長槍大刀,和軍容齊整的餓狼軍團死拼。往往兩個甚至三個閉月落雁國士兵,才可以拼掉一個餓狼軍團的士兵,雙方戰鬥力不在一個水平上。

更有不少女戰士被幾個餓狼軍團士兵活捉,為了維護女人的尊嚴,被俘的女戰士直接就咬舌自盡,讓那些以殺戮聞名的餓狼軍團士兵也是瞠目結舌,震驚不已!

閉月落雁國一方,人數和戰鬥力都不如餓狼軍團,全憑著一股不怕死的精神,發揚一顆釘子一個坑的戰鬥精神,愣是將嘯奇的陸軍部隊死死的擋在原地,分毫不得前進!

水軍戰況更加慘烈,水芙蓉將所有可以派上去的軍隊都派上去了,眼見敵軍勢大,已無可擋,可派之兵,水芙蓉雙眼一紅,大喝一聲:「冰兒,隨本閣主上前殺敵!」

水芙蓉一身功夫出神入化,手中兩把柳葉刀猶如切瓜砍菜一般,一刀一個敵人,一刀一條人命,所過之處滿地竟是敵軍死屍!冰兒緊隨其後,一把長劍揮舞的密不透風。

「勾、點、刺、撩、抹……」劍法的招式在亂軍之中無用,可是基本的劍術動作卻是發揮的淋漓盡致,劍勾五臟破,一點眉心開,長刺連成串,橫抹血染襟!

只殺的餓狼軍團人仰馬翻,亂做一團!

嘯奇遠遠的看到這一幕,暗暗心驚:「這些娘們真是瘋了!」

「弓箭手準備,給我射殺那兩個女人!」

數百弓箭手立刻調轉方向,將箭矢對準了水芙蓉和冰兒兩人!

此時太陽已經偏西,血紅的太陽將戰場渲染的更加猶如修羅地獄!

水芙蓉帶來的十幾萬部隊,經過一天的廝殺,死傷幾乎殆盡!

數不清的餓狼軍團士兵將僅存的幾百個閉月落雁國士兵,團團圍在核心,一個個哈哈大笑著:「快投降吧,小娘們!」

一個將軍模樣的傢伙突然推開眾士兵,惡狠狠的吼道:「得瑟什麼啊?按照慣例,男的全部殺掉,女人拉走樂呵樂呵去!」

「殺!」

無數頭色什麼狼撲向僅存的數百閉月落雁國士兵……

「放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