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爺劈死你們兩個王八蛋,還敢出現在我面前,砍死你們!”

一個十字劈過來,雖然這劇情的突變讓在場的所有人愣住,但看到魏言要真殺人的模樣,穆斯德斯瞬間反應過來,擋在兩夫婦的面前,將魏言的攻擊擋住,十字劈在他身上也造不成任何傷痕。

科洛弗也當即醒來,一個閃身將魏言手中的流星杖抓住,奪走了他的武器,再將他的雙臂牢牢抓住,如兩個鐵鉗一樣,任由魏言掙扎也掙脫不了。

林迪的眼中怨毒之色一閃而逝,他們早就猜到了魏言不肯乖乖跟他們回去,本以爲能夠突然的出現,嚇住魏言,然後稍稍一逼就能強行帶走他。

但現在,看到魏言竟如此兇猛,跟一個多月之前比起來,簡直是脫胎換骨,連他們兩夫妻加起來都只有被虐的份兒。

硬來肯定是不行的了,林迪趕緊轉過頭,朝着切魯夫拱手道:“院長大人,剛纔讓你們見笑了,這孩子正處於叛逆期,我們之前可能不小心打罵了他幾回,所以到現在還對我們存有怨恨,還請您幫忙,制住這孩子,讓我們帶他回家。”

切魯夫眯起雙眼,眼中思索之色漸濃,沒有立馬答應林迪的請求,而是不急不緩的繼續觀待接下來的發展。

魏言一聽林迪竟然還不死心,心中怒火更盛,止不住的破口大罵:“滾!誰是你們家的,兩人人販子,本大爺好不容易從你們家逃了出來,還想抓我回去,做夢吧!砍死你們兩個喪盡天良的畜生!”

人販子!

魏言話一出口,一旁的村民們立刻就激動起來,在這個比較落後的社會,像這種被人拐賣或者偷偷抓走的事屢見不鮮,每個村子都是時有發生的。

可每次發生這種事,這些村民卻是無能爲力,孩子都已經丟了,人海茫茫到哪裏去找。


只能以淚洗面,獨自承受喪失親人的痛苦,所以人販子這個詞在他們口中更是禁詞,被這些村民深惡痛絕。

一旦有人販子被這些村民發現,沒有商量的餘地,肯定是活活被亂棍打死。

村民們不自覺的集體向前一步,逼了過來,剛剛還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瞬間變得劍拔弩張,氣氛沉重起來。

周圍村民的行爲瞬間讓林迪夫婦面色蒼白起來,差點就腿軟露餡,要是真的被發現了,這兩人今天肯定逃不過一個死字,立馬狡辯道:“院長大人,這孩子太頑劣了,我們真的是他的父母啊!你想想,如果不是他的父母,我們怎麼可能不啻千里來找孩子呢!您千萬不要信他,我們不是人販子!”

切魯夫擺了擺手,說道:“林迪先生,我看這事有些蹊蹺,我們也暫時拿不定主意,不如你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等到我們慢慢查清楚了,再來商量怎麼做也不遲。”

事到如今,就連切魯夫的心中也開始不信任眼前這對夫婦了,他雖然不算了解魏言,但也接觸過幾回。

以魏言給他的感覺,他有九成都敢肯定魏言不是這兩人的孩子,之所以還要將人留下來,是因爲還不敢確定,一旦真的有證據,那麼這兩人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學生身上,肯定難逃一死。

被科洛弗制住的魏言還在不斷咒罵,正在這時,庫拉拉從外面回來,一看到這兩夫婦,提起還在地上打滾的林迪夫人,掐着她的脖子惡狠狠的說道:“給老孃滾!敢把主意打到我這裏來了,信不信我馬上殺了你們。”

這就是庫拉拉,也是魏言的老師,如此的霸道,如此的帥氣,看得一旁的魏言眼冒金花,眼中亮起了崇拜的小星星。

ωωω• тt kΛn• c o

林迪夫婦還想要狡辯,但被庫拉拉凌厲的眼神掃過,立馬雙腿禁不住的打顫,褲子下面溼了一大灘,已是大小便失禁。

“我……我還會回來的,你們這些人仗勢欺人,我們一定會找人來爲我們做主的!”

林迪夫婦連滾帶爬的朝外爬去,臨走前還不忘放下狠話,眼中怨毒之色不散,更多的,還有對於庫拉拉的恐懼。

這樣的行爲,引起了周圍村民的一陣鬨笑,在林迪夫婦聽來更是刺耳,頭也不回,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庫拉拉從科洛弗身邊悠悠走過,說道:“放下他,小鬼,跟我過來,我有事問你!”

解開了束縛的魏言立馬又活蹦亂跳起來,叫到:“yes,sir!”

這小鬼,到這時候還不忘皮一下,看來還得好好收拾一下,不過他喊的什麼意思,怎麼感覺不像我瞭解的語言。 庫拉拉坐在上邊,翹着淑女腿,眼神冷冽,氣質高冷,此刻的她,又恢復了第一次魏言和她相見的那種模樣。

好似冰山上的女王,霸氣而又冷傲,看得魏言在旁邊滿是崇拜。

老師這樣是不是帥得有些過分,仔細想想,她好像長得還真的很漂亮,氣質又獨特,這種御姐女王的氣質要是在前世地球上的某個島國,一定有大把的變態懇求跪舔。

而且實力還強大的變態,除了脾氣不好,喝酒了就麻煩的要死,胸有點小之外,其它的不都是優點嗎!

男神擒獲記︰甜蜜不會只在回憶里 ?嗯,這個世界男人的興趣品好看來還是不行啊!

庫拉拉不知道魏言心中的小九九,瞪了他一眼,冷冷問道:“說吧,怎麼回事。”

“老師,什麼怎麼回事?”

“還跟我裝,信不信我收拾你!”庫拉拉狠狠一瞪眼,繼續說道:“那兩個人怎麼回事,怎麼會糾纏上你的?”

魏言一愣,轉眼又驚喜的問道:“老師,這麼說你相信他們不是我的父母了!”

這真的是出乎了魏言的意料,原本他還以爲自己一個小孩子說的話,在這些大人眼中並沒有多少信任,可庫拉拉這個樣子,恐怕是唯一一個林迪夫婦的鬼話一點也不相信的人,這也讓他心中多了意思安慰,關鍵時候,還是庫拉拉可靠。

庫拉拉一癟嘴,不屑的說道:“就憑那種兩個慫包,震他們一句都能把尿嚇出來,能夠生出你這樣的禍害?”

竟然說本大爺是禍害,嗯,好吧! 快穿︰女配又嬌又媚 ,原來是這個原因,可惡,女流氓,你還我的感動,還我的眼淚。

當然,這不是真實原因,庫拉拉沒說,當她看到林迪夫婦的那一眼就肯定了這兩人不是魏言的父母,主要原因還是她看到過魏言一絲不掛的樣子,那種容顏和氣質,怎麼可能會是這兩個貨色生出來了。

雖然是有那種後代是美女,而父母長得醜的個例,但是基因再怎麼變異都不可能這麼誇張,這都快要是物種間的突變了吧。

被庫拉拉一問,魏言也老老實實的交待了出來。

將他離家出走之後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至於他到處流浪的一年多時間,就是一筆帶過,不關主題就不提起了。


“這麼說,你是被那兩個人囚禁,看中了你長得可愛,想要你長大後嫁給他們的兒子?”

魏言像小雞似的不停點頭,臉上更是憤慨不平的樣子,氣鼓鼓的,跟他平時的形象差異甚大。

“我納悶兒了,以你的性格,竟然能夠忍住那麼久,老老實實的待在那裏那麼久?”

魏言一聽,更是氣憤的說道:“沒辦法啊!我當時還沒覺醒,身體禁不住打,每次逃跑都被抓回來毒打,那兩夫妻跟你不一樣,一點人性都沒有,他們是不管哪裏都打的,都沒把我當人看。”

“何況,每次逃跑都會在最後關頭被抓回來,那個村子又沒人可信,我當時覺得身上一定是被他們弄了什麼東西,才導致了逃跑失敗。”

“被打怕了,也就不那麼毛毛躁躁的了,懂得靜下來想更周密的計劃。”

蜜愛小萌妻 ,發現庫拉拉眼神不對,一副要扒自己皮的樣子,嚇得他內心一咯噔,不知剛纔說錯了什麼。

雖然不知道說錯了什麼,但還是低下了頭,一副乖寶寶認錯的樣子。

庫拉拉這邊確實在生氣,不過在生氣的理由卻是魏言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林迪夫婦毒打他的時候因爲太過狠辣,所以把他打怕了,就老實了。

庫拉拉這邊,雖然經常揍他,看似沒留情,其實都有分寸的,要不是魏言一拳就被KO了。

就是因爲沒下死手,所以每次都沒把他給真正揍怕,幹事還是如此的混賬,也讓她無語,感情是老孃下手太輕,皮子犯賤對吧!下次再敢不聽話,下狠手試試!

庫拉拉再次問道: “那達古爾怎麼回事?”

“那個變態城主,我只是偶然跟其他孩子玩的時候遇見了他,然後就被他盯上了,就連本大爺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太可惡了!”魏言揚起小拳頭,一副忿忿不平的樣子,臉上一提起達古爾就是噁心得想要吐的樣子。

達古爾那裏,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惹上的,雖然那個城主好色的惡名是遍佈全城的,可是他從來沒有在他面前恢復過女裝啊!真的是太奇怪了。

庫拉拉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魏言也沒有打擾她,在另一邊乖乖的等着她,沒有任何的怨言。

良久,庫拉拉終於恢復過來,朝着魏言繼續問道:“還有呢?說吧!”

“說什麼?”

魏言的小臉有些懵神,不知道她到底指的什麼。

“既然那兩人不是你的父母,那麼你之前就是在騙我了,挺有一套啊!連我都騙過了,說說吧,你的身世。”

“……”

魏言氣惱,這怎麼又扯上這裏來了,本來還以爲過去了,不用再提,可惡,都怪那兩個黑心夫妻,本大爺好好的,來搗什麼亂!

無奈,魏言只能朝着庫拉拉說道: “我沒騙你,真的是離家出走,只是那個家不是指的那兩夫妻,而是我真正的父母。”

“那次你問我的時候,是你誤會成他們了,於是我就將錯就錯。”

“哦~是嗎!”庫拉拉莞爾一笑,眼中滿是奇怪,繼續道: “那我就更好奇了,你真正的身世到底是什麼?”

魏言沉默,半晌不說話。

庫拉拉看到了魏言這個樣子,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既然你不願意說就算了,自己注意點,別老給我惹事。”

魏言愕然,不解的問道:“就這樣過去了?你真的不打算問了,還是老師你不願意再認我這個學生了?”

庫拉拉慢慢走了過來,揚起了右手向魏言拍來,嚇得魏言趕緊閉上眼睛。

沒有意料之中的拍打,奇怪的睜開眼,卻發現庫拉拉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露出罕見的溫柔神色,說道:“想什麼呢!我說過,當初收你做學生只是一時興起,你的身世和過去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並非一定要知道。”

“對我來說,只要你不做有損卡西里爾帝國的事,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但如果有這麼一天,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親自來找你算賬。”

再次拍了拍魏言的小腦袋,庫拉拉向外走去,也沒有任何要逼魏言的樣子。

就在這時,魏言突然對着她的背影喊道:“我不是卡西里爾的人!”

庫拉拉轉過身,沒有接話,靜靜地看着他,似乎在等待魏言繼續說下去。

“我的親生父母是安尤貝路王國炎龍城的城主——希卡爾·伊頓公爵,阿比斯也不是我的本名,我叫希卡爾·莉莉安,是希卡爾家族的大女兒!”

“完了?”

庫拉拉反問一句,看起來像意猶未盡一般,想聽到更多八卦一樣。

魏言無語,說道:“難道你認爲還有嗎!”

“那你爲什麼要離家出走?”

魏言一聽到庫拉拉說的這個問題,立馬氣憤起來,說道:“都怪我的父母,他們太可惡了,居然要逼我嫁人,所以我纔不顧一切的逃了出來。”

“嫁人?”庫拉拉眼神奇怪,不解的問道:“嫁人有什麼不好?你還要離家出走。”

魏言聞言,更是氣急:“當時我才十歲,他們竟然就要給我定下婚約了,太可惡了,簡直罪大惡極。”

“我纔不要嫁人,我不喜歡男人,要我嫁人的話,我寧願自殺算了。”

庫拉拉無語,這小鬼竟然這麼討厭嫁人,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就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之前還擔心過這小鬼會不會嫁不出去,原來別人根本就不愁,倒是自己瞎操心了。

聽到結果之後,庫拉拉頓時再無半點興趣,不屑的說道:“就這樣?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好隱瞞的,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大事。”

魏言無語,小臉委屈的說道:“我怕說出來之後,會被我的父母知道消息抓回去,也怕你會因爲他們的權勢把我還回去。”

庫拉拉一巴掌拍到魏言頭上,說道:“你一天人小鬼大的,行了,我會幫你保守你的身世的,給我安分點,安心跟着我學就行了,其它的別擔心,那兩人你也別管了,我會幫你處理的。”

說完,庫拉拉徑直離開,留下魏言一人還待在屋裏。

不過庫拉拉也有無語的地方,看到魏言搞得這麼神祕,原本還以爲會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不過也就這樣嗎。

而且,這小鬼竟然是一位公爵的女兒,也就是名副其實的貴族子弟,開玩笑吧!這貨身上哪裏能夠看出來一點氣質,怎麼看都像個市集中的地皮無賴。

想到貴族中連達古爾那樣的敗類都有,她也就釋然了,不管什麼階層,總會有那麼幾顆像老鼠屎的,這倒是不奇怪。

庫拉拉走後,魏言一個人在屋裏沉思,剛纔他突然將自己的身世說了出來,一部分是因爲衝動,庫拉拉對他如此,他也不願意再隱瞞她,想要信任她。

另一部分,他不想因爲如此,在庫拉拉心中留下芥蒂,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

魏言自己都還沒發現,自從來到了這個世界,除了米婭那次闖進了他的心中,改變了他一直以來的行事之外。

這一次,庫拉拉也同樣闖進了他的心中某處,佔據了一個重要的位置,影響了原本的他。在他心中,庫拉拉或許已是最爲重要的人,成爲他不可失去的一部分,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更像是親情。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雖然已經是八九點了才起牀,可昨天魏言將心中隱瞞了這麼久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有人跟自己分享了,心情爽快太多了。

早上的事,當然是照例巡視一下學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