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件東西,則是令牌!

酒仙宗的宗主令牌!

吳淵和吳三通都要去南域,酒仙劍毀了大半,天生靈寶的作用已然不大,留給小黔,不但作為信物,也可以作為法寶保命之物。

陰月面帶笑意,此刻她已然想通。

吳淵留下的東西越多,自然就會越在意小黔!

沉凝了一下,吳淵神念微動。

「師尊,借你修為一用。」

下一刻,他的神念等級忽而從金丹後期,直接就達到了離神後期!

掌控一切的感覺,再一次油然而生!

陰月更是驚愕。

之前吳淵已經很強大了,此刻他的強大,已經無法想象!

彷彿天地之間,吳淵一揮手,即可天崩地裂!

自然,在凡俗之中,吳淵此刻的實力也的確可以做到,一念之間摧毀整個錦城!

「牛頭!你可隨我入南域?」

神念,瞬間傳遞了幾十里路的範圍。

夜市攤點,牛頭醉醺醺的,摟著一個嬌滴滴的小女孩兒,正在說這什麼話。

他猛然瞪大了眼睛,哆嗦了一下,抬頭看天:「吳淵兄弟,老牛自然是跟著去啊!」

他懷中的女孩兒茫然無比。

牛頭直接站起來了身體,女孩兒險些摔倒。

牛頭嘿嘿一笑:「妹子,老牛要去辦正事兒了,陪老牛那麼長時間,送你一顆老牛最喜歡的屍花丹,讓你增加百年壽元!」

話音落下的同時,那女孩兒只覺得喉嚨裡面多出了什麼東西,更茫然的看著牛頭。

牛頭的身體,頓時化作了原形!

三丈大小的牛身,顯得粗曠無比。

「老馬!你還睡!老牛就不帶你了!」

馬面也是一個激靈,從地上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化作了一張大小的原形。

牛頭狂笑著,猛然蹬地,身體奔向已經有了一絲魚肚白的天空!

馬面也是在其身後,不停的狂奔。

女孩兒茫然無比,晃悠悠的坐在了地上:「我……這是在做夢么?」

……

吳淵家中,小玉站在窗戶的邊緣。

她剛醒不久。

在她的手中,一塊棋盤,正在不停的散發出陰陽之力。

其中還有十道神念,都是吳淵留下來的催動棋盤法術的後手。

「我在這裡等你,也會好好照顧吳空……還有……或許我們也會有……」

小玉低下頭,輕輕的撫摸著小腹,嘴角勾起滿意而幸福的笑容。

……

吳淵一行,已經變成了五人。

吳三通的傷勢恢復的七七八八,已然從地獄空間之中出來。

王偉,馬面,牛頭,其中馬面的修為最低,現在才剛剛突破到築基期,這還是牛頭的幫助之下才達到。

牛頭的元嬰期,王偉的金丹中期,以及自己的金丹後期。其中牛頭和馬面最弱。

王偉其次,吳三通和吳淵配合之下,也能夠在南域之中稍微站住腳跟了。

通過當年陰夫子留下來的通道,進入了雲隱城中。

霧蒙蒙的天空,依舊滲透著一股冰冷的氣息。

重生之農門旺媳

神念輕而易舉的就找到了丹王閣與酒仙宗弟子的所在之地!

他們龜縮成了一個防護陣法,明顯已經抵禦了不下數十次的外敵攻擊。

當吳淵神念落下的同時。

就傳來另一道激動無比的神念!

丹長縱長笑一聲,從陣法之中沖了出來!

吳淵也是內心略有激動。

會面之後,丹長縱的激動不以言表,甚至是已經熱淚盈眶。

對於丹長縱,吳淵自然也是有感激。

丹王閣的煉丹術讓他受益匪淺,也是玄天陰陽爐,才讓他有收服陰陽極炎的機會,還有小玉的修為,這些年多虧了丹長縱的幫助。

簡單的和丹長縱說明了酒仙宗小世界情況之後,吳淵也表示了意見。

暫時兩個宗門,都只能夠呆在雲隱城修鍊,他會留下足夠的靈石,以及相當數量的血煉之寶,還有練器材料。

讓兩個宗門的弟子,都飛速提升修為。

而吳三通,則是環繞了雲隱城一圈,直接收服了所有的元嬰和離神境界元神。

一行人,並沒有在雲隱城停留太長的時間。

約莫三天後,吳淵留下堪比一條靈石礦脈的上品靈石,以及每個弟子一件惡修羅屍體煉化出來的血煉之寶后。

他們……才離開了雲隱城。

自然,藥師兄留在了雲隱城之中。

他的身上有禁制,修為不停的被蠶食。

吳淵使用了陰陽極炎,直接焚燒掉了寄生在他身上的鬼臉藤,他的修為也因此跌落到了金丹期,還要重新修鍊。自然,吳淵離開之前,藥師兄叮囑了很多事情。

他儼然把吳淵當成了真正的師弟,並且還給予了吳淵一張藏寶圖! 當年丹王閣離開南域,還有一批無法帶走的靈藥,以及特殊的靈草培育小世界的尋找方法,都在藏寶圖之中。

而對於南域了解的人,還有師尊吳三通!

他當年,也是從南域來到凡俗之人!

從錦城,並沒有去往南域的方法。

為了避免危險,也沒有回到其他宗門的小世界。

斬劍宗,肯定有一個去往劍神殿的傳送陣。

大俠傳奇 ,但現在和劍神殿的關係,已然被破壞,吳淵並不想去賭博。

並且那些小世界之中,未必玄丹神宗的人離開了,還有其他宗門的強者。

所以,吳淵他們選擇了最後一個方法。

直接飛行到南域的邊界!然後進入南域!

解決危機的辦法有兩種。

一種是讓危機徹底消失。

另一種,是強大到危機無法發生。

吳淵的修為不夠強大。

[綜漫]離開橫濱後我加入了雄英

一切的根源是南域!自然,就只有去南域!

身上承載著酒仙宗的寄託,也有丹王閣的希望,還有對修為的渴望。

穿過了兩百度的冰封之地,穿過了皚皚白雪封鎖的萬年雪山!

王偉,牛頭,馬面,甚至是師尊吳三通,都無法承受最後時刻的那一道冰封地帶!

吳淵穿著單薄的衣衫,身上繚繞著黑金色的陰陽極炎,沒有絲毫的影響和阻礙,穿透了最後一堵冰牆結界!進入了南域之中!

高大的樹木,幾乎每一顆都有接近百米!

蔚藍的天空,就像是站在了海拔五千米以上的藏區高原!這裡沒有污染,沒有任何的現代氣息。

原始森林之中,只有植被的香氣。

以及空氣之中那濃郁到無法形容的靈力!

吳淵心頭狂跳,回過頭去。

在他的背後,是一道朦朧的結界!

這結界之外,就是冰寒之地的南極洲!

元嬰期,想出去都出不去!

離神境界才能夠勉強承受!

沒有人會想要離開南域。

很簡單一個道理,因為南域是天下龍脈的發源之地!

龍脈,也就是靈石礦脈!

千年之前,南域收攏了所有的靈氣,除卻了一些小世界的靈石礦脈,以及獨立在凡俗之中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靈石礦脈之外,所有的龐大靈氣,全都來到了南域。

離開了南域,最多就停留在元嬰期,很難在突破離神,就更不要想問死,以及更高深的境界了。

深吸了一口氣,吳淵神念微動。

牛頭,馬面,王偉,還有師尊吳三通,都出現在了他身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