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風迴歸僅僅半日,便已讓這個繁華的城市感受到了他的威嚴和氣勢。

這一夜。

有人哭,有人喜。

有人輾轉反側,有人徹夜難眠。

而此時的江南市巡查署的大廳裏,更是異於平常。

已至深夜,卻燈火通明。

身材肥胖的巡查長正坐於主座,面目冷淡。


“你是說,有人當衆殺了黃甲,還傷了數十人?”

“是、是!巡查長大人,我女兒的臉還被打傷,您一定要幫我討回公道啊!”

一名華服男子激動說着,手上卻偷偷遞給對方一小木盒。

“大人,您一定要爲我做主啊!這種人必須千刀萬剮,五馬分屍!”

華服男子身旁站着一名面部包紮的女子,神情歹毒,怨恨無比。

正是黃甲訂婚宴上的女主,柳婷!

見柳婷神色,巡查長微微蹙眉。

對方不知分寸的態度,讓其心生不滿。

待其手指輕輕撥開木盒後,他雙眼微亮,隨即又變回冷淡模樣。

“放心,我已派人去查,如果真有人如此大膽,我定會將其捉拿歸案。”

“大人,抓住他後一定要告訴我!我要狠狠折磨他……”

“夠了,抓住他後,我自有處置。”

巡查長愈發不喜這聒噪女子,乾脆閉眼,閉目養神。

在他認爲,對方多半是誇大其詞。

自己任職數十年,還從未聽過有如此膽大妄爲之人。

更何況,那兇手似乎還是一個沒背景沒勢力的普通人? 不久後,一巡查員匆匆趕來,在巡查長耳邊剛說完,對方便勃然大怒!

“什麼?!對方真如此囂張?!”

巡查長猛地站起,怒不可遏!

經自己屬下覈實,對方的確殺了人,更是傷了數十人。

先婚後愛:誤惹天價總裁 ,不但沒有誇張,反而實際情況更加瘋狂!

若不是派出的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他甚至都懷疑自己屬下是被柳婷父女給收買了。

因爲他實在難以相信,在自己的管轄區內,真有如此漠視帝法之人!


而最讓他憤怒的是,其屬下去酒樓調查時,對方竟然還派人特意留守在那!

並留下號碼,要自己撥打給他!

自己堂堂一市巡查長,竟是被一個兇徒戲弄!

這成何體統?!

若不將他抓回嚴懲,巡查署威嚴何在?!

他看着屬下帶回來的那張記有號碼的紙條,雙眼微眯,面若冰霜!

彷彿即將爆發的火山,就要崩塌的雪峯!

柳婷父女雖不知發生何事,但見對方神色慍怒,皆是心中大定。

惹怒了巡查長,就算對方再厲害,也絕不會有好下場!

在江南市,巡查署不說權力最大,但也絕對是權力金字塔頂端的大人物!

別說小小一個堯風,就算是江南市的大家族,對巡查署也要忌憚三分!

“呵呵,堯風,你就等死吧!”

柳婷滿臉扭曲興奮,彷彿已經看到堯風跪在自己面前,任由其羞辱打罵!

“呵,本官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巡查長猛地捏碎紙條,怒極反笑,眼角微微顫動。

屬下見狀一驚,心知這是巡查長動真怒的徵兆。

看來那小子是必死無疑了!

滴……

滴……

滴……

巡查長撥通電話,面色陰沉,嘴角冷笑。

他已經迫不及待要抓住對方,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好好感受感受自己的手段!

“喂,是巡查長嗎?”

電話一通,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

巡查長剛想說話,卻猛然一怔。

對方冷漠渾厚的聲音,讓他驟然回想起數小時之前衆官跪地的景象!

難道是……那位大人?!

他額角冒汗,手腳發涼,惶恐道:“您……您是?”

“我們才見過,你這麼快就忘了?”

噗通!!

話音一落,巡查長直接跪倒在地,滿臉慘白,渾身發抖!

他緊緊趴在地上,聲音顫抖:“大……大人,我、我……”

“不用說了,今晚的事,你處理好,別鬧大了。”

啪。

不等答覆,電話已然掛斷。

而巡查長卻不敢動彈絲毫,長跪不起,膽戰心驚,惶恐至極。

柳婷父女見狀,面面相覷,滿臉驚疑。

“巡查長大人,您怎麼了?剛纔電話裏是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啊!!”

啪!!

我就是這般美貌 ,驟然慘叫,重摔在地!

巡查長緩緩收回扇出的巴掌,雙目赤紅,死死盯着柳婷,咬牙道:“蠢東西,自己找死還要拖我下水……”

“全給我壓進地牢,聽候審判!!”

“這?!”

華服男子大驚失色,慌忙道:“巡查長,您、您這是要幹什麼?”

“我們可都是按規矩辦事啊!”

“按規矩?”

巡查長雙眼微眯,突然冷笑一聲,拿起桌上木盒,一把砸在地上!

砰!

木盒爆裂,其中金條散落,金黃一片!

“爲一己之私,賄賂帝國官員,當重罰!”

巡查長豎眉,大聲呵斥:“明日徹查柳家!”

“什麼?!”

華服男子終是面色大變,雙腿發軟,跌坐在地:“完了……完了……”

而柳婷瞳孔顫動,面無血色。

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父親,她嘴中喃喃:“難道…我也要變成落魄子弟了……”

……

……

一縷晨光,從窗簾透進房間。

堯風平靜坐於牀邊,怔怔望着窗外的城市。

很熟悉,也很陌生。

這是他爲數不多的發呆時刻。

昨夜,考慮到盛夏排斥自己,他終究是沒有在袁蓉的老房中住下。

而是選擇了附近酒店的總統套房。

酒樓很高,剛好可以俯瞰小半個城區。


遠眺,南水江貫穿整個城市。

流水無情,承載着時間的厚重,卻又從不爲任何事物停止。

堯風雙眼微眯,不禁想起自己年少情景……

江水緩過,微風撫面。

一身樸素中山裝的盛卓,立於南江莊園,眺望江水,沉浸於遼闊之中。

身旁少年,瞳孔靈動,好奇四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