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畢竟有郎珏在這裏,許中雲定然會老實很多。

有很多事情,郎珏說出來要比羅成說出來有用很多。

上飛機之前,羅成給閆宗海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去蘆城一趟。

上了飛機之後,郎珏依舊在各種小事上面教導着許中雲。

哪怕是許中雲坐姿不對,郎珏的目光便會冷下來,許中雲就會如同受了驚的兔子一般快速坐好。

羅成見狀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輕笑。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許中雲就正好遇到了郎珏這個剋星。

在飛機上,羅成直接閉上眼睛休息了起來。

郎珏大大咧咧的靠在沙發上,光看上去便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生人勿進。

空間傳送 ,戰戰兢兢的坐在那裏。

身體挺得筆直,如同一個上課的小學生一般,身體不敢有任何的彎曲。

他的樣子,頓時吸引了無數的目光,不少人面帶嘲弄的看着許中雲。

許中雲自然發現了,心裏面雖然憤怒,卻根本不敢發泄出來。

隨着時間的流逝,許中雲心裏面那種憤怒的感覺也慢慢的平息了下來,根本不在乎周圍的目光。

羅成進入了睡眠之中,有郎珏在這裏,他也能好好休息一下。

這次盧振坤來找他, 定然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羅成不想冒險,不管什麼事情,還是要先把朱天恩的股權 拿到手裏面再說。

只有這樣,纔是萬無一失。

很快,飛機慢慢落地了。

羅成帶着二人走出了機場,到外面攔下一輛出租車之後直接向着許家別墅的位置趕去。

沒過多久,車子停在了大院門口。

許中雲連忙付了車費,扔下了一張百元大鈔。

沒辦法,沒有零錢。

付完錢之後,許中雲連忙下車,將羅成這一側的車門打開。

羅成面無表情,緩緩下車。

郎珏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輕聲道:“算你有點眼力。”

說完之後,直接跟着羅成向着門口的位置走去。

許中雲卻呆愣在原地,眼神裏面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轉頭看向郎珏的背影,心裏面也開始興奮了起來。

這麼長時間,他好像還是第一次聽到郎珏的誇獎,那種亢奮的感覺根本壓抑不住。

隨後也不再猶豫,關閉車門之後擡步便追了上去。

後面傳來了司機的呼喊:“先生,還沒找你錢呢。”

許中雲直接揮了揮手:“那麼多廢……哎呀給你當小費了。”

自己本來的話說到一半,還是硬生生的控制住了。

可是說完之後,郎珏還是轉過身來,冷聲道:“你家的錢是大風颳來的?”

許中雲一愣,心裏面那種興奮的感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忙轉身回到了窗口的位置。

司機臉上興奮的表情也消失的一乾二淨,不滿的瞪了郎珏一眼之後這纔開始找錢。

拿到錢,許中雲這才快步回到了大門口的位置。

羅成和郎珏站在一旁,很顯然,是等着許中雲自己叫門。

“咳咳,咳!”

許中雲緊張的清了清嗓子,知道是時候展現自己了。

上前一步,輕輕敲門:“咚咚咚。”

許中雲也輕聲呼喊:“有人麼?我回來了。”

很快,裏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一個下人在院子裏面走了出來,聽着那謙卑的語氣眼神裏面頓時露出了厭煩的光芒。


不用想,來這裏還用這種語氣的,肯定是來求許家辦事的,這種人他一天能接待數十個。


不耐煩的開口:“誰啊?叫什麼叫啊,我們老爺沒在家。”

許中雲聞言臉上露出了幾道黑線。

沉吟了半天,最終還是輕輕開口說道:“是我,幫我開下門。”

裏面的下人一愣,這個聲音似乎有點熟悉……

想到這裏,快步來到了門口的位置。

擡頭看去,正好看到了許中雲的面龐。

下人心中一沉,雙腿情不自禁的顫抖了起來,甚至都懷疑自己看錯了。

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去,還是許中雲!

這個世界……怎麼了?

少爺竟然叫門了?還這麼客氣?

下人心中惶恐,連忙快步走到了門口,將大門打開,臉上滿是緊張的鞠躬呼喊道:“少爺我錯了,我不知道是您回來了。”

許中雲瞪了下人一眼,輕輕揮手:“算了,沒心思跟你計較,我爺爺在哪裏呢?”

下人心中更加茫然,這真的是少爺?

再三確認,是少爺無疑,連忙開口回答:“老爺在書房呢,少爺我帶您進去?”

許中雲輕輕揮手:“不用了, 忙你的去吧。”

說完之後,直接轉過身來,微微彎腰,輕聲說道:“那個……我帶你們過去?”

羅成並沒有開口,直接邁步向着院子裏面走去。

郎珏看了許中雲一眼,嘴角再次露出一抹輕笑,跟 上了羅成的步伐。

看到這個情況,許中雲這才狠狠的鬆了口氣,如釋重負般的跟上了羅成和郎珏的步伐。

後面的下人徹底蒙了,眼神裏面滿是不可思議的光芒。

那兩個人是誰?少爺竟然如此恭敬?

直到羅成三人的身影已經消失了,下人這才慢慢的反應了過來,將院子大門緊緊關閉,快步的衝向了來時候的位置。

這邊的羅成三人也已經來到了別墅門口,這棟別墅赫然便是許老爺子居住的別墅。

羅成和郎珏站定,許中雲連忙快步上前,輕輕按動門鈴。

沒過多久,裏面傳來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誰啊?”

許中雲輕輕開口:“王叔,是我,我回來了。”

聲音落下,羅成明顯的聽到了裏面腳步急促了起來。

很快,房門打開,露出了一個帶着金絲框眼睛的中年男子,看他的打扮,應該是管家之類的人。

看到許中雲的那一瞬間,管家臉上同樣露出了無比震驚的表情。

沉吟了片刻,這才驚慌的開口:“少爺……您……您回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啊,我好派人給你接風洗塵啊。”

“這麼兩天的時間,少爺都瘦了,真是心疼死老奴了啊。”

一邊說着,管家竟然真的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羅成心中無奈,這個演技已經可以去演電影了。

許中雲也不知道爲什麼, 以前聽到這種恭維話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感覺,如果有外人在的話心裏面反倒還會得意。

可是現在,許中雲心裏面竟然出現一種厭惡的感覺。

思來想去,最終還是將視線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如果有變化,肯定是因爲羅成和郎珏了。

許中雲也並沒有露出笑容,輕聲說道:“王叔,以後不用這樣了,反正你也不是真心的。”

王叔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可是隨後整個人徹底愣住了。

沉吟半天,震驚的擡頭,哆哆嗦嗦的開口:“少爺……您……您剛纔叫我什麼?”

許中雲心中無奈,不過還是輕聲說了一句:“王叔。”

聲音落下,王叔的身體狠狠顫抖了一番,臉上更是露出了哭喪的表情,焦急的呼喊道:“少爺啊,您可別這麼叫我啊!老奴惶恐啊!”

“少爺,要是老奴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您直說就是,可千萬不能這麼嚇唬我啊!”

看着王叔那副驚恐的樣子,許中雲反而錯愕了起來。

以前……他到底是什麼樣子?

不知道爲什麼,許中雲都有一種回憶不起來的感覺。

羅成平淡開口:“快點。”


許中雲心中一驚,剛想要擡步, 帶著仙庭逛異界 :“什麼事情啊吵吵鬧鬧的。”

擡頭看去,許老爺子穿了一身睡袍慢慢的在樓梯的位置走了下來。

王叔連忙退到了一旁。

許中雲眼前一亮,知道自己展示的機會又來了!

嘴角也慢慢露出了一抹笑容,恭敬的彎腰說道:“羅先生,請。”

羅成擡步向着裏面走了進去,郎珏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跟上了羅成的步伐。

許中雲心中更是無比得意了起來。

三天的時間,不知不覺的已經讓許中雲見識到了羅成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